发新话题
打印

豪放的我姐

豪放的我姐

我有个很令我烦恼的开放姊姊,大家不要想歪,我不是想搞什么乱伦,我对我姐一点性幻想都没有,可能是从小一起长大,姐姐身体我也都看过了,大家不要误会,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偷窥姐姐洗澡的那种人,只是姊姊每当洗完澡,都会护肤自己的身体习惯,大家住在一个屋檐下,那么久的时间,难免会喵到几次她的裸体,且每天都可以看到姊姊的素颜,姐姐化妆更是漂亮。
( R) t( w8 U2 o5 C * v6 V% b! z3 V0 h& w) A
我对姊姊没兴趣,不代表她长得不好看,由于本家族基因还不错,姐姐有着33C的好身材,皮肤白白嫩嫩的,身高约163,体重在48公斤左右,身材就是有个曲线美,从国中发育就开始是学校的校花。 " o. P/ z# d9 i2 I( L
; c, H- k  v# y. ]! F' i
姐姐的开放,不是那种性饥渴的女生,天天都想要,会去找一夜 情,我也从来没撞见过姐姐在自卫,也没看到姐姐有高潮过,且我很怀疑姐姐做爱时,很爽的样子是装出来的,为何我会这样说,请继续看就知道了。
+ e' T6 u$ r" O0 Z. ^! e) e
7 L  G/ |- J/ o, `/ O* U. F而我指的开放,是指姊姊懂得男人,有时是个以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女人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姊姊会利用自己的身体,得到他想要的,想要的,不止是金钱那么简单,而那些对他没有用的男人,他连看都不会看,只有少数重要的人,才可以得到她,为何我会有这种感觉,主要是我看到某些事情。 & `$ z' j; p. q
2 @0 {: @8 p3 {5 L2 G) n/ e9 R
记得小 学五年级时,姐姐大我五岁,那时她刚好读高 一,读一所北部超烂的私立高 中,且那时她正处于叛逆期,常常翘家不知去哪里,那时妈妈每天都被他气到又哭又叫的,姊姊常常跟爸妈吵。
' H  ~# B$ q% `7 `- C! F: Y
" g4 S6 y: G. X3 W- {" e8 @: [; {就在某一天的假日下午,爸妈都不在家,爸妈非常难得都不在,爸妈平常可是盯我们姐弟很紧的,姐姐跟我说,给我一百元,等等她男友来,不准跟爸妈讲,那时还小,看到有钱拿就超高兴的,后来真的来了一个男生。
: r, d1 |3 u8 ~9 P. h# K + b- ]* `; `6 U: V, j, A" O
那个男生一来姐:「你要喝点什么吗?」
, X% e0 h9 L+ O5 J, `
* t' v2 T7 @; J& ]男:「不用!你家还蛮大的麻!」
& D0 k3 k$ v0 W% b: O+ o 7 y, X! N7 ~0 Q
男:「第一次到你家!还没看过你房间说」
$ T+ e' R7 R8 m- S. B ' l& i* ~2 }& R9 T
姐:「想看吗?走,到二楼去」,姐拉起男生的手,走向二楼当时还小,只是想跟着姐姐走,我也跑去二楼,走近姐姐房间,看到男生正在亲吻着姐姐,右手还伸到姐姐的上衣里,抓着姐的胸部,左手抓着姐姐的屁股一直握着,由于姐姐一开始是背对着我,那个男生好像有看到我,但也没鸟我的存在,于是那个男生把姐姐压到床上,双手把姐双脚抱起来放在他屁股后面,这时姐姐躺着,似乎看到我站在那里,推了男生几下。   ~7 o' f1 h! O% y- I2 _# p0 R1 u) V9 B

" @1 \9 n* Z, _姐:「我弟在,不要啦!」
$ ^: ^& m9 n& }# S# B
- u: d6 I; d6 t/ L而我这时很气愤的,拿起姐桌上的铅笔盒,要往那个男生身上打下去,当时只是觉得你怎么可以又亲又摸我亲爱的姐姐,可能我占有慾很强吧!男:「你弟很凶唷!」男抓着我右手,笑笑的说姐:「他在生气啦!我等等跟他好好的说」姐:「我们还是先下楼啦!」于是我们三人一起走下楼姐姐一边下楼,一边安抚我的情绪,但我似乎有看到那个男生一直在摸姐的屁股,我拿起书坐在沙发上,而那个男生,坐在玄关的椅子上,姐姐原本坐在我旁边,陪我看书,后来姊姊走出去,跨坐在那个男生身上,面对着他,似乎在跟他聊天,为何我看的到,是因为家里的门上有一面大镜子,而门又没合上,我坐在沙发看过去,正好镜子是折射他们那个位置。
' `( ^: r2 s) r, I9 K
" Y% f0 b1 [8 Z3 P只见聊了十分钟,两个人开始舌吻,男生摸着姊姊的大腿,那天姊姊是穿条热裤,姊姊屁股还不断地前后摇动,这时姊姊好像发现我在看他们,于是走进客厅来,想近来跟我说话,安抚我情绪,但男生跟在后面,只见男生一把拉起姊姊的手,姊姊还没跟我说到话,就被拉往到二楼上去。
6 @: Q6 T7 V7 a, `, T 1 v9 ^* y. h. k5 O
我当然紧接着上去,只见到他们俩在走廊上,男生压着姊姊在墙壁,左手抱住姐姐右腿,放在屁股后面,右手摸着姐姐胸部,热烈亲吻着,姐姐很快发现我,跟着上来,傻傻站在那,推了男生一把,摇摇头,喵了我一下,这时男生右手又抱起姐姐的左腿,迅速进入姐姐的房间,把门合上。 7 `- ?/ _! ]/ t: f7 f9 n; _2 ]
; v) E. s, c2 }' J1 N0 Q* U$ s1 U
我也很想跟进去,当时并不是甚么性冲动,而只是好奇想知道他们在做甚么,但门居然锁起来了,我用力一直拍打门,说姐姐我也要进去,里面始终没人出来开门,于是我开始放声大哭,那时心态只是觉得姊姊不理我了,姊姊从小就很照顾我的,这时姊姊开了门。 : e# c2 M$ c; s8 Y9 H! V$ R- L9 w

3 [3 t6 V8 a) d* L" e3 i7 v姊姊:「弟弟乖,姐姐在这」,我看见姊姊穿条内裤,蹲了下来跟我说男:
. `# g) Y; R7 A4 w" n5 G4 v2 k
! k$ ?9 s- t; ]* W) D9 q4 O「哭什么哭!都几岁了,还哭」,男生坐在床上,上半身已经赤膊,胸口还有赤青,很凶的对我说我被那个男生吼,更是哭得更大声姊姊:「弟弟乖,不要再哭了」,姐姐抱着我说男:「干!哭沙小,你是没被人打过唷!」男的已经走到我附近,做势就是要打我的样子。 8 Y; j% ~2 C4 n, m5 D# U

! g5 C" W' B# F我的哭声更是没停止姐:「他还小,你不要这样吓他啦!」姐:「你还是先回家好了,我明天再去找你」,姐姐把他推出门口。 3 l. b9 U( P9 \

7 [: [* d& p$ H; X7 W我只见那个男生瞪着我,很不爽的下楼,姐姐一直安慰我,拿一千块给我,叫我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讲出去,一千块那时对我10岁的小朋友来讲,真的好多,我到现在还真的都没跟人提过。 # c" M. S  B' B* \
4 |% g$ R9 M4 y6 ~+ P
之后我才知道,那个男生是他们高三的学长,在学校是出名的坏,是头头型的人物,姐姐跟着他,在学校三年都横行无阻。
, N  [7 I. B8 ]0 a5 ?" R5 y
5 ~. a0 m+ t+ p+ ~" i就一直这样,到了我国 三那一年,由于爸妈希望我能有好环境读书,就把我迁户口,跨学区就读好国中,而姊姊出社会就没那么叛逆,在某公司上班,担任总经理的秘书,而由于我是跨学区就读,学校离我家有段距离,而姐姐公司离学校不远,妈妈就说我以后下课,直接去姊姊公司等她下班,再跟姐姐一起回家,我年纪还小,当然没有太多选择权,每次进姐姐公司,电梯一打开,就有个柜台,每次都要等姐姐出来带,我才能进去,有一天姐姐跟我说,她已经跟总经理讲好,我以后可以直接走进去,要不然她一直出来带好烦。 6 q! G2 ^+ Z- K/ X7 ^- t
% Y) s; o& a& {' j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平常正常学生都4点下课,而我是有留晚自习读书,多留一个小时,且放学后,还会找同学打打篮球,通常都快六点,才满头大汗的,到姐姐公司去,但这一天,晚自习课突然取消,而全部学生都4点下课,操场上篮球场,根本抢不到场地,于是我就走到姐姐公司。
; i- {( c- ?$ N  }/ T1 c7 T 4 ^7 d5 Q% \' O3 i, [0 t# r
我一样经过柜台,跟服务台大姐姐问声好,走进姐姐办公室,打开门发现,姐姐不在位置上,姐姐一个人自己有个办公室,而在更里面,则是总经理办公室,我把门关上,书包放在地上,等着姐姐,到处在房间走动,走到总经理办公室旁边,心想着姐姐会不会在里面,姐姐在里面,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她是总经理秘书呀!但我是一个国中生,怎么可以没事开人家房门,这是一种礼貌,于是我靠近窗口,发现百叶窗必没有完全密合,有一些空隙在,我眼睛往里头桥。
  T1 G& c2 f9 x& G: _) W ( l5 r2 [0 J6 d  `9 g5 Z6 ?& `
原本想说看姐姐有没有在里面,看到办公桌附近没有人,但桌上却有女性的衬衫跟裙子,桌子左侧地上还有一件内裤跟胸罩,心想着不对劲,我稍微往右边走一点,想看看里面的左侧,这时看到总经理背对着我,光着下半身,在沙发上正在插着一个人,我那时已经到达会打手枪的年纪,看到这种场景,心想着自己超幸运的,更是专注地看着总经理,臀部努力上下摆动的桶着那个人。 + D. d* q, z' z) \7 z5 I& n' K
+ h( Z. o- O, H; B
后来总经理站了起来,我这时才发现,躺在沙发上,正在被总经理干的,居然是姊姊,姐姐被总经理拉了起来,转个了身,总经理双手扶着姐姐的腰,开始从后面插着,这时我已经不像小学时的那样,要跑去敲门了,而是性奋看着这个画面,过了几分钟,总经理把姊姊转身,姊姊迅速蹲了下来,射在姐姐脸上,姐姐还像A片中的女生,舔了总经理的鸡巴,把鸡巴上的精液给舔乾净,后来我若无其事的坐在姊姊位置上,当做甚么事都没发生过,这时我才知道,为何我每天来公司,老板居然没讲话,看到我,还会请我吃饼乾、喝饮料。
6 [. Z$ _7 v% t; h+ d9 @! }
5 Q  _2 w4 m$ A我内心已经不禁怀疑,平常在家跟妈妈一样,装出很保守的样子的姐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0 W# X( w  N7 d% c# `2 O$ h
! f' V" f  r- d2 u! j后来我高中之后,姐姐就去美国读大学,姐姐从小功课就不好,当然是读一个很鸟的学校,我常常在想,姊姊在国外,没爸妈看管,应该过得很爽。
% T6 |4 F# E3 w 0 C3 ^) j0 ~, N! ]% F) M3 v* z0 L
直到我大三那一年,姐姐回国到另一家公司工作,那时姐姐的男友,也就是现在的姊夫,还在美国读研究所,他们都是越洋电话再联络。
) u+ C: o. W: A * x4 a$ y8 ]# W# y( p' s
某一天假日晚上,姐姐出去说要跟同事唱歌,可能要很晚回家,那时爸妈就都很相信姊姊的话,叫他小心一点,就准他出去,而我那一天比姐姐晚走,原因是要帮同学庆生,爸妈也知道我们同学庆生,都是玩通宵的,叫我少喝点酒,而我一开始是在一家餐厅,帮同学庆生,后来转战钱柜要唱个通霄。
" L4 V, Y: y  `: E8 m7 c* `
7 @8 K# {- {: x: \/ e到了钱柜,钱柜服务生把我们带进823号房,这间包厢位置,是这层楼最里面,而且走头近头,还要拐个弯,看到一面墙,左边是823号房,右边是824号房。
  D0 t4 t% h" g# I& s6 |' r ) n  D- ]0 c8 W/ C6 E6 j5 r
到钱柜唱歌,对当时我学生族而言,是种稀松平常的事情,我很自然地坐在沙发上,这时同学们出去要拿东西吃,而824号房这时门也打开,就在两个房间门打开的短暂2秒钟,我似乎隐约看到824号房,站在那唱歌的人,似乎是姊姊,由于还有进出的人挡住我视线,我根本没把握,但这让我开始好奇起来,于是我开始一直跑出去拿东西吃喝,就是希望能看到824房门可以再度打开。
5 `' U- D' V* G. y% R3 ]! M
4 R9 H& Z' Q" j" S6 I6 F终于被我等到了,出来是一个看似50多岁的中年男子,我看到里面茶几,摆了很多酒瓶及台湾啤酒,而有个女生背对着我,跨坐在一个男子的身上,我更加怀疑那个人是姐姐,因为她穿着蓝色衬衫,蓝色短牛仔裙,好像跟姐姐今天穿得穿着,很类似,我也没百分之百的把握,谁会没事,记自己姊姊每天出门穿甚么衣服,但我更加想知道那个女生是谁。 / u1 p9 A* v" g
' E3 [4 t) |; p  S- B- w# f3 F" P. N
而后来我在外面,靠在墙壁打电话、抽菸,同学们问我为何一直在外面,我只说里面太冷,我想在外多待一下,于是在外面时间比进包厢时间还多,就是在等824房门能再度开启。
& c/ m  _3 L5 z6 M ( S. n" a6 O, d: q+ `9 T" {
皇天不负苦心人,过了半小时,门又再度打开,一样是50多岁的男子走出来,我靠着墙壁,手拿着电话,眼睛却斜视着里面,这时我看到,两个人坐在正中央的沙发椅子上,男的坐右边,左手放在女的肩膀上,女的坐左边,身体弯下去,头在那个男的鸡巴部位,似乎在帮那个男的在含,我想确定是不是,但门这时又合上了。 / i/ u) {$ T$ s* c+ m  t

1 e! x; b! Q, e, L9 i$ n' ?我继续拿着手机,装在玩游戏,过了两分钟,那个50多岁的男的,端着一盘食物走回来,把门再度开启,这时我则是终于看到那个女生的脸,果真是姐姐没错,姐姐坐在沙发上,衬衫钮扣被解开了一半,右边的胸罩被剥开,男子的头,正贴着姐姐的右胸吸允着,右手还放在姐姐的裙子里,似乎应该是在摸小穴,姐姐右手好像抓着那个男生的鸡巴。
' q9 S7 y/ R: \( S 4 f* |3 L; `- v* Q. J# G6 }
这时门又要合上,我赶紧靠在824房这边的墙壁,伸出左手按住门内侧的边缘,运用手指的力量,试着让门合上的速度减缓,门成功的被我停住了,且不知是门太烂还是怎样,真的没有全部合上,留着三指宽的小缝,我偷看了一下,似乎都没有人发现,我左右移动,找出可以看到姐姐的位置,终于站好到,可以看到的位置,但又不敢太靠近,怕同学出来看到我在偷窥,所以我站的位置比较靠近墙壁,手还是拿着手机装样子。 4 A( |" a  Z6 b" i$ w9 |
3 K$ r9 l6 j; |8 S- B, D
50多岁的男子走进去,把食物放在茶几上,坐到我刚好看不到的位子,于是我看到姐姐站了起来背对着我,男子则蹲下去双手伸到姐姐的裙子里,把姊姊的内裤给脱下,然后站起来,斜背侧对着我,这时我才发现另一个男子比较年轻,大约像是30几岁的中年人,姐姐左腿踏在茶几上,男子右手伸到姊姊的裙子里,开始狂抠着小穴,我看姐姐右手还不断抓着,那个男子露出在裤外的鸡巴,男生坐了下来,把姐姐转身,姊姊右手再度抓住鸡巴,往自己小穴插下去。 + z& @! T- ^4 P- v% ~

& Q1 i' n$ V) _& m姐姐坐在男子身上,面对着电视机,男子在姐姐的背后,手抓着胸部,但姐姐衬衫并没有全脱,下半身还可以看的到一点阴毛,在吵杂的音乐声中,还可以听到隐隐约约的淫叫声,我看着姐姐摇摆的臀部,后来另一个男子站了起来,整个躺住我视线,我根本只能看到那个男子的背影,于是我看见男子好像拉开自己西装裤的拉链,走到姊姊面前塞给她吃,男子右手还不断压着姐姐的头,但我根本看不到姊姊,只能看的到那个男子的姿势在揣测,后来,站的男子坐了下来,姊姊站了起来,往左边跨了一步,抓住另一个人的鸡巴,往自己小穴放了进去,身体继续摇摆着,而30几岁的男子,站了起来,抓住自己的鸡巴,准备要给姊姊舔的时候,他这时头往我这边看,好像发现门没完全合上,外面好像有个人站在那,我赶紧走回自己的包厢,一分钟后打开门时,824门房的门已经关上了。 / y- E: o, y4 _5 T

; H/ I7 `2 v, r& L0 m: H5 G隔天在家遇到姊姊,问他昨天是跟谁去唱歌,原来30几岁的男子是他副总,50几岁的是他执行长,而后来姊姊在这家公司,每两个月就调加一次薪。 6 ?, D$ _% [' E' p

, g9 h; }/ T- G  S( Y- s( ^现在经济不景气,姐姐还不断提起说,她那时在外工作,能力多好,薪水拼命加,我内心在想着,你是哪方面能力好了。
0 q* p4 X6 Y- D
" n2 s& Y- R! _1 b4 p后来随着姊夫回国,姊姊离开那个公司,嫁到高雄去,姐姐就没在跟我们住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