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招待所女服务员娴儿

招待所女服务员娴儿

  因为要搞个专项调研,我和两个同事到云南边境地区的思茅和西双版纳出差将近4个月。这期间,除了完成好工作,我游览了西南边疆以及邻国迤俪的风光,当然,更没有忘记我猎艳的特殊爱好。我在这一时期大展身手,在事业与女人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n7 _+ c" I( l7 g
6 ?9 ?* ?2 s, F9 T9 e- k. R- r
  在思茅,我们一行三人住在一个普通的招待所,虽然条件差点,但当地人的热情很快就消除了我们对环境的不适,我们大块地吃肉,大碗地喝酒,我酒量本来不差,但也被灌得晕晕乎乎的了。饭后,主人安排我们在招待所舞厅娱乐。我心里纳闷,思茅就没有歌厅啊,怎么还搞成内部娱乐形式的呢,但客随主便,我们还是愉快地在一起玩。招待所的舞厅其实和外面的歌厅差不多,有两间房子,外面是很宽敞的大厅,摆着沙发茶几电视什么的,灯光昏暗,大家集中坐在外面聊天喝啤酒和唱歌;里面的一间很狭小,是做舞池用,就五、六个平方米吧,完全没有灯光,笼罩着一片黑暗。因为是内部娱乐,自然就没有三陪小姐了,但主人还是找了几个招待所的服务员作陪。服务员都是年轻女孩,而且是内部单位职工,我显然不能造次。我和陪我的女孩聊了会天,这女孩身材适中,下巴尖尖的,算是瓜子脸吧,一双眼睛忽闪忽闪,长发扎在脑后,成熟丰满的上身套着长袖红T恤,T恤外又套着件敞开的皮背心,透过皮背心可以看到她高高的乳尖,这女孩既有青春的可爱又有成熟的魅力。她说她26岁了,叫娴儿,到招待所工作4年,是客房部的领班。我猜测她一定结婚了,是个少妇。没想到,我和她跳第一曲舞时她说她还没结婚,问我结婚了吗,我说早结了。接着我问她是不是太挑剔啊,她笑着说老了,没人要,我们便嘻嘻呵呵地开玩笑走了出来。在外屋她问我的工作情况,我想都是同系统的职工,也没有什么好保密的,就大体告诉她我的工作。她问我是不是领导啊,我说是干活的,她说那一定是业务骨干了,我笑而不答,算的默认吧。她说当领导其实也不好,受约束太多,像我这样最好,工作拿得起,完后就彻底放松,没有什么好操心的,多快乐。我说是啊是啊,称赞她会考虑问题。我们聊的很投缘,在别人离开舞池以后,我又请她进去跳舞。进入舞池,她不说话了,虽然牵手搂腰跳舞,但她贴着我很紧,高挺的乳房软软的完全挤压在我的胸脯上,我心里一阵狂跳,觉得这女孩有戏,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使我色胆横生,便放开她的手,不顾一切地把她抱在怀里。女孩大方地把手搂在我肩膀上,柔软身体完全扑在我怀里,我低下头一下吻住她的唇,我们的舌头热烈地卷动在一起,迷醉的舌尖在她温湿的嘴里游动,双手抱紧她浑圆屁股,早就勃起的粗大鸡巴狠狠顶在她逼上,着我越抱越紧,娴儿喘息着轻轻推开我说:放松点嘛,勒死我了。我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下身放松了点,但她的身体依旧软绵绵地靠在我怀里,我的手又不老实了,抽上来隔着衣服一把将她丰满的乳房抓在掌心,娴儿拉拉我的手撒娇地说:“恩……你好坏……”我吻着她说:“我喜欢你!”娴儿羞羞答答地停止了挣扎,把头埋在我肩膀上,任我的大手在她温暖性感的乳房上捏摸……正当我难以自禁的时候,外面的歌曲唱完了,大厅有人开玩笑叫道:“坚持挺住,别出来!”娴儿一听,立即害羞地低着头推开我,走了出去。来到大厅,我发现有个同事喝醉了,吐的一塌糊涂,不能再玩下去了,便依依不舍地和娴儿告别。
' l9 i0 W  E2 W6 u3 U% }8 g6 m" Q3 y: S: q
  在思茅没几天,我就处了几个很好的朋友,大家相熟了,也就没那么多顾及,白天工作,晚饭在外面馆子吃,饭后即到夜总会活动,不再是在招待所玩了。虽然晚上回到招待所偶尔也能见到娴儿,但时间太晚,都是午夜12点以后,还和同事在一起,单独见她难找机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嘛,就是我不时地操夜总会的一些小姐,回到房间已经疲惫不堪了,那里还有心思打娴儿的主意啊!嗬嗬。一个早上,我到餐厅吃早点,正好同事没有与我走在一起,经过她的办公室时她叫我进去,因为房门大开,我们就站着说会话,她问我工作顺利吗,生活习惯不习惯等,我也很热情地与她客套着,但从她眼里,我看出一丝柔情,还有一丝哀怨,我回头看周围没有人,便匆匆地抱住她,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说:我想你,等我。她红着脸低头拉衣襟说:别忘记我了哦……。
% g9 D6 \9 ^" m* h) y
& y3 J, {! M: Q- t3 T# |3 x2 x  因为工作需要,我们离开思茅一段时间,到更基层的县份调研。大约半个多月,我们才返回思茅,继续住招待所。经过她办公室的时候,我注意到她在里面,听到脚步声她一抬头,正好与我目光相对,她很激动,不顾同事在我身边,热情地招呼我进去坐坐,我便进入了她的办公室,她问我到了那些地方,好不好玩等等,同事看我们仅仅是在打招呼,也没在意地先回房间去了。在办公室里说话确实不方便,我随便和她说了几句话想走,她悄悄地拉着我说:我住侧面职工宿舍一单元三楼右门。我心领神会,装着寒暄几句就离开了。当天晚上,思茅的朋友继续安排到夜总会玩,但我心里想着娴儿,就推说身体不舒服,让他带两个同事去玩。天黑以后,我洗了个澡,匆匆换身干净衣服,就要到娴儿的宿舍,没想经过她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她还在工作,她告诉我说,今晚加班,让我10点半再去宿舍。回到房间,打开电视,电视节目正放着《英雄无悔》,本来我是很喜欢这部电视剧的,但此刻却心不在焉,一直在想象和娴儿的消魂时刻,这种感觉,真像度日如年啊……。终于熬到了娴儿约定的时间,我悄悄摸到娴儿居住的三楼,把门敲开,我眼前一亮,出现了一个出浴美女:娴儿刚刚洗完澡,白色的毛巾裹在她乌黑潮湿的发梢上,两片红云飞上她白嫩的脸郏,在她身披乳黄色的浴衣里,高耸的乳房呼之欲出……。我回手关好门,猛地把娴儿抱在怀里,在她脸上一阵狂吻,她推开我道:等一会嘛,人家头发上的水还没擦干净呢。我取下她头上的毛巾说:我来帮你。说着,我坐到床上,让娴儿坐到我膝下,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帮她把发上的水擦干净。接着,她要梳头,我又抢过梳子帮她梳,但面对她卷曲乌黑的亮发,我实在无法梳理好,老把她头皮扯疼,她吸着嘴着说: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从我手里抢过梳子。我从后面搂着她说:别梳理了。说着直接就把她抽上了床,一下扑到她身上。对着她红红的唇就吻,吸吮着娴儿柔软湿润的舌头,趴在浴后少女流香四溢的温躯上,我激情万千,粗大的阴茎猛顶她的大腿,扯下她的浴衣,捧起姑娘丰满洁白的乳房狂热吸吮,“噢……噢……你好坏哦……”娴儿娇声呻吟着,一只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摸,我吃完她一边奶,又换另一边。这时,我突然发现这女孩的一边奶头上,长着两根卷曲的毛,细细黑亮的卷毛和她雪白的乳房形成鲜明的反差,这一发现令我兴奋极了,我一口把她长毛的奶头含在嘴里,手往下摸住她隆起的阴户,她想拉开我的手,但我的手指已经直接插进她温暖的阴道里了,娴儿的逼里水汪汪的,又粘又滑,随着我的手指在阴道里旋转搅动,娴儿忍不住扭动屁股,张开红唇小嘴“啊……哦……啊……”大声呻吟出来,我迅速脱光衣裤,托起勃大的鸡巴,抬起她的小嫩腿对准阴道口往前一倾,粗大的鸡巴就完全捅进了她狭窄的逼里,“噢……你好狠……”娴儿大叫一声,一下扭过头去,将自己的黑发咬在嘴里,身体随着我狠命地抽插上下摇动起来,秀色可餐的少女令我兴奋不已,我将她的大腿架在肩膀上,让她的身体成弯弓形,粗大的鸡巴尽可能地往深处顶,“啊……噢……”娴儿娇声尖叫着,黑发从她嘴里散落出来,嗬,我感觉到龟头顶到她的子宫了,她细嫩的子宫在我的鸡巴冲击下左右滑动,我一把揪起她丰满的乳房,再次狠狠地插进去,龟头猛猛地撞到她的子宫上,龟头一紧,精液喷射出来……。我伏在娴儿洁白酥软的肉体上,听着她娇滴滴的喘息,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同时也在盘算休息一会再操她。这时,听到楼下有人在叫我,娴儿条件反射地坐起来披上衣服。我说:别管他。娴儿趴在我怀里劝道:还是回去吧,你们出门在外,万一有什么事情呢。我叹了口气,还是不想走。娴儿温柔地吻着我的脸说:工作要紧,不能重色轻友啊,我们还能见到的嘛。听她这样说,我很不好意思。心想,这女孩真好……
# R" m% |  x5 k1 U) H% k: J1 ?+ z, f# J6 V
  这以后,我又离开思茅一段时间。因和当地朋友关系好,回来后便再不住招待所了,搬到另外一家宾馆住。不过,我和娴儿还是保持着联系,需要的时候就去操她。娴儿与以前的男朋友有过性关系,知道自己的危险期。在危险期,我就射在体外,有时候故意射在她脸上或嘴里,弄得她脸色通红羞答答的好可爱。同时,背着娴儿,我破了一个处女,这要在另外章节里说了。我返回本市后,与娴儿不时还保持着电话联系。也许是和娴儿有缘,1998年,我再次到思茅,在当地高档的绿都大酒店与娴儿同居了一夜,又狠狠操了她三次。娴儿,娴儿这时已经28岁了,但一直没有结婚。她说,她想我,别人给她介绍男朋友,无意之间她都把对方与我做比较,老觉得那些小伙子没有我好,难以接受其他男人。我听了,心里很不安和愧疚。女人真爱男人了,其钟情之专注好令人感动。离开思茅后,我就很少主动和娴儿联系了,想让她尽早摆脱我的影子。接下来的三年里,她与我联系也逐步在减少。可能她知道,在她心里,我永远是个梦……
4 m8 V" a  X' W: N+ T; ^; X! i# z2 ~7 r+ ~$ U. W
  今年我试着打电话找她,她的同事说她结婚了,告诉我她的呼机号码,让我打呼机找她。我听了松了口气……]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