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寡妇和小伙儿

寡妇和小伙儿

阿正是一个鬼故事写手,冷言少语,毕业后就留在t市,居住在小姨孙雅家里,靠写鬼故事为生。
. r, ~3 _& v. {( T+ X/ Q
/ w& n; h  f1 Y* G小姨孙雅28岁,丈夫常年在工地搞建筑,一年也回不了几天,又因为一直没有小孩,所以最多过年的时候回来看看。剩下偌大一串院子没人居住,孙雅干脆做起了包租婆。4 M: ?3 S0 X$ |0 T% D6 F

/ u$ V4 s# x9 y; d院子里一共有五个人,除了阿正和小姨孙雅以外,还有三个女人。做保险业务的王美,已经38岁了,据说丈夫早年的时候出车祸死了,她也没嫁,所以做了寡妇。韩丽,27岁,好不容易找了个合适的人结婚,结果刚刚结婚,他男人就和一群狐朋狗友说是去外地搞什么生意,两年没音讯。此外还有一个在建筑公司做设计师的李艳萍,33岁,也因为和男友不合,离异后一直单身。0 l5 P- m- P2 m$ \  L* \
7 Y# o1 y7 j; X6 @
阿正两个月前搬来,和这些女人还不是很熟,倒是小姨孙雅生性大大咧咧,平时也没什么事,和那三个女人打的火热,休息时四个人便凑在一起打麻将。
5 l. p  ~* K3 l0 G. k0 P( ^  K这天,正是周六。
. v$ S$ G' M) D6 v; [0 a* {; |- M% J9 i' Z
晚上6点,阿正肚子饿了,便去孙雅那儿看有没有饭熟,小姨也是一个人,所以他就跟着小姨吃饭,正好省了自己做。, F6 ]- z5 t3 J! I: U* V- N
/ a. Y3 n: O+ E
「当当当」1 @. B( d) I/ T( Q6 ~8 g
4 [! k( ?0 }- u3 M6 w
「谁呀?」6 e( C& [  m  R3 }9 _4 A0 B
* @: W3 M, U% y8 X3 \- ]/ d
「小姨是我。」
0 j* S  w: S: u* n! ]; q/ |  k
, `& E1 @, W0 V「哦,是阿正啊,门没关,你进来吧。」5 U1 a8 Q" K( Z2 d. j
0 j* {; O9 q4 w3 c" j  c
听到小姨在家里,阿正便推门走了进去。她进去后发现小姨正坐在镜子前化妆,他问道:「饭好了吗小姨?」1 Q4 W5 R7 Q! R1 y- N. F( i

1 D  u" U# v2 S「啊?你饿了吗?」听到阿正要吃饭,孙雅回过头来拍了拍额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忘了告诉你了,今天王美请大家吃饭k歌,所以我就没做,一会儿你也一起去吧。」
4 [4 d5 D. E! d( Z# s9 O4 `
+ C$ J) a% r5 g" k「呃、我和他们不熟,还是不用了吧,那我一会儿自己出去买着吃吧。」阿正听到没做饭,便打算走了。$ I8 G) \% M7 g! B' O1 t2 F
1 P; |2 ^3 p! b4 z$ U- b
「哎,你别走啊,6点半的饭,我化妆完就走了。」孙雅挽留道。
" w9 N3 O& n6 K; a& W4 z! o
6 f& A9 Y3 Z1 W) v「我看还是不用了,我和她们不熟。」阿正还是要走。
  A+ F  t/ G7 Q2 K9 K! F
; g# H. V. \7 B  U: v9 O「你看你这孩子,真是不懂事,大家一个院子里的,一起去吃个饭玩一玩不就熟了嘛!」说着,孙雅将阿正的胳膊拽在怀里就往回拽。
# }" `# Q0 O: ^# h, A; _, Y6 z3 B5 T" p% W! u' @3 D
孙雅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很丰满,尤其是乳房和屁股。她这一拉,正好让阿正体会到那34e是什么效果。由于孙雅拽的紧,她的乳房都已经被阿正的胳膊挤压的变形了。; _: E. T6 f4 |3 ]! p
) w7 c. w) v( Q
阿正不免脸红起来,嗫嚅着道:「好了,我去,小姨你放开我吧。」9 T- u4 x/ V0 E+ \$ U$ [; C& S

- F. y- z. r4 U/ b5 l/ \0 k孙雅听到阿正答应,便松开了胳膊,结果正好看到阿正烧红的脸,胸部失去挤压感的那种失落这才涌了上来。
) d1 ^- E" K  U! Y+ \! P& x
. D7 L$ E1 {0 C4 b「臭小子,让你占便宜了。」孙雅脸一红,啐道。
* u& l' q/ p' S  E3 N; ~2 T
2 f; u  m( {& m) X0 Y/ r" `阿正听了这话更是不知所措。( K3 T0 v4 O7 \( k; O8 A- s

5 N7 x' ~4 ^6 g: R所幸,孙雅很快就打扮好了,早点结束了这段尴尬。7 g7 X! {% u0 X- X
" b9 {* J: U( G+ `* z
两人结伴出门,打车去新花园酒店。& G9 |* I& Y6 U, B9 L: b
4 T8 y# u6 T0 d
孙雅今天穿了一件黄色上衣,下身是宽松的运动裤,头上随意扎了个马尾。
' O; @* x1 P6 n/ G1 C$ Z; F1 p  P$ h车上,二人静静都不说话。由于刚刚的小插曲,阿正不免心猿意马起来,浑身不对劲。- o3 @/ X; B/ J6 @

" f* q9 X) Z/ x1 j最后临下车的时候,孙雅才嘱咐道:「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说点话,别一声不吭的噢。」
/ u% g, @1 [; ]4 l# F" ^6 K. x4 A0 F9 P& Z# }9 e. Q
阿正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p  f# o# \+ {, v
7 r, ]" {! a9 j! H5 l
王美在酒店二楼叫了个包房,据说是她谈成了一笔大业务,有很多奖金,所以请大家吃一顿。
% v8 y% S; ]* Q- _9 H+ |5 W8 `+ z: n8 D5 A% ^) n. P
饭桌上四个女人叽叽喳喳,倒是阿正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吃。
2 s* m! @# T3 `3 w8 h
' n1 P( O  P: E* C/ E6 k最后还是王美调侃道:「阿正啊、你说你一直吃个不停,是不是准备吃饱了一会儿好有力气唱歌啊?」: X3 ?! ?2 R; Q1 ]

7 `- k+ b( b" v  u4 R  V「就是就是、吃吧,一会儿我们听你唱歌。」三个女人起哄道。& Z9 z: ?3 r$ z

: q+ a' S1 }! k9 j5 B; G阿正的脸更红了,嗫嚅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q0 R: a+ F3 Q0 [4 R: \
( ]4 L4 h- j$ G9 Y
饭后,五个人去了红星ktv,唱了近两个小时,阿正不会唱歌,最后不忍扫大家的兴,于是吼了首「精忠报国」,惹的四个女人连连娇笑不已……
0 Y6 ]- L* B9 w
; Y- o! t" S# p7 [借着酒劲,王美更是调侃道,我看大家都是孤身一女,谁要是有性趣,就把阿正小兄弟给收了吧、说不定还是处男呢……
( W0 `3 a( {) d, O- c1 l3 w
2 R$ u6 a5 D1 F% O( f- U四个女人哈哈大笑,阿正却更加脸红了,幸好包厢里灯光暗淡,没人看的到。
( m: y9 _0 A2 {& t' ?等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四个女人都喝了不少,反而是阿正没怎么喝,很清醒。
3 d; Q. N* j8 \9 m. f
) G2 m# `/ X7 A0 X2 Z好不容易才把四个女人弄回家。李艳萍、韩丽和小姨孙雅住在一楼,阿正和王美住在二楼。
1 ?# d0 W, e7 C& G
- l0 L2 z& f! A; k8 T% I2 }- o5 i( y孙雅大着舌头说:「阿正啊……我们先回去了,你……你慢慢扶美姐上楼吧……」  v/ @$ B+ s  X3 y- Z# [
, O% a! S) O: }3 @
阿正说好。
' h* m% T# N% K, a0 B
, P" t1 n3 C. N1 w2 d- i9 D王美38岁,不年轻了,但是也绝对不老。尤其是胸前的两对奶子更是和小姨不相上下。
1 R* R* U3 d1 u9 m( Z/ K, A" w, ~- ~7 k) o' T
阿正把王美送回房间里,正要走的时候,王美突然死死的抱住了阿正的脖子,迷迷糊糊地说道:「阿正……阿正……别走,姐今晚很高兴……你陪我嘛……别走……」
0 @+ [, u! s; A( x7 V  D3 A9 h/ G6 H! {9 [; \
阿正想掰开王美的手指,偏偏喝醉酒的人力气很大,阿正竟然一时分不开。. l( L% H6 A6 y5 y
几经折腾之下,阿正也认命了,任由王美抱着,躺在床上。昏昏沉沉,不就便睡着了……
9 e. {; L+ o1 y' j4 \4 R4 i" g* u& R% B  }0 g& f
半夜,阿正突然觉得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睁眼一看,原来是王美醒了。
6 R/ d7 @& Q, D( |+ r阿正立马就要起身,结果又被王美按了回去。0 h/ K4 }& ~! \2 g8 s0 d4 ^

+ U$ b5 M/ U, x似醒半醉的王美在昏暗的台灯下看起来一点都不老,反而有种成熟的味道……王美将嘴靠近阿正的耳朵,「你要干嘛?」( o7 Q. q4 v/ O2 A8 V. b( J4 P
" }  `' n% J* Y  l# F
阿正道:「美姐你醒了,我也该走了……」- L# Q3 ^3 f4 c, a* A* s" {& Y9 Q
& `7 W1 B3 E0 ]& B3 D
「走?往哪里走?你强奸了我就要走吗?」王美突然义正言辞道。
# U+ }! ~8 q2 b. r+ E, x
3 L6 `  L. c! j5 F* R阿正一惊,急急道:「我没有强奸你啊……是你抱着我不让我走的。」听到王美说自己强奸她,他慌了。
6 E9 x, @1 T: Q$ F$ x1 p1 p: V8 ?& ^8 t) n5 c8 @
「嘿,别怕,你要是听我的话我就不宣扬出去,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明天就告诉你小姨,然后再去法院告你……」王美诡笑道。" h# T2 O4 x4 I7 s2 Y0 I
$ W, e! F* T6 q+ f- \
「可是我真的没有……」阿正刚要辩护,便被王美伸手捂住了嘴。一口香气窜入他鼻孔。这是不同于小姨的香,王美的香是一种很浓的、好像秋天要枯萎的花儿的浓烈香气,虽浓,但是并不让人反感,反而很醉人。
6 d' M+ X$ Y  y& x" x, V& M. b" P% |. Z8 g3 X; \
「你说没有就没有吗?我在法院可是有人的……」王美道。
- E9 ~$ V5 P1 A& X2 _4 n" c; y3 m, P, ^8 U( c
阿正不知道王美为什么要诬陷自己。他生来胆小,一听王美要控告自己,已经六神无主了。
$ A9 p0 |  ]6 X- W0 U$ @& p' E3 m8 _6 L2 r5 Z: J' T1 ?; \' m" w# V
王美轻轻放开了捂着阿正嘴的手,在他耳边轻声道:「只要你答应我,我永远不会宣扬出去……」
) p. T! v4 l5 n9 }4 V/ d
2 T0 D8 f' c" `; B8 R, _阿正颤声道:「答应你什么?」4 d. l( D9 v4 G' Q+ h( B6 i
0 p/ D5 Z5 L2 Y4 F! q
王美突然翻身压住了阿正,还留着淡淡酒气的嘴压在了他嘴上。
( Y: e: E% S& Q% ^
8 ^4 m( A( F9 F9 d王美的嘴唇很厚,就是那种很性感的样子。阿正心中一叹……我的初吻呐……王美比阿正都主动,蛇一样的舌头轻轻撬开了阿正的嘴,接着就释放出了她那醉人的毒液。* E$ _9 o& V7 ]% X, i

5 q3 Q) O) n- }6 a3 M5 X$ w# U- C/ o这个吻足足持续了有一分钟,直到阿正喘不上气来,王美才放过他,轻喘着道:「我要你答应,做我的小情人……夜夜服侍我。」+ r! v2 p% V  z3 @' H3 a/ [- W

! V! K) ?' P( P: L阿正道:「可是……万一让小姨她们知道了怎么办?」( g2 X- _. f6 V4 L: _# C; K; S
& U, o7 W% Z- H! m: p5 }
王美嗤笑道:「你只要答应就好,其他的我来应付……你说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吧?」" K# n( ^3 D$ I* w( [6 a& J& ]% S3 c! j
' H; i$ `8 k  {; C
阿正结结巴巴道:「我……答……答应。」说完,脸霎时红成一片……6 a& Y0 F( X: K+ P  R2 A" o0 Y
王美听了咯咯笑道,「你说我一个女人都不害羞,你一个男人脸红什么?好了,先帮我脱了衣服吧……」
* @" B6 d7 G6 B' E; B7 {) x2 F( R4 c& c& E5 n8 H3 P, [
阿正哆哆嗦嗦伸向王美t恤,结果半天脱不下来。5 V% M3 g& O* h+ S; @( v
7 ]( a* \/ ~! |% }0 s4 S. t5 }
王美笑道,「小弟弟,你不把我扶起来怎么脱的掉啊?」
8 l1 K! q$ U0 ?# ^
7 O6 h1 n, L0 C, N阿正又把王美扶起来,王美一下搂住阿正的脖子,气喘吁吁道:「快脱…
- K% B, f/ M8 n8 k5 ?3 t8 P0 b/ N…」" ], L1 j% ]( n) t$ v% Z- K

2 v: K! H' l& [* O  \. j& O如兰的香气喷在阿正的脸上,手上温软的触感不禁让他起了冲动,裤裆下的鸡巴慢慢的勃起。颤抖着一双手终于脱掉了王美的t恤。* @6 e, A4 i( J5 r

' [8 T  o; h/ @! d王美里边竟然没有穿胸罩?一双36e的豪乳露了出来……阿正心下暗暗和小姨的比较,王美比小姨骨架大,所以奶子也显得比小姨大,不过就身体的比例来说是差不多的。, X; f$ `+ ^9 `: U

. W1 i# |0 R) `- j这时,王美突然说道:「阿正小弟,你看姐姐的奶子和你小姨的相比哪个好看、哪个大啊?」
. V$ \+ m4 Z" M7 G* L0 i% m9 _/ R6 c/ j, h, O3 o  o5 ~
「啊?」阿正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道王美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他低声说道:「都好看,不过美姐你的更大……」
3 q" Q  \# ^7 G+ \: ]: H0 D/ d; ]6 N/ w/ Q, e4 Y
「咯咯」王美轻笑了起来,说道,「那你摸过你小姨的奶子吗?」
8 }* @+ F2 [& N! B: d1 W# ^9 e* m
阿正脸一红……说道,「呃、没有……」4 Q3 b) i* Z  n& d- T# Q

2 f& p' D: t5 z. \; Q  s「那你想摸吗?」
/ O( b) B  g& V% d: }5 j% Q& O" @2 Q3 W9 p0 |1 A: k3 b/ f) f
阿正挠了挠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干笑……/ E- z& z- K) S4 F( f4 }

5 y* S- A( E( ~9 G# b8 t6 T「来,你先摸摸姐姐的奶子……」说着,拉住阿正的一只手就按在了自己的奶子上。# g+ U. @1 d' u( {
4 k9 o4 E) a" W0 X1 F
柔软、滑嫩、充满弹性,阿正的鸡巴彻底的涨了起来,顶着牛仔裤顶的难受。
8 k% H" ~& B0 Y/ G4 s3 z5 g「手感怎么样?」王美挑逗道。
$ z  `% _; {3 O5 _7 M" B( ~' \- |& |& i' f
阿正轻轻抓了抓手,说道:「很好……」
' O! N7 @$ }1 {; s0 f' ?- @3 J9 t5 F5 B$ \
「呵呵,还愣着干嘛?不知道怎么做吗?」王美丢了媚眼给阿正。% `: d# N* Z/ G, H: @! m- z! Q
9 v$ o/ a1 e5 S) ]/ T: d
阿正只感觉口干舌燥,此刻他再也忍受不住,一把扑在了王美胸前,将自己的头埋在两个豪乳之间,张开嘴巴又啃又舔……从奶子底部、直到两颗坚硬挺立的乳头,最后两个奶子湿淋淋的都是阿正的口水。
& p; [0 e& \9 s# z+ o; b6 }5 b" u7 k! L1 O- J  w
「呃……受不了……快帮我脱了裤子,下面……」王美喘息道。% P1 V  v' y8 {& G

/ K& F4 R7 W) p8 ?4 S% p  A就算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虽然阿正是个处男,但是平时a片可没少看,此刻他被王美放开了胆子,急忙解开王美的腰带,托着那丰满的屁股,略显粗暴的脱去了王美的裤子。) D$ A5 z+ A, J9 M) o, B+ W0 j
5 n# f. u/ O3 k1 k5 R
这一下,惊呆了阿正。
) K6 Y1 v4 N& t& z) U8 U7 l; b. G( m# J4 j$ A0 J
竟然连内裤都没穿……9 e8 q1 V4 u* Y0 t

- k, Y9 h9 p% f( ^阿正此刻放开了胆子,没有了开始的怯弱,笑道:「美姐、你这什么都不穿,不会是早就打好我的主意了吧?」
9 v- A+ w- o, s- J. ~! D% k' |5 O8 F* Z7 m3 v  f
王美娇笑道:「知道还不赶紧的……你看都湿了。」
' R- _. A6 G5 h) X6 V! @+ a2 u+ u. n* s& m4 l# w" `% p, v
阿正一把摸向王美的阴户,只觉放在了刚出笼的馒头上,高高的阴户鼓起,在灯光下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留出了汩汩透明的液体……
5 k  s2 S, ^2 \+ J
; ~; J3 y! b2 `* W阿正一把拉开了王美的双腿,让那肥厚的阴唇完全呈现在自己眼前。
7 K4 Q' k) P0 ~3 E" A! v( S0 o) {' [! e; w
王美的阴唇很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片阴唇都是黑色的,沾着淫水的阴唇又黑又亮,如同两片黑色的露水叶子。而且阴户很高、如馒头一般高高鼓起,阴毛虽然不长,但是很密。$ I- S" _/ u9 Q
6 X; J) a; z$ H8 P3 c6 J3 Z
他张开了嘴,一下吻在了王美肥厚的阴唇上。! j8 m1 Y+ ^: L/ T$ n3 K
; I" I; k6 {; x& I; p
王美「呃」的呻吟一声,又是一股液体留了出来……
" c) v& L3 e9 g6 }' w' x" v5 r4 [! o2 Z! T9 L( Q3 i
「轻点……」王美低声呻吟。( W) ^5 ?! b3 [  c$ C" _

6 N; K# j3 q& N& }阿正抬起头,他嘴唇和王美的阴唇间还扯着一条透明的丝线,轻轻用牙齿咬断,阿正犹豫道:「美姐……你的阴唇为什么那么黑?是因为……我听说经常和人做爱阴唇才会发黑……」
" a* J2 L, o9 i1 M9 w1 n/ W  L! f5 m# c' @4 x! y' e  w
「呵呵,小家伙,你是想问我是不是经常和男人做爱吗?」王美坐起身子,盯着阿正郑重道,「那我告诉你,你是除了我那早死的老公之外的第一个男人。」, {: `  r3 D6 x6 }" g# v
阿正看着王美那郑重的表情,不像是说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呵呵,没有,我就是好奇。」  N" w3 i- V5 P+ ?

7 {/ R2 e$ w" G* L「唉……你不知道的,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都38了,人老珠黄的谁看的上啊……」
  t! D  s* A1 n& b, a& S) c3 P2 L4 \% G0 ^
王美一脸沧桑。
; [2 ]+ m" J- d6 }3 U8 c5 P) J+ _
! A! f# i9 z7 V* F8 H! V阿正看着她那寂寞的样子不由的心疼起来,他上前轻轻将王美搂在怀里,深情说道:「美姐一点都不老。」
% T; S7 D9 d# K/ Q" t4 [/ \9 I
6 Q8 ^0 F+ C, N' D* F0 E- P, V这话是他的心里话,虽然王美已经38了,但是在她脸上除了眼角的一点鱼尾纹外的确看不出她是年近四十的女人,只因她那浓艳的女人味常常让人忘了考虑她的年龄。# d' ]6 Y# v! m4 y

! x* I( q, n+ o王美轻轻将头靠在阿正胸前,在他乳头周围划着圈圈道:「真的吗?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勉强?」
* x; Y* o5 e! G( s& d; q% {& z( |9 _
阿正讪笑道:「呃……那是因为我不敢亵渎美姐。」2 j) @! i- o$ b9 M$ W

$ ^5 {7 s9 u* J/ Q0 B「呵呵,这嘴真甜,来,亲一下,让姐姐看看你这嘴到底有多甜。」说完王美凤眼含春望着阿正。1 d! c8 O! @( \4 K' I2 K; M1 H

* t/ s1 f- i2 t( ?* `+ V阿正微微一笑,就要去吻王美。
: A6 J" ]3 c  R) o2 {4 G4 p: v3 _( v# ]- b0 P/ Z9 E/ `
王美伸出一根手指,挡在阿正嘴边,调皮的笑道:「是下边亲你……」
7 N* |7 D, L0 X  e1 S& N3 p. |「哈哈……」阿正一乐。8 l6 ^5 ^, n$ G
; q! h9 O/ K1 ]
当下,他缩下身子,掰开王美两腿,将脸贴近王美的阴部,伸出舌头轻轻舔着王美那又黑又亮的阴唇,「甜吗?」
$ L3 `$ e7 m4 P* a7 Y6 E9 l
- @) w9 ~  i* u& i6 `; k「还不够甜……」王美娇笑道。
* K; e  a# @  G: z1 f$ _5 `" d1 x1 z8 _1 Q+ t
阿正又轻轻用舌头分开两瓣大阴唇,整个嘴巴都贴了上去,舌头整个伸长,滑入阴道,就像在和自己最深爱的公主接吻,阿正闭着眼睛细细体会王美阴道、阴唇的香甜,嘴里啧啧有声,将那分泌的液体都吞入自己嘴里。
* Z* }7 r5 g6 B# {, m
  u! v. k* x' {渐渐的、王美开始喘息起来、双腿也不安分的扭动,阴道分泌的液体越来越多、阿正简直已经沦陷到那阴道里了。
) d9 k3 e5 d7 M7 Q6 z6 }* W: I/ T  o# N9 N
柔软、滑腻的阴道如同黑洞般拉扯着阿正的舌头、嘴巴、灵魂……% M& N) r* B2 k4 x2 L2 i' q
" L5 D3 {7 m5 g9 B& R& @9 R( R% Z
猛然间,王美双手按住阿正的头,将他的头死死的按在两腿中间,「哦…
. f: _4 C$ t7 w* l6 M2 b' i…好舒服……真甜……」
% j2 e" a8 Q2 f/ N) N
. h% h& E8 `6 Y, r被王美按着,阿正感觉更充实了,只不过那浓密的阴毛弄着他的鼻子有点痒,而且几乎要呼吸不上来了。而王美却死死的按着。' z. A5 M( B# m( _9 \

$ ]& Q+ W* ?/ f. _阿正伸出手到处乱摸,突然咯吱王美的胳肢窝,王美受痒,双手也缩了回来阻挡。
$ n' {) k) X" U% y; m6 A! o  Y8 u/ n5 s: v4 x2 P3 V
这间隙,阿正才有空喘口气。/ E3 P3 _* Y2 ^

3 l  B( {- C( U王美道:「怎么了?」
5 C9 s  {$ ]9 }& A; S+ o& ~* V; w; g3 d5 q
阿正笑了笑,「美姐的阴唇太甜、我喘口气。」
+ m6 Y( ~5 ?" Q9 T
6 G; f4 ?. p0 j2 N王美白了他一眼,「就会说谎……来,总不能老让你伺候我。」说罢,将阿正按倒在床上,一把扯下了阿正的裤子。; ~9 x- Z$ I& f1 M
  ]5 X7 Q8 u7 F; F3 V5 C
「哇!好大!」王美惊讶道。
7 V$ I9 y9 _! _0 d  z% I9 _% [( a, x, e) I
「喜欢吗?」阿正问道。足有15厘米长、直径4厘米的阳具,难怪王美惊讶了。
. K4 i! |; L! d( j7 I
1 y7 n# Y: b) r6 G+ [1 ~5 v「喜不喜欢要她说了才算啊……」王美指了指自己的阴部。0 `$ m" a/ u+ `" w6 a' P2 _
0 n3 K+ ?& D0 u
「好啊、我现在就问问她……」! [. R3 y4 `4 q3 Y" f6 F& O
8 M" {0 C6 v# Y/ U2 j. V* @, b
说着,阿正一把压在王美身上,阳具死死的贴在王美厚厚的阴户上。
* I( f. S) Q' _' U7 s5 W1 J6 }4 }' Z/ H  T
「把它放进去……」3 m/ y: k% s3 t3 q8 Q+ d( z

  X/ |5 O" d! T5 R; k! X王美握住阿正的阳具,将龟头对准阴道口,这一握,王美才算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阿正的武器有多大。
% N& S+ N) s0 P3 i# ?; f7 F5 _* r" _3 t$ l9 _" a! z
王美刚刚将阳具扶着,还没来的及撤手。# r" e& e' L( w# a

* F# ?, p( Z' W: A+ ~「啊"!轻点……」阿正已经将阳具连根没入了王美的阴道。顿时一股被包围的温暖感觉从下身传入脑海。; {2 `' K1 g) ?! R

- w7 _0 {) l+ s1 B) ^/ W「真爽!」阿正长呼了一口气,低头只见王美的表情好像很痛苦……# e( c- c; k0 j  A

& N+ P, Q! s9 `4 _7 S「很疼吗?」阿正问道。. D: V' ?& Q5 A% R6 Y/ s

0 |. ^3 w+ o0 S# v「当然了……人家多少年没做了、你也不知道轻点……」王美埋怨道。1 D0 C( X, V" Y
「呵呵、我也是第一次,下次就有经验了。」4 g; B4 O6 I0 U4 x/ @+ n

+ i- |$ ~* e8 i$ E, i; Y# g: `「什么?你是第一次?」王美再次惊讶道,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0 x  |" u4 j  ^1 \* V( ~
/ p) m" G% c3 ]* n, o
「是啊,你是几年没做、我可是二十多年没做了。」阿正眨巴眨巴眼睛。( p5 w2 L8 b5 S8 ~+ j% G$ T& b7 B
「好吧,看来我还占到便宜了」
9 U+ H. d3 U$ i! O- C5 F3 p5 i
, T$ Y- y+ g6 P/ }. A「那我要开始了啊?」说着,阿正开始缓缓耸动下身……' |+ f6 I( c) H: O" A, m
. [  h: E4 C1 ^/ Y# T
15厘米的长度,每次都抽出12厘米,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然后又狠狠的刺入,每一次的冲刺都伴随着深入骨髓的爽快感……只不过到底是处男,阿正只坚持了十五分钟。6 T, j( s+ H% R4 N$ v+ a8 A
% L4 E0 P; i: F, Y# \/ T5 [
趴在王美身上,轻揉着王美丰满的奶子,阿正气喘吁吁道:「美姐还没高潮呢?一会儿再来一次。」
% X2 A  {7 i: e. f  ]$ h+ ~6 H- C8 \$ A9 c
王美也呻吟着低声道:「嗯……我也好久没做了、刚刚你动的太快了、我都来不及享受。」  E- o" _, }* ?: h) `- e& t3 H
* a! `5 O7 ]3 j2 J9 c7 I
两个人抱在一起温纯了半个小时候阿正的阳具已经再次挺立了。; u& |' E$ X, ]' o# `
* Y3 O9 u3 s% }6 u8 R
起身将王美的两条腿扛着肩膀上,阿正用上了自己在黄网上看来的技巧,九浅一深、欲拒还迎……这次直直做了四十分钟,最后在王美达到高潮后,阿正也将精华送入了王美颤抖着的阴道最深处……$ C9 p1 e: ?, x$ r

1 o* J' v9 t: l( r稍息片刻。
8 v; \  {- m2 ^! |5 P% D
+ ~# t% k4 H! K王美躺在阿正臂弯里,问道:「舒服吗?」
8 v$ H" W! _7 k  V
5 ~5 g1 \" A6 K6 Y8 |5 P阿正嗯了声,「舒服。」8 F$ E3 [2 V/ [6 m

% v! A, V" X& `5 C「那以后你就天天晚上都来我这家里睡吧。」9 U2 s; X1 G$ t2 r8 B
- A* T, L! s4 Z2 s+ Z; N
「呃、这样可以吗?会被人发现的。」阿正胆子还是很小的。
# {' Q7 g5 e3 f$ c2 A) W+ O2 Q, O2 ?# C4 K/ D7 R+ [
「呵呵……你看楼下的韩丽怎么样?」王美问道。
% l- g, V, E/ \) H: a# [  t4 `% e. I; ^" v6 W  L! n0 ^
阿正想了想,说道:「挺好的啊、脾气温柔、身材也好……只是不知道他丈夫怎么就能舍的下这一娇滴滴的美人。」/ v+ y& w$ M/ o" g# S
/ p: L0 G# \6 ~3 E+ t6 P: ~% x- a
王美笑了笑没表态,继续问道:「那李艳萍呢?」4 J; Z/ _, G3 A9 G! I; j3 g0 K
& f7 a( h1 K! e( }* b4 \5 a
阿正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冷冰冰、巨乳肥臀的少妇来,「她啊,奶子大、屁股肥……只不过就是有点冷。」- F$ T/ R+ U9 R, j9 N3 r1 K0 s

& y/ a- K$ m$ H, j王美说道:「其实啊,越是外表冷淡的女人内里越是放荡……再说说你小姨吧。」9 h' p( C' d# [0 p/ p& c( F9 K
8 j* m/ l3 D/ ]4 y
「呃……我小姨啊,挺好的。」关于自己的小姨阿正并不想多说什么。
8 h1 V3 H. H: h7 H5 N5 p: |「你想和她们上床吗?」阿正不知道王美为什么这么问。
# a5 R; j$ y+ J6 J7 j
' z* X9 _& s' L, l$ O; `「呃……这个嘛、我有美姐就够了。」阿正讨好道,他觉得在一个女人面前说想和别的女人上床是很愚蠢的行为。! ]. z. I: h: A: t

* ]2 q: ]% R- Q8 B* {「呵呵,你小子就是没胆,放心,我会帮你把她们都搞到你床上的。」
8 G% l* w* {7 E1 B$ V/ I8 N- c: r阿正呆呆的问道:「呃、为什么?」
0 N9 S/ c  M6 ^# K9 N/ x, t) Q/ d; Z! }/ a- h
「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啊……再说,把她们都拉下水以后我们也方便啊……」) u' }" p9 z( s/ }# Y* h$ D/ w
王美鬼笑道。
/ H9 K# h& h$ e  E: e  C( Z
4 D8 Y4 [+ i5 F& i「呵呵,这倒是啊……」$ u, e: ]2 q) k
& [) J7 v+ i* B6 [5 p# ~( Q
王美突然在阿正头上一敲,「看把你高兴的……这还没上呢!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也该回你房去了,现在还是不要让她们发现的好。」
7 r7 O; b  l( V; N( }8 Y; t' @! F+ E8 M. j; Q5 _  n
阿正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凌晨五点了,也该回去了。
/ v- c; {% E5 |, l2 x1 f
, A+ f- A8 ]1 f这之后,每到晚上,阿正都会来和王美激情一番,五点多的时候再偷偷溜回自己房里。
8 X' H5 F3 ~" h+ v  q, Q7 E+ G' |7 I1 V4 S
(二)冷艳的荡妇
3 S6 S6 B8 O% J) f/ f$ L
5 O3 W3 s0 \$ M: X  D在阿正的滋润下,多年没有尝试过性生活的王美再次迎来了她的第二春,不仅仅晚上做、有时候白天院子里人少的时候还会乘机欢愉一把。
5 P/ K- g& v9 t/ P
2 T& A0 Q; n- X3 G+ p而且还买了很多情趣用品,什么自慰棒、跳蛋、情趣内衣……统统都有。而阿正破处以后他天生的性强人潜力也发挥了出来,渐渐的王美感觉有点吃不消了。& s, O* e6 k1 Y6 G
这时候,她想起了当初和阿正说的话,把另外三个女人也拉下水,当初只是抱着万一的想法,而现在看来是必须实行了。而阿正倒没怎么在意,这段日子他在王美身上得到了足够的欢愉,已经很满足了……7 l+ n; F3 m! j! d
( C% M/ T) z) e5 A& _: f% ~
一天,恰好是周末。小姨陪着韩丽去省城检查身体,院子里只剩下阿正、王美、李艳萍三个人。5 b7 O1 n' n& P( P8 y5 ]
8 h8 P9 h' z, G1 ~2 o- `
傍晚的时候,小姨打来电话说晚上不会来了,叫他自己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王美突然神秘兮兮拦住他,附在他耳边说道:「九点的时候去李艳萍屋里一趟。」! c1 J0 W0 @; G( J3 {
阿正疑惑道:「去她屋里干嘛?」" P. w( ^( ?& z: `, m

, F" r' a( d+ Q/ b王美假装生气道:「我叫你去你就去、难不成还能害你?你是不是不听美姐的话了?」' ]2 v, G1 e+ B
% [/ f; b8 J9 J" P
阿正连忙表示没这回事。
" I3 d1 M* d; q7 C( e5 ?& k& J6 G# [; J, C( j* l5 T
「好了,记得是九点多一点啊,你去的时候就说是借书……好了,记得哦。」
+ _3 i" L+ }2 u$ B. @2 m说罢,王美四下看了看没人,飞快的阿正嘴上亲了一下。
$ y* B8 M. Z1 f1 e" e: H" F+ J% R; P! t' L* j0 ~
回到屋里阿正一直想不通王美叫他去李艳萍家里干嘛,还让他找个借书这么憋足的借口……
9 b8 Q$ H* X" |& O) v5 E
% U1 S( g; r  ?% V$ M5 _$ `晚上八点多,李艳萍屋里。
( @* Z; o, x) s5 Y3 Q7 f7 \" O% Y3 P, F1 ?$ @0 l
王美将一个鼓鼓的背包扔在李艳萍床上,「呶,送给你的礼物。」
3 s8 }4 T2 c' f4 ?6 _  o! y' d  G5 d" ?" Y/ c! m3 E; x
李艳萍从电脑前转过身,扶了扶眼镜,不解的问道:「送给我的礼物?什么东西?」
3 o  q9 j# {, u9 U  p
9 ?! f6 Q+ ?$ d4 h  _2 z  W1 I. q王美狡黠的一笑,「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 ~$ ^- d! e; H# {8 m$ W, T( W) u+ J( i9 c
李艳萍走到床前,微笑道:「奇怪……怎么突然想起来送我礼物了。」说着,她拿起背包,一把拉开拉链。" ?5 B( r. {8 T+ ]$ ~

9 \/ ~1 T: ?$ g( w8 @7 l. [* {3 w0 _2 R6 {看到背包里的东西,李艳萍脸顿时红成一片。
4 F! h8 F  W! x( x6 T! ~. u) t  x0 Y+ f0 y- [# |# E
她冷冰冰道:「王美!你给我这些干嘛?快拿走!」
, }; `* v+ E, W. H
3 q0 }; }5 ~- ?9 [背包里赫然是各种大小型号、材质不同的电动按摩棒,还有跳蛋。
. k& T9 d& w) g5 H( \4 W$ }) S6 ~5 ?" T# O# y
王美扑哧一笑,将李艳萍拉到床边坐下,慢慢说道:「我也是女人,别看你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其实我了解你……」
1 r3 j& n/ E9 B* G- b# {9 I" V4 y
- M3 I6 W5 H# R9 w% h李艳萍面罩寒霜,冷冷一笑:「你了解我?你了解我什么?」
+ X% J3 e( e2 b! @& v( F: a& |6 h+ v# @2 i/ h/ \$ R3 a* ~7 Y; U
王美缓缓说道:「我知道你和我一样寂寞、一样渴望性爱……」$ d. Z% G8 p3 \' u  B

/ E) S- U" U7 ~* y李艳萍心里一颤,看着王美真诚的眼神,她没来由的脸红了起来,最后忍不住扑哧一笑,指了指王美:「你呀……还做大姐呢,一点不害臊……」3 \* G. _( T4 a, i. l* @' b
( ?; ~4 E* t% x' x6 g7 L: {, ^
王美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她一把抓住李艳萍的奶子,就算是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奶子是如何的丰满肥大,她突然问道:「艳萍,你这有多大号啊?」6 n- A5 b% M' p. g6 g
' T: g5 j8 b7 o/ q: U5 a
李艳萍被她突然袭击,身子好像被电了一下,一把拍掉她的手,「你要干嘛?」
/ G9 D1 [: }# i0 k0 I1 t+ u4 Q王美嬉皮笑脸,继续缠问道:「多大嘛、有什么好方法也告诉下我……」
  k* R- t# `% P" A3 R2 U9 @李艳萍低头撇了眼王美的胸部,「你那36e的奶子还不满足啊?」
. e3 W9 F# k: p0 q1 r
& V3 k% q& a* [2 J王美笑道:「肯定是越大越好啊,快说说你的多大……」" I6 G2 \! o' \6 p2 H
) |+ H* @5 X+ w8 _% p# N
李艳萍脸一红,说道:「大概36f吧……」( W9 R1 g' l9 P. S$ Z% S6 [5 e1 M4 V3 Z: E
; R/ L. h$ v% G( N1 k
「哇!」王美一脸吃惊状。
8 E) n2 H7 V7 {" _  P2 S) E" q1 O7 B# p' R- Q- }4 J
说着就扑向李艳萍,把李艳萍按倒在床上就去扒她的衣服。李艳萍红着脸左右抵挡,突然,她身子猛的一震……无力道:「美姐……你干嘛……」' P2 c1 e2 Z6 P! }; f( D& R
# ]% v- g" S  `7 U5 h' I' _$ F
原来王美乘李艳萍不注意,突然把手伸进了她的胯下,中指死死的扣住了李艳萍的阴道,也难怪她会无力了。
3 Q9 ~1 G& Z( l6 o/ P  _0 Y' b# l
/ s' E/ Z4 {' B0 s王美凑近李艳萍的脸,伸出舌头轻轻舔着李艳萍那晶莹的耳垂,吐气如兰道:「艳萍,我们一起回味下爱的感觉吧……」
4 I% T% Q' }" s0 _+ B4 X! V- A' N7 F, I, f) z8 X7 V7 E
李艳萍已经被王美弄的不知所措,女人就是这样,一旦放开了就什么都好办了,她轻轻「嗯」了一声。" j6 y4 ^" D9 m/ d
) h1 w5 ~: b6 l9 a
王美狡黠一笑,吻上了李艳萍的嘴唇……( e3 p* m6 X- c4 e- e4 F4 A

% G$ m# {% T& K; ~上边两张嘴啧啧有声,王美的手也没有闲着,在李艳萍的阴部又揉又捏、连插带捅,不多时李艳萍已经淫水泛滥……
0 d. X. K0 v) m( L+ U3 `8 [/ c1 C4 i) R: l( P$ p" R
王美拿出手,看着手指上的淫水慢慢滚落指尖,一下按在了李艳萍的嘴唇上,娇笑道:「你真是个荡妇……」: r- P4 ]9 Q# n. Y
# O1 c( q; J& |% ~3 \
李艳萍这时大脑已经恢复了清明,白了她一眼,「你才是老荡妇呢……」
! m& `: E: G8 ~- _6 k王美脸色一变,佯装恼怒道:「你竟然说我老?」说着摸出一根按摩棒,咬牙道:「现在让你看看我老不老……」6 Y% a5 S" L- ]0 q2 K0 E$ P

5 [9 I: |% R  n, a! m$ ~王美在李艳萍低喝反抗声中强行剥下了李艳萍的裤子,接着又把她的上衣整个脱掉,就连胸罩、内裤都一件不剩。
, f+ k, z, K3 V. B
. g* P3 s1 F1 `4 M" Q6 y  C李艳萍气喘吁吁道:「算你狠……我也要你脱光。」笑哈哈扑在了王美身上。( ~: q) n4 l# d' v  l' Z
王美心中有自己的计划,稍微抵挡一番就让李艳萍褪去了全身衣物。
' V: b# F7 g  C, c4 v' {6 M, y8 i2 b3 W: _
赤身裸体之下,才看的出来李艳萍比王美更丰满。虽然王美的年纪要比李艳萍大五岁,但是李艳萍的奶子足足比王美大了一号,她又生性冷淡,不在乎包养,所以乳房有一些下垂。
' D( n8 H" W) n5 k2 U+ N( G3 v9 E" ^/ R& N# L: K4 `* M% L! S3 y
王美让李艳萍跪着撅起屁股,李艳萍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在王美的劝说下才答应。
8 ?- V9 [8 \5 x; p3 T( _0 o# c8 ^$ d$ H8 c# _, [
李艳萍虽然奶子大、屁股肥,但是阴部却和少女一般,稀疏的阴毛,紧闭的阴道口,淡红色的阴唇远没有王美那么肥厚。
7 O" U- j  ?' `/ L1 |
, I7 `* u- p, G, F# }# w王美挑了一个小号的按摩棒,「呸」吐了口口水在李艳萍的小穴上。
8 a- Q% J! D6 [0 h1 m# g3 |$ i3 e' ?4 x5 d8 s- |) `' y
这突然的一击让李艳萍肌肉一缩,顺带着那淡红色的肛门一紧。
) W8 _+ Z; l$ H- l3 d, Z! R& i, C
3 O6 U0 N) X& {8 j" W! W) D" c" s4 C「你这菊花还真是敏感……」王美咯咯调笑道。0 K: a' [/ H3 R! h( U
: [1 S' G1 j( ]/ @; y. j
「就你话多……」李艳萍趴在床上扭头白了她一眼。0 V% n3 U! q: }4 J# b- x- t( @  L+ `7 h
* K6 G! }' ~( C- V0 P1 [6 s! E5 q
「好好好,不话多,马上来行动……」
$ @; d3 u: m; x, D: b* K/ v& M
, |6 a' Q! N, R! l# o, A/ c1 y( b' H嗡嗡的电动声想起,王美将按摩棒轻轻的在李艳萍阴道口滑动。
. N% p! i2 ?1 ^6 t! X, r( J6 E* G1 Z" q& R
「呃、好痒……」李艳萍扭着肥大的屁股试图减少小穴的瘙痒。  `0 I4 L$ y' {8 W$ P* I& [8 m/ |& a: z

) Q2 S; m" n* l9 S捉弄一阵,王美感觉差不多了,便慢慢将按摩棒插入了李艳萍的阴道。
' `( |& o4 _( X「唔……」李艳萍低声压抑着那种充实的快感。# b3 h8 t$ ~& O% ]& e' I

+ J& R3 e0 N1 B3 |1 b「想叫就叫出来吧……今天院子里都没人。」王美引诱道。
. o7 M& l& V5 R
" x7 t' f( ?) h. F. \「嗯……」
4 p& `$ X: ~4 {$ h, U- e
% l0 u2 k" G# n# m3 R/ n( T+ c王美扶着按摩棒轻轻抽插、伴随着那菊花的不停缩放,一股股蜜水被按摩棒带了出来,很快的就有一根透明丝线慢慢垂到床上,跟着李艳萍屁股的扭动一晃一晃的……
% E5 @" j/ \) I
# e& `; C1 Z5 E4 V. V9 e2 h9 H啊……哦……唔……, L$ \. P. w6 a' {" e

2 p8 R# U- J" v% q" Z# p" |( N慢慢的……李艳萍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 H2 K7 S0 N$ ~9 m4 D$ J
! ^: E- C2 {) n" @
随着王美手上动作的加快,李艳萍经久没做的小穴渐渐快要达到高潮……屁股来回扭,如果不是有王美扶着就要瘫软在床上了。
) B/ s/ z( z" P7 F# Z; d
( h9 S9 r$ {) s. P- ?正这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 X, q5 R% Z0 u- z# ^' ]: W" d: f  d; p9 ~5 ]$ Z$ n- e  e
李艳萍全身血液突然凝结。王美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正好九点。! U- a( T6 K5 U, C3 W# ^$ b0 X
0 _: Q9 B, }' @" M5 C, I/ o( S) a
还没等屋里的人问话,外边人已经开口了,「艳萍姐,我是阿正,我来借本书……」- v# ~* X0 ]' m: Z, l
: R1 e0 d! L: e! M( d0 U
「啊,美姐……」李艳萍刚准备叫王美回绝,王美已经将按摩棒猛的插入了她的阴道,将她剩下的话都插了回去……
  O7 G1 U  I3 k- s7 b7 s
' b) s" r: y; x1 K7 b6 L! B再看王美,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跳下了床,也不管自己还全身裸露着,急忙开门让阿正进来。0 n  Y! A- ?: ]

: G, j, g( L, G7 _0 L1 E+ t: C门一开,阿正就被屋子里的景象惊到了……. w4 e" P  |8 e) Z+ @7 ^

  p$ f2 \: ^6 x) _2 M+ [6 `王美满脸兴奋,赤身裸体,而李艳萍则撅着屁股一脸潮红,眼镜也歪到了一边,正忙着往出拔那按摩棒,奈何全身无力,力不从心……
5 w: b% x9 _8 ]
8 w/ N$ W" Y; Q+ e阿正怔怔的呆在那里,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好一个冷艳的荡妇……」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