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今夜,请把我当你的新娘

今夜,请把我当你的新娘

????“不要,在路上呢。”
6 I. a8 w# _% H  上官婉儿顿时就一脸娇羞的抱进了他说道。. o+ W# p9 J/ O0 Z. Y1 i% E) H
  再说,林清丽还在医院躺着呢。“没事,让她躺着吧。虎娃丝毫不在意,继续摸索着,还低头要朝着她的脸上吻去,却被她躲开了。上官婉儿此刻只感觉脊背都在发凉,一脸不信的看着虎娃问道。. K, w- @% W- k) N
  你告诉我,这是一场骗局,对吗,里面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林清丽,对吗。“嗯,你说的对,这就是一场骗局。虎娃很干脆的承认了。”
( ?+ l, K9 W% O  林清丽是我的女人,既然我早就知道了结果,又怎么舍得让她真的受伤啊,不过里面那个女孩也不是个假人,她只是长的和林清丽差不多像而已,加上县里的人都没见过林清丽,自然就骗过去了。虎娃笑着说道;“不过她也不是白白表演的,她的费用几乎能赶上一线的明星了。”可是你应该不会允许她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对吧。上官婉儿顿时说道,虽然此刻虎娃的手还在她的酥胸上放着,甚至还在肆虐,但是她的理智已经完全恢复了。“
& {" e' m* d9 M& b  完全正确,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消除她的记忆,承诺她的钱,一毛都不会少,这一点,我和你一样,我答应的事情,绝对会做到。虎娃笑道。上官婉儿顿时就纠结了。“
3 M! u- z" |" r7 h% u  你的意思是,我和上官家的所有人,包括龙王,我们所有人,都在陪着你演你导演的一场戏。她神色复杂的说道。虎娃立马笑道。
6 {# c2 v+ H5 J+ x  N; s6 ^1 Z  你真聪明,不愧是我的女人啊,你有没有发现,在我怀里的时候,你特别的聪明,原本一倍的聪明现在都变成十倍了。“我怎么感觉你就像是个神棍。上官婉儿无力的说道。) e% N1 @7 g2 y
  真没想到啊,我竟然会让人给骗了,而且骗的这么凄惨。她笑道。% D, J4 A: I% Y# G
  我终于知道柔情月为什么会乐意跟着你了。“为什么?这个问题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啊。虎娃立马问道。上官婉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7 x4 H8 T7 b) I  X  你当然不知道了,因为你以为你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无耻的人,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走进柔情月这种人的心里。“那我有没有走进你的心里。虎娃立刻认真的问道。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他还是十分喜欢的,只是考虑到种种厉害关系,不愿意接触她而已,只是现在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上了,他也无所谓了。”2 x) I$ g. E! M) M
  恭喜你,还没有。她笑道。
! ?8 n1 e; |. _& {; M  不过你也不用灰心,因为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直到你有的是机会感动我。听到她这话,虎娃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凝重了起来,手也从她的衣服了拔了出来。“+ F/ ^! J7 O9 [9 n
  你还是走吧,你这尊大神,我请不动。他很干脆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只能告诉你,暂时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你难道不知道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吗,你已经没有先天的优越条件,如果再没有优越的物质基础的话,今天的事情迟早还是会发生的。上官婉儿立刻说道。
" B) J' d1 ^* X1 K  而我,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虎娃还是摇头。“
9 I8 _0 k7 ]5 p3 I. d0 U! f1 K  我知道你的实力,我也相信你能做到,但是你这个女人太精明了,我担心我被你给卖了还在帮你数钱,所以,你还是走吧。他说道。上官婉儿顿时就笑了。“0 Q9 b7 v' {! i* Z9 j- p2 ]. J. d8 M
  你是在害怕我啊,你那么能耐,难道还会怕我一个小女子啊。她说着,主动的伸手抱住了虎娃的脖子。她的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七五左右,虽然穿着平底鞋,但是站在虎娃面前也不显得很低,正好能抱住他的脖子。“
4 I5 H7 f& u- {) l" m  你说的对,我是害怕,我是喜欢女人,但是我不喜欢糊涂账,我说你们上官家的人是不是都那么小心眼啊,那个上官洪峰是,你也是,你们家那么有钱有势,难道还不够你用啊。虎娃立马就有些无奈的说道。听到他的话,上官婉儿顿时就无奈的叹了口气,把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说道。4 U. s% T1 A0 v
  你只看到了繁华,又怎知繁华背后的步步危机,我累了,也烦了,我不想我的命运总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上,你能明白吗。她说着,用无奈而又坚定的目光看着虎娃。“
: J$ X. H: a0 P/ O& c* u, d" F- J9 `  你别想要感动我,我告诉你,我这个人的心是用石头做的,我根本就不会被你感动。虎娃说着,就感觉有些烦躁。“
& J$ j# G# Z$ `9 \$ B  我说你能不能离我远点,这世界那么大,你可以用其他方法啊,为什么偏偏找我,我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你逃不掉的,相信我,现在知道你的秘密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如果你不快速变强的话,一定还会遭遇无数个麻烦,现在亡羊补牢还为时未晚,相信我,好吗。她动情的看着虎娃说道。  o% `8 H& v7 N, X8 d" M' `  P2 ]  [
  虎娃顿时沉默。% v+ x' J+ b9 K" [. i' e& W
  他知道,上官婉儿说的话都是真的。“( h" N6 C, C  ]6 y% o3 m5 B% m9 z: J9 A
  你真是一个厉害的说客,我承认我被你说动了心,可是,我能帮你做什么。他立马问道。“* {* k/ v" ?# R
  很简单,你给我的血液让我研究,我可以利用它培育出超级药剂,还有超级美容药粉,光是这两样,就足够我们产生一个天文数字的利润。她立马说道。
7 z) s/ o/ k; z7 s  这个过程中,你只用付出一滴血液就足够了。虎娃顿时摇头,说道。
+ |! [* F1 `/ z1 e6 t! ]2 K) a  你说错了,这个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现在不想说太多,只是我要说的是,如果真的要这么搞的话,所有的净利润,我要拿走九成,而且,公司的所有权必须属于我,不然的话,面谈。“这个不可能。上官婉儿立马说道。
/ T( b; {/ C: h) k2 w5 S7 y  没有公司的所有权,我岂不是在白忙活了。“那就算了吧,反正我又没有什么损失,大不了,我什么也不干,回家种地,或者,去国外种地去,我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吃苦。虎娃也立刻说道。上官婉儿沉默,良久才说道。7 I/ g2 \1 }/ d2 j
  亲爱的,你要知道,我也要付出很多很多啊,人力,心力,设备,资金,这些消耗都不是一点两点啊。“我知道,我不是很在乎钱,只是,我不是很相信你,就是这样。虎娃立刻说道,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脖颈后面光滑细腻的皮肤。”: w3 a1 n+ }. C% w# y! ^* [! {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主动送上门的好处不是阴谋就是诡计。“那如果是蛋糕呢。上官婉儿不依不饶的问道。”
; Q6 Y/ R' K3 o, Y6 R2 O& _  那也肯定是有毒或者已经过期了。虎娃笑道,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7 V1 G0 R& s0 F; ^' j
  你是个天才,只是,我只是个平凡人,我不喜欢和天才合作,除非,你真正的成为我的女人。他说着,伸手在她的脸上抚摸着。“3 y( o% `8 Q0 |# c
  和我的另外几个女人一样的女人,为了我,可以牺牲一切的,当然,我也会为了她们做一切,如果你是柔情月的话,我毫不犹豫就会帮你。上官婉儿顿时就愣住了,看着虎娃,眼神里跳动着复杂的神色。“
/ p4 [1 ^; h! d/ i. }. ?) R  我看过你的资料,虽然很片面,但是我也能感觉到,你似乎就是一部机器,永远都只会精确的计算,在你开始掌管上官家经济的五年里,你没有犯过一次错误,没有过一次失败的记录,你几乎是完美的,但是也因为这样,我不是很喜欢你。虎娃继续说道。
* o' C  b4 J# c) ^. A  你太理智了,理智到随时都能把我当做一件工具一样放弃,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不会和你这种人合作,并给她完全的信任呢。“不会。上官婉儿几乎是习惯性的说道,只是说完她就沉默了。7 t4 H, ?- Z8 z5 ]1 e
  虎娃顿时就看着她微微的笑,也不说话。& a8 A0 j. c8 a! s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一会,上官婉儿这才叹了口气,说道。
% T8 A8 A, `& o4 z9 z  对不起,我懂得爱,不过,我可以给你承诺,在不是非常必要的时候,我不会放弃你,而且,你现在除了和我合作也没有任何更好的选择,相对别人,至少我是坦诚的,不是吗。她说着,用真诚的目光看着虎娃。“
3 T0 J7 ~4 Q2 P: J  你说的很对,也很诱人,但是我就是不想和你合作,你能做的,我也能找到其他人去做,不是吗,所以不要总是用你那高傲的口气和我说话,女人,要学会温柔才有人爱。虎娃冷哼,然后再次把她给放开。“
/ k/ Y4 p# M0 p+ E3 K% w2 O  如果你想合作的话,很简单,两个条件,第一,配合我把这场戏给演完,第二,做我的女人,真正的女人。他说着,转身就走。走到龙王等人面前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再次变成了那股背上沧桑的神情。“. l0 {1 k2 k- N# V8 ]* n3 M2 U
  你节哀吧。龙王无奈的说道。( N8 Z0 S2 a( ^; @% ?( o8 H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一个手下跑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古怪,把一张报告递给了龙王。  b8 [5 U$ u* k) d9 W2 D+ Y+ t
  龙王看到了他的表情,也奇怪了一下,接过报告一看,立马表情也变得无比的丰富,无奈的笑了笑,把报告递给了虎娃。“
$ E# N4 B7 U' E( {' j  你看一下吧,我想这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他说道。虎娃一愣,接过去一看,只见纸上写的分明,说医院里躺的人不是林清丽,而是另一个女人,林清丽正好出去玩了,躲过了这一劫,而医院里躺着的那个女人,只是长的像林清丽一样。“1 a: d8 L& x" c. O8 D
  我只是很纳闷一个问题,这个女人家并不是北方省的,怎么都出现在了这里。龙王看着虎娃似笑非笑的说道。到现在如果他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的话,那么他就不是龙王了。“* B; G$ L0 T) n6 U- E  p4 }
  难道谁规定她不能出现在北方省吗?“虎娃立刻反问。”5 @0 o0 Q1 D5 c4 O
  当然不是了,只是你不觉得巧合的有些太过分了吗。龙王依旧是不温不怒的说道。虎娃立刻就轻笑,看向了旁边的上官婉儿。“
2 a- h+ b1 I! @, E6 u  那龙王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上官婉儿顿时就看着龙王说道。, w& H, O. v% I- h1 m3 Q
  她说出这句话,就说明已经和虎娃站在了同一阵线上,也意味着她已经答应了虎娃的要求。
4 m4 T1 L# ]6 R  听到她的话,龙王显然是愣了一下,再次惊讶的看了一眼虎娃,摇了摇头,说道。) h; q$ @% N3 y
  老了,老了,看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看不懂了,你小子啊,真是个王八蛋,如果不是因为老子也不是你的对手,一定收你做徒弟。他说着,笑着,摆着手,就转身走了。只是心里却在说道。
, P) t8 w& b* W- m0 o2 Q. T2 w  上官老弟啊,这次你怕是必须要吃一个哑巴亏了,谁让这小子的后台那么硬啊,他师傅我实在是惹不起啊。看到他走了,虎娃这才笑了。“+ _/ e, x" }- K: o3 [& D$ y
  饿了吗,晚上我请你吃饭吧。他心情好,看着上官婉儿都没那么不顺眼了,也开始感觉她的确是个大美女了。她本来就是个大美女。“
* k3 g& x( J  d  嗯,只是,我不想和她们一起去吃,今天晚上,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她娇羞,却很坚定的说道。虎娃顿时就有些纠结。“
& G! Z6 C6 T6 B& u" g7 @  你不是看了我的资料吗,难道你不知道我那个,很那个吗。他含沙射影的说道,想要让上官婉儿妥协。只是却看到她丝毫不为所动。“
3 I  g! j# r. e% p+ N  即便是死了,我也不能允许别的女人和我在一张床上分享我的男人,决不允许。她的表情倔强。7 N; l' W$ ?8 n7 [7 D
  虎娃顿时无奈。
  e8 }% v  L% W" u0 H- I9 C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直接让别人给庞玉等人捎了话,然后就带着上官婉儿偷偷的溜了。/ o2 O& B* e- {7 L5 v
  一路开车跑到了南华市,在南华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他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x1 V7 Y: C; q: E  t2 f  P- v5 n
  我的妈呀,我怎么感觉我像是在逃命啊。他笑着说道。上官婉儿也跟着笑,只是很快,她就不笑了,眼神有些幽怨。“1 v; t* ]* |" B% a. j9 _
  你怎么了。虎娃很快就注意到了她的眼神。“
( \2 B) @7 d5 Z, {7 W  没什么,只是我们现在所在的房间,是前几天你和安莎·玛吉斯在一起住的那间。她说着,脸上一点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虎娃顿时纠结,急忙给前台打电话,前台却说只有这么一间总统套房。“2 `5 o' W) n* A3 F$ ~3 I7 t5 c# W2 V
  那个,人家只有这么一间总统套房,要不,我们换个其他的房间吧。他说道,看到上官婉儿的脸色变了,立马就改口说道。. t7 l1 }) i$ C- r0 ^2 B7 v% O; E
  我说错了,我不能把你的档次给降低了,要不这样,我现在开车拉你去另一个城市,我们再找一间总统套房,我开车很快的。他的话音刚落,上官婉儿就笑了,笑的十分开心。“2 [# j1 Z: U0 l/ I6 G
  怎么样啊,行不行啊。见她不说话,虎娃顿时就有些急了,抓着她柔嫩的小手问道。“
3 C" n" R* y6 i, V5 ~- Z  不用了,就住这里吧,“她笑道;”你刚刚的样子,好可爱啊。听到她的话,虎娃这才放松了一点。“
! u  A7 r6 ]3 O% V9 Z2 J  可爱就好,你可真难伺候啊。他笑道,脸上再次带着大男孩一样天真的笑容。“. J7 G/ ?7 C5 |8 F6 S0 L' i- A5 k
  还有什么要求吗,没有的话,我们是不是。他说着,就嘿嘿笑了起来,伸手想要把上官婉儿给拉到怀里,却被她给躲开了。“
. L& {4 F- H3 g! W- m  等一会,我让人把床单给换了。她说道,就拍了拍手,然后虎娃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很快,房门就开了,几个阿姨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推着一个小车子,上面放着崭新的一叠叠大红床单,还有两个被子,后面还跟了一辆小车,上面放着粉红色的地毯。
) Y1 E* |, x6 }7 N, @7 _5 U5 c% K  很快,就在虎娃呆滞的目光下,这些人就把整个房间都铺上了一层粉红的地毯,而且把床上的床单,被子,甚至窗帘都给换成了大红色。% b& t, v0 R# r9 j
  还有几个人飞速的行走在房间里,清理着房间的卫生。
; d$ V6 s5 {& B3 G" q2 ~  不到半个小时,他们走了以后,房间里已经被布置的像一个婚房一样。“; r: c( p5 J) j- P' Z6 w
  好漂亮。虎娃一脸不可思议的摇头说道;“你这是,难道要和我结婚啊。上官婉儿顿时上前挽着他的胳膊,把脑袋轻轻的靠在他的臂膀上,闭着眼睛说道。
# T& b- m5 k  J% e4 r$ ^  你若娶,我就嫁。一句话,平淡,却充满了无比的深情。
9 J0 e" a' p: `  虎娃顿时就沉默了。
  {7 m8 q' o3 I/ a' c2 N  哪个女子不多情,他知道,此刻上官婉儿已经动情了。3 J" C( @1 C" M  x3 o0 Y
  不管她是装的,还是计算的,此刻,她都已经把自己当做了她的男人,她的唯一。“1 d" J% ^9 T3 h7 C
  值得吗。他问道。“% @! d+ X4 A1 p, d, }0 e
  总比当奴隶强。她笑道。% u2 G3 a; {' I
  我天生不喜欢被人管束。说完,她就看着眼前的房间,转移了话题。“
, B$ M1 O1 d. O2 N  今天晚上,或许对你来说只是生命中的一个无关紧要的插曲,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在一起过夜,今晚,我会把你当做我的丈夫,希望,你也能把我当做你的妻子。她笑着说道,看着虎娃的目光,深情。虎娃顿时浑身一颤,第一次,他感觉到一种叫做责任的东西压在自己的肩膀上,好沉,好沉。“
6 p) U, y& p+ _& L/ t9 q  你真聪明。他笑着说道,就低头顺着她的嘴巴吻了过去,上官婉儿愣了一下,很快便生涩的回应了起来。同时,虎娃的手也在她的身上开始不安分的游走了起来,只是就在他的手即将要伸入到她的衣服里的时候,她忽然把他推开了。“
" P! o- D) j- \$ P2 t) b* u  不要。她挣扎了一下,深情的看着虎娃说道。
; G: x  Q. z) A! P  ]  今夜,请把我当你的新娘。
! U& z. @0 Z2 F" {6 a  P- |4 t6 x; ]
  “好吗?”
' ~( W) }% D+ c  f3 O, F  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 g2 j$ W$ V' w9 m$ Q3 f; A  虎娃还能怎么说,他怎么忍心拒绝这种要求啊,顿时就点头,但还是犹豫了一下,看着她说道。) F% k0 ^1 _9 R: ^0 f
  其实,你本可以不用这样的,你知道,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W% S$ H" V" q9 }3 u
  他心痛了,他看出来了,这个外表无比坚强的女孩的内心其实是无比的柔弱。
3 N0 f- G3 d. I1 k" D2 ]1 K  她就像是一只刺猬一样,浑身长满了尖刺,却有一颗童话般的心。1 A7 `! d9 M/ z: B3 V
  “今夜,你把我当你的新娘,我就知足了。看着虎娃眼神里浓浓的心疼神色,上官婉儿顿时就笑了,安静的伏在他的怀里,说道;”从今夜起,你就是我的王子。“
% I) K0 T# D; w2 |% p! i. D3 d  虎娃沉默,然后轻轻的伸出自己的手,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抚摸着,然后低头在她的发间狠狠的吸了一口气。4 @, m7 {" v. ?
  “你身上真香。”6 {  |5 D( y8 j; i
  他说道,试图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z% u! d& G! i" P
  可是,在一只香喷喷的绵羊面前,一只恶狼怎么能忍得住啊。7 M& ~  ?( z5 H6 g* H( o
  很快,就把她抱进了怀里。
% O: j* A* U2 j% K/ y5 Q  “不要,我先洗个澡,好吗。”5 I) r- Q7 i; {
  上官婉儿顿时挣扎了一下,看着他轻轻说道。5 A/ F* d+ t' D1 F* A
  “好,我陪你一起去,好吗。”+ O0 Y  q0 E2 A. Z- R" g% r" S
  他轻笑着说道,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真诚。/ j) D" R4 D/ m- _4 ~) L. H
  “好,我听你的。”
% m( g( x) Z% d+ a0 a8 u* Z  她乖巧的说着,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 c$ {! U: P+ |' _  w  虎娃顿时就笑了,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就往浴室里走去。
& q/ q% ?; u- W# x6 f6 _0 m+ B  浴室里,滚烫的热水从头顶猛的冲下,淋在两个人的身上,看着眼前紧缩在自己怀里的人儿,虎娃的心简直都快化了。
; Q" }# S$ `8 M: C" V: X. l+ J4 {  “你真美。”
6 o; [5 d3 k) x! c0 J& j  他闭着眼睛说道,两只手忍不住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滑动着。
& I( w: K5 D7 l( f/ W+ P  “你是在说我的屁股,还是在说我的背。”. q6 b) K, O5 H1 _
  上官婉儿轻笑道。0 F; u: v: h# _+ v% i6 k9 r! Y& m
  “都漂亮,摸着真舒服。”
. s$ c" |' A1 d; _. t5 t  虎娃笑道,然后低头在她的脖子上亲了起来,在她的脖子上吻了一圈,然后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巴。
6 C' {) L$ w6 w/ t  f- G3 a  这一吻,深情,又冲动。+ e* _7 E: k+ X" o' B  n
  当虎娃的手忍不住走到了她两腿之间的神秘之处的时候,她这才浑身一颤,清醒了过来。9 `! V5 S* d% f/ t
  “不要,等会出去了,好吗。”
2 ]" o$ H/ N2 a8 k% \7 p. n, x  她看着他说道:“求你。”' u" k  f: [0 ~. X3 r) N" p
  现在,她不再是那个骄傲的天鹅,而是一个人的女人,眼神里带着的只有柔情和请求,没有一丝的命令和冷峻。" A5 I1 Q0 Q0 g* ]) J6 N
  “好。”% |) G+ S5 z0 y. m
  虎娃怎么好拒绝她的要求。
% u# L2 x, B2 Z! m/ s  毕竟,她的要求,是那么的少。
, u! l3 b' z! _9 e/ D$ q5 B  “谢谢。”- V# n# w1 K( \; A5 _5 S5 F
  她顿时就笑的,笑的十分漂亮,低头在他的胸膛上亲了一下。
8 a1 r0 T& G9 R  “知道吗,这一刻,我真的有和你厮守一生的冲动,可是我知道,我不能。”9 K' M+ D, K( t; l) a* _; ^/ W1 t
  虎娃忽然严肃的说道。4 A8 ]) q2 x3 {( ]4 v" y
  上官婉儿一顿,脸上的表情不变,只是有些僵硬。* h  E% J- H+ h2 r3 |
  “为什么。”
# F6 c0 ]0 y3 K; E, h6 t7 q( D0 x  S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说着,就轻轻闭上了眼睛。  a5 [. l( y4 _. B; g9 Q# [; Q% M
  她知道结果,可是,她不想听到结果。
& Z: r9 j( ?- ]. @  “其实也没有那么绝对,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娶你。”
' U, S! Y- e; Q9 S  虎娃忽然改口笑了起来。和我在一起过的女人很多,但是,唯独你给我这种感觉,谢谢。“- M; ]3 v2 |+ S. A$ M
  他很认真的说道,看着上官婉儿的眼神充满了柔情。
5 i# _! o/ V- v' {; M3 w0 ]- p  “有你这句话,今夜,我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0 E: P; c- ]  I/ c- p  u8 z* K+ n  i1 B  她顿时笑了,美如倾城,一眸一笑都充满了诱惑,伸手在虎娃的胸膛上轻轻的滑动着,从脖颈到小腹。
  r; O: g  p1 \& Z  “我知道,你身边的女人很多,但是,我希望你能把我当做唯一的一个。”
' S0 }0 \6 i( x7 h/ b+ T  她说着,抬起头。我知道我的这个要求有些太,苛刻,但是,请原谅我,我现在还是个女孩,我甚至还没有恋爱过。“
6 j! @" T" J4 T- p0 A$ d  她说着,眼神里带着一抹委屈的神色。* Y. p0 I: ^  H, `; m+ x
  谁能想到,那个即便在天京也是呼风唤雨,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冷冰严肃的大美女上官婉儿竟然赤身裸体的在一个男人面前说出这种小女儿的话。
5 k& M$ |/ n% g' ?* B7 h. ^  即便她穿上衣服,让万千男人看到她现在这副样子,也会情动。3 x/ m( `1 e4 h8 P
  “祸乱众生的美貌,说的大概就是你这种人吧。”2 f1 H6 b# d1 Q9 T4 r! b; {* [
  虎娃顿时也痴了,笑道:“你让我那么不舍,让我不由的开始怀疑你来到我身边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  R( ]+ r2 P) \. [1 I+ Z
  “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够给你。”
+ _/ g, ~  @- |. g  上官婉儿顿时就笑了,咬着牙,眼睛里渗出两行泪珠。/ C7 D. G+ M; U4 y& L' s  C/ n
  “傻瓜,你到现在还不懂吗,难道你真的不懂吗。”" E$ I/ \0 N" @8 g4 W  q+ @3 N3 \
  她看着虎娃说道,伸手在自己光洁的玉体上轻轻的抚摸着,把脖子上的一块白玉项链一把给拽了下来。) F" I4 g5 l% |/ W# @
  顿时,虎娃就就明白了一切。5 G: h. X. X4 o0 E/ B  U
  “你竟然,是九阴之体。”
3 b1 h% n6 t! A. N: o$ l' ?* V  感觉到她身上忽然降低的温度,他立马就大叫了起来,然后急忙把白玉项链贴在她的胸前,她的体温顿时就再次开始恢复了正常。
9 c/ K9 d$ Z9 J8 [! j* P0 A8 W: t0 b  “我就说,叙一直对你这块白玉垂涎不已,口水都流了一大堆,原来,这块白玉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作用,甚至比教廷的圣物都要神奇啊。”
, m# S7 _& x% a  他惊讶的说道,看着手上的这块被雕刻成了佛陀样的白玉。
1 h- q/ Z& o7 c: A  上官婉儿一笑,说道:“这块玉是很神奇,但是它的能力也只能够让我在今年生日之前保持正常。”+ k8 x0 h$ o4 L
  她说着,脸上的笑容平淡。. G9 {$ ^: P3 D7 f4 x% ~" R1 E. g/ |' d
  “在我面前,你无须掩饰,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在以后,都不用。”, S& S; \6 r9 }
  虎娃说道,就把她轻轻的抱在了怀里,同时,皇帝气功快速的运转,他的皮肤很快就开始变得滚烫了起来。
5 n1 Q/ s1 u" P  i5 L  “谢谢。”4 q5 t: A  F" ~6 o
  上官婉儿小声的说道,安静的趴在他的怀里,温暖的感觉让她不由就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有这么暖和过。“* e* l' b9 l  a' s7 @3 w. u
  虎娃心疼极了,心简直都快碎了。
+ D8 X' F% j+ T6 n3 `5 A  就因为这句话,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 a) b% z3 |+ r4 X
  “傻瓜,如果你想,以后我天天抱着你。”
  J* W3 U9 n) W$ C  他顿时动情的说道,恨不得对她许下这天底下最美好的誓言。9 `* e4 g! g" m# N8 }6 t  v( w: w
  从他见到她到现在为止,不过短短一天,但是,他发现她已经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了足够深刻的烙印。
( Q4 ^: [" v+ W! ^- N  Q  “嗯。”5 {- i1 {0 T2 G3 @7 Q7 Y, U
  上官婉儿点头。
0 E( _8 G7 d. A$ S6 g$ N' J3 G  虽然,她知道他说的话只是说说而已,根本做不到,但是他好歹说了,她就感动。
7 R" C+ ~' @! ^1 N  女人很多时候并不在意你是不是真的做到了山盟海誓中所许诺的一切,她更加在意的是你愿不愿意对她许下山盟海誓。- C1 C+ ]2 N! N
  你的一句话,更多时候就能换来她一声的守候。' ^& S2 m6 ^1 q$ {0 {( E8 ?- J
  轻轻的帮她擦干净了身子,公主抱,把她起来放在床上,虎娃的每个动作都非常的温柔,非常的细腻,好像自己抱着的是一个玻璃娃娃,一不留神就会碎了一样。
2 S+ p8 ^3 A& S. Q  d9 k( \- k  “你放心,这件房子,我那天没住。”
0 d/ @. D5 C+ I5 d+ k+ L  把她放在床上,虎娃顿时就先说道。
- O# f" z+ ~% a4 N9 p% j  上官婉儿顿时就笑了。
& u" ^" s5 ?3 K; b3 k  “其实,我不是那么在意这个,我在意的只是,今夜,我在你心里究竟有多少位置。”
$ _. [$ |; p* p; N; i* ^4 `  她像个小孩一样,不断的为难着虎娃。
2 D9 ]: K5 z* V0 U  只是虎娃却也不感觉到一丝的烦躁,甚至他心里的爱意更加浓郁了,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傻瓜,这一夜,你就是我的全部。”
; q8 X! f/ ^" b  说着,就低头冲着她的嘴巴吻了过去。& }5 D$ J* U, M% Z) ^; @0 e8 y* {
  上官婉儿也狠狠的迎合了上去。
3 S8 |- ~& v. s3 ~; z- [4 T* V  少女的第一次,总是有很多故事。/ ^" _) C( d4 c% c! d, u
  她疼了,但是疼的时候她笑了,因为她感受到了他的温柔,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在用全部的心意在对待自己。
/ U" w5 e! i# I- g  所以,她就知足了。. N6 X' w( X& X9 u
  她还是很容易满足的。
; f! o0 K3 r" G: \  虎娃的每个动作都很轻,进入,运动,都非常的缓慢,他从来还没有在一个女人身上这么温柔过,即便是在庞玉的身上,都没有过。, [4 l0 W5 Q* }4 H3 p. r7 o2 b' w
  她是唯一的一个,让他如此心动的女孩。
, K" m) Q5 l3 H$ B& ]) Z8 c2 i  q  第二天早上,阳光透过窗户撒照在他们身上的时候,感受到一丝温暖,虎娃不由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漂亮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里面带着无比纯洁的光芒。
& v" X: E  }- E  “你醒了啊。”9 Q0 N7 H' i/ j; r( z, c- a2 V
  看到他睁开眼睛,她顿时问道。: F: Z/ |& K" H3 S# f) a7 q
  “嗯。”
3 ?" t' H7 K+ q- p3 M  虎娃说道,几乎是摒着气,好像担心自己的声音大了,会惊到她一样。你起来多久了。“
0 z# ]" W% x! ^' C: k  他问道。2 m8 i4 h' n6 J# G" M2 i
  “刚刚起来,你就起来了。”3 P% N- b; z3 M6 t: v0 E3 x
  她笑道:“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弄吃的。”& b, p5 c( E# ?$ M9 c
  她说着,就好像一个贤惠的妻子一样,从床上爬了起来,只是,昨夜的疯狂留下的后遗症犯了,让她不由轻轻的皱了下漂亮的秀眉。" [: P- U  A3 J. Y1 U
  “不要动,乖,我去给你准备吃的。”; V' ^( ~" P  B  ~3 b6 {
  虎娃看到她皱眉,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心疼,抬头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这才快速起身,穿上睡衣,拿起电话冲楼下要了一份早餐。: I9 p2 K0 ~  d7 [- E8 h
  他打电话的时候,上官婉儿就靠在床头上,漂亮的睫毛不断的眨动着,仔细的端量着他,眼神里带着一抹温柔,一抹复杂,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2 j$ M2 U, B( Y: p/ y; O  等到他回来,她顿时就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豆浆啊。”
' {8 Y( P9 X! ^  显然,她听到了他的话。
6 O2 Z2 E! ]( S+ ~  “我猜的,你信吗。”5 G& f5 |9 d& g8 R, b
  虎娃笑道。
+ R# e. l' P: R% g( t* q  “你说的,我就信。”' W2 F# l5 j% I' ~& z9 P/ X
  她乖巧的说着,冲着虎娃伸出两只胳膊,做出一个要拥抱的姿势。' Q3 ^( c/ \6 b. G6 `
  虎娃顿时就轻轻一笑,躺下,把她抱在怀里。
9 K+ h- F" x, x+ T( v  “你怀里真舒服,真的。”
/ b) f- ]- _% }! [  她闭着眼睛说道,同时把脸在他的胸膛上轻轻蹭了蹭。就是你的胡子太扎了,昨天晚上噌的我好不舒服。“
0 \( g; p+ V$ U# G  她说着,就轻轻笑了,抬起头,轻轻的用手抚摸着他的下巴。1 u# i# u, G; J" O1 C% R
  虎娃顿时一愣,也用手去抚摸自己的下巴,也感觉是有些扎了,这个时候,忽然,他碰到了她的手,柔嫩,冰凉,不由就轻轻的抓住,在自己的脸上摩挲着。
/ D) b: W* L+ |$ M7 v; |  他这才忽然想到,自己好像还没有认真的握过她的手。
+ }# K- z3 L5 h+ Z  u) ]  “对不起。”/ Z2 o& i/ t& U* k
  他说道,脸上带着一丝愧疚。
/ d* a+ G6 y' y4 Q5 M) X5 Y* X  上官婉儿一愣,笑道:“傻瓜,你怎么总是说对不起啊。”7 q/ g. v7 O! ?. `4 b
  “因为我忽然想起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抓你的手,所以感觉有些愧疚。”* ~/ c9 x1 z( I$ `4 B) M- h4 P
  他说道,眼神里带着真诚。- a* R. T# ^- x
  “你没有隐瞒我,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荣幸了,又怎么舍得让你说对不起。”
- \- R' p6 ^5 h6 s$ M/ R% E) {: Z$ ~  她说着,就轻轻的掩着他的嘴。乖,以后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我懂的。“- |" o/ X; Y( W3 P9 i% l
  每个男人都想要一个兰心蕙质,聪明美丽,身材棒极了的女人做妻子,可是,当他哪天真的碰上这么一个机会的时候,他却总是会犹豫,因为他担心自己不够优秀。/ b0 \: |# s. Y0 Q7 D3 v# V# V# y
  虎娃现在就是这副样子,虽然他还没有娶眼前人儿的能力,但是,他总是担心自己给她的不够多,让她受委屈了。
) Q6 Y% B: k8 B& E) s+ L, v9 I& A# b1 C  “你这样,让我更加感觉我是个混蛋了。”
0 Z9 O2 r; E2 r1 \  他说道:“如果让我早半年碰上你,我一定会放下一切陪伴你。”  Y  N" f, n  p1 a. I2 A9 Q
  说着,他忽然脸色微微一红,说道:“不行,半年前我还是个穷光蛋,养不起你,还是让我迟几年碰到你吧,那个时候,我应该就可以娶老婆了,然后,我娶你。”
( ]% V; R6 Q* `, R) J- c6 W  上官婉儿顿时就笑了,笑的很开心,小肚子一起一伏的。' D) C3 ?4 d% [3 s1 a. L
  “怎么了,有这么好笑吗,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我是一个穷光蛋的话,我就没资格拥有你。”
4 V7 L+ o8 E' j- K  虎娃还是非常认真的说道,脸上的表情严肃,认真。# K7 H$ h* a+ U+ ]* Z1 m+ G
  “我才发现,你真的好可爱。”
" ]: E5 S1 b' m# |6 y! W  上官婉儿笑着说道:“有没有钱又有什么关系呢,关键的是,我现在开始,是你的女人了,只属于你,在这一生。”
: {& `$ K2 d" z1 |4 y  |5 ~0 c, u  她说着,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只剩下了安静和祥和。
$ z1 F/ @  c, n* o* j7 r  这一刻,虎娃真的好想哭,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他说了:“我现在好想哭,不知道为什么。”, u& _6 z) F. z" V
  他说着,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
0 e" T* @; v  e# N: k  “你知道吗,好久好久了,我都没有在一个人面前暴露过我的真实情感了。”
2 q$ [9 r0 B3 ^& |% d1 w  说完,他又笑了。
5 @! R  Y6 T, i2 F2 U. `+ Y  “你真是我的天使,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娶你,好吗。”
) V4 F' P) `& }/ b  他忽然说道。
0 B9 b! O$ L' G  |2 q& P+ x& e4 s  听到这句话,上官婉儿顿时就愣住了,轻轻摇摇头说道:“你身边那么多的女人,如果你娶了我的话,对她们不是太不公平了啊。”
5 v1 q  @9 {) W, E5 u9 N0 l  虎娃一愣,眉头顿时轻轻皱了起来,上官婉儿赶紧用手轻轻的帮他抚平。2 o* ], j4 j" K8 D! F9 h
  “好了,我错了,不要愁了好不好,你放心,不管你娶不娶我,我都是你的,不离不弃,如果说留在你身边是一场赌博的话,那么我也情愿把自己当做一个筹码,只是希望你不要随意梭哈。”
; z. g- `4 ~, j+ ~; e* o5 O5 L2 N  她说着,自己先笑了。* N" W: E+ M+ Y4 h, _, N. D
  “相信我。”
' Z. O' s# P- {7 s! p! E  他说着,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我虽然不清楚你靠近我还有其他的什么目的,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从现在开始,我刘虎娃,会把你上官婉儿真的当做我的女人,哪怕哪天你真的出卖了我,即便我去街上乞讨,我也不会埋怨你一下的。“5 ~$ T# k( S+ W0 y
  他说着,脸上带着十足认真的表情。; o6 s+ h; v/ M- z! n+ g
  上官婉儿顿时就愣住了,这一刻,她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真情,她原本守护的紧紧的心终于松动了。7 D+ S) Q/ `; w$ z$ d5 {7 w
  一言不发,静静的趴在他的胸膛上,默默的数着他的心跳。
) A2 O( Q( k: a2 K  “值得吗。”8 P' n- Q9 s. q7 _# R2 B
  她忽然抬头问道。6 V0 w3 u* t+ f' v# h9 c
  虎娃笑道:“一辈子总要心动一次,疯狂一次吧。”
, ~$ G# W( e" H* m' a& t  说着,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6 |' [* m) E$ F+ Q  “不要说太多,不要想太多,现在我什么也不想知道,相信我,这一生,任何时候,我都爱你,永远爱你。”
" j- O( Q* r# s- y; }  ?, C  上官婉儿沉默,只是轻轻的在他的胸膛上一次次的亲着,吻着。
; l4 e3 \0 B- e7 a' e$ Q- z  两个人吃了早餐,打开门出去,就看到上官婉儿的随从管家正在门口等着,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 C2 |9 v! ?- i# Q, x3 J  另一边,光头和木风也在站着,柔情月没有来,这让虎娃不由松了一口气。+ w* p9 L9 L9 c$ \
  “秀,老爷让我们今天回去。”
; P. }& K; u3 A5 T2 h" L8 l( \5 I. s  管家看着上官婉儿说道,然后看向虎娃,脸上带着一抹奇怪的神色,好像是在猜测,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特殊的魅力,能让自家秀这般的痴迷,甘心献身。
+ r+ p# B4 U; I5 F% q( T8 u  “我要走了。”
( ?8 R& ?! B! X  上官婉儿顿时回头看着虎娃说道,然后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呆的动作,踮起脚尖,在他的嘴巴上深情的亲了一下,然后紧紧的抱住了他。3 ~1 D# w4 X; d0 H" p$ G. m1 ]
  “我爱你。”
! B. R, ~2 Y+ [3 K  她在他耳边说道:“等到下次来了,你再帮我治病,好不好。”
6 s" ^1 E9 O5 L2 V# ~% w2 ?: E  “乐意效劳。”
) Q$ X8 C( L  b4 Z6 d% D1 [  虎娃顿时笑道。/ }" U# F$ V( q  }( H% s
  上官婉儿顿时就点点都笑了,放开他,很干脆的回过头抬腿就走,只是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 J: ]: S: X8 O  V( X
  对于木风等人,她连一眼都没看,看向自己管家等人的目光,则是充满了冰冷麻木,好像在看着机器一样。
/ l- J4 x; X% g( }, u! @8 M  只有看向虎娃的时候,她的眼神里才会带着一丝温柔。& k' f1 I% @/ H; Q+ k/ d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去天京看你的。”8 c* ^1 y' v/ K" @. v' H
  虎娃忽然看着她的背影说道。
  Z5 `/ B; F; B( T4 I# L  “最好现在不好,天京的人,现在恨死你了。”
5 a+ R$ x  s8 o  她回过头妩媚的一笑。我会来看你的,很快,相信我。“
5 g# \; d6 T5 ?. u2 h+ l  说着,就转过了身,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再次变成了那副冰冷,麻木的神情。
6 r. a" K; o) W1 J' i+ P6 L9 C  她表情的动作变化,木风等人都看在眼里。' d) q) P* j4 q( W( S* E, o) \& x1 a
  等到她走远了,木风才啧啧的说道:“我的天,我现在真的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啊,这位你都能搞定,你不简单啊。”: S; d) m1 z% y# f
  他说着,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光芒。6 j/ w( b; }8 }, \4 R# o
  “而且光头啊,你发现了没,这位竟然笑了,笑起来真漂亮啊,我见过她几百次了,各种场合,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笑你知道不知道。”! t& m6 i" \% X3 `
  “我看到了,我也看到了,她只会为他一个人笑。”
# Z: ]$ Y: u. K# |5 l3 h  光头叹了口气说道:“希望你好自为之,这个女人,是一株美丽的罂粟花。”& K- A; E# z  u* p. }
$ ]9 d/ I: T; d- x- y. S$ V
  听到他的话,虎娃一笑,没说话,就往楼下走去。; `5 Y* w. G# A1 r, k
  现在,他只想好好安静一下。, H/ m0 [7 b  W
  回到了大龙县城,他直接就去了县委。, P: F( f2 g5 T7 I9 N7 H0 ^7 _
  “刘秘书早。”: D" {; R4 J" a2 ^' _) X
  一个路过的科长给他打招呼。: M; L- G: I1 a% v/ c7 Y
  “刘秘书早。”* d& e: _3 w% [& o) m
  又一个科员给他打招呼。
( i, T4 d4 A$ K9 x  顿时,他就有些郁闷。
& ~% R( t7 s- ~: q- X& N  等到他走到县长办公室的时候,胡波也冲着他笑道;“呀,虎娃来了啊,来,赶紧坐,赶紧坐,累了吧,要不你再休息一天,没事,明天再来上班,多休息几天都行。”
+ H2 c( [& |3 ~5 e# ^  听到他的话,虎娃终于明白,一定是昨天自己发威的样子起到作用了。$ T( C% S3 K- l# Q# l
  “哦,不用了,胡县长,我现在能上班了,不累,不累,反正在家也没事,你不要这样,你这个样子我真的感觉很不舒服啊。”" j6 @1 k  T2 x5 R; E; y" ]. p
  他说道。
* C6 u  _% l  ^* n  w1 k1 W  “好,没问题,没问题。”
' _( a* D- |+ I2 X1 e" A  胡波顿时说道,好像是听到的领导的命令一样。要不这样,你想吃点什么,等会中午我去安排,要不,我们晚上去唱歌吧,天上人间,我请客,怎么样。“
" ~# q. k  a. a0 u1 W  虎娃顿时就有些头疼。* Y- J2 Y* b0 {6 U( }2 l. T
  他最怕的就是这些阿谀奉承了,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上级。
) f2 y. A/ q" N8 ^% \5 o6 @  “那个,胡县长,真的,你别这样,我担当不起啊,我是不是犯了什么错了啊,如果我犯了什么错的话,你千万要说出来,我一定改。”, u. z( c# @5 J" w3 `& `* @
  他立马赶紧说道。
" B+ S1 ]* [8 t3 ?, ]7 |  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
) ?  [7 b/ T4 k  看到他这个样子,胡波顿时就更加紧张了,看了看一旁的小黑,才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就不瞒你了,昨天的事情发生后,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了纪委的电话,说有人举报我,所以我就想问问你。”
3 f2 J. s- T( {4 y* [, X  “你是怀疑我把你给举报了?”
2 n( `2 R* n  A  虎娃顿时就皱着眉头说道:“胡县长,我虎娃好歹跟了你这么长时间了,前几天你落井下石,我不计较了,可是你现在不能这么冤枉我,这个事情,真不是我干的。”% y+ E7 r6 P  l9 T
  他说着,话里带着火气。
" [) Z8 a' T4 C  A( j- x2 g( L  “我真是怀疑了,我踏踏实实的干活,我到底是得罪了谁了,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谁JB都想要把我给折腾死,你怀疑我是吧,正好,我不干了好不好,这个县长秘书我不干了,为了你的面子,你把我辞了吧,省的我离职伤你的脸。”
5 v- |  ~, @3 j4 W  他说着,很干脆的坐在沙发上。
# `9 Q& R  Y% F8 J6 n. N  w$ Q  听到他在这个时候还顾着自己的面子,胡波顿时就有些尴尬,心里也闪过了一丝愧疚。9 a7 ~8 m: U- r: f7 e
  “虎娃啊,我不是怀疑你,你还没听完我的话,我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是谁把我给举报了,我知道你在县里的关系比较多,应该有路子的。”; J" Q1 Q# z( f2 y! a% Y0 T* r8 k
  立马就说道:“其实吧,我也不是要找谁的麻烦,我只是想,这个事情能不能私下解决,谁也不影响。”
- l, N% k3 \2 E. P2 t4 j2 X( }  “这样啊,你不是怀疑我就好,这个事情,我也不敢打包票,我只能说尽力给我问问,毕竟我也才知道这个事情。”8 i1 x% x/ N, y$ v) ?$ _
  虎娃顿时脸色就变了。是了,胡县长,你得告诉我这几天你去过哪里,不然的话,我没法下手啊。“7 ~7 c8 V  x! O% u, j* d
  听到他的话,胡波顿时脸上就有些尴尬,但还是一长排的把自己去过的地方给虎娃说了一遍。
, M6 K7 f, B) w  听到他说的这些地方,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 k* h9 P- U0 f( D# m( T7 ~  “我说胡县长啊,你能不能先安分几天啊,这样折腾的话,肯定是要出问题的,我知道你的后台比较厉害,但是现在上面的领导正在大力的整治风气,从省里到地方都在抓典型。”
  t& p8 o1 p2 l, c; C: Z  他叹了口气说道:“按说你是我的领导,我不能责备你,可是,你的确是需要收敛一下了。”
* d! Z9 g1 @& F8 g: z  “我知道,我知道,小刘,不,虎娃,我一定会改的,只是,现在这个事情怎么办啊,我听在纪委的朋友说,有人说手上有我的那个录像带,你能不能帮我把那个带子给要回来啊。”) W/ C5 D5 t0 }+ @: T
  胡波急忙就灿灿的说道,一脸的乞求样。  E5 Q) ^3 @: w8 F! v( K. B1 |& Z
  “你放心,他要多少钱我都给,几十万快我还是有的,只要他把带子给我,我怎么都行。”
8 s; b( o9 t) L+ h: t( g9 L/ G2 x  他这是真的着急了。
$ v1 O0 h4 ]# h6 g3 p  他也接到消息,知道上面现在正在大力整治风气,在这个时候如果这个带子流出去让领导看到的话,怕是他爸都不想管他了,毕竟这个事情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F3 C9 ?( G& C/ r( ?) `
  “好,我帮你问问吧。”& t. O# c5 G6 m2 Z5 h5 N
  虎娃顿时就叹了口气说道:“只是我也不能保证我能问出来,毕竟你去的好多地方,我都不是很熟。”. {/ ^4 ~8 k6 w! ~
  “没事,没事,你尽力就好,你现在就去,让小黑跟着你吧。”
4 M8 h5 ?: ]; T6 H  胡波顿时着急的说道。
) i9 |0 Z0 \- i* n  虎娃顿时摆手,说道:“这个事情,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方便好办事,你也放心,没人敢把我怎么样的。”
  r7 B! I( x2 {  L+ a  “好,好,是了,还有啊,我大哥今天可能要来,如果他问起这个事情的话,你可千万要给我兜住啊。”
( q. r0 B8 W9 r. }+ ?  他再次说道。
+ p1 a1 g0 j$ I( R7 ?0 s  虎娃点点头,没说话,拉开门就出去了。
0 j, O: n; s) y, m! z  他走了,胡波才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小黑问道:“你说,到底是不是他举报的。”8 H/ y6 r# y# H# ]# q6 O. u
  小黑沉默,然后说道:“我相信应该不是他,昨天晚上那种情况,他不可能有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不够,你前两天的确是有些太绝情了。”
% i' N: Z4 X. d, q$ I/ `! _! D& @/ v  “我那不是没办法了嘛,我也没想到他的能量竟然那么大,就连上官洪峰都能弄死。”
* O7 P1 c$ O1 ?3 ]5 D8 g$ @  他无奈的说道:“要我是上官洪峰,我宁愿死了,那个样子,比死了还惨。”
: B! I0 P) \" Z( l  虎娃出了他的办公室,直接就大步往楼下走去。
9 q) x4 W3 h2 S) Q5 \6 ~- T6 C1 v  “你怎么了,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不好。”2 f5 K. }& Z$ N: \' F& E5 h; V4 z
  木风紧紧跟着他问道。
' F. C0 n9 O) `* V3 T7 @  “我没事,准备车,我要去天上人间。”. m+ B* A, J# q2 b$ t
  虎娃喊道,就大步的往楼下跑去。
# r5 l& Y6 w- p( G  到了天上人间,他大步的就往向南天的办公室冲去。; g7 U' N% _6 X4 j8 s
  “请问你找谁。”- ^6 n# w. G$ s0 R' ?( ?: x5 r
  一个新来的小弟不认识他,顿时就准备拦他。7 X8 d; `  E" }) r* ~5 ?& C1 {
  “找你妈,我找你妈。”) A8 l' O! G+ j3 R& D8 G- H- ?
  虎娃顿时冲着他吼道:“给老子JB让开,我找向南天。”+ Q% N) S0 `& z1 s( V3 G5 P, k
  他一把推开小弟,然后一脚把向南天的办公室门给踹开了。
% j- Q8 `3 b# a  M& W2 W9 n  向南天正在和新来的小秘书调情,忽然看到人闯进来了,正要发怒,看到是虎娃,顿时就愣住了,冲着小秘书摆摆手,让她先走。
0 f& W/ ?( U7 h7 d& f/ I  “你怎么了,吃了炸药了啊,赶紧先喝杯水。”
; f6 ^$ J2 q. o% Y$ J+ W  他奇怪的看着他问道。8 T7 z8 |5 w# d( Z- _* A
  虎娃连续喝了三杯水,这才把杯子直接摔在了脚底下。
% H# g$ k- M. n, `8 ]7 E  F  “胡波这个王八蛋,他欺人太甚。”; }+ _# ?% h' W) |+ T3 V; p6 O' ~
  他吼道。我看到他浑身都冒火,不行,我一定要把他给整死,我非要把他给整死不行。“
2 |$ ]/ g+ c. m8 I  A- z  听到他的话,向南天顿时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皱起了眉头。; V' a$ {% W+ z& B3 C' k" a
  “你慢慢说,究竟是出什么事情了啊。”
- |/ j7 X: H3 Y( }  他问道。
# H! d  H2 L2 y" u+ o  “我TMD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我现在就想弄死他。”# [5 Z; j+ i% X7 r0 H/ l3 k( {9 o& S! I
  虎娃恶狠狠的说道:“你知道昨天的事情吧,我的那个女人,他那个王八蛋竟然也欺负了,他倒是个JB,我TMD不弄死他行吗我。”
0 y% Z( F; Q7 S1 |0 b  他吼道,一巴掌拍在边上的茶几上,竟然直接把木头茶几给拍的散架了,哗啦的塌了。9 @& c$ `- e$ ~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 p$ I( K3 U" A! X- D
  向南天立马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确是该死。”
. E, b4 b' t. _  向南天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有两件,第一是出卖兄弟,第二就是自己家人让人欺负。
6 t. Y: N# }3 z8 Z  所以,他非常能够理解虎娃现在的心情。1 }' R7 ]/ {) j3 C
  “是他自己无意中说漏嘴的。”
4 @1 v6 c5 ~6 W2 h# n# Y, W  虎娃说道,轻轻的闭着眼睛。我知道你养了一群人,现在大龙县地下是你在管,带上你的人,给我去这几个地方,把他们的录像带和监听全部给我收过来。“
* F* ^2 s  a. O# R# s: T* U% M  虎娃说着,把一张纸条仍在了身边。
( b; {) [" s( g/ X  “还有,记得要找可靠的人,让你的人把嘴巴都闭紧点,这件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7 e8 t8 S( o& V% v
  向南天一愣,点了点头,走过去拿起纸条看了一下,也愣了一下,然后冲着门外喊了一下,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就走了进来。! p* J4 \, r! K. K8 ^% C
  “黑子,照着这个,去把录像带都给我收回来,带上我们内部的人,要选绝对靠得住的人去。”
* `/ ?" g. O+ [$ z/ U5 `: `  他说完,年轻人顿时就点头大步走了。
$ N  \0 J" M+ `  “这一招怕是没什么用,他上面的手太大了。”
% J3 w: b2 a' s& [1 t+ i9 d( a; J  黑子走了,向南天顿时说道,他现在和虎娃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这个时候,必须是要同心协力的。. F4 {% D7 O# Z2 o+ X& a' U
  “哼,这一招没用,有的是有用的招,你是不知道胡波那个王八蛋到底干了什么事情,现在不是有那个DVD了,你去找人弄一套刻盘的机器,把那些带子全部给我刻成光碟。”* P4 f( Z& F0 O6 e- @% V
  虎娃说着,眼睛里冷笑,道:“你说如果我们派一群人去卖黄碟的话,买的人会不会很多啊,我是说去天京,大海之类的大城市。”
. G$ f# N% p! A9 y  “损,够损,相当损,你这是把胡波往死逼啊。”' K+ r% h" {2 t, {6 u: l9 t9 _% u
  向南天立马就一脸惊讶的说道:“看来你是真的发怒了啊。”
  u7 I4 n( w3 l& `/ P5 O  虎娃顿时哼道:“我何止怒了,我恨不得吃了他胡波,TMD,竟然敢让我出来帮他查谁把他给举报了,我非要弄死他不行。”
+ d$ i3 S: V: `9 s* N& O! ^  等到他们说完这些事情,虎娃正准备开上一个包间叫几个女孩好好放松一下,还没走出向南天的办公室,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几个军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l  i* X' P: h/ m5 e* Z& K
  看到他们,木风顿时就懒洋洋的冲着虎娃摇摇头,然后冲着来人说道:“你好啊,胡风少将,请问你有何高见啊。”
4 S- Y. l4 D1 Y& N. ]' z/ x; ?  “我知道你,国安的木风,你让开,我是来找刘虎娃的,你放心,我对他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来商量事情的。”
3 U3 @3 l2 K1 Q+ C$ y) @; z  胡风立马就看着木风说道,然后看向了虎娃。  u; }0 A% T. R5 p
  “你是胡波他哥是吧,来,进来吧,里面说话,你一个人进来,尾巴不能进来。”
% n2 i3 L1 C; ]/ v3 Q  h$ H  虎娃说道,就往房间里走去。
% u& k- u- W, u  A& O1 K  胡风背后的几个军人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想要发怒,却被胡风阻止了。6 J7 o" k, ?1 i+ {2 ~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进去,放心吧,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n+ L2 T% l9 a7 @* g: O
  他说着就走了进去。, s3 D) t# M% k# d
  “老向,你出去,带上门,有些话,你不适合听到。”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