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第一次一样要弄强的

第一次一样要弄强的

 敦的力道很快地就将绫压倒在棉被上。
4 |  ^. I; q' g8 h. \8 |  「呜呜……」
( z4 e- A- H% Q* R0 m1 M: `  被敦压住的绫发出痛苦的悲鸣。
6 |0 M; Z! s: b' G! G' }/ s% n6 f  毫不在乎的敦单手立刻伸入绫的裙子里,一把抓在内裤裤头上。0 _- {: C7 Q' K/ b( V& q! O: o1 Y* L
  「啊!」
3 A' T" h% N1 l  ~% g  瞬间绫吞了口口水,紧跟着大喊着:「不要啊!」
/ ^8 D0 M% R, g3 ^, x7 [  内裤要被脱掉,使已经察觉到即将发生什么事了,绫的反抗也终于转趋强烈。' m/ p$ Y  |# L$ g, Y
  绫伸手向后抓住敦已经抓住自己内裤的手,但是敦却不在乎,手臂强顶着绫的手腕。; I! F5 O: ], ^, N
  「好……好痛……」4 X9 {9 a3 K& K3 V+ C
  绫痛苦的叫出来。! ~; L; j! z" @; \' W6 F
  没有受到绫的干扰,敦放在了内裤上的手一口气的往下一拉。4 i- h+ }0 L* y7 l( j0 ~
  「啊啊!」8 Z7 |6 ^% O0 x- R% `8 J2 l' l
  绫无助的呼喊着。, \( b3 r/ ]% g2 V  o/ `: j2 r, ]
  隐藏在内裤下的屁股,随着内裤的脱下露出身影。然后顺势的一口气的脱了下去。
1 i% J3 V; u7 g2 y; F  @( o2 `9 j  「住……住手!」
' n4 `4 n: u" ^  绫拼命的恳求着。% S+ R5 t* [9 |" Q" h/ `/ W8 f! z
  敦却用脚一口气的掀起了裙子。白皙鲜艳的年轻圆润屁股就露了出来。微微上凸的屁股好像一颗柔软多汁的大桃子,是非常巨大然后看起来非常淫靡。
9 K* {: A3 h, B4 W# [/ o  敦的另一只手慢慢的爬行在绫的屁股上。$ ?4 a$ G' F8 u- q( ~
  「不……要……」
. H7 s% J/ Z" D( P( p7 W! c4 D  身体还在扭动的绫发出的声音是颤抖着。
7 Y$ Q) g4 W! S6 o; U  扭动身体来抵抗的样子变成了引诱男人的撩人姿态。像是要品味绫的屁股,敦来回的摸了好几次。  j0 _+ m. H' N4 P
  「不,不要……住手……」
) ?9 F3 C! _1 Y; E2 \" V  绫颤抖的哭诉着。
6 O" h, k7 r. K  受到男人强大力量的控制而失去了自由的身体……/ ]% S5 E% s+ z- q- [6 p  V9 x  ]
  身体被无礼的玩弄着……
1 l0 m4 v7 Z) t* h  X  而且不光是抚摸身体这样的简单,过不久就要……
) V6 b: U- H2 A5 p  第一次有了被男人强迫的屈服感和恐惧感似的感情。
6 i1 n( G9 U7 A" |6 y  绫困惑着,也混乱着,但更多的是迷茫。
. q3 W7 G& E- Q/ F  摸了屁股好一阵子的敦,这次将手伸进了两片屁股的中间。; [: p+ j3 S7 ?- \8 y: x3 `& d
  「啊啊……」
* E6 Y  x' I) m" |2 k. W" R  n  蜜部又要被触摸了,绫发出哀伤的悲鸣。' a: |1 u: S* K; i. A, Z
  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花瓣,因为刚刚受到敦的玩弄和随之而来的绝顶缘故,花瓣已经隐约的绽放开来。花瓣的内部还残留着饱含湿润的爱液。+ Y9 U" J0 m; F7 Q5 I' x8 a( G' A
  敦的手指很快的向里面探去,同时淫邪的说:「已经十分湿了,不是吗?」
/ e2 n* y- @  t6 \" D1 O# C8 U  「呜呜……」$ Y; R  K. U6 w! }" E7 b
  绫只能无助的呜咽。
" [6 j% ^7 y5 U" V& |' k+ E  瞧见眼前小绫的性器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可以随时接受自己肉棒的插入。敦露出满足的微笑。; T" R: w0 [& }+ e( n3 e0 e( d
  自己那从刚刚就已经十分激烈脉打的肉棒渴望着女体的抚慰,迫切到已经泄出淫汁的程度,想一口气性交的冲动鼓动着敦。
0 v9 s  k$ C4 P( X( I4 I  B6 Q  「那么,现在起就来插入吧!」
' \7 E4 L- W1 L6 E6 s6 }* ^  这样说的敦压住绫扭动的身体,让她的屁股漂浮起来,形成了后背插入的姿势。# k  ]' D7 p/ z) F: i, ^: z4 L% M
  最恐怖的事情快要发生。
  n5 [/ e" s1 J2 N  「要被……被插入了……」, R% e! A. e3 g, S) S  O6 F
  绫心中已经知道事情无可挽回。敦不仅仅是要玩弄自己的身体而已,现在更要侵犯自己。' a2 g! Y/ F$ O  t
  在绫的心中像山岚般的狂风吹起了,那是对于贞操的危机以及对于男人的恐惧感。2 }* L' B0 e$ _) r+ ]) B/ X
  「不,不要啊啊啊……」; _+ l8 n8 }/ J, D
  大声哭叫的绫扭动的身体拼命做最后的抵抗。但是绫的这种态度却只是鼓舞敦争服的欲望。: x: S0 t3 H3 Y* v6 v' ^& D
  啪!( S% C& C: I* D; U
  一个巴掌击在了雪白的屁股上发出不小的声响。
! `; ]/ n' C: P' k3 R7 t  敦用力的打了一下绫的屁股,火辣的刺痛在屁股上扩散着。
" L0 C/ S) j! V! T$ G) M' [4 H4 x  「唉呀!」! \- A/ n9 I7 S- T' t5 C. k6 y
  绫痛苦地发出悲鸣。2 o6 v, H% F+ C& ?
  啪!啪!啪!
! u4 i2 J' G0 D) A& v7 Q  一下两下三下,巴掌接连不断的落下来,白皙屁股迅速地浮现出一个又一个重叠的红手印。
. p, c6 T- }' _1 e% q' v5 Z  敦接连不断的用力打了绫美丽的屁股,口中恶狠狠的说:「喂喂,好好的照我的话做!要不然,嗯嗯……」
* `6 \* ~# Q# L9 t3 R, i  屁股被打所发出的声音和屁股上扩散开来的火辣痛苦在绫的心中顿时变化成恐怖,再听到半威胁性的话语,让小绫渐渐失去反抗的勇气。, ?8 |8 t8 _9 V$ m: j
  「啊啊……啊啊……」" l, k! s1 A2 g% j) B2 ]
  恐怖让绫的心萎缩着,激烈的抗拒也变弱了。# o' \) _" O: h1 M
  「就是这样才对!就是这样才对!」
, a* K$ h) N: N8 Z4 x5 F1 G  对于绫乖巧下来的态度,敦说出满足的赞美,同时腰部沉下进入到绫的下体间。
0 s! [! Q# r! m( n* V% b  |6 D1 Y  在自己面前是还穿着水兵制服的绫,她正挺起屁股等待着自己的疼爱。这样的光景有着说不出来的淫靡和充满了禁忌。这让敦的兴奋又向上升级。% i7 b4 g0 `: M
  在自己面前的是从她小时候就一直看着长大的绫……1 \2 _1 A) Z$ ^" y2 c" d
  前些时候还把她当小孩子的绫……" E/ W2 t( p. O4 p2 x
  但是女子高中的绫,她的肉体却在不知不觉中发育到完美的女人……
# O1 m' R# A/ K  Q" s$ Z  身体已经不再是一个小孩的少女……
0 `0 d0 r/ e5 i) _9 g  现在起和这样的绫就要有了男女间的性爱情事……
8 n4 e" O/ G3 x5 @! r  对的,从现在起就要好好的来疼爱这未满十八岁女孩的年轻肉体……% L* r0 B' @2 U6 z' ~9 E. |
  各样的念头在敦心中激烈的交错着,每一次的交错都发出一股说不出的欲望蠢动,驱使着自己将肉棒带往花瓣上。肉棒轻轻的缓缓的在花瓣上来回挑动着,探寻着美妙的入口,跟着伸出手来轻轻的扳开还不够大的花瓣。
- K* p2 d/ y6 _5 O  随着花瓣的绽放,护卫着阴道的大门也正式开启在肉棒的前面,堆积在阴道里的爱液缓缓的流动出来,化成一条条的白色小溪,流向花瓣前端的花蕾。
7 [9 e5 B4 {$ I5 R' U0 K  「不……不要……」
) }8 @, \8 Y" o, F  绫低声恳求似的哀诉着。
; B- F. m4 L8 x  一会儿后,绫的花瓣已经被大大的撑开了。
( w% r7 {2 B, f! X* d8 L0 A  「唔唔……」
3 _2 z- X' F/ A, p! a1 Q( ~( ?  像似忍耐什么,绫的声音中有着苦闷的味道。
5 i3 z8 s, P& }* G- J2 f  指尖隐约有了绫爱液的温暖。
: F! S" B  n) [$ {+ {9 r  绫的身体还不时的颤抖着。还是不能相信敦突然的变化,过去所知道的敦,一直是一个温柔的伯伯。
  M% m0 w0 x. j5 L9 i  为什么现在会这样的污辱自己呢?
  v& }7 Z: e& V  T% p* i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 i4 i% _5 H. L( Z/ l  动摇和想不通,这些绫都不能理解。再加上刚刚激烈抗拒而使屁股被殴打,当时有着说不出来的恐怖感。这样的心绪益发的让绫退却,减弱了抗拒。1 T5 J- y. j& E) _/ m1 ?6 }5 v
  过了不久,龟头终于轻轻顶在张开的花瓣上了。  [% f6 ~4 a3 U. M- U* A
  「啊!」
+ p7 D: j$ l5 g& X% b. u  自己的花瓣好像被什么东西顶住。哪是什么呢?从和淳二的经验中绫女人的直觉可出了正确的判断。& n' r6 S3 u! f) \5 W
  是男人的……敦的……肉棒……
5 M9 i' F# @! {% M* _  「被…要被插入了……呜呜……插入……不,不要!」
" M* H( Q8 m9 [& a( _+ \  被男人强奸的本能恐怖心下,绫的心中发出悲鸣。
9 L& j: m! g# k  V$ e/ U+ }  「啊啊……」
" }: C7 I1 O9 R4 E# V2 V3 ?  绫发出沉痛的悲鸣。
  g+ D! a3 T% K5 j0 K! V* i) h* o4 G  但是另一方面虽然是有对于敦的恐怖心,只是身体却使不上力,因为身体被压制着。想要逃却逃不掉了。
# U$ h' Z# ~" P% R6 z& O& D  「太可……太可怕了……」
& L6 F; C) N- k  心中浮现出这样的无力,不能动弹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住。# [( N5 M) W0 l: @( L
  绫这样的态度,看在敦的眼帘中就像是已经完全放弃了。" [- Y% }2 N# g4 j: Z
  「我的大鸡巴现在就要插进绫的身体里了!」
7 I  _, {9 q; W  胜利的敦夸张的说着。/ z' Q8 ]# v3 m; w
  很久没有尝到的清纯少女的肉体……
5 r2 x4 m8 _( e: D. ~" V  当征服年轻女人时,男人本能受到满足而发出了巨大的喜悦……
  N' h6 }7 N+ C  况且这个对手还是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女子高中生……
8 ]8 C: I% W5 n+ `4 g; M( {/ m  D" {6 d' _  敦感动到身体出现轻微颤抖,深深呼吸几下,稍微调整一下感动的心理,跟着发出最后的预告,「那么……开始了!」: q6 `2 Y" r: i1 j' X
  抓着绫的腰骨,敦把屁股调整到面对自己,然后顺势一口气的腰部向前用力一顶!- U3 b, I6 l% J. E
  龟头狂爆地向张开的花瓣直插而去,钻进花瓣里面。3 \6 E; h. [* E4 j
  「不,不能!……」& }- H; D! ]# J$ l: W( D* f8 ?/ e
  口中大叫,心中却悲伤的哀鸣着,「被插入了!被伯伯插入了!」
1 g2 F8 t4 o/ _+ I" X& a  这个敦伯伯现在正侵犯着自己。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跟自己足足差了12岁以上,小的时候就是像是自己家人般的伯伯,和他会有男女间的肉体关系,这是无法想像的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敦伯伯,他的肉棒现在就要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f# i/ R+ W; p, q
  「啊!」
1 h! r1 e  D/ k) J( c  o  T  尖叫一声,感受到敦的侵入,绫瞬间眼前一片灰暗。5 `& p) A$ D' ^. E6 d# ]7 [
  刺开绫还没有多少经验的花瓣,肉棒终于插进蜜壶中,敦立刻加速的抽送,动作非常粗鲁而狂野。1 s. ]6 ?5 q% R. Z7 _
  「啊啊,呜呜呜呜!」
) m6 z- Q* U0 T( [  绫微微的哭泣起来。7 \  L* [' Z" o- m. E
  对只有几次性交经验的绫来说,敦的肉棒巨大到有着不可置信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在身体里面,打入巨大铁棒一样的感觉,为了要承受男人入侵进来的巨大肉棒,还很狭窄的阴道迅速的扩张开来。
* Q9 j# W8 |4 x. s4 o+ C& |+ C  「啊啊……很紧……好紧……」6 v7 ]; R5 ^: f7 K$ K
  敦发出爽快的喜悦。细细品味着简直就像是处女般的阴道,里面的挤压让敦爽快的呻吟起来。
; w% G3 n2 H( R% s2 i! v  自从失婚以后,已经好久没有尝到这样甜美的肉体,再也没有办法找到比女高中生更美好的肉体,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的滋味。简直就像是跟一个处女在性交,性器被紧紧的握住,年轻蜜壶肉壁挤压的强烈,远远超越自己的想像。
2 L; r. y, @4 d0 L  卜滋……卜滋……( [: s- w1 {  }. ~
  肉体和肉体间紧密的结合,在抽送的时候,发出黏糊糊的声响。
! G: ~2 {/ t% S/ ?- h  「喔喔喔喔……啊啊……」2 k9 S: h7 J% `' e1 {; x
  感到滚烫粗大的肉棒慢慢的侵入到花心时,绫呻吟了起来。阴道被撑得更开,同时一种痛苦似的感觉在身体流窜。紧紧的抓住棉被,背部弓了起来。
; O- k7 A' l$ a9 x) y6 O% a) x  过了不久,敦粗大又很有弹力的龟头边缘已经完全插开阴道,然后钻进去。  F1 y6 P2 Y0 }, {3 j! R) f
  「啊啊,不……不……不……」" X* s9 n% {- M8 r, U+ M2 \7 ]
  绫尖叫起来,因为阴道被这么强而有力的肉棒扩张出来,这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9 R! C% q/ W% |* s6 u) Y  F' H. A  「停……停……可以停下来了吧!」+ m" z: s4 \& ?' l
  「还没呢!不过刚刚开始呢!」
, F+ l5 _& y/ x* i+ |  「不……不……不要……住手吧……」0 W* g+ E4 _# i4 `- _3 k
  龟头的前端和边缘的地带,有着过去没有过的强大挤压紧缚的感觉。
0 {: n' X* h$ e% G4 I  绫十八岁阴道的紧缩感是最棒的了。
* m0 V* G2 `$ w& V9 s3 J* [  「……再……再来点……」
8 ]3 S2 e/ y4 ?- u" |  敦现在正贪求着欲望的快感。同时侵犯着还未满十八岁少女的异样兴奋,更在敦的心中四处爆发。
+ ?" p, x# T  W: H  双手紧抓着棉被的绫,忍耐着肉棒的插入。心中升起了一种压迫感和苦闷似的情感。5 R2 B3 x3 Y0 i9 M
  阴道被强迫的撑开,又受到男人肉棒强行的插入……- p8 U# m# a, E9 _" t8 _
  「爽了吧,现在要插到花心!」# h( Z5 y; T% X: `5 N  B; S# C
  「不……不要!」
2 n& Z0 H4 A! C% [& z  「现在来啰!」4 q7 e: h7 @; @5 l
  「啊啊……啊啊啊啊……」% T9 e3 W- k! E# P$ @
  抓住绫的腰骨,敦使劲的刺下肉棒。一口气的刺到花心和扩张着阴道璧让绫尖叫着。就算是已经完全湿润的话,也没有接受过这么巨大肉棒的插入过,这让绫感到了惊慌和恐怖。- K  z5 l1 U( u: J: N' ?5 y3 q6 Y
  「爽吧!」
& y. l" m4 A; }/ g% X6 Z  像似溃堤的,敦开始猛力的抽送。! l3 f0 i/ U) L# k
  绫的花心深处受到了肉棒的攻击。龟头的前端到达花心深处,肚子的底部就感到一股沉重的冲击。
! W4 J! L& m/ R2 v  「呜呜!」% F' U4 o% x! s% ~  z" d
  绫弯曲着背部哭泣着,心里哀伤的想着,「已……已经……」
0 Q+ ^) n- }7 h6 z1 j/ O' u( j% O  现在自己的花心深处已经被敦的肉棒全部的占据了……+ M* N8 v& K& }, i8 y- l! @6 _
  插进了女人最宝贵最羞耻最深的花心里了……% H6 N3 R" N: `( }6 Z: u3 o
  是过去和敦之间没有过的关系……0 _  c, r" q0 Q' ^" [0 \& l( F
  花心深处清楚的感受到肉棒的存在了……
  W3 A/ i" h$ t1 g& j, k  有着激烈的屈服感和绝望感,绫无力的倒在棉被上。
: ?2 t( |: p6 Y( f  当阴茎刺入到花心深处后,敦暂时停下动作。由于敦的动作停下来,绫松了松肩膀喘口气。这副模样也是非常诱惑人的。
- L; m3 r  t% s' L6 O# l  狭窄的阴道紧紧的包裹粗大的阴茎。不时地可以感觉蜜壶像是小虫般蠕动,引爆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冲击着敦。6 z2 t0 D% F! h9 a1 m0 c2 Y
  「啊啊……绫……小穴很爽吧!……」
+ M' a, O* r9 X  「……」
, S5 Y( Y$ T, E, a  敦这么露骨的说着,但绫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 k$ a" r) O+ Z6 z7 }+ S* R
  「好热……又好紧……」) [2 Z4 o& a8 H& X' y6 ^. B
  「……」
# [' @4 g7 G$ l  「你有一副不错的小穴……绫……」
/ g8 c9 C! b; U8 q4 d  为了品味着蜜穴的刺激,所以在插入肉棒后没多久就不动了。过了有好一阵子,敦这才又开始轻轻摇摆起腰身。5 ]/ G* m+ i8 v. H+ d+ z4 ?
  「啊啊……呜呜……」% J3 \3 n3 }( l, V* p% s3 z
  肉棒在蜜壶里进进出出带出绫的伤悲,翻弄着她的心海。同时间身体深处却感觉到强烈的冲动,但是绫却不知道这是什么。  L- }$ _5 u7 V4 {' \+ x9 Q2 X7 E+ j
  「要抽送了……啰……」
2 T2 ?$ {( x0 J) E8 E( ?+ B  敦迅速地抛出这句话后,就开始抽送起来。) I( t* p1 }; ?, v3 o! n) F
  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噗吱……
  u; z: y: C" W& Z4 d9 O5 T  阴茎开始加速地在蜜穴中进进出出。# f# Q' m* C& b7 M
  又粗又大的肉棒抽动时,涨大的龟头边缘撑开阴道的肉壁。受到的不断的摩擦中,新的强烈刺激又产生出来,开始袭击着绫。
8 G0 T& U5 g" Q  ~7 y* H' Z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呜呜……」
' \7 X$ A3 t* F" B# \/ Z8 U  像是呼应敦的抽动似的,绫的嘴里泄出娇美的呻吟。渐起的性感在身体的各处乱窜飞舞着,转化成一丝一丝的甜美,麻痹起身体,最后就连心也一点一点的被吞噬掉……
8 K+ c' f& f: ?8 s  ^( ?  X  采取后背体位,敦抽送的运动慢慢的加大变强。穿着水兵制服的肉体,在棉被上剧烈的摇晃着。身体倒向前,脸整个贴在棉被中,绫是拼命的忍受着敦的污辱。  y0 ^  ]: [. X
  敦原本单调抽送的活塞运动渐渐的多样化。浅浅的抽出,深深的刺入。不断的重复着,让绫不知所措。
. _2 A% \' G7 g/ K1 o6 }  「啊啊……啊啊……」
+ v1 ~5 M: t+ q( R  随着多样的抽送,绫也慢慢开始有了性感的呻吟。裙子被掀了起来,被迫露出雪白圆润的屁股,甚至受到全裸男人恣意的玩弄着。" {4 [5 f. l8 {9 |* b, z* [
  「啊……啊啊……嗯嗯……」: f- C  N" L& B$ s4 f3 _! {( o
  在敦深浅抽送的节奏中,绫的呻吟慢慢的变大了。肚子深处被撞击到的瞬间,一种纯正的疼痛划过了身体。9 B% D5 W% H: t
  「你知道吧!绫……」
- Q' j7 V: L5 H# Z% j+ r( _7 S8 P  气息慌乱的敦继续说:「现在我的大肉棒已经顶进你的子宫了!」! k9 G1 B. o1 O4 P5 G: w9 C
  「呜呜……」
  `/ C6 `8 x" P- G# |  是第一次的感觉,绫不知道该怎样回应。
' G  S2 f3 A$ S5 I  「爽……爽吧……」
# |) l4 I$ P$ m  自己高涨的欲望全部尽情的发泄在绫年轻的肉体上。1 N$ i, u9 A+ D+ e# g
  和敦间这样激烈的性行为给了绫还很年轻的子宫带来影响。受到不断性交的刺激下,幼小的子宫也慢慢的成熟……
3 x  `5 Q4 \) t  「呼呼……喔喔……」9 S) R1 P1 p* D7 l
  是敦高兴的呻吟着。
  `2 A' [) e1 [6 [1 l, N% V# ^  肉棒上的力道慢慢的加强。在子宫的颈部直接的受到撞击中,少女的身体里有着更深的麻痹,女人的器官和感觉急速的成熟。
* D2 h  o; g- d3 H0 b8 U5 y  「呜呜……啊啊……嗯嗯啊……」
& ?( R5 |: H, L, `  绫无法掩饰口中断断续续的呻吟。3 ?7 Q3 o( t/ `( c- S$ |/ C& Q
  被强迫的和男人交合在一起,感受到绝顶的高峰后,男人粗大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贯穿过蜜穴深处的花心……
! I, v4 X# Q' T0 E& b3 n0 r  是第一次有这样强奸似的粗暴性交经验……8 e4 ]5 l1 s- C! v7 f( u
  和敦间反覆激烈的性行为,让绫意识慢慢混浊,心中无助的呼喊着,「不,不……」$ A# \+ O% e. S& q8 {! n$ T1 W' u
  那是因为在惊恐和困惑的漩涡中,竟然发现自己慢慢的萌生出被虐的心态。6 X1 P% B! Q6 t; M8 i  r/ d. c
  使劲的紧抓棉被,绫忍受着。已经不能全力的抵抗,被一波波新生的刺激给慢慢的吞噬调……
2 W, e+ z. o. T6 h: M5 c9 L  两个人用背后体位的方式进行了好一阵子的激烈性交依然持续着。& ~. o3 _  B" [: P4 Y5 A
  呼呼……呼呼……
. L/ U5 u/ T1 }$ T# z  啪啪……啪啪……. R3 ]. X' S: n: u3 S) W6 v  l% P
  热热的吐气和身体间撞击在一起的声音……
$ r1 D* y& }4 i5 v4 |% k  不时间可以听到从绫的嘴巴中传出好像呻吟的声音……5 G5 r/ G* P+ T) v. a7 M6 _
  经过好一会儿,尽情享用过这副年轻的肉体后,敦暂时的停止抽送的运动。- Q, Q3 u/ `5 l
  将肉棒从绫的蜜壶中给拔了出来,离开诱人的身体。; o8 }0 A* X  z
  「啊啊……」
1 f  K* E: N7 e; y2 m& X  敦那简直就像是一个巨大拴子刺入蜜壶中的肉棒抽离了,绫不由得发出了苦闷似的叹息,然后马上用力的呼吸,同时间身体倒在叠在一起的棉被上。
7 l1 H- v1 y1 \: r  完全没有任何遮掩的股间,暴露出没有任何污垢的模样。承受过男人巨大肉棒疼爱的花瓣轻轻的张开花朵,没有任何杂质沉淀下来的淡红色的小阴唇和蜜壶中的黏膜也露了出来,花瓣中有着比刚刚经历过绝顶高潮时所散发出来的更耀眼的湿润的光芒。
5 d9 X% n- b+ @6 }4 o  敦从背后一把抱起无法坐立的绫,轻轻的搂在怀中。额头上流着汗,紧闭双眼的绫年纪还不到十八岁,但脸蛋上却展现出自己也想不到的妖艳表情。
1 n6 _; `+ y& ]: p  从水兵制服的领子偷偷望进去,连发梢也染上了微微的红彩。胀红的脸蛋令人有着十足女人味的感受。怀中搂抱绫的敦悄悄的将棉被摊平,然后将绫横放在上面。
( Q1 s! q. Z2 x. g; k3 j  水兵制服的领子翻转过来。将领巾打得结实的扣环发出耀眼的光芒。慌乱的头发。无力的手脚静静的摊平在棉被上。. p" A# `! B9 M
  绫衣冠不整的俏模样,每个地方都印射出淫靡的景象。这样撩人的姿态益发的刺激着敦的本能。
1 S" t1 p+ q* M0 m. W7 f1 N  「那么,再开始吧!」# j- D: r7 X! v  H: x5 Z7 T/ b
  敦再次的覆盖在绫的身上。
1 E& Q1 u( C7 j- ^  「不,不要……」
* O; T% S) s) }) f  还是可以看见虚弱的绫做出无意义的抵抗。双手伸出去,拼命的要阻挡着敦覆盖上来的举动。+ g% f/ K3 R1 ]9 r' m$ C/ T% [
  「给我乖乖的!」* m6 D0 s4 \! T( F: [: g
  「不要,住手!」5 h4 f5 W( c* C5 R
  敦好几次的拿开绫阻挡的双手。但是这样的动作却一直的重复着,这是绫的抵抗。! ~- |8 A: O% [2 x! T' f8 d
  这样来回好几次后,敦的眼光投向绫的水兵制服,忽然的伸出手去,迅速地抽出原本紧紧的系在水兵制服上面的领巾,然后使劲的抓住拼命抵抗的双手,用领巾给牢牢的绑在一起,跟着打了个死结,敦把绫的双手举了起来,紧紧的绑在柱子上。  w; j$ `' r7 D( T5 e1 ^
  「啊啊……不,住手!」
) g! \  {! C; p: _  绫双手被绑在柱子上,身体已经完全不能动弹。! `1 z0 l! p- g# ?2 G, L+ Y% _
  「好了……」% V# d, I; [/ ~9 o8 J) {
  说完后,敦将绫的裙子掀了上来。+ j* V6 c# C! ^
  「解……解开我……不要做这样的事!快,解开来吧!」) |8 J7 O& x& V2 ?) Y
  两只手腕像是要逃跑般的挥动着,但却一点用也没有。
( V# n7 U3 d5 K  「可以老实点了吧!」. z6 s3 @" Z9 m6 m
  「不要!」
+ H! H& [3 [3 m  绫还在激烈的的动着。1 ?/ ?! T% y, z- d) M& ~
  「你已经逃不掉了!」
9 s$ n& ?7 J4 r8 {+ T# [3 X  「不!不!」! ?$ z$ W& Z  W8 i+ f1 }! w
  抵抗了一阵子后终于知道这样是没有用,绫的眼睛浮现泪珠。+ R2 t: s5 D7 z5 _: I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6 s! V( r' x. V. E  内心一遍又一遍的问着。
* ~3 |, T, N) J# T2 T" V1 ?  男人的欲望慢慢的暴露出来,像是野兽般发动粗暴的攻击,蹂躏着只奉献给淳二过的肉体……* s, ^) Z, Y3 O+ W* J" d  E
  但是……+ K% ?$ W' N9 c8 H
  即时是这样,不知道为了什么,绫的心中并没有过向淳二呼救的念头。因为绫的心已经绝望了,那件事带给绫很深很深的伤害。7 R$ }$ M8 J; ^) D% c" v! u. ?
  在绝望下,绫整个人呆滞了。7 A. B) A) g6 n! Q3 D4 r
  「小绫,你是一个很棒的大人啰……」( l% x% S7 a+ j# U3 R
  敦一面说一面将手放在绫的大腿上,慢慢的抚摸起来。+ F5 W+ ~& V! ]8 }
  肉体的直接触摸把绫拉回到现实。
7 D/ H9 |9 I- b) F  「你看看,这里已经这么热了……」7 A! ]- {3 J" I& y
  敦的手再度的伸到已经湿润的蜜部上,慢慢的按摩起来。
5 L' |  C% l1 p/ `& u, f. k  「啊啊……住手……」/ k3 i9 J% Z3 j; p' Q1 |7 Q) _. r
  「你已经很清楚的知道高潮了吧……」. ~/ @1 E0 k- |2 T
  「……」
: g6 ^) n  Q2 Y' g6 b1 R  有了羞耻心的绫脸胀红着。4 \2 I5 D1 p! C. C# J& M% Y5 I
  「刚刚真是多么美好!……」. K9 E* }, @; g9 y. V$ C; ^
  敦说话的时候,手中玩弄绫蜜部的动作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绫不断的扭动着身体,要从魔手中逃脱。: T+ \3 {$ [0 R! s/ g' a, U+ x/ }
  「你太棒了,小绫……」
6 M! K4 b: K; N- o+ J/ [, R  「……」, y8 X2 S6 b7 H: s# B( G
  「好久才碰到的小穴,果然是很爽的!」* p8 k7 O  c, ~) r1 P4 G8 Q
  「喔喔……」
# U) w- A$ z+ z8 b  ]+ k6 a  敦的手指来回的搓弄着花瓣使绫忍不住的呻吟着,花心中涌出的黏液,很快的润湿了手指。
$ i& D$ V6 @! Q8 O  「小绫的小穴太厉害了……」8 Z4 {1 G8 O/ g3 q7 Z( e: Z+ H
  「呜呜……」! x3 |% x9 i+ \/ z" x3 O
  已经听不下敦的话。. b8 U: a- L' Y" X0 i; X3 w
  「现在我来好好的教你男女间的事吧!」
# O) A0 U8 j7 ]) I  「不,不要……」
- S1 P2 i' @6 P7 O$ M  「我们刚刚可是已经有了男女间的关系了,不是吗……哈哈……」
) d' x7 b- S. D( E& F  |  「……」8 _- \' C% E  q6 m
  「我来全部教你吧!」
* x9 Z8 t: T! k% N& O6 B% p  说完后,敦双手轻轻的掰开了绫的大腿。绫的阻止显然没有发挥过任何的功效,龟头很顺利的顶在花瓣上。* D, ~7 c% i: M: j+ _( L
  「啊啊……」
9 L, h  G$ P  ]8 T; Q$ `* h8 y' U  感受的坚硬滚烫的东西又再度的顶在自己的花瓣上,绫无力的恳求着:「不,住手……住……手……」* ], U6 Z! a% M
  「好了吧……现在开始啰……」
5 d$ j+ I& \/ H7 j( X  不管绫的抗拒敦要开始抽送了。
& l1 {3 x" Y+ i2 s! J$ V+ a  「啊啊……啊啊……」
9 R5 k8 n% R* e2 w  x) t" l: C' ]  绫的嘴巴发出了死心似的悲鸣。
- |* A. c1 `. G9 f3 H3 S  「来了!」
- s: ]+ a9 }" u/ d, X  「啊啊!」
1 @- h5 i5 D+ q( J, [' N$ o  敦的肉棒终于又插进了泥泞般的蜜壶中,在阴道又被强行扩张开来的感觉下,绫呻吟着。0 R; d4 j, |/ M7 |; T5 H
  绫的身体微微的僵硬起来,大概是已经完全的死心了吧,所以没有任何抵抗的动作。
2 h* H4 G1 i8 e  w  「进去了……」
9 R9 {0 P/ a  i. A1 W  腰更向前顶,把肉棒送入到花心里。
/ u3 E: s( @( c9 D7 k& V5 x  「呜呜……」* S$ }( u( H8 D% R: m
  在刚刚的性行为中,阴道就已经十分湿润,所以一点也不困难的就接受肉棒的插入。这一插是完完全全的插进花心的深处。" r4 Y2 t1 L! f& t' M6 c7 N* H8 ^
  敦顺势的轻轻抽送着腰身,同时手伸向绫水兵制服的上衣,掀起了衣襟。过了不久就看见了可爱的胸罩。
& \7 m$ `; e% N" H0 k  敦腰部的抽送忽然停了下来,手绕到绫的背后,解开胸罩上的挂勾。像是忽然间从紧张中获得释放似的看见了巨大的乳房从胸罩中飞跳了出来,乳波荡漾。7 Q; p! V9 v0 I/ H
  快速的翻开胸罩,双手放在乳房上,不断的用力搓揉着。
) h" B1 P" L$ F% A% ?  「不……不要……」
* `; k, F" T' b: j5 _' w4 ~  胸部受到粗暴的搓揉,绫叫了起来。
. T( b, P5 f, S  d" e/ {- n; K  根本不管绫的呼喊,连续的搓揉着乳房,指头挑逗着慢慢突起的乳头。还带有淡粉红色色泽的乳头慢慢的坚硬了,抹上了微微的红色。/ j+ j1 f2 S, ]* o! f5 D! s! k0 U
  「你看,乳头硬起来了啰!」
% h# x' D) V) M* B8 u  「住,住手……」5 m4 i3 x/ t9 m( ]; I8 J* ?  ?
  自己羞耻的变化被挑明出来,绫尖叫着。
$ p  q" O  M- {$ ?0 o* d( F  肌肤就是会吸人似的,非常柔软又相当有弹性的乳房和完全坚硬的小乳头。! X4 U. \7 G* x5 y! O+ B
  敦再次的专心在绫的乳房上进攻着。; D7 c' D. q4 @' w0 ^: @8 r/ `$ A
  「呜呜……呜呜……呜呜……」
" `4 z* j8 s& t  乳房又被粗暴的搓揉,绫发出苦闷的悲鸣,但是身体的里面却慢慢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产生出来。
0 W+ d" ], Y& h3 |  男人强力的爱抚……
% o# o% Y8 \; Q2 @  乳房的被搓揉,乳头也被挑逗着,疼痛般的感觉慢慢的转化成甜蜜……
8 ~2 q9 Z8 _. T5 b3 s* r1 R) w  双乳生成出来的变化,慢慢的变大蔓延到身体里……
; m( T! [1 b4 ~' c7 `2 E  「啊……怎么会……」
1 d  k0 o" d. ?2 ]( Y  不能理解自己身体上的变化,绫迷惑了。) `' T3 L' @8 G7 a+ X7 \  d
  敦停下手上的爱抚,脸贴近乳房。汗水的香味再加上少女肌肤上飘散出的甜美香气,此刻闻起来是更加的强烈,再再的都刺激着男性的本能,忍耐不了。吐出舌头,轻轻的舔吮着已经完全突起的乳头。
( i/ e" o5 A$ ?" E  绫的身体颤抖着。
5 s: Q; `' I, T# e1 e  「嗯嗯……」
! }% N; A+ K. S+ a1 G( [0 W  鼻中不由的喷出叹息。乳头产生的麻痹就像是波纹般的朝乳房扩散开来。已经完全接受敦肉棒插入的花瓣产生出火热般的搔痒。
9 k! K3 U- d1 m" ~+ y7 ^4 l  攻击着蓓蕾的舌头仔细的舔吮过好几回。舔吮的舌头有时候轻轻的弹动,有时候轻轻的扣住乳头。每一次舌头的转动所带起的波浪渐渐的变强,然后也产生出甜美。
' w3 C) I$ \6 y2 ]  已经十分充血坚硬的乳头也热了起来。
4 x0 e; G8 _9 U  l  敦张嘴含住乳房,开始不断的吸吮。' G8 V% m' b8 y' }2 ~
  「啊啊……啊啊嗯……」
6 `/ j2 s, m0 |- _, G  不能抗拒这样生出的麻痹,绫轻轻的仰起了身子,叫了出来。这是表现出已经完全领略到敦的爱抚技巧了。' j/ G; W: ], b
  啾啾……噗吱……啾啾……噗吱……* Q( A7 r2 M* e  }3 K
  交互换着乳头吸吮着,同时开始挺动着腰身。/ d4 W0 a1 u( N, t! E7 P: P
  带给胸部上的刺激,然后性器里也有别种快感生成,这两种感觉侵袭着绫。
2 b, S* B$ ?+ \) k7 i- k  「嗯嗯……啊啊……啊嗯……啊啊啊啊……」
# u( m6 ^8 z  h* Y  绫是已经有十分的性感。
3 X. s" a3 |7 P! g( b- ?' `, B  过了一会儿,绫纤细的腰肢也慢慢一点点一点点开始妖艳的舞动起来。. S0 O: Y+ G0 i. D/ y2 e) G
  「嗯嗯……啊啊……嗯嗯……」, U% [! `$ m+ i5 p& P" S* z
  口中不住的泄出了呻吟,虽然,理智上大喊着:「不……不……」8 D9 q2 K; F% L  f
  但连绫也不能控制自己现在身体的反应。
, }4 p+ L# M5 ?5 _! I  敦腰身的抽送慢慢的变大,巨大的肉棒从绫的身体中抽了出来又马上刺了进去,不断重复着。巨大的肉棒来来回回不断的在蜜壶中抽插着。
7 i& V2 s4 @1 f; B  荒凉的小岛中,无人会到的小屋里,穿着水兵制服,双手被绑在柱子,剥夺身体自由的女子高中生,却和这个充满着用不尽精力的男性正激烈进行着性交。
" c. V$ F7 p& g$ Y9 O0 U+ T( f  除了不时地可以听见从海面上吹来的海风声音外,原本应该是静悄悄的房间里,却传出了男女缠绕所发出的热力喘气声和肉体跟肉体间互相撞击的声音。; J8 {' G( Y' _
  身体被绑了起来,自由被剥夺了,没有太多性经验未满十八岁的女肉体,尽管是这样,但不知为何故,却开始感到快感……+ L2 C3 d# @# Q5 ^
  有了被这样侵犯中所慢慢引发的快感,自己开始察觉到身体的变化。' ?6 d+ |+ h- {5 E2 y/ H& \5 @8 q
  绫已经不了解自己了。自己是被绑了起来,被这样的强奸着,为什么这样的情况下……而且刚刚还被带进绝顶的高峰中……
' I* Y' C6 u9 m) n" C  身体扭动时,绑住的双手腕发出剧烈的痛楚。但是即使是有了这样的痛楚,可是身体里所生出的就连自己也不排斥的性快感却是加大了……
6 ~0 D$ k1 U# j; D$ g  过了不久绫心中开始慢慢的萌生出隶属于这个男人的负面喜悦般的心理。然后在一旦萌生出的感觉作为媒介下,从肉体交欢中所得到的快感,慢慢的增强,侵蚀到绫内心的深处……
/ M' j8 |0 J5 X, Y/ M" p  受到男人随意蹂躏的自己……
7 }( v) D" ]; X. U' G( J  在男人的肉棒下,所生得附属的快感……6 a( g# g: z6 d. A& l2 `8 U' Z( s
  这样被虐的感觉慢慢的吞噬着绫。正当自己有了这样的自觉时,感到的快感是更加的尖锐,变得更加的明显。7 _6 J- K1 |9 Q+ M! ~
  绫的心里产生出这奇妙变化。
. q3 k! ~  @$ D4 o  m  受到男人仗着力量的优势,强行的玩弄着还未成熟的肉体……
; Q& n( Z/ a$ b! W  但是却感到了过去没有过的,自己不知道的深深快感……) l! r! A, B5 Z) ?( E- y
  蜜壶中感受到粗大肉棒插入抽出,来回抽插的感触……
  O. F* {& K: D2 ]1 O) c, w  好强……好猛……男人的那根东西……
% r/ q1 H. g7 x$ b, e( g5 K/ E  屈服男人的女人……7 J2 p$ ]. P, ?8 T7 k" U6 c5 s* H
  深深贯穿的时候,子宫被顶到的时候,这样的念头不时奔走在身体里……
. r! d* ~; d! q9 W2 Y/ P  在男人的支配下,身体弹出喜悦的变奏曲……
; V9 B8 }) Y+ h2 {$ O4 ^  「呜呜……嗯嗯……嗯嗯……啊啊……」
4 \# @: y6 c' S# o  配合着敦的抽送,绫嘴里的呻吟也慢慢的带出了妖艳的韵味,然后腰部也自然的诡异似的开始飞舞着。& {. G: \: k- B8 g+ @; n
  绫已经完全的屈服在这个叫做敦的男人。完全放弃抵抗,沉溺在敦所带来性的快乐。粗大的肉棒紧紧被阴道扣住,但却又强行在绫蜜壶中抽动着。受到肉棒的冲击,蜜壶中不时地产生出蠕动,希望能克制肉棒粗野的冲刺。$ w7 X8 n' O2 N7 m7 V
  这样的蠕动带给敦无上的快感。十八岁蜜壶的蠕动迅速将敦逼上临界点。男人的本能需求着强烈的射精欲望。; i- c8 i( |( ]3 L' V+ }$ }- M
  「在绫的身体里……在十八岁小穴里面……」. H; s  _& ?) g  |. M; E9 V' I
  欲望不时的在心里面提醒着。
6 F# y1 X' l* U6 J0 h8 V  敦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和女人性交过程中,在蜜壶中射精。在女性小穴中,尽情的品味过快乐后,当射精降临时,就是男人至幅的瞬间。
) g3 p! ^" L5 P  现在正和着这个叫绫,年轻又健康的女人性交着。射精的欲求也慢慢的增强着。渴望在年轻的女人蜜壶中,尽最大可能射入大量的精液,男人的本能刺激着敦的脑髓轰轰作响。9 K2 }" N# u9 a: t- J
  随着自己的本能,正专心进行性交的敦,抽送的动作也慢慢的增强。另一方面承受男人激烈的性行为,绫仍被快感所吞噬着。
& `2 X9 }, {! d/ R8 z6 q2 \  充分地……
' \% @1 {0 t7 r9 `5 V  完全地……
7 G4 O2 I9 H: c8 W, |  z0 }'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E. @+ N" ]7 l: Q7 {9 ~
  抽送的速度不断的往上飙升,内心发出了强大的誓言,「将我的精液……将我的种子……这个年轻的女蜜壶中……要射到子宫里面……」  g. Y; g' ?) s4 p( y  [! I2 x; l1 P
  噗吱……噗吱……噗吱……
8 }* {+ M6 N2 ]8 Z) j, I/ B  两个人汗水直流四处飞散,激烈的性交着。
, W) @# v: G( n3 I  m$ k  「啊啊……喔喔……嗯嗯……嗯嗯……」
: {6 d! A# X# V  「啊……嗯嗯……啊啊……」
7 \! G. m3 O5 |7 R  彼此间呻吟不断的从嘴里呼出,回荡在房间里面。/ i$ L' t. p1 |
  很久后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性交,更何况对象是这个十八岁的女子高中生。在自己的面前,双手被捆棒住,绫是一面喘气着一面品味着性交的快乐。身上还穿着水兵制服,可爱的模样充满着无限的禁忌。& A& v6 @4 Q! X" x, L3 m" ]
  「嗯嗯……啊啊……呜呜……」
  v0 h3 G5 y4 U1 l  随着呻吟,绫的蜜壶不断的挤压着肉棒。, b) d1 i# f5 g% O3 z7 g: w. P
  「喔喔……太爽了……」4 l0 k2 ?- x# `; {
  敦有着强烈刺激到脑髓般的快感。
7 c4 V$ ?/ F" C( T6 ~" x8 q5 b# H  绫年轻的肉体也有着最高的快感。
' R0 O5 A( j% Y4 K' E9 R. H! ^- L! V  什么也不想的敦正埋头苦干着。已经是接近快射精的时候,饱藏精液的阴囊已完全的紧缩,阴囊中慢慢的堆积出新鲜的精液,一口气逼近到最高的高峰。7 u3 _2 Z9 Y" j
  敦抓着绫的双腿,把绫的肉体给折了起来,屁股上下快速的起伏,强力的抽送。
( q. H5 s2 M" P( P  「啊啊……呜呜……」
% r* ?' v0 z8 U1 ^' V9 n  绫苦闷的叫着,但已经完全不能抗拒。
$ z7 W$ N2 P9 i( O  敦没有任何意识,只是反射性的追求着更深的肉体接触。另一方面,绫也一点一点的成为夹杂着苦闷和妖艳悦乐的俘虏。
$ L3 `4 m1 N( [8 `5 C  随着绫的下体向上抬起,敦灌入绫的身体时,形成腰部跟腰部更紧密结合。6 t5 `0 L% @5 e% [  u
  「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b0 r( }  O% O* d1 ?' i/ j; @
  绫的呼吸相当慌乱。( {* k. L. m0 o( H& ]
  「已……已经不行了。」
( s7 T& V' L7 h  敦在耳边轻声的说着「啊……啊啊……」
% e" b8 N" W/ G* M  「要……要射……要射了……」# I/ D4 o1 h$ H6 y
  这句台词所蕴含的意味,瞬间划过沉浸在快感漩涡中的绫脑海里。
6 {8 q# |. c) Z  男人最终的欲求……: L1 {: Y9 J# F
  「啊啊,不,不行……不行的!……」" d3 i! A2 l5 a6 F4 t$ S& h
  本能的恐怖把沉溺在性交快乐中的绫瞬间的拉回到现实,绫高叫着。
  B8 E3 K" M5 S3 l! d4 M$ K' c9 G' u( Q* X  「喔喔……爽啊……好久没有这样了……」% \0 r# B: Q% a: y" G5 z4 M
  「不,你不能的!」! L9 t2 v; L( I0 e
  「已……已经……忍不住了……」
6 l6 ^1 s5 V# k4 \9 m% c  「不,不行!」
1 r( h. X' z$ s, W  绫拼命的摇头抗拒着。- G7 p+ x' W# o- _5 j9 K
  过去的种种玩弄,激烈的侵犯中,现在又要射精。过去绫是连一次也没有直接的接受过男人的射精。和淳二性交的时候,他自己总是会准备好避孕的措施。, d5 }9 a( }. [* C; f
  这时脑海中有浮现了第一次看见保险套中流出的精液时的记忆。( {4 c; \2 N* L. X6 ~( l0 g7 N! w
  白浊的液体……# o' F' }0 c, T. e) U
  是从心爱的男人中射出来的液体……1 W  V( Y0 L3 f2 P- S+ o
  那个时候看见精液就有种被疼爱的感觉,但是现在正准备在自己身体里射精的对手,却是正强暴自己,心中对他一点爱意也没有的男人。
0 c( W$ d$ j1 a0 o; D  f  「不行……你不能这样……」0 Q8 b9 B. U) a, [9 V
  如果现在敦射精的话,那就是绫第一次蜜壶中有了男人精液停留的事。和自己相差很多岁男人,他的精液就要注入到自己纯洁的蜜壶中。
8 r: @2 }% B! b, K  这事是绝对不可以的!
+ R0 |5 |7 K1 X" D) c% f2 g5 L/ j6 @  「拜托你了……拜托了!」
! y9 X: J: M! s+ u2 g  拼命摇头的绫苦苦的哀求着。如果连敦的精液都接受的话,那就彻底的跌入绝望的深渊。被强奸的身体里也会烙印上玷污自己肉体的男人印记。
: @" x  M8 }% ?  「不,不行!不行吗?」
& m/ W7 Q* c2 U' z, |$ d7 I2 {  敦在绫的耳朵边威胁性的说着。! G% X( m! G  S% a- b
  「不要啊……」  U0 f7 e% I" y  u
  悲痛的尖叫着,绫哭了出来。
2 V. l, @/ X! M( a% M; ]$ ~  「要大量的射出又浓又稠的精液!」
0 X' S0 @0 x" K8 I( @- A  现在要大量的射出精液到讨厌自己的女人蜜壶中来侵犯她……' T0 @. j, w' |# ^1 N2 g
  宛若地狱般的异样兴奋包围着敦。
5 N9 w- U9 ?/ Z  Y  「喔喔……喔喔……射了,要射了!」6 U( e; u# c5 @8 v# R
  在呻吟中,敦这样的宣告着。
+ ?: d. H  p( Y8 d1 A  T  「不能,不能射在里面!」
/ C: [% T8 X- T+ K  要逃跑的绫开始扭动着。
! O2 V) W" l) {: z' c  紧压住绫,敦尽全力的冲刺着,口中爽快的喊叫着:「小绫……小绫……小绫……小绫……」
3 N( Q, z% o; u  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噗吱……
; V% v" Y2 f* q6 e6 _  抽送更加的剧烈,从两个人结合的地方所发出的淫靡声音也就更大声了。
4 _: d/ s# D5 S7 h- x% u1 u  「啊啊……啊啊……不要……」5 a) L, U- x: J: t
  可以听出绫的声音里有了变化,好像连自己也决定要被玷污似的,想要男人的液体要全部的注入到自己身体里的样子……: }+ X. v7 ]6 m% Z
  虽然是这样……) x. }6 Z: t7 }9 F0 {9 p, z6 b
  虽然是这样最差的状况……9 S' B# V" e) d0 D; _7 I. N
  自己的身体还是更加的感受到更深的快感……1 |+ t% D7 t8 b3 c# B. c- @; u7 z
  肉棒猛烈的撞击到花心和子宫,不断的连续受到攻击下,一股更强的快感贯穿过全身。
/ N; k. W. w, G, A8 `4 W  接着……- `( {  l$ {1 U6 }/ k: _& W! ^6 {
  然后……
& A0 e" m2 L* |  w  被敦玷污的快感……; E2 q1 Q: R1 N0 b
  被男人征服的快感……
/ [; s( Q- K% R# L  不愿意承认的心绪急遽的变大……; V# v8 Q0 _5 p3 R& Y! l
  引起了潜意识中没有想像过的强烈快感……& [# f8 J7 z. d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s7 y; `( g: G' I! {; A4 F
  自己否定这样的感觉。但另一方面涌起的快感正不断的吞噬着自己。7 n. n. l. C3 h3 T
  「我……我……」
5 b: b: c: |" V; T! Y. ]9 U  慢慢的自己也分不清。
4 s6 b. U% w  I  Z  被这样悲惨强暴的自己现在讨厌呢?还是……6 f7 Q$ s) f8 K/ P+ Q; H
  坚硬滚热棍棒的撞击所引发出的刺激。" `, b, S9 {7 c# l; `
  男人双手紧紧的握住,任意摇动的腰身,已经曼妙的飞舞着。
& |1 t/ U( p- p9 e  过了不久,绫开始意识到在自己身体里被男人射精的女人部分,接受让自己屈服的强壮男人的精液是女人的本能……
3 X1 ^$ e- W' g( Z. e8 I3 B  「不,不是这样的!」1 h, O$ s0 @$ T+ f& L: n
  绫的内心否定着。但是,持续的和敦之间的浓厚激烈的性交中,这样的思绪慢慢的增大,吞噬掉绫的心……
' ^) o' Q6 R0 k  「啊啊……啊啊……小绫……要……要射,要射了!」
! u! r6 V  r: Q+ @  敦更激烈的抽动着。
/ l+ X2 L7 C$ p6 ^$ k5 a  「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4 T5 {, m& a1 \  在慢慢变强的快感前面,绫的理性也慢慢的消失了。4 D3 f7 u8 F0 Z! z1 ~
  「啊啊……啊啊……啊啊……」7 w( A" o4 Z7 v. Q9 Z; F) r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9 x; A  a3 s& }2 J$ R
  噗吱……噗吱噗吱……噗吱……
- k# P% [) s' x; f6 I( y: W  受到了这样刺激所生出的快感让绫也抵达顶点的边缘,跟着好像有什么在绫的身体里跃动着……, T2 p* V  e+ i! t$ m0 B
  「啊啊嗯……美……美死了……」
0 Y, v4 S  q8 J6 Z2 p  到了后来绫终于还是高兴的叫出来,同时自行激烈的扭动着腰身。
- e% _! s% h# Z  S1 K! g  十八岁的肉体慢慢的一步步的陷入了生殖的快乐中。绫腰部媚艳般的扭动,促使着敦的射精,蜜壶中的黏膜也不断的挤压着侵入的肉棒。
) g( [5 l( T6 L0 I5 B" ?& I/ p* K  「喔喔……啊啊……啊……啊啊嗯!」
0 ?% {7 V& O4 E  k+ Z  在绫这样年轻肉体的攻势下,终于让敦受不了要射精。极度尖锐麻痹的快感奔走过全身的瞬间,粗大的肉棒猛然的膨胀着,敦激烈抽送的腰部也停了下来。8 f, }; h3 k$ T" Q/ h
  屁股肉瞬间一紧,同时间精囊中堆积大量的精液气势汹涌的全部喷射而出,滚烫的大量白色黏液一口气的从肉棒中急速飞出,射进了连一次也没有过接受男人精液的十八岁蜜壶中。
2 ~0 ^! t* |) F, k: D0 f  敦疯狂的开始射精了!
' G+ V0 H- A1 K  砰砰砰砰……
6 B& I: Z. D7 O  绫感到了身体花心内,遍地烽火,被灌入了好几道滚烫的浓浆。是第一次直接感受到男人强而有力的射精。滚烫的精液气势沸腾的直接射进了自己阴道中,绫已经知道了。
3 [* a5 u0 |- O  随着一波波的脉打中,肉棒不断的吐出了精液,绫有了这样的感触。阴道的花心深处和子宫的边缘都感受到精液飞奔而致的撞击。
0 R0 A8 j  m" A( y3 \: u  「啊啊……嗯嗯啊啊啊!」8 L; _2 q* l# R
  口中呻吟出无限的叹息。
  ^% m( D, a9 P6 V  终于第一次被直接朝蜜壶中射精,自己的生殖器中现在正首次接受男人的射精……
8 w% {. a9 Z! E7 t# Z* W  「啊啊……」- _$ b5 s$ X! {  ~5 s, d
  感受到敦强力的射精,绫脑袋中完全一片空白。自己女人的部分完全的接住男人滚烫的精液。$ X+ r" j% \: Z
  在说不出来的恍惚感觉下,绫紧绷着全身的身体。麻痹奔走在全身,身体不断的僵硬起来。
( P* x. }4 ~" ?2 R% v9 [  绫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类型的绝顶感觉。随着来到这个顶峰后,绫的阴道也激烈的蠕动着,这一来更加的促使着敦的射精。
1 |8 o6 R" C8 g+ A! t  「喔喔……啊啊啊……喔喔……」
5 o+ T/ q, S; B4 r6 X3 g  挺动着腰身,发出呻吟,同时敦朝着还身穿制服的女子高中生的年轻蜜壶中不断的射精着。* @: Q. i* R% a2 U4 M
  年轻的蜜壶正强力挤压着正射精的肉棒,好像要把最后一滴男人的精液都给挤压出来似的。
0 ?: g" q3 {; p! ^$ Q3 s  「啊啊嗯……啊嗯……啊嗯……啊嗯……」" V1 p# A6 f% Q9 X
  在好几次滚烫的热流注入的感触下,绫轻轻的仰起了身子叫了出来。阴道已经满满的都是男人的精液,心灵里正品味着这样说不出来的充足感。
+ O& ?) q" {* Z$ [, J" D8 N7 G  绫洋溢着女性的本能,身体的力道也全部放掉。绝顶余韵在身体里扩散着,全身笼罩在种一非常舒服的疲惫感觉中。
: T# I: X1 M- \6 U  射过了不知多少次,终于射完精的敦也精疲力尽的趴在绫的身体上。
. j- X1 L3 l5 _3 d0 m  「啊啊……啊啊……啊啊……」/ x2 J6 m, s7 p' o6 Y
  口中满是愉快的呻吟。
: F7 F" q( f0 p, `4 W  长久以来的射精真是有无比的甜美。倒卧在释放出甜美体香的肉体上,感受着肌肤的滑润。况且现在正和自己肌肤相亲的少女的蜜壶中,已经大量的灌满自己尽情喷射出的精液。
: F0 ?  @7 V$ ]  承受着敦身体重量的同时,绫间无意识的轻轻打开双脚钩住了敦,让两个人肉体的结合更加的紧密。
% g- S8 W  L6 j7 a: Y8 h  「太好了……小绫……」
! H4 h3 {* i8 p  y+ ~* z; E' F: G' a  呼吸还不顺畅的敦说话了。
9 ]* u4 O7 r4 D3 R! t- B6 T2 U  t  「……」( h; E+ M/ w) T3 T3 Q- J. r
  呼吸也是混乱着的绫静静的听着。
# c& v( ^! n; T8 g2 H1 F7 O0 P. e  绫感到了自己正漂浮在一种关不住任何东西的空间里。
( r3 k4 x; k  F& Q  刚刚还笼罩在男女热烈性交的气氛,房间急速的安静了下来。
. U) D0 e/ }2 Z  身体没有任何动作,两人静静的躺了一会儿后,敦慢慢的悄悄的离开绫。已经完全萎缩下去的肉棒,从还饱含着热气的蜜壶中拔了出来。正轻轻微开的花瓣里,挤压出刚刚自己尽情释放出来黏糊糊的白浊精液,慢慢的湿答答的流向了菊花蕊去,弄脏绫的下体。1 b/ W4 [+ R+ s- d' S8 R/ U
  「太厉害……太好了……」
' H  j  i3 s2 ~5 d! T- [1 q  非常满足的敦一面说着一面松开绫被捆绑住的双手。还在痴呆状态的绫一点回应也没有。
3 K% P+ t8 x+ E8 ^9 q: J  绫的思绪一点一点的回到现实,第二次的冲击也慢慢的开始向绫逼近着。1 p$ J0 l- y  {
  被敦这样的侵犯,还在身体里做了第一次的射精……
& f4 m$ |2 v3 P$ \$ s  不管是怎样的被强奸着,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会有深深的快感,除了这个以外,还有着说不出来的充足感跟到达绝顶的经验……
4 _' F$ M5 F3 M6 g0 S: L. v) C. D  已经不能了解自己……
  f; p8 l6 e) k1 [9 v  w  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1 t% u! i! d5 o/ X$ o* z  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u( n! O' X' s& R' [$ ^  不理会绫,敦整理好自己的衣物,然后走到身体上还穿着弄乱的水兵制服,躺在一旁的绫的身边。
8 h4 v; M0 v. F# a  窗外的景色正是太阳已经完全倾斜的黄昏景致,长长的夕阳洒进房间里,周围也染成一片金黄色的光泽。
% j: q2 ^& o/ L$ u/ c' y0 B, r  「小绫……用这个吧……」2 r# t0 a7 i' ?
  敦一面说着一面递上了手帕给绫。慢慢的接过手帕,绫懒懒的半起着身子,默默的低头擦着污秽的下体。
5 e$ P  F1 o. \) `  B  还是不能做任何的思考,只是茫茫然的清理着下体上的污秽,穿戴好弄乱的内裤及上衣。尽力的弄整已经完全起了皱折的裙子,让人不要一眼就注意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穿好裙子,跟着又跌坐在棉被上。
& D3 p6 I9 W& [% q  这整个的过程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 V' T% B$ _* u  当绫整理好了后,敦提醒着说:「已经有点晚了,现在回去吧!」
7 n# h5 ]2 R  D  「……」% i9 M, R, H: m) M$ O
  「那走吧!」, F6 F4 f; s4 |2 y9 D: A0 F
  对绫说完这句话后,敦走出房间。- S9 t1 N% c. g: _. [
  虽然绫还是稍坐一下,但过了不久还是慢吞吞懒洋洋的站起来,迈开脚步跟在敦的后面离开这个令自己不知如何评价的房间。
; W1 v+ o5 e0 d# [2 I& M  外面已经是夕阳满天,现在回到岛上的话,大概在日落前会回到家里吧。+ A9 I) i9 e# F& m
  ***    ***    ***    ***「今天的事你要保持沉默!」' U$ u0 `. B, p3 \
  进入了船里,敦刻意吩咐着绫。
- w( F" a) b  X  「……」4 P2 h4 A1 `" g' Y8 G- w4 l
  低着头的绫轻轻的点头着。虽然身体已经完全的平静下来,但是激荡的心一时间仍无法平复。自己和在眼前的敦已经有肉体上的关系。
) u6 M/ L1 g: i$ _: `6 L  是被强奸的……8 f) v& t) j, B4 ]  ?- k( `
  但是和自己理性相反的,自己的肉体却有性快感……
0 d  m9 ]8 b9 J3 s# ^3 i/ T  那次的高潮……
5 l$ |0 b! j" n" k( [  「哪一个是自己……自己是哪一个……」: _. t! u- @6 b5 o+ d9 X+ A
  内心不断的追问。3 Y# J- ], D' j( Y7 y! i
  抗拒敦行为的自己。* s8 `, h5 q) D" t- A5 S
  享受着敦行为的自己。
9 I2 @; B* ]8 {; y+ ?0 d5 [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呢……7 v+ C& l) Y) P
  「……那么,回岛去啰!」
  F- H; E3 }* @, ?  敦这样的说着。- F  F: O9 a5 i' m
  船的引擎声大大的响着,船慢慢的驶离这个小岛。6 G7 X1 P$ x9 a* J3 c' {
  ***    ***    ***    ***太阳西斜,海面上卷起了海风。海浪一波波的划过,海风也感受到温柔的白日暑气。耳边可以隐约听见从远处归巢的小鸟们歌声。
9 V% M2 L6 b% U+ _  绫模糊的看着慢慢接近的岛屿。; q2 Z+ a/ q2 \  [# u
  「哪一个才是我呢……哪一个才是我呢……」
. v: e  H" r, e* ?4 o  像是跳针的唱机一样,绫的心中不断重复问着这句话。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