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色魔丞相

色魔丞相

 三国世界里的阿斗是刘备的儿子,但是一千八百年后,继承刘备和阿斗灵魂# _; f. {. o) v5 o6 m* \% c
的两个斗士之间却是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这种情况到是也有,不过出现的频率并
$ S/ H, r; B3 ? 不大。不过现在她们也因为彼此命运而又走在了一起。1 D( t* T% r- N4 e. a: N/ O$ \7 N
. N6 s  p* O' x
  「这就是一千八百年前的刘备的儿子,阿斗吗」刘备看着正被左慈,刘备还
* B8 T8 Y4 L* @; Y9 O, w7 d 有孔明欺负这的阿斗。
8 ]3 l& _- }9 C: D. A( T# o" w( ]1 @" h; Z, O
  「是啊!没有想到她现在会登场呢。」关羽收起了青龙刀。  U8 [) ]$ P% {9 K% t- o
  H* [  Y4 E! Y0 M' S* `' d
  阿斗现在很是狼狈的背着左慈孔明还有典韦欺负这,全身的衣服全被不留情7 y1 {0 k# a3 P2 R7 O$ h  h( z; c
的撕破掉了,连罩罩和裤裤都没有遭受幸免。) T4 N0 \3 n' {* G/ p

' v8 n: W/ C5 U. z! f" g   「哇,也是好大的胸啊,我吸」孔明从旁边吸住了阿斗的奶头,「啊!不要」
) P, o1 q; e! L9 I2 X' w/ U 最敏感的地方被仅仅的吸住了阿斗全省身了用不上一点力气。想要挣脱开可是却5 Z9 ~7 j' q( E( d3 t
没有地方发力。
# M0 E; S( l+ R8 ]7 V( r1 u) [
- E2 _6 ~2 c  [% g- j' M   典韦来到了躺在地上的阿斗的正下方,阿斗紧紧的闭着双腿,典韦双手个握2 U0 D5 N* P- l% r
住一直膝盖,然后用力的往两边分开。6 h' ~3 P: R' R( s/ y7 U1 t6 P

: d* u8 Y& q: _: _3 M- @3 h% R   「啊,不要啊,为什么一上来就这么对待我啊!」阿斗还是紧紧的闭着腿。( Y. H- ]. V0 Q& J
' d8 A/ Q% t# d6 e3 o! n9 O* }
  「啾,啾」吸住阿斗奶头的孔明嘴里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Q* c6 R9 ~  N. R' {
6 N" L4 W( h$ n4 S9 D) {% \4 z
  阿斗被胸部刺激到了双腿一软并往两边分了开来。' I: L+ H. r/ B: C# x, [7 I

6 X7 k$ @1 ], Q! g5 H) y   阿斗漂亮的门户展现在了典韦的面前。
! B! e5 e# z. X/ k3 q! q, z( c/ W  {9 P2 O3 \: D7 I( R
  从刚刚虐待陆逊开始,典韦的s属性就已经的觉醒了,现在又是看到了一个
0 [! r9 J+ c& n5 ]4 q8 Y5 E 猎物,这使典韦感到十分的兴奋,对着阿斗的肉缝在淫笑这。「呵呵呵」
6 B; i0 r6 ~5 [  q1 \# @. H/ a3 y# ]
  「呜呜,不要对着我的下面怎么笑啊,我的下面难道就这么的觉得好像吗?」
8 b# q8 n- p6 g% a9 E3 M6 s. p
& D8 o' S$ q- K- u2 U: [   「不会哦,而去十分漂亮呢,我只是在想象这条肉缝被我玩弄后的情景呢,
7 m8 X1 \$ t! @1 f9 C 光是想想的就觉得好兴奋啊。哈哈」3 l4 V: U0 c& i+ j- n3 g9 m  S

) N; N7 Z* F/ H   典韦的笑声让阿斗感到很是害怕,笑声都快要进到阿斗的骨髓当中去了。
  f6 r+ G2 j4 v! ?6 b/ M5 Z# g5 s6 x5 o  \( b5 [; }6 N6 u
  然后典韦用手分开了阿斗的肉缝,将入口撑得大大的。可以清楚在外面看到
; ~5 M( O" C/ O. g" D 里面正在蠕动着的情景,还有最深处的处女膜。2 G) @3 o' U- Y6 z

* K5 M1 j, f! Z$ S8 j% u0 d   「啊!被撑开了,下面大大的被撑开了,要被人清楚的看到里面,好害羞,4 p0 F2 K3 R; X# g1 Y
真的十分的让人觉得很害羞啊!」阿斗满脸绯红,害羞而又兴奋的说着。5 _; I) z, H9 y6 h% Y9 a

9 v  L5 S$ U3 F5 ^) ~   典韦保持这撑开肉缝的动作然后吐出舌头往着里面到弄起来。, p4 V5 N" q1 Y# C  K& v

( R8 F+ f. Y! c8 G+ m   「我舔,我舔。」
$ r7 ]* B0 u; Z9 `2 \% W+ b
1 V2 V+ I/ _1 p0 z: Z4 M8 |   「啊!!我……呜呜呜」阿斗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嘴巴紧接着又被左慈所封闭
: Z0 |7 K1 _9 L 住了。
7 f6 G: u4 z1 [
' J- @0 w( u+ L% i6 h2 \9 `/ x   左慈对着阿斗身上最后的一个防御发起的进攻,将自己的嘴巴紧紧的贴上,
) i* D; ?1 H- Y4 M  p. x! y: w 然后用自己的舌头在里面疯狂的鼓弄着。
6 [- F4 g8 L4 c) S8 h( I' r5 W' y% j3 x) J
  「呜呜。」阿斗口水溢不住的从嘴角流了出来。
7 ~, \% W& H$ i; a! V
1 M' G, x% M! e- @% `; @   无论,胸部,肉缝还有嘴里的感觉,都是阿斗前所未有的十分舒服的感觉。
& \9 V( v: v% n9 \& I$ L& U" e: u/ Q' P 感觉不断的在三个地方游走着。
7 p( ]! O- A: \" X1 c& O2 ?8 B  C( ?, _9 {' O: O
  「呜呜~~」
% v% A! M; F- e; o3 f! S: x* g1 ]1 B4 V& @( S5 T- {* |4 U; O
  「就是这样,孟获大人,现在可是攻打成都和许昌学院的最好机会啊,机会
. Q- l3 r' l& Y2 [6 b5 d( } 难得了不要错过了啊。」出现在这里的是贾诩,没有想到贾诩又背叛了阿斗转而6 x; I( W$ p; O% P( l$ e
来到了南蛮学院。贾诩早就觉得利用阿斗也是难以成大器,不如利用一下更有势
0 ?3 J3 ~6 C5 G- E* E" ]5 ~ 力的一边人呢。) Q8 p4 ^: I/ `+ l/ d. _

* `* F0 V; U- l. t0 ]: J: A   「哦,你说成都和许昌现在相当于空城,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可以如此. }- O( F+ a* o
轻易的就相信你呢。」孟获担心的说道「等等姐姐,万一是真的话,而我们又不) i+ t/ }" v% Y. f& T/ S6 k
行动的话那岂不是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孟优对着姐姐孟获这样说, g5 u; L1 D3 k2 i& E" o- Q
着。+ m( c! o7 h1 v

4 j% N& J/ q+ }- O% H& A8 w   没错这两个人并使南蛮学院的两个当家的,南蛮学院一直对着海对岸的那一
" z( r# ~) @+ W) Z; N2 @7 e 片宽广的土地虎视眈眈的,可是那里被成都,南阳还有许昌三个人势力所巩固这,
* N6 m; G6 m0 s* S6 q 自己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孟获也一直为了这件事情所困扰着。现在听着贾诩说2 ]4 I1 R# ?1 K
的话,如果是真的话,那的确是个好机会,可是万一是假的,那不就成了自投罗
9 F) D! ~* n9 n$ n1 c0 A 网(不管是不是反正最后都是曹操的人). c2 z7 |0 D/ y7 g

# H4 D$ @4 L0 l8 S0 u   「请相信我!我绝对不会欺骗你们的。」
3 ?/ B* k1 e; o. F$ D% b9 _9 x* h+ w; t( n% K' z' j
  「姐姐,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如主动一点,就算是陷阱又这样,到时候
2 N% J9 K% [3 g4 k/ h% E 我们一样杀的他们人仰马翻的。」" _: l6 X# s, F3 o% I/ B' @9 w
$ X( U) C* O. o9 ~
  听到自己的妹妹怎么说着,做姐姐的还有什么有顾虑的吗。2 h0 D! d$ [  n1 P' @
$ A8 Q+ L/ Y- j1 [# j& w
  「恩,是啊!这样下去实在不像我们,好吧!我们两姐妹从小到大还怕过什
4 ~+ p# N4 E  e* u; m 么啊!」- S: E7 h0 q/ _! ?, Q6 E

# h* d. s+ D1 \  Z9 _$ D   阿斗被三人弄着全身火热,下面淫水放浪,胸部也被揉的很有感觉,舌头在
( ?) ]  a" z0 I' e& d 左慈的挑逗下也是十分的舒服。3 S' g1 R$ c  r2 T: v1 }
& B( a4 O' ^1 t: i& L
  「呵呵,曹操大人。现在到你了,快点给阿斗最后一击吧!」典韦从阿斗的
& s- X) E$ W: I! k; g( r 胯间抬起头,对着曹操说着。其他两人也都停下了对阿斗的侵略。
6 |$ ~8 v& [- U" D9 W/ P0 Y7 k$ G
" c! J( z; z) S& }+ ^. n5 C   「呼,呼」阿斗正辛苦的呼呼的喘着气。/ K4 M- b8 h; v% }8 [' @* r

/ _+ U/ {% o% }   「是啊!曹操大人刚刚不是又变的硬邦邦起来了啊。」孔明对着曹操怎么说. ~2 h& B3 t& o5 _$ j9 N
着。
0 U" c9 q$ l% a# T. v2 B( u
" p' k# b: a% A1 E2 V/ n; T/ N# K+ g  q   「呵呵,曹操大人你看阿斗现在也变得十分想要你的了呢?」
( N) Z2 }- m' e7 r4 N+ ?7 l
+ X0 M) }7 i% E, ?6 I   「好了,曹操大人快点把你的温柔的肉棒放进来吧!」典韦说着撑开阿斗的
; ?8 H1 d6 r4 n1 ?7 J; j6 a# r* u 肉缝,淫水在上面一闪一闪的。
( ^# ^, Z# k5 R: m+ ?
# R* _- a: R, m- |3 `' ~2 p   「恩,好吧!」曹操做了难为的抉择,很有兴致的走了上去。
) F6 G2 Q% w9 C! u: y8 i
9 G3 _' t- {% _   对着典韦撑开了的阿斗的肉缝,慢慢的将自己的肉棒挤了进去,里面已经很/ `( Y- T, X7 @, y. o
润滑了,曹操插了进去,接着只要跟寻自己的本能动下去就可以了。& \, G$ L& ~" r

9 F; y' w6 n- E' |7 N$ }9 B) x   「啊!我的处女膜……」阿斗感受到,体内的肉棒从入口处深深的插到了底,
* W$ W$ S1 k/ p. H- i 从头到尾被贯穿了,自己的处女膜并没有得到温柔的对待。% a7 K6 F, x1 l* u) a

( ^3 v5 {! N% c3 p2 {; l$ R   「呼,呼,」曹操很有节奏的挺动着腰部。4 }  K% u3 S! {1 ^- k
4 z" w  T: h# }% }7 I4 S
  「啊!」已经没有力气说出话了,只是跟随着身体的本能在动着。
! n; X" T. u3 H+ }
) }3 D7 m; K' s' y" Z   曹操越发用力的干着她。
4 L0 f+ H4 N! l% t/ \, T. A
* o9 q3 Z5 k# |8 j) N   「啊!啊!啊!」阿斗比曹操以往的女人在破处后还要更快的等到快感。
) i* O' w+ g. X$ u. h
2 w; p( ]/ ]- t2 X$ T1 o* w2 A   曹操就像是发动了的马达一样,用很快的速度抽插着阿斗的里面。
0 M* w3 G7 L/ V& Y) I1 P" `
4 }- x; M( L2 l$ K   「啊!要……要去了。」阿斗的感觉也是来的很快,可能是刚刚一直积累的
$ S8 r. q0 z7 C$ a 吧!
2 T8 e0 @1 c. C; C- ^- L& b, v5 A$ |# S0 h; E! I3 K8 v8 r5 M
  看到阿斗的感觉来了,曹操也用力的干着,想要和她一起高潮着。- i/ H4 s8 |7 Y8 k) s+ w5 p

* h' A7 w2 F4 W' g+ u5 E5 p   「啊!」曹操将炽热的精液注射进去。
; [3 f. h* ~% W, L6 Y# E7 f9 e5 Z! W# M* T2 E: c( D
  「啊!好烫……」阿斗随之高潮了,感受着体内炽热的精液。
" N: ~/ b, Q: i. v
1 r" p- t7 L, H* z! X+ _5 G        / X' u9 @( C; A* `+ [' ^( N+ A
5 t: A, ?$ T5 n9 e
  「啊!出来了,出来,曹操的全部都要进来了,宝宝钻进我的子宫里,浓浓' L7 }. N. ~( v' w3 _; u5 a
的把我的里面喂的好饱,好饱啊!」阿斗流出了口水,眼睛被曹操干的翻起了白
3 y7 S' t. F: {3 C 眼。& U# ]; q+ m+ t/ t- F

% R( f5 p; ~: r% y" s3 l   「啊!被曹操大人怎么粗鲁的弄的,我还变的怎么的兴奋,奇怪啊!变的好
8 N; r+ `# ^, u, ?# j* `: c 奇怪啊!我要变的成淫荡的女人。怎么办,变的淫荡,以后怕是没有人会要我了。」
  u5 X, E) S( U$ n/ f6 q. l: K7 _  J0 K. [+ V+ Z
  「不会的哦,你的曹操大人可是会好好的负起责任的,所以你就把自己安心+ A- g2 f  H" z9 @$ N& s" S, S* G
的交给我吧!」; S# N; O% [* O4 V7 l$ x# b, {
4 {: S6 |) c- H, m8 H! }  x0 _
  「恩,恩,曹操大人,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会一直都陪伴在你的身边的。」& z& y6 L0 e4 `
& t& z: N( u: v8 Z$ G: c
  最后,女人们的欲望全都被挑逗了起来,起先还担心着她们的身体的曹操看
4 Y# M2 U) B9 ^( T8 c8 |! q' \ 到她们还如此的兴致勃勃,自然是与她们奉陪到底的了。2 t/ A! O0 y- b8 I% G

' D& I# T! x& ^  D! F! [   第二天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昨晚做的太久了吧,曹操醒了过来,全。裸着的女
1 ?& e1 C# a/ o/ h% x" h3 |" n$ D 人们围着曹操为中心在熟睡着,曹操从中间坐了起来。3 }' s) S# i5 W. L
3 {# ]$ Z0 e: ~
  看着自己的不知不觉中组成的小小后宫,曹操感到了很欣慰,很是高兴的笑6 q- i5 l6 D3 T# m0 H6 B
了出来。2 m/ _) F, p# E' T4 p! w; V) W4 d

7 _; P6 m9 U: `, H' M   「感觉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怎么了这么多的人了呢,」' ^+ L2 f) L. G* w  |* I
曹操感叹着时间过的匆忙。1 p# o: m4 ?8 Z; N

$ J! ?  }5 t8 y* C7 p5 T   「曹操大人」左慈又粘上了曹操,一遍书睡着,一边将手环绕在曹操的脖子
' P; v0 \8 A' l, i+ I& V3 [+ z 后面。
9 D. s% ~9 n# N
" o% G1 U# f7 A   「看到这么年轻的孩子,感觉自己真是老了呢。」曹操看着可爱的小萝莉有
7 e& m, r, K( A- i2 \" j! T 感而发自言自语的说着。' s1 n$ B& l8 r
3 y: U; A) y! _3 ^1 _
  要是被这里的其中一个女的听到了,故意又要笑话曹操了。可是现在大家正
& d; q* d& T1 {( l& _  Z" [( t 在甜蜜的熟睡着,在曹操的身边的熟睡着,在她们觉得最可靠最爱的人的身边睡# @2 Z8 ?# u# @% V" h" M% D
着,黎晨的阳光照射了进来,很温和,很温和,使着这场景变的莫名其妙的温馨
* ~; S# h: ~7 U  y, J* I5 G8 o 起来了。: R! p1 o# {. E; P4 j! R
" B$ W( |# n# T2 H, P; v
  「啊!」曹操懒洋洋的伸了懒腰,觉得很是舒服。1 T% \" ]$ }; T/ Q" b- [! `& R

& r9 p# g+ A0 u0 V" {9 a6 x) {   「恩……」典韦要醒来了,慢慢的睁开眼睛,双手支起了身子。
: l6 e. ^4 q0 X& ?! A: @7 N) b
5 o5 t8 O; Q* K- y7 b4 j7 R. l. f  {   「呵呵,曹操大人……」典韦对着曹操很满足的叫着曹操的名字。
3 ]0 y5 U6 u' }& }' B& v1 h# x  O
1 Q/ p8 }: n4 w# I7 C' X- Y   「恩。不多睡一下吗!明明还在发育中,小心你最担心的胸部长大哦。」曹2 M: O' m1 ~1 Q& n$ z
操看着典韦微微隆起的胸部说着,上面的两个粉红色的小点,曹操无论看几次都9 J0 g, H! v9 Q" q4 T9 R
觉得很可爱呢!
3 y$ v& N7 @; O) a+ j: c' B9 s' a
. R: k4 n* }8 _/ J" [/ X   「呜呜,又在说我的痛点了,比起刘备姐姐大大的胸,曹操大人会讨厌我怎
$ B% @4 U! d$ [/ J5 h: m: E; ^" D 么小的胸部吗?」典韦认真的对着曹操说着,在她的心中曹操大人的真正的想法6 j3 L( x1 C: |8 N2 y
才是最重要的。
  G  n& R1 x. p/ C% A, ]( A* l& ]9 W1 W+ p( {$ R% A4 C
  「真是喜欢想东想西的典韦啊!之前我不是说过了吗?会一直喜欢着你们的,2 D, r. Q9 {' F, A/ w+ c- D
喜欢着一开始见到你们时候的样子,所以就算你们不做出什么改变的地方我永远
2 {% a0 c3 e! v- {, ^3 C: w% t 都会喜欢着你们的,永远爱着你们的。」曹操现在说的话并不是觉得潇洒而随便7 r! |3 u* t& V0 ]* H7 u. t# f! n! l
说说的,在曹操的心中也的确是怎么想着的,正如他口中说的那样,曹操会永远,5 a) |# _7 d( a4 }, ?% b& P( c
永远喜欢着他们,喜欢着永远都属于着他的小后宫(其实不小了。)。
% y2 ^7 O. p9 e
# B2 B( H0 p3 m& V   「曹操大人,……」
+ @1 X9 m! `" F  l2 E
# Z6 G& W$ N% P% |# E0 K   「典韦你还真是爱哭的小孩子呢?」曹操勾着典韦的鼻子、「恩" 曹操大人6 x/ J1 ]' I- A  {) u
你们刚才说了什么事情啊!」孔明也慢慢从睡眠中醒了来,估计是被曹操和典韦' b$ b9 Z' i. s/ ]* _/ P0 Z% q
的说话声吵醒的吧!
" W! a+ D# o- L" B) @; X" N7 H+ ]( b
  「刚刚啊!典韦她说……」曹操准备说出来了。
) i# C) y( |- h# ^5 o! x
% |& p* C# W& ^) y; Y/ o+ H   「诶……不要,不要啊!」一想到自己刚刚那害羞的对话就要被自己的死对
$ g4 E+ \9 Z( Q& Y/ s( {4 b6 J 头知道了,这样孔明一定又会笑话她的。典韦大声的喊着,想要把曹操的声音的. I; G/ C& W; U! N. G. y4 M! H' E
覆盖下去。「什么事情都没有,才不是因为我胸部小怕曹操大不喜欢我,才想确% J- X2 o& `' ]" {" ?/ [+ i
认曹操的想法的哦」6 d9 ]$ a$ o6 v: O( K+ x+ m: v

' k* L# d/ p, ]( e   「诶?」天真无邪的曹操自然是想不到典韦大声叫着的原因。
" |" n/ d4 x, z( i  w( W7 j
+ v9 e* }, R( i/ u; ]   之后典韦的声音,惊醒了在场所有的人了,大家纷纷的都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8 U, J; e6 `5 ?& X$ g* G, E0 \0 D5 A! k: w
  典韦自然也是成了大家所埋怨的对象。( E8 y, Q( r, H5 V

0 r3 Y- d4 o! a2 }8 R   早上大家醒来后,曹操从阿斗的口中得知了,怂恿着阿斗成为天下第一的人
# T! e/ z7 e# G 就是贾诩,而贾诩在前几天也背叛了她而不知去向了。
: }* L+ |# Z- j5 H8 I( w1 q& K0 z- M& C: g
  之后。- `! u% _' u( W2 V

& B! p; k" w2 j% E  r' O& {   「对不起了,曹操大人,昨晚还想要攻击你,现在我知道错了,请原谅我把!」: T1 F7 l( E1 b: q1 M+ h
阿斗还十分诚恳的道歉着。8 a3 s- r; D) B/ u
# C+ }- e$ i' a9 c9 j) D4 n
  「饿!其实我也没有生你的气啦!怎么莫名其妙的向我道歉呢?真是太见外
" Q( V) q$ \* F. X7 Y! ~& i! s 了,以后可不要怎么说了哦」曹操谦虚的回答道。* W8 K! m1 ?4 V4 S' U& W& L

. `) R1 p! K7 P: k) y6 d! j   阿斗的事情就先告一段落了,吕布和陈宫也是成功的留在了阳间里,在她们  f- ]- U' N3 D" ^- O8 @  w
看来这一切全都托了曹操的福,貂蝉现在也是完成对着曹操着迷着。至于贾诩吗!
9 M+ r, Y+ {8 v0 U: h: g5 Q 曹操觉得总有一天会再次和她见面的,然后在……还有诸葛瑾和陆逊的事情嘛,4 D3 B. u6 ]1 q1 l3 c  z3 O3 ~! U/ ~
过程就先留下次再说吧!总之她们两也是入宫了,哈哈。好像一切又变的十分的* I- I6 W( w$ \, n
平静了,可是事实并没有想曹操想的那样和平的进行着。
' ^* Q& f4 _" w: Q# a% T5 o, x/ G" F5 w, y3 @
  大家高高兴兴围在一起吃中午饭的时候。9 ]0 f( ~" L. }. S+ {
+ I' K: |, U0 _0 O
  「啊!我的头……头好晕……」不知道为什么!张飞突然说自己感到头很晕,1 a$ v/ Q2 x9 `! S9 V* I. W, P! U7 j
然后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o+ s6 F. S/ `
7 m) [/ Z! S* c3 p8 a
  「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现在还没有休息够啊!」刘备看着张飞* `" ]3 J  [) z% L. R! t3 U, v
不解的说道,之后自己也跟着昏昏沉沉起来「好奇怪啊!我也……」「啪!」的6 x, G& k% V0 A) \$ V
一声也倒在了地上。
  ~$ R  J' A- V. \
# o+ _3 i+ v2 x7 C0 d   之后纷纷的,司马懿,夏侯渊,典韦,孔明,左慈,马超,许褚,貂蝉,吕% J' ^/ `1 M& @0 z. P# |3 b
布,陈宫,阿斗,吴荣,马谡,赵云,陆逊,诸葛瑾等等最后连关羽都晕了过去。
8 m8 A- M( |/ w5 `' U
; C. ]7 {  K' k% K1 k% _0 F- Y   「诶,大家怎么了。」曹操看到大家突然就变的这样了心里也是马上慌乱了& `# m8 N1 [7 }" a- b7 @( i% e4 Q$ o
起来。仔细的观察着她们,只是普通的昏睡过去了,生命并没有大碍。曹操谨慎
3 ~5 [( B) R* ]- k9 b 了起来,想要站起来。可是,曹操自己本身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我的头……也
( Q( j0 a" }7 d6 o$ @  ^ 好晕啊!」) d. d6 s- H" L3 C
# I! w! e4 T( V& G) {0 y
  「啪!」曹操也紧接着晕了过去。
7 }" I; v. `0 j, z+ ^
) }* u, [- z) b   难道大家都被人下了药了吗!6 z/ `5 o9 m$ ~3 H/ m% X

3 B. K# I& g6 {& g0 V# E   在曹操最后的视线里,突然从门后出现了一个人,之后并闭上了眼睛昏睡了2 L' @# V. L' V  s4 N
过去。
5 k4 b& \6 B; m1 c
0 @8 U* [3 i  {( |8 Y             # C/ U! a% u- v. W
* u* R! X  }, b' z% o2 S* j
  曹操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敌人弄晕的昏迷掉,曹操最后晕倒的时候看到了
5 {) K2 X# L' E0 N( o% b6 s2 s 对方出现,迷迷糊糊的看到对方是个女人,对方到底是谁,想要对我们做什么,% H( w% u* Z0 o+ F" W# s- ]3 d3 b. Q! f0 u
这是曹操很想知道的。
+ F5 M, P' z, F& Z# h: E0 U% f% e# ]" Z! J
  隐隐约约中想到了孙权所说一件奇怪的事情,她说昨晚留下来没有洗掉的盘2 d8 Y5 F2 o9 i; l! G" g! z
子早上醒来后,突然变得好干净啊!曹操觉得可能是孙权已经洗过了只是忘记了$ h) v* p9 h  c: f5 }2 p
而已变没有太在意孙权说的话,现在想象的确是很可疑呢,说不定有个图谋不轨; I4 s2 d$ t/ B
的人,故意帮忙吸洗了盘子在上放了药也说不定呢。碗筷都被擦上药水之后就等
7 w# j4 L- C6 j1 u. o( l 着曹操他们入网,没有想到给了对方一个更好机会了,要是自己在,,,要是自/ h7 u  p# z+ M: z
己在顾虑更多一点的话估计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一个下场,曹操的心中,深深地自+ a" \/ \/ p# ?1 o/ V' V
责着……
" S+ Y9 j% C1 H! a! [) N4 J3 K, }! \. `% m, n
  很早以前吴郡学院的当家于吉已经注意到曹操他们了,看着他们的势力越来
" }6 w2 K( ?( H 越成熟起来,于吉静静开始坐立不安了起来,打算自己亲自出手了,可是一直都
# i6 Q+ g) ]6 {* X' U 没有机会下手,昨晚偷偷的侵入其中亲眼看到了曹操和阿斗交战,对着曹操的实# G+ {  ?( u' J6 e" z
力有了一定得了解,对于曹操那这种实力高深莫测的人来说现在还不能正面下手,
7 L% W& [. H# }1 A  [# q: }9 t 因为曹操还有很多自己所不能了解的能力,贸然出手只有吃败战的份,而且曹操
9 A( [+ |% |: R6 T: A7 A 十分的好色,尤其是他的肉棒甚是厉害,可不能让他近身,更加不能让它插进自" H6 B% x  q' }. w5 J& r
己的体内,不然那里会喷射出乱人心智的毒素,不然下场无疑和阿斗一模一样。
% Q* y' R! t  |$ K3 F* _/ K 只要是不予这两这相违背,于吉就不会失败。至少于吉心中是这么想着的,事实
$ W4 B( G& G/ U! w% K3 L 也是和于吉想象中的一样趁着曹操和等人熟睡的时候,命令手下的人将这里的碗
( I/ {2 w( q$ e" o( ], s 筷全都洗的干干净净,然后并擦上了一些无色无味能使人深深入睡的药物。效果
/ @" o" G# [2 O: I% d! P, g 得到了很好的回报,于吉陈宫的将曹操拿下……
# m+ n1 |  T: N
. N8 T3 [/ |6 T' s7 G  药物并没有使得曹操昏睡了太久,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曹操并慢慢的有所
) ~# |( F) Q+ H, ] 反应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视线中是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场景,昏昏暗暗的房+ Q$ c2 ]8 y* ^+ r1 d! q
间里,通过门缝中传过来的光线,曹操能略微的看到这个房间的布置,仔细的在  s7 k, I( W. f* {
脑子中回想这,的确是没有这个方面的记忆,想要站起来……
, b( m" j3 v' ^
6 i3 J0 J- `' e2 G+ J  可是,手脚都被什么固定住在了椅子力了,动弹不得了,冰凉凉的触感,使
( ^; n1 c2 K: n% x4 ^ 曹操觉得这可能是类似于铁链的什么的金属物质,而且缠绕住他的数量非常之多,, O. s' x+ c$ G% \& y
曹操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上传来重重的厚实感。
, }: l3 j) ?1 M# G  {+ y
/ k5 w8 A/ e( l/ @. S   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条门缝的光线也被慢慢的变大,门外站着一个
3 S0 V' l, x/ m# j' {: l* @ 人。
! p, b2 j( [8 Z5 {* T, A/ W
5 J: M/ D+ H( n8 d5 v/ o! Z   「是谁!」* q" @( h9 Z" Q9 l

$ E# U) N3 s* e, n% m. g8 c: P   「啪」对方打开了房间里的电灯。
: ^& M6 B8 w6 U( {! L
5 q( `6 _3 g' t5 [. b3 b; X3 b   「哇!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啊,幸亏先前已经把你紧紧的绑的牢牢8 g) }) e* E" u
的了,不然被你逃了的话,那岂不是工亏一亏了啊。」
& P0 p7 `& O& ^9 P0 {) x3 v9 U
# n5 T5 c  p1 b4 |   灯光被打开了,曹操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的面貌,类似与黑人的肤色。可是五
; {1 o/ D! Q% I' C) k3 Q" ` 官的摆设却是按照亚洲人的布局。曹操一眼就讲对方的身份看出来。6 N* J) G, j  ~; f% J

& o4 J) `/ G6 k& \- L( h. y' w   「你是于吉吗?」曹操如此说着,观察着自己的身体的确是被厚实的铁链而
  n- M- f  y" p8 E4 Y" ^2 ]% [ 众多的铁链给捆绑住了。- H' l& ^* ^4 H, S
- C2 u3 Q3 e- I  R5 ?
  「诶,没有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已经直到我的名字了呢,看来你真的
* v5 X! m( U9 }$ `# Y6 [ 是不能小看的人物啊,能能够成功的把你绑过来真是太好了呢,」于吉很高兴的
. L$ Z) e0 d2 a: ` 说着。; Q0 a5 o2 c5 i* m4 ^, K
+ h; ]9 s$ T  Z3 m0 F8 \% N8 `
  「能告诉我,我晕了有多久了吗?」
, h# s+ \( E6 E
9 h7 |8 I$ b0 g. I* j   「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左右了吧!」6 V) }0 b+ l; s. G1 o- ]7 ~
% F" I& v/ ^6 ?: v* v
  其实,于吉自从成为了吴郡学院的当家后就一直都没有能成大事的机会,如
9 ~# T' I  h, @3 z5 a7 t 今终于将拥有如此强大势力的曹操所擒拿到手了,这让于吉有着说不出的自豪感。
' y! W) ?: m# F* s 使得平时并不爱说话的于吉高兴这能如此夸夸其谈了起来。
8 ~5 S9 Z  ~" y" j8 h/ c9 {- D
& S' p; j* [+ L  o) ]  D   「哦,果然是你讲我们绑来的嘛,可以告诉我,你的原因。」6 Y; b5 S2 V/ S' W/ |! Y
) Q0 Z, T9 o2 ?+ @$ \) _
  「理由当然很简单了,自然是为了夺取天下了。」于吉挺起她那可怜的小平
6 j1 g, X/ q. r- M6 P0 B 胸,曹操觉得如果被典韦看到于吉的胸部的话,说不定很高兴的蹦起来吧,因为" i9 o( c" |0 Z4 J; H
于吉的年龄比典韦大上三四岁(和曹操一般大)一点,可是胸部也只是比典韦大$ n6 f( v1 l; Z
了一点。不过也很有可能会因为看到于吉的胸而联想到了自己的未来从而感到了) J  d. F( O; m) }
绝望也说不定呢,一想到典韦会因此而表现出有趣的表情,曹操想想就觉得十分
" T: D  Z. u* E0 S( W3 P 的有意思。
$ o# T3 \& C+ m* _; G4 V& _4 v2 ?
+ m" t5 w. B( s' O+ U& E; }   「喂!喂!你在傻笑这什么啊!诶~嘴角还有流出了这么多的口水,你到底
1 w+ J$ T) c7 t" X7 S6 g 在想些什么啊!」  M' M7 m5 ?3 k" z* ~- y# P

1 u. w# T; ]% w( k1 q   「诶!呵呵,被看到了难为情的一幕了呢,真是不好意思呢!」曹操微微的% W( x1 e8 T8 K! i# e' A
鼓起了红润的脸颊。) Q; g4 O8 E6 z

+ G3 Y1 y8 {$ a   于吉,突然看到曹操露出的衣服害羞的表情,也是愣愣的呆了一下。& e7 R0 ]" ^  }4 K' a) N4 B

/ o: |. q! X2 j3 T( `/ X1 `   「其实刚刚我是在妄想着和你xx小穴的想象啦」曹操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u7 Y- ]# m' C. G" F# X

& f3 `  G8 x) k. v. M   「什么??虽然知道你很好色了,果然还是不要接近你的好啊!」于吉一想
  {9 m' ]: u0 u& F0 E( r! D 到昨晚亲眼看到曹操和陆逊还有诸葛瑾在一起干的恐怖过程,自己就觉的慎得慌,& p: o2 M2 G% }( L9 r* j
想要离得曹操越远越好。
. B: i' `  f; |" @, I  J; o! U0 L' r( R8 D* R1 U: _9 ~
  看到了于吉的反应。
! \0 i  l, _  K+ s8 |. H- t
# J# k& k* v: ]) F' G   「哦?难道昨晚全都被你看到了吗?」曹操如此这般的说着。7 P8 |, x% N" }1 t
2 O) y& e5 S5 i* C! q2 U. z* r
  「昨晚……昨晚……恩,是哦,那又这么样」8 F, U  }$ d! h; U% X& H& z% n

/ M' p5 H: s+ L   「哦,是吗?被看到了啊了,真是有勇气的孩子呢。」曹操赞赏的说着。
( [3 n% h3 q8 p1 k- U( n' h3 }9 u+ ?7 r% b
  「哼,这不用你管。我要走了,不过你放心暂时还不会取你的性命的,所以
) w& e! |1 C/ k1 B% K3 Q 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于吉说着想要离开这里。
5 r; Z3 g& _7 y1 P
( l1 |* \: x9 E3 u. X4 G   「等等」
! M8 J8 M' |8 H% k
' |" r) Z# r) `( ?* [   「还有什么事情吗,」于吉走到一半并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曹操。
( z9 b4 \( G7 z! W0 S6 e! Q( i* S
  「可以告诉我,我的爱人们都这么样了吗,我可是很想念着她们的呢。」9 o4 Q# n5 {/ t& o7 S  o
8 s# V- c+ ]! U# F* ]( o" I
  「没有想到你倒是蛮重感情的人呢。」于吉吃惊的说着。' F  q5 _8 u# j, g2 ^4 T3 U! z! _

) D1 o5 e- [' f& w2 M! U   「那是,因为她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能没有她们的」曹操说出了理由。
  b+ T8 J% D. e5 d0 y, l0 q 「当然如果你们如果敢对让她们做些什么不宜的事情的话,……」8 w( H3 L, Z7 g' Z

+ Z% G7 t0 b1 ?+ g   「她们啊,,,她们都还……」这时于吉突然转念一想,然后坏坏的笑道9 f# n9 p) s; [9 M0 o5 K
「呵呵,她们现在的处境很不好哦,随时都还有生命的危险,呵呵」于吉坏坏的4 m% p" b7 ~$ [( t7 t/ t
笑着。9 `3 a! M% t4 U0 O
3 b) Q7 V6 a( H# N% V2 E; h, I
  本来只是想要开个玩笑的于吉她还不知道她所说的话明显是已经中了曹操心
! v9 i5 e+ Z1 O6 W- q 中不可触及的地雷。
5 M" M1 z% N0 K4 l& r4 K0 j+ W2 _8 O! X4 e4 G$ O0 C9 a, t2 }
  「噌」的一声,曹操一发劲,身上的铁链就立马断裂了开来,哗「哗啦,哗, e; y" M! V. Y, A. X* X3 O3 n6 r
啦」的从身上脱落了下来。+ M/ Q; |! _' Y# I+ U# ]0 \

" x3 E% W, K3 t, P5 y   于吉不敢相信的看着曹操,好几斤重的铁链被曹操轻而易举的破坏掉了,曹
6 U# W7 D, `, ?& M6 [ 操从椅子上振振的站了起来。9 S" G% B: k1 n/ r$ O

" S* |- e. W/ p7 d! U8 |, z3 G   于吉看着宛如死神一般的曹操,吓得都说不出来了。' T% S; a$ s8 d  S3 @" j* t3 {
  G% B$ F2 I" l$ O4 I
  「你……你……」9 L& H7 o7 w  M% @$ [

8 u5 I/ K) U: U: d) ?0 r" f/ T& J8 V1 m5 s7 Q% B. s8 G5 c. V
  「办家家游戏现在结束了。」其实曹操一开始就可以挣脱开这个不过曹操想: W" k! c% S* e2 \
要知道更多的东西就不得不当一下被害者,可是听到自己的爱人可能有危险后,* G- U/ u2 F$ ~! {; s' F
曹操可就在也坐不住了。「噌」的一声挣脱了身上的锁链。
: o7 l& l8 S# }! U) f
- L' J& s0 i8 c, E* W. i   「你……」于吉吃惊的看着曹操,竟然能如此轻松并挣脱了身上的锁链,于
  L; z6 U- k1 X6 I: Z; g1 @  h 吉都有点怀疑曹操是不是正常人了,着实的感觉到了曹操的强大,那种能爬到一
: B6 o. T$ [* D 切的力量,使得于吉都不得不认定曹操就是着天下的王者,而且刚刚自己正犯了% U- d8 v. l) j* D
个即将至自己与死地的一件事情。
0 u2 t' T) n! U0 n4 L% }- v7 o3 g
6 P4 y3 K. [: ?3 C/ S! ]   曹操站了起来,走到了于吉的面前。
) a7 P2 y! Q2 X' W/ {$ ?3 z. K# W4 d' a$ g8 |3 T2 f+ T- J: z
  「实话告诉我,她们到底是怎么了。」曹操用开不得一点玩笑的眼神看着于0 I- A; ?: T) P$ a1 _6 u8 j, b
吉。  [! G- S& \( R9 b1 D
3 u: e1 c: g) A8 E- }
  被曹操强烈的气场所压倒了。$ ]# a4 s; T# M0 |) {

! c& R- w) P$ N' q+ c9 w- |   「刚……刚……刚是开玩笑的啦!她……她们一点都没有事情,……刚刚只6 D" Q' j9 X" {* J" s6 T5 G* }) V4 g/ @. X
是为了吓唬你才……」于吉连忙解释道。; q$ j1 M# C# U+ Z8 V
, S( h: r* d2 ^0 [" J
  「什么嘛?是这样啊!原来只是玩笑啊!哈哈!」曹操从刚刚的状态中很快7 t6 q, h# ^9 u0 O% }
就回复了过来,呵呵的笑着。「真是对不起呢?刚刚对你的态度。哈哈!」* S+ e9 A3 T8 X# Y4 q
% z" x, }/ u4 h0 U" c- I1 z
  这反差实在是太大了,让于吉没有很快的适应过来,反而更让她感到了害怕。& F  \! T7 C% k- I# r; e
5 u& _" B2 _9 J; ]5 Q, G
  虽然曹操是怎么说着的。可是那时候于吉真正感觉到了,生命出现了危机的- G; w6 S+ {- w! h( _* p
感觉。
* B+ ?# P" e. t$ b* N, w$ f- _8 R( `6 Y$ Z; B  l* q) u
  「呵呵,」于吉苦苦的笑着。" ?0 g: U6 M9 Q4 p

0 U2 I  d3 L9 |4 v! O/ Q   「诶?你没事吧!怎么头上都是汗水啊!脸色也怎么的难看起来了啊!」曹4 v6 m# K3 @: U9 V
操也知道可能是刚刚自己的表现吓坏了于吉了,所以现在关心的问道。
, m4 q6 y+ U: e
2 `( ^$ _( W! ^. i   「没,一点都是没有。」于吉还是没有从刚刚的恐惧中恢复过来。/ I, V! o8 W6 f) Q. N: e3 Q% J
8 a6 U6 m- H. B  X) z% z
  「真的没有事情吗?」曹操担心的想要伸手来抚摸于吉的额头。
/ L% o. o4 P, T5 ?) \
- k5 p3 l) [% ^$ ?   「这……」于吉不想曹操碰到自己,可是却恐惧的动都动不了了。
; U* G9 |, q& H3 }; h7 N) [# R5 B# D- t0 c
           曹操温柔的摸着于吉的额头5 J8 e* t9 |' M7 r8 q' `

, I1 E1 a4 t! L   「恩" 」感受着手上的温度「看来没有发烧呢?真是太好了,对吧!」曹操
) V' e, F* l: Y9 K/ F 对着于吉微笑着。* L/ V; P7 W1 ~, d1 S7 }- H

9 C: s! x% a. X+ Z8 k5 g   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时而令人感到温柔,时而令人感到恐惧的,+ u5 q( c% k+ t
温柔的时候就像个王子大人一样,生气的时候却会使人联想到死神,会因为自己
8 V5 }. R: p) W+ X 最重要的人而生气,也会因为一个刚刚见面不就的人而感到温柔,真的好奇怪啊!
0 W0 G8 u+ T8 r4 Y' _ 对于曹操,于吉是怎么想着的,恐惧被曹操的温柔所抚平,心里变的一点都不紧/ R- L) _- j7 {8 F( x/ j
张了,还不断的从内心深处慢慢的感受到了温柔的感觉。3 U3 D" h8 S' E

* _6 O% m& v/ l( E! j3 X: e   「可是脸还是很红呢?」看着于吉小麦色的脸蛋中微微的透着红色,曹操觉6 J' `8 F  {2 I
的这样很可爱。将手搭在了于吉的脸颊上。" J. \: H* B' \* X
' R% G5 P0 `, C. x8 z% H2 m: G
  「饿!」于吉往旁边移动了一下,使得曹操的双手落空了。「没什么,真的
4 Q) C" v4 j8 M( K5 n 什么事情都没有。」于吉果然是感到害羞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O! A; x* r8 v& @% E0 \

# V- C6 }: }5 F   「是吗?可能是我多心了吧!」曹操收回了自己了,心里不断的在偷笑着。3 }: g0 c5 J% X; ~
! P5 p6 ~7 ]8 A# ~/ y0 J5 W
  「那走吧!」于吉明白了、「饿,去哪里?」曹操不解的说着。, X6 l/ i1 {5 W6 j% P2 t
& k8 D0 r7 m' ~" {: a/ Z3 W4 F
  「你不想见你的后宫们,那我就带你过去吧!」于吉明白了,曹操的伟大,
6 h, W) D( `# i 他的话一定能成为这个世界的王的,这种伟大是自己所没有的东西,所以于吉决' d( K, p  u$ |0 x; v1 _
定放弃了,放弃和曹操争夺天下的准备。2 P$ n! S3 W! e4 C  I
9 Z$ {' F# h) z$ q  n
  「恩,谢谢你了。」曹操感谢的对着她说道。
, D; W( U0 ]# w$ Y. k$ u
7 o2 p. t; ?; W6 U0 h2 G8 h7 l8 ]- ~   之后再于吉的带领下,曹操和她离开了这个房间,然后经过一个不短的通道,
/ ]2 G" i7 Z  b2 Y 来到了一个大房间里,大房间下,曹操察觉到自己的后宫全部都在这里了。她们5 ^( b7 W/ V4 ?' Z) D4 i% O
都躺在了一张足以让她们全都躺下的床上,七七八八歪歪的躺在了床上,因为药
6 K3 H" L/ z8 Q, X9 U' p 效的关系所以还在死死的睡着。# v9 L8 s. L; t
5 V$ U% Q2 s/ v- A" p
  「呼」看到了自己的后宫都平安无事的带着了这里,曹操很是欣慰的笑了,
, v$ `% k( p3 S$ q. U5 M+ D$ g% u 一个个仔细的看着她们的脸,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 @! W3 l1 _1 d& c7 @0 V+ z
6 p3 E) V3 H7 |2 o1 [5 N   从侧面看到了曹操的微笑,于吉被曹操对着她们所展示出来的微笑所吸引住
3 j/ Y9 u, }6 i% c9 i; g 了,好温柔的微笑啊!她们能每天看到曹操的微笑一定会很高兴才是呢。
. o9 J6 `7 B$ G
0 o, [* U6 ^3 U   「她们可真是幸福呢?」于吉突然说着。3 Q. x! @7 d! L9 f
6 Y6 I. O: E: k0 z/ a
  「诶?」: K" O: G. f% y' r' A: T: T5 j

7 g. c( s2 J5 v/ q   「我是说,她们有了你的陪伴可真是幸福啊!」于吉又重新的说了一遍。
3 P# d9 J4 i0 N( z  d# z8 Z$ ?, ^: G9 U( T# X/ Q
  「诶,是吗!应该吧!」曹操羞涩的笑了起来。: R2 I' W( T7 v' x

* @/ R& P4 _$ c/ `+ `0 S4 L1 H2 t   「恩,一定会的,她们也一定会感到了很幸福的。」于吉喃喃自语的说着,
* f4 x  |8 B4 d9 C 心里突然有种也想要曹操对着她微笑,也想要成为大后宫的一份子的冲动,不能: r9 Z+ \+ \+ \, R6 R. p
成为天下第一的王,那成为天下第一的王的后宫一份子也是不错的选择……8 ?- c. z+ j2 ?. \; c9 l. \% o

2 r- Y3 g/ r: E+ l" O! L- E  之后,于吉鼓起了勇气对着曹操说着自己的想法、「那个……曹操大人,,,8 r7 ?) E0 l" P+ y9 v5 g' q
对于这次的事情真是对不起了,竟然……」- H) g+ _% h5 P8 h$ ]
. |( ?/ M8 W& h* t5 l5 K
  「没有关系哦,现在这样不是也很好了吗?」
0 o0 J1 r) ~3 Z' L" |+ g
0 S1 b* I1 E6 l% ^$ ~9 e9 y& A   「难道曹操大人不需要我做点赔偿什么的吗?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我会过8 L7 _, Q' ]" s& ?. m
意不去的。」于吉紧张的说着,满心的等待着曹操的回答。" B/ Q6 {  @* p  O0 q

$ O7 X9 q0 o. N1 V   「不用了,赔偿什么的,我根本不需要这种东西啦!」
" o0 G3 t" P/ U- d4 G# w
- C* Q1 V) ]  E5 L8 A) Q( |   「其实我还是处女哦……」于吉闭上眼激动的说着。
6 c. V3 f" y8 e. A
8 m' b7 ~  k! I* g' w7 z2 o4 u5 ~: L   「哦,是这样啊!」曹操也有点感受到了于吉的意思,不过他尽量使自己兴5 X2 a9 S0 `& C9 _* q
奋的心态没有太露出来。  C# x2 i' l. N$ ^  J5 o7 m: u

1 r; m  g3 b8 L   「那个……作为补偿我可以将我的第一次献给曹操大人的哦。」
9 t: m) Z/ Q$ s4 U4 g, U- o- _0 b0 v8 Y
  「诶?这是这也……」  z& Y3 h; _; g3 F" Q' M) y
0 s" u1 l) B8 M) R
  「请不要客气了,曹操大人请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说着于吉用很快的速
1 ?# }, o  n; G1 H6 `! @ 度脱下了自己的裙子,露出了可爱的小裤裤。
# {2 L% {. S& k2 b* `2 a
+ [" ]! U& \* w0 `) J7 Y3 b4 {   「好吧!看到你做了这么大的决心,如果还接受的话!那就太对不起你了呢?」6 q5 ?, ]5 K2 E! D6 ]
虽然这种事情很是让人觉害羞,不过曹操还是决定了。( v! o5 b/ z( Z  g

! `7 Q6 _2 O8 q1 t( `' x: b   「真的吗!曹操大人,真的愿意接受吗?」听到了曹操接受了自己,于吉顿
* J9 L* {' S& I+ K' ^ 时感到了很是高兴。3 T, s, L8 O' A% ^
- U) b, R* d2 O& Q" @0 z1 {
  「恩,如果于吉希望我怎么接受的话,我一定不会辜负于吉的心意的。」说6 Z! e  v, i7 H; U# L7 F& L
着曹操吻想了于吉。
% S* q- r7 B  x5 R9 C& x" a7 v+ J. i# P( w* {
  「曹操大人……」看到曹操大人的香吻就在眼前了,于吉陶醉的吻了上去、
: d" J( c) R$ v% T, w  T' r/ u
' r4 o" {3 t1 a" K: v             , ?& j5 }+ [% K1 Q& e$ O
9 n6 u1 y6 }; Q6 w, G
  曹操温柔的亲吻着于吉,手指深入了于吉的身下,隔着裤裤抚摸着肉缝。
* x. f' ?7 [6 g& v% i
1 P$ z# h" f" g! ]6 C! l$ Q   「呜呜~~,」于吉忍不住的呻引着,被着曹操如此摆弄,还被他抚摸着羞
5 X4 s4 J( K/ @. Q 人的地方可是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安心,放心于把自己全部都交给曹操。
! y9 L# w# Y! b* g
1 h# \( o6 L1 G2 h; a" k   曹操舌头不断在于吉的口中翻卷着里面的一切。
, `- c% o/ ?- S& W; w/ |5 R; Y7 K
  「啊!呜呜,曹操大人,,,」于吉突然有话要说了。: p+ p5 N" J. V/ B6 B

3 U; i% n  Z- z   于是曹操停了下来,吐出了于吉的舌头退出的于吉的口中……
# a  v! I. F1 `2 ^" w2 z& U, g- {* Y+ O7 u
  「恩,怎么了我的于吉,难道我弄疼你了吗」曹操担心的看着于吉。5 r3 E; y8 n! c4 u- u& d
& U" a8 [9 f: B5 |
  「不……绝对不是这样的,曹操大人,曹操大人抚摸着我害羞的下面,使人( I- M0 `1 C+ }. r; ~8 _$ G0 q; \
觉得十分的舒服呢,不过曹操大人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吗!」于吉深情的看着曹: r& B% U+ j4 s4 p8 L: n
操,认真的问道。9 @6 d" [1 m. y4 J5 v

! A. I0 m6 h9 x+ j" H1 s   「恩~你先说说看吧!」曹操耐下心来安静的听着于吉的话。3 r8 |$ n! U5 e) ?' j
7 P8 n& B# S/ C! a/ y$ {0 U
  「那个,如果我的第一次给了曹操大人,曹操会对我负责的吧。」于吉满怀
$ c4 _& [! ]# c& s2 q1 h 期待的这样说着。
" Q9 Q% M( a0 ^& i* x$ j$ x3 h) r
1 d: }: Q: o6 ^) |( [% X   对于曹操来说这样的回答不知已经发生多少次了。曹操觉得女人还真是个胆
2 w$ ]8 s  u) ]  g% [ 小的动物呢,害怕会被自己所抛弃,这时女人往往都在等待自己做出约定那一刻,4 ?  \* U8 {9 H2 {. s
哪怕这个约定是骗人,女人都会愉快的将自己奉献出来,不过这一前提必须是曹0 m" P1 {! @* c3 z% Z& e
操是她们心中所深爱这的对象才行。对于女人十分愚蠢的这一点,曹操有点莫名
- |" `; N3 L" t 其妙的从内心深处开始讨厌起来了,不知道是讨厌有这方面的女人还是讨厌女人
! h8 k+ d" _& h2 E" ?( m5 x 有了这个方面。总之对于曹操都是令人感到不爽的事情,没错就是莫名其妙,就
% w, T1 q6 K' x* O& `$ o 连曹操也不知道原因。
9 k; ~. @# i; Z$ u5 K* p/ {2 @* y$ H- m: v3 P+ b1 r
  以这件事情为转折,曹操正向着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地方在改变着。
! ~3 t9 `9 F+ u2 v( j. `
& [/ k& H4 R4 F  X' d- E3 b5 k9 L   「真是的,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话呢,没有想到是这个啊,我觉得我会是这
$ j' [4 f0 `& k3 L5 j 样的人吗?」尽管从内深处很讨厌但是曹操却没有表露出来,用着可能外人看来: Y8 O- u4 Y. @" B1 ~# e8 p3 i
很表情看着于吉。& q$ ]3 }. e$ f
% H5 T$ A' w4 A
  突然被曹操这样反问到于吉也是突然慌了阵脚,仔细的想着这个问题,然后0 q; E1 D" M' M! ?) X* `. y
看了看旁边躺着的众女。- v) @6 e! U! t# P
% V( I  f/ L  F  D. ]5 W
  「曹操大人……呵呵,,不要这样吗,好让人觉得害羞啊,,呵呵」熟睡着
) f! r( N2 G. x( M) x6 f 的典韦傻傻的笑着,说出了梦话,真是不敢想象她做的到底是什么梦啊。" w8 M6 I7 s& j! m# @

. t+ j. C" w8 m% ~7 }   「我想你应该不是那样的人。」于吉对着曹操说着。; T( @& [" ]) V# w0 U; ]# P- t

* {! P; A' h  l+ V% O7 Z3 ~   「恩,那我再问你一件事情。就是,你喜欢着我吗。」7 b9 `, h" ?( L$ F; b/ J9 ]

. p# W0 a' q4 z# Y$ F& ?   「这个,,,应该,,,,应该是喜欢把,一开始就觉得,,,觉得你怪怪
( F4 l8 s7 J) j$ p7 T 的,很是奇怪,很时候看上去很放。荡,有时候生气起来会吓人,温柔的时候,1 {5 q6 \; y8 `4 Y# b! G
也是很容易让人就放心下来了。看着你心跳扑扑直跳着,这说不定就是喜欢你把。」2 U; k; U4 j& X
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于吉脸又变的红了起来。
* s! q( M; o! w( w. I6 ~% n
8 A- r% h+ |  {! t8 @% D# n0 }% K4 g   「那不就行了,既然你喜欢这我,我自然也不会辜负你的心意,对于你的感8 D0 T1 z+ M6 j7 W- T
情,我会用千倍甚至万倍来回应你的。」
6 q0 ]( V; X& Q% T6 p: Q+ P! D& q9 w
  看到曹操能这么认真的说着,于吉很是高兴,心里对着曹操又是多了一份感+ G4 t+ s* `& w! x" O/ L) n
动。
/ v2 m9 ?' X, B0 f0 q8 Y5 M# }6 t' o6 t2 Q
  「曹操大人,」于吉说着又献上了自己的香吻。
$ V6 b9 \  R6 T2 [( P9 R2 D# ]
, m0 r8 ?# m+ G% c5 z. s   「啾,」曹操又吻了下去,舔着于吉温暖而又柔软的嘴唇。
* {4 j& e# e! ], J8 L0 a4 t& R0 |5 q3 f
  「嗯~恩~」于吉闭上了眼睛,感受这舌头曹操征服了的感觉。
# T, B* O$ f3 I3 j! n; }3 H
2 F; Y1 j" N  u3 j' }6 _1 _" c1 Z  E   曹操用手拉开了裤裤在双腿根部的一侧,用手指摸索着肉缝的痕迹。- q4 R/ Z' o! [% A, V: N

9 k" M2 }% o# H3 C" ^0 E   手指插进了光光被深吻着就有了感觉的肉缝里,里面的潮湿和温暖曹操都深
$ m- O& J. k) p3 f& i) F 深的感受到了。
& M7 ?! y5 D) n9 N+ ?4 H. N0 n; m1 Z7 @6 Z6 K" c& I3 h/ K0 H7 E
  「啊,肉缝被撑开来了,被撑得大大的,曹操大人的手指慢慢,,慢慢,,,
  I& i+ b$ c) ~! X. w 慢慢的伸了进来。」于吉被曹操的手指征服了。/ x7 a4 K% z! `: |: e

  w8 O% ]4 A- a6 M: v: ?   「哼哼,看着于吉的兴奋了的表情,我的肉棒可是又变大了不小哦。」曹操
, v; W' a; E: V, r& { 挑逗到。
7 ~- ~% z3 D1 ]2 A0 h
6 [* {$ R/ n5 r2 E+ G+ R, w, g: E   「没有关系,在我的面前还请曹操大人尽情的释放出来把,光是让我一个得9 Q! h4 ?" t, D9 j1 x
到了满足实在是对不住曹操大人呢?」
2 E# q/ I0 I2 D& f4 B1 c5 ?9 z3 G
0 P) }0 Q$ ?! R4 k9 k5 J   说着于吉跪在了曹操的面前,用手隔着裤子摸着里面的硬硬的肉棒,用温柔
; W9 Z& X) U3 c/ z% X, f+ y 的方式脱下了曹操的裤子,一直压抑在里面的肉棒直直的弹了出来打在了于吉的
' M* G9 l, J$ ?+ P7 E- X) L/ U 脸上。
9 u4 m. O7 W; i7 v/ c
6 N0 p* o: ^  G, H, V6 Z   「呀!」于吉发出了娇嫩的声音、「就是这个东西吗?」于吉仔细的打量起
9 r; d$ c. S  H$ {2 Z' A 了曹操的肉棒,赤红色的可吓人了,可是……% X' X/ M, A4 j; J$ e

' B' ^+ N3 `: Q- A- t8 ~+ V% E  「好可爱啊!」于吉怎么说着,痴迷的看着曹操的肉棒。「这就是曹操大人
7 }  p3 y0 K" e 的肉棒,果然好可爱啊!」然后,虽然是第一次,不过于吉想起了昨晚曹操就是
( A  [1 d0 z5 U# C. N& E 不断的摩擦着这根肉棒从而得到快感的样子。这使的于吉想要更快看到曹操高潮4 g, D) c% p+ w  M! q
时候的样子了。8 B* f0 n6 p: F$ V+ q- x1 O" _
& b4 v! B1 r% v, h5 C" q! I
  于吉在嘴里分泌出了很多口水,然后将曹操的肉棒温柔的放入了口中,浸在
* F+ ]6 Y6 E3 t) X. h$ H 了于吉的口水里。于吉觉得这样曹操会感到更舒服一点,于吉想要用着自己的方
2 w; N) a! q. T; \ 式来试着满足曹操。效果也比于吉想象中的要好上很多。曹操十分舒服的感受着,5 \" D$ f; ^( W$ s( G
好像自己的肉棒舒服到要化掉了一样。  l! i. ]. g4 y

0 ?+ A+ t) i6 Y* B   「啊!这……这好厉害啊!十分的,十分的舒服啊!」曹操享受的说着。1 F& K! N" z/ k
+ W2 h4 n% T- z0 A! ^; J
  于吉一边将曹操的肉棒含在了嘴里然后抬头看向了曹操,曹操潮红着脸,舒
1 X2 p. T: e% M3 d9 R0 M+ @ 服的享受着。
) }1 p+ ~: z( t3 g( }1 N: l+ o6 Z3 V  e* Z
  「呜呜,我也看到了哦,呜呜曹操大人害羞的样子,十分的可爱呢,呜呜!」
5 o' a6 f  \* _- }$ R( R2 y 一边含着曹操的肉棒一边勉强的说着。, w0 I+ I3 q. Y

% U" Y# f' U7 B4 E7 h   在于吉的嘴中鼓弄了一阵。
5 _5 P' i9 @( |3 v3 j& x% x' t7 x, [0 F, i6 u
  「呼!呼!」于吉吃力的离开了曹操的肉棒,吐出了舌头深深了吸了一口气,
- J. x* X: M# G+ F7 K6 P) o# D 一直做着深喉运动怎么可能会不累啊!于吉吃力的躺在了地上。- S# l: N# K: }

: S) p! R2 ?8 K4 ?) E# Q. t   于吉知道曹操还没有享受够。
3 T# {6 \$ u$ x
/ L" c6 b5 e# u3 J$ B   「曹操大人,接下来该让你尝尝这个了吧!」于吉一边喘着气指着自己的下
# i7 n% s+ T2 y5 C8 H6 ^4 u 面,一边翘起了屁股对着曹操扭动的说着。
. p, L6 z1 h" K1 |* x6 R% J# ~
# ^4 e9 l" f" J2 d2 ?: _   「恩,话说哪里也足够湿润了呢!应该也是时候了。」说着曹操带着没有享; Y* Q, L9 k) V) m$ O1 T7 Z) e  N
受够的肉棒,走到了于吉的胯间,脱掉了被浸湿的裤裤。; `9 _3 z; O* }9 z4 M, c

8 V- T0 E" I1 w  ^: }# d! I   好漂亮的两片阴唇啊!薄薄的带着一抹粉红,当中隐隐藏着一丝淡黄的秽渍,
( T7 o- _1 O  f. C  [, z 散出缕缕诱人的异香。曹操看着于吉的私。处惊叹道。
3 b4 _& E- e4 k; R
. s; c0 q4 h; O  O, P( M6 |8 `   对准阴户的所在,曹操握住坚硬如铁的火棒直塞而入,噗吱一聱,一举塞进
" R9 l/ r3 j- T  t1 y7 u' X- U 这可恶的肥鲍之内!但……仍有一份阻力,是那层膜,在抗拒着曹操的推进,不  I, X& |' ]6 \. M8 S5 K
过越是阻力,便越是激发曹操的兽性,曹操双手大力的抓实着于吉的屁股,接着
9 N5 ^: @) N+ s  p& X3 y6 Q 腰下用尽蛮力,肉棒直如巨桩似的猛插压下……5 f0 q! A/ j* U- M' r

9 z; j& N& |  I7 e' U5 M9 `  「呃……」! D+ F: F5 U2 t9 c# a* _

8 s* L1 w) G, u4 S   于吉终於忍不住发出一阵无限销魂的惨号声。
1 G( p; Y# \, N" i& v9 u
; @  e, @# `3 ^0 o* @   「嘿嘿……」曹操的大肉棒全陷进她的体内了,好窄、好紧、好有压迫力啊!
& P) s5 ^  p4 x5 @
0 K: b& s3 q2 l# ~   「啪!啪!啪……」「呀!呀……好痛呀……」
7 e' j# l. g+ G% }$ L; K' a9 u" d# t  |& o7 K& n7 k
  于吉的肥鲍真是好操好玩,曹操一边发狂地抽插,扯动得她两片阴唇反反合" A' F! _" k" `1 I
合,另一边则出尽吃奶之力搓捏她肥大的屁股,抓出一条条赤红的指痕,也不知& L- J9 w$ _: A$ g8 e- n
是真痛。
6 ?: x- G+ d6 r$ M5 F0 U; Y" q) x! ]4 s+ P3 a! [
  不住的抽抽插插,将她的不大的双乳撞得汤来汤去,滚来滚去的也甚是好玩
( c2 i2 Q& q( h 儿。
2 Q2 e( m6 P; z. `/ a4 c0 L4 ^7 A; K& D. q( P$ q- j9 J
  曹操方才醒觉自己遗忘了这一对美丽的宝贝未曾把玩,立时两手往前一擒,
8 l  t1 U0 Y* ~ 出尽吃奶之力捏住这双雪白的乳房,指头不停地拨弄,搓捏两粒粉红的奶头,可
  [) y, R  F' V3 g0 M, G8 _ 能是曹操用力过大吧,抓捏了不够一分钟,于吉的一对小巧玲珑的乳房,竟然全
, o' C) A+ l, o 个都变得一片瘀红,指痕更活像蚯蚓般地纵横交错……
3 i5 N3 P) }) z2 S0 V& m7 I4 B0 t& a3 s! }- K0 k. I( l* @
  「噢!真可怜啊……好吧,我就行行好心,送你一剂滋补养颜的甘浆玉露作
: |0 V. o8 Z- V; d$ X9 d 补偿吧!」
( c4 s+ O6 Q! V/ ]
* _. O1 y1 {+ J2 `   同时间,曹操的龟、头但觉一阵酸麻烫热,接着阳精便倾泻而出,深深地灌
# d8 j8 |5 ?6 s  { 入她的阴道深处!' c& ~9 _/ ?: Q

( U1 H4 O4 ]8 [! _) g; w   「啊……好舒服,真是爽得要死!」于吉最后也是被干的翘上了天。
; p$ @/ I0 O- A; d; d2 p' ]& _3 w8 E6 O* R' F3 G: U
  浓浓的血丝,混着白糊糊的精液浮涌而去,红白相和,衬托成一个美丽得怪
# H, C6 W4 W( W$ ^3 o( @ 异的图案。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