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同事越玩越近乎

同事越玩越近乎

我叫陈瑞,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今年30岁,在住处附近的一; P, \) O2 V/ V$ f8 {+ t
家小公司上班,每个月的薪水撑不死也饿不死,不过好在不用愁房子的问题,因
7 `1 i" j6 g: I# A1 w, G9 X 为父母走的时候还给自己留了套不大的房。
* b- k6 T2 J5 i/ p. O4 U7 `   我居住的这栋楼是上个世纪60年代建的家属楼,水泥红砖结构,别的先不
: B0 J; J) N  S% r9 {- ~ 说,这房子就一个词可以形容:厚实。楼上曾经有对才搬来的小夫妻装修房子,
8 m5 e* o8 Z9 D( S- P9 E# ?% f" o" \' E 想掏个壁橱,硬是在墙面挖了三十厘米都没挖通。唯一不方便的就是这里是城郊2 D$ e( f! d% j
老城区,人员很杂,治安不太好,晚上过了八九点连路灯都基本没有了。( g; ]! y7 E9 v1 k
  我的狗窝在一楼,跟所有老房子一样,父母还在的时候我家自己扩建了一个0 f) C9 ?! Q% Q5 i, n0 W
小院子。搭上顶棚,砌好墙就像又多了套房。父母走后我经常一个人坐在这个小0 Z& ^% l. Z; v
院子里,望着院子里陈年旧物,就着花生喝着啤酒,过着类似隐居的生活。( Q  d- z0 z# u, M, b* @
  虽然我不好酒。
$ `' X- z! s  p! q, ?* D   「陈瑞,下班了还不走?又不给你奖金!」同办公室的老李拎起他用了不知
1 j  O& Y  o+ l4 p6 q. v* ^ 道多少年的黑色手包,调侃着对我说道。9 }# }+ @) ]3 v5 u
  「你当我不想?这领导还不是见谁好用就用谁,我这手里堆着的事干到半夜- R0 O( B, C8 C$ ~9 A
也搞不完,你先走吧。」我无奈的摇摇头,愤恨的又在心里咒骂了几句我的顶头
3 W+ D4 q$ I! C' D+ @' L9 o 上司,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 _' r; V, I7 k. _2 I- g% L
  「那行,我们就先走了,改天一起喝两杯,咱办公室好久没一起聚聚了。」- q. n. B3 U& h: j
坐我对面的小王也站起身,同情的对我说道。# A' W' }( g, H; H. e1 o
  我们这个办公室一共就3个人,做着公司策划方面的业务,头头姓叶,虽然7 i" J0 {2 |' V. x' e1 Z" X' t: A* ~
资历不比我长几岁,但人家后台硬,人长的漂亮嘴又甜,所以欺压我们这三个七( G8 ^/ T& K0 I8 e# ]# \9 ^5 _! @
尺男儿是家常便饭的事。而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一起私底下不知道意淫着轮奸
( f( N2 M" M- D' |) L% N' f" h6 y 了我们亲爱的叶总不知道多少次。
- Y: Z9 I# N: g+ h. o6 B   深夜十一点。我升了个懒腰,终于搞定了。关上电脑,穿上外套。关上最后+ X4 a- r& R7 D, h
一盏灯,我步出公司大门。) \+ x% s8 a% }' Z+ m9 D
  正当我还在思考上哪家吃宵夜的时候,我那港版苹果5响了。掏出来一看,9 r% }% d1 ^& e' k' c$ O
是条短信。「陈瑞好久不见,我是大鸟,我出差路过你们市,现在在火车站夜市,2 Z1 k/ j. e! ?4 Z* o
来喝两杯叙叙旧。」2 D1 E/ o- J% a- J$ T7 l
  大鸟是我大学同学,因为鸟是全寝室最大的所以绰号大鸟。当年人缘非常好,
& a8 c* `, P5 e6 ]2 R3 g; f  @ 只是自从毕业后我也跟那帮兄弟断了往来,只是互相在过年的时候发个短信。毕
5 [8 n- L2 b0 R% \2 Y& c4 l. s! P$ m+ k 竟我混的也不是太好,也不能怪他们不愿意跟我联系。好吧,我承认是我自卑。0 L3 V1 z/ N/ n- @9 f* i" y
  拦停了一辆出租车,我揉着咕咕叫的肚子惬意的幻想着一会的烤串和啤酒。
- T$ |  |9 ~% Y5 t4 j# r% O- e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可能是我做的最后一件「合法」的事情了。
% p, \3 w! u3 Z( J' V   第一章:KTV的疯狂(上)
3 |+ R, {5 f* u6 T* _   「我靠!我要是你我早上了那个骚货了!」大鸟同志一如既往的「豪迈」,
% O, t  C  r7 N+ g6 ]- L* ?( M) @* c 在听了我的诉苦后猛灌了一口啤酒,愤愤的替我打抱不平。
/ p7 \) E3 j9 e. D, [$ w7 N$ M   我默默的继续咀嚼着嘴里的烤韭菜,听说这玩意儿可以壮阳,我把这死嚼都
# h) R# \; Y/ T. V( @0 e 不烂的绿色植物当作叶总的奶头,拼命的发泄着。$ r7 h* H* j: R: ?% c
  「我说你都30岁的人了,怎么还不找个媳妇?我家姑娘都快幼儿园毕业了,
( K; ]5 `- O1 C% v" @4 t8 P1 w 你小子现在不会还是个处吧!」大鸟鄙视的斜瞄着我。这货什么都好,就是酒品7 ^/ F( \! v+ x+ L4 C
不怎么样,一喝多就嘴欠。
# R0 G8 R( |3 p5 N   「滚犊子,你当我不想?可我哪有钱?现在供个媳妇跟他妈供菩萨一样,没7 d+ q: z1 U- |* {. }4 i
钱谁他妈跟你?」我给自己找着借口,不愿承认他猜对了后半句。" p# ^( X4 |3 \3 s6 F
  「嘿嘿!我就知道你脸嫩,记得咱们上大学那会隔壁寝室有个物流系的家伙
; n" O/ q  K( m: x8 p. D/ {) D7 |4 [ 不?听说那小子毕业后在外面晃荡了几年后凭着长相在南方做鸭了!」大鸟语不
5 H: T7 W) _6 u, d+ d 惊人死不休。
/ z( k$ Z2 e) F. {: f! Q+ K   「我擦!是不是那个叫王什么仁的?我靠!那小白脸当年号称江南一只花,
, N# F% s( O: d6 c" [4 v: m* I$ X 这下算不算专业对口了?!」我夸张的说道。! a6 M5 }8 D" J. j
  「哈哈哈哈,看你现在混的个鸟样,要不你也去做鸭?整的不比你现在多!」/ ~8 }( a. u9 W' S
大鸟嚣张的调侃着。: O/ G  z* D$ x
  「妈蛋,你个B卵子不就是骗了个媳妇么,能比老子高端到哪去。」我有点
- h* S$ A% e* v 恼了。) A3 P$ m( `5 Q1 \
  「哈哈,开各玩笑而已,你还是跟当年一样凡事都爱认真,这年头最吃亏的
- |- Y# L* a; f0 v, w: P 就是你这号人了。」大鸟赶紧向我赔不是,「算了一会带哥去潇洒潇洒,难得上
7 g& k8 J' y/ G7 {0 V  \" z% @ 你这儿,你得让我见识见识你们这的本地特色!」
  e3 w# H+ ?/ ~1 S4 E4 U  H   我没接腔,我知道大鸟说的潇洒潇洒是指的什么,我当然更知道那儿一晚上
4 R4 z. q8 T) ]* d 的消费绝对不是我这种工薪阶层能消费的起的。更因为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什么
  }$ y/ ~. E$ X( Q" y3 F 亲朋好友了。- p$ x1 X, _' M* E
  「没事,兄弟我出差可以报销,这趟是给老板跑的私事,不走我们公司的财
% `7 [1 C( j- M% V' f 务,今晚的消费我掏了就是,平时在家你嫂子管的严,我一直都是小打小闹,今
% o5 b" \7 @7 Q2 I6 |6 \" Y7 M" x3 R 天难得上你这来了,我平时也帮不了你什么,就当这么多年同学对你的感情投资
' C. Y6 I7 e& o3 \& ^7 _% @. ~% H: p$ g 了。以后发达了别忘了哥们。」大鸟微笑着替我辩解着,我似乎从他眼角看到有8 j$ ]* v: _' P: T" Y' H" K9 Q
什么东西反了下光。
1 \* P  V5 {) t# |& ^, u   我暗出了一口气,本来我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迫于现在的经济压力我更
" j# \4 C5 A6 i# \7 ]+ |8 i! l 是沉默寡言,我这会甚至对做鸭都不再感到那么反感了。5 B- _' W" m4 }, \! K
  「对了,说了半天你到底是做什么大事的?还有出手这么阔绰的老板?」我
4 P) @8 u: R' `5 o. D8 M 敬了他一杯酒后狐疑的问道。
* C% \+ N  U7 F   「没什么稀奇,也不是什么大买卖,看过新闻么?那些传说中的医药代表说$ I2 V& e# C+ w9 A; X
的就是我们,我们公司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业务全靠关系,只不过这两年国家  _. L# D: T$ p/ Q& }7 u+ |2 i
管的严了没原来赚的那么多了而已。」大鸟点上一根烟,随手也丢给我一根。$ G0 k% G+ ]# s3 P
  我点着烟后深深的吸了一口,焦油的味道我已经好久没尝过了,自从爹妈走
1 T8 X: E; P  I  D6 | 了以后。我答应过他们要好好活着的。$ R  O* |2 {. g# o# @
  「妈蛋,这年头,好人没好报,电视上都他妈骗人的,正儿八经发家致富的
7 P3 C% v  |/ o+ E' Z3 f/ l/ L 又有几家?」我一口气抽掉半瓶啤酒,脚边丢了一地的空酒瓶。# I& w9 P1 ?+ d2 J
  夜市的上空,青色的薄烟缭绕着这片黑暗的大地,耀眼的灯光遮住了曾经的
6 N! z9 c! v" n: X9 k* S 繁星,觥筹交错声不绝于耳,烧烤的肉香混杂着奇怪的味道在这里缓缓的发酵,
! D4 I- u; d  w" O3 n+ e0 D 连这里丑陋的人们一起发酵。( B/ O% j) I* P
  「我靠,没想到你们这样的小城市也有这么大气的娱乐场所。」大鸟和我歪2 m0 r: Z% k; j) {! c, U0 r
歪斜斜的从出租车上下来,两人站在「大地飞歌」的霓虹招牌下,像两个傻B一
) a. q7 h% F" `% p* a; y! l 样。7 S1 ?! V) ~  E; U9 m7 b
  「欢迎光临,请问二位先生有没有预约?」门口两排穿着开叉开到大腿根部9 J7 v/ }, }* X  Y& c% e1 ~
旗袍的漂亮迎宾小姐九十度鞠躬后亲切的问道。: }  V+ g, q; \; K
  「呃,好像是5082号包间。一个姓王的预定的。」我皱起眉头想了想,
+ m8 E) w7 P2 n8 ~ 其实我酒量不错,只是很长时间没喝了所以这次一放纵就有点晕菜。5 C$ v# L/ b9 C' [
  「请二位跟我来」。一个脸圆圆的迎宾小姐向我们示意后在前面引路,丰满8 T4 t% T& J1 C/ u# @: n
的臀部在紧身旗袍的勾勒下随着走动摆来摆去,妈蛋,难道是混血?中国人有怎: E; f* g/ {. V& n
么丰满的臀部么?我咽了口口水。+ g1 f- J& C& p
  「嗯,不错啊,就看等会有没有漂亮的了。」大鸟同志显然对这里的装潢很
; J7 ]7 b4 e1 K% s7 j  ]& Q 满意,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G' w3 m( A, _) y- J
  「没想到老李也不是什么老实人,居然有这儿的VIP。」我低声咕哝着,
  G& P5 Y9 |, L/ y 掏出手机瞄了一眼时间,半夜十二点半,全然忘记了刚才打了一转电话才从老李
/ F; D( U) I5 O& i3 D6 R+ D 那获取了今晚活动的详细攻略。$ y8 B! y2 V$ c
  「先生请问喝点什么?」迎宾小姐退出包间后马上跟进一个穿着露脐上衣的: H5 Y( L7 Z% T
女服务生,昏暗的灯光和各种音响震动声让我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对方高耸的胸脯( Q* ]6 d/ y8 w
上。妈蛋,网上的图片再诱人也没真人好看啊。
" h, v  v0 B" D: b- _0 h   大鸟一看就是过来人,转身就带着那个肚脐上镶着亮片的女服务生上一边口
7 X; T( A9 H& j- r. i1 Y3 r/ F2 I: d1 y 对耳的交流去了。
9 n7 ~0 Z$ s9 b4 t+ i   正当我还坐在那暗自思考那女服务生的大胸脯是真胸还是假胸的时候,一溜
& J0 W# W1 U3 _$ _0 @ 烟进来几个帅小伙子叮叮当当就把我们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各色饮料和零食。
5 A% P7 x0 n' M) E2 M2 j7 y   「我擦。不是说唱歌的么,你刚才没吃饱啊?」我抬头望了望交流完毕走回/ D% U; d  z7 u5 W" x% |! M
我身边的老鸟。不过显然他没听到我的疑问,正满脸期待的望着门口。
7 a+ J& Q, p0 |: W. l   「嗨!二位老板,这里是我们这儿最漂亮的姑娘,李总刚才都跟我打电话交
/ u5 Z  u; o2 e) i" ?4 s! h/ E 待过了,二位有什么要求对我说我绝对包二位的满意。」一个打扮时髦应该三十
7 a/ t7 J& ^# p7 z0 _' u 岁左右的女人领着五、六个姑娘走进我们的房间。这就是传说中的妈妈桑吧,妈
0 I* U! w( q' H( v( T7 M$ @! \ 蛋,老李什么时候成总了,娘希匹。
/ L! ?/ L+ S; f% Z4 ]4 ^   「嘿嘿,不错啊,还有别的吗?」我还在端详站在第二的姑娘的脸时,大鸟
# u# c4 M8 _: F( b' @& q 居然已经开始向妈妈桑询问起情况来。$ l4 F# I5 |4 J- J  y
  「二位老板,这几位姑娘绝对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能说会唱,既然是熟人; a" o+ C$ r' b1 T
介绍来的我当然不会亏待二位,不如二位老板说说你们有什么条件我好帮二位再
& e$ @1 z  H8 F9 M( }5 F 挑几个?」妈妈桑笑眯眯的。
5 G# O" ~5 S6 _' C: x9 G  X/ y   「嗯,既然是这样,那你、你。」大鸟似乎有点迫不及待。娘的,这货是多
( t) n; l; l3 t0 A4 K9 k4 H0 g 久没碰女人了。6 Y# b* y; ^* p9 n! |* b
  「谢谢老板。」妈妈桑和剩下没被点名的姑娘们一起向我们鞠了个躬后依次
! y) D& Z. t; O" F% w 步出了包间。我靠!我还没仔细看呢就选完了!我靠!这是我的第一次啊!7 y3 p- E& y, U
  剩下的时间里自然就不用再详细描述了,反正自打摸着真姑娘的胸和大腿后1 ]' z9 h. M7 F3 |
我的小兄弟就不能老实的冬眠了,桌子上的那些各种颜色的瓶瓶罐罐原来是各种) K' V6 A% K! m- {& z
酒精饮料,在被坐在大腿上的姑娘不停撩骚到双目泛红,都恨不得马上撕了那碍
  Z) z' R; X% o: g 事的上衣时,大鸟跟两个姑娘低语了几句,坐在他腿上的那位起身独自离开了包  p$ Z8 G6 q  Z9 [: ?1 M- w: w
间。% p3 `! i+ _) ?2 \
  「怎样还满意吧?一会放开点,我已经都招呼好了。」大鸟伏在我耳边大声
& h1 h! u1 l5 f0 Q2 t2 V9 ~ 说道,没办法音响太吵。话说我们似乎也就没唱几首歌。$ k6 _( Z& W% L
  「这是什么?」我将大鸟塞到我手里的两颗小药片举到眼前端详了两下,正
+ i) Q+ B" z% J5 U% I$ x) y; O 准备询问,腿上的姑娘居然伸手就夺过一颗喂进她自己的嘴里。我靠,你丫不怕
" L- r# F7 i0 Q4 }) @ 有毒啊!- o) S/ k& D, X: R3 |2 R
  大鸟没作声,因为刚才离开的姑娘已经回来了,进门的时候顺手好像还扭了% _* K3 H6 g% e8 y. h  |" r
两下门把手。我靠,那只手上拿的那一长条不会是避孕套吧。我靠我的第一次不* E/ G, i7 y- J) `7 x5 T3 d
会真的要交代到这里吧。
* F- f' r; m6 s: F  ?" ?: @& W8 J   「帅哥,你喜欢我么。」腿上的姑娘眯着眼睛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凑到我面前$ N+ |$ |( V# f5 P) S
像猫一样嗲声问道。
! S! y* D0 v& |2 j   你大爷,爷花钱了当然喜欢。我也不废什么话,把手上的药片儿丢进嘴里一
4 c' w! h" l6 B3 l/ O 头扎进怀里可人儿的大胸脯闷声闷气的应道「喜欢!尤其是这个!」. w; \- u. I* B( v- d' H; x9 z
  「你坏死了,痒……」腿上的姑娘被我弄的花枝乱颤,丰满的臀部不停跟我: V: m2 N5 e$ h2 B
的小兄弟做亲密接触。
  U. U' I9 \5 l2 J9 b8 c   我一把将手顺着热裤的裤口强行伸进了姑娘的重要部位,妈蛋一直都隔着裤3 Y/ |- g, q( J+ w
子摸这次可算摸到本体了。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一边揉着姑娘的胸一边用嘴不停
# C; w6 N. d& k, W/ B1 _" r 的亲着。而姑娘也没像刚才那样一直保护着重点部位,反而半推半就在我腿上蛇5 G* ?4 ~. }' U  a
一样扭来扭去。你大爷的早知道今天就不穿内裤出来了,勒的慌!
, E  J# n, `( E, w2 Q# d- ^2 L( p   正当我有点得意今天的收获时眼角往大鸟那边瞟了一下,我靠,那一对已经
* S8 e& O! U- E9 v- o 脱的只剩下半身了!姑娘白嫩的肌肤在大鸟淡古铜色的映衬下瞬间点爆了我的眼5 N' A! L# q) |5 ]" |* C8 p$ M) E
球!一直以来都在电脑上阅片无数、自认心中自然无码的我感觉有股热气从尾巴
$ _- _  T3 i7 f- k 根噌的一下冲到了鼻梁处,嗓子里发出沉重的呼吸声,感觉全身肌肉一阵收紧,
2 H" G! ^' I/ A  I! ] 好像天神下凡一样每一颗细胞都充满了能量。
# A: b4 Z4 m* R; E0 O+ H   「靠!」我抽出还在热裤内拼命寻找目标的手一把抓住腿上姑娘圆领T恤的$ S. h0 W( w. S! h: B" F7 _
领口,双手用力向两边一撕,感觉完全没有阻力这件白色的短袖上衣就在我的双
8 F; \' ?2 [0 T 手中变成了两片。不待姑娘的惊愕发出声,我张嘴就亲了上去。不要问我什么是* @# e1 c3 y0 A7 x: ?9 u$ f* X& R
接吻,我从小到大还真没跟人接吻过,无论同性异性。反正就是一阵猛吸,伴随
1 Z6 ]- i# v2 c% Q! O" \2 X 着舌头的搅动我感觉我能把姑娘的肺片都能吸出来。0 q, q) `, |2 ~' q* h' g
  不理会姑娘双手挣扎着试图推开我,我麻利的一个转身将一直坐在退上的尤
7 Z4 P" D) Q4 N& ^5 E 物摁在了沙发上,嘴里不停双手却拽着热裤的两边继续用力的向两边撕扯。嗯?0 `! t  K: H. T. c! w& S
没拉动?再用力!「撕拉!」牛仔热裤没有抵挡住此刻我血液中涌动的疯狂,而
9 |5 S2 M. w. i2 @ 此刻我的双手仿佛对撕扯上了瘾,顺手拽着自己的裤子继续撕,一阵布帛碎裂的) x$ Y! \2 D2 Q6 L& W3 Q/ w; o7 [
声音,我的小兄弟终于挣扎着出世了,当然我的皮带依然忠诚的系在我的腰上,
: x/ Y% _# g% j# k- m/ P+ {' H 包括我的两条裤腿。
# _9 @9 r' q0 s. \   我终于结束了黑洞般的「吸吻」,因为我终于感觉到身下的姑娘似乎已经缺. z$ A$ P- X# N; h
氧到有些痉挛了。透明的口水在两人的嘴唇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蚕丝,姑娘如蒙大
. E& W% V- d4 c* I3 A6 C1 W. Q- j$ j 赦般拼命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全然不顾已经完全碎裂的衣服。我略略低头,嗯,
: C! q9 x4 d* c! k6 P9 x! W 紫色的蕾丝胸罩和内裤,映衬着平坦的小腹,在我眼中荡出一圈圈如梦如幻的光
" Y( q- u8 N' `; j% X4 W7 K 圈,我好喜欢!! P" I& }0 s& {3 Z7 i
  将姑娘双手强行拉开并压制,用下体的力量固定住她的胯部,我贪婪的亲吻
4 d7 m4 }8 Y1 i5 E. a; U3 ~4 l 着她自脖子以下的所有肌肤。本来在酒精的作用下已经处在半失灵状态的嗅觉仿! k, Z9 [# V$ M& r4 F' K
佛一瞬间提升到了猎犬般灵敏,异性的幽香将我的理智完全剥离。此刻我就像一% q' b7 _% z5 f
只野兽,姑娘反抗的声音在我耳朵里变成了妖娆的呻吟。我已经彻底疯狂。( f: ~( }% m' a/ Q+ R4 N0 v3 y
  「啊!痛啊!」姑娘高声尖叫着,我的阴茎无师自通般捅进了姑娘的阴道,
3 w  N* f3 B  W+ s 甚至连她的蕾丝内裤一起。9 u! i4 t' o( y& r8 }
  「我靠!你丫疯了!」大鸟似乎听到了尖叫抬头望了我一眼,不过此刻他也6 U! e$ X  b/ V" G& w
不可能再来管我,因为他已经跟他的那位姑娘也开始了有节奏的活塞运动。好吧,
/ d, Y& D+ y, _+ Y6 t3 A2 m* ~( h 他身下的姑娘跟我这位的反应似乎是两个极端。
) B4 Z7 {; D- \  j0 u   「嗬……」我已经发不出属于人类的声音了,低头又将姑娘的小嘴整个含在
* A/ i7 H/ P# G+ P' @ 了口里拼命的吮吸。当然我也感觉到龟头上的阻碍。阻碍?拽掉它就是。我可不# L! D' H$ X( X% }
知道怎么脱胸罩和内裤。
/ }* L. Y* c5 u& c( ]  N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的腰力可以这么好,阴茎的抽插甚至将躺在沙发上的姑
9 G) s) v* u  h- D4 y0 Q4 ] 娘硬顶着成靠在沙发上。我一只手固定着姑娘的头不让她乱摆好供我吸吮,一只1 S& m  S, a: @
手抓住她的翘臀用我全身的力气将阴茎狠狠的撞进她的阴道,全然不顾她急促扇2 a. @, G' h; D, r
动的鼻翼喷在我脸上热热的鼻息和在我身上又掐又拧的细嫩小手。& E$ j) S8 m* h
  「我靠,你这样搞是要搞出人命的啊!」大鸟终于反应过来,不舍的退出阴. C4 ~3 L; n- O' J
茎过来想拉开我。我本能的下身一用力,居然直接站了起来,而身下的姑娘当然
9 H; f1 l/ z1 v 也跟着被我的阴茎挂在了我的身上,当然抽插依旧不会停,我不是还有一只手托3 G* G1 b4 ^  B* z) p: l
在她的屁股上么。  {8 v' t2 ?) j& J# Z
  大鸟咂了砸嘴,骂了一句「牛B」,在他身后那位小姐「吃吃」的笑声中转
) M; K/ |+ M+ P7 B3 A4 e+ Y! ~ 身继续他的肉搏了。
4 }* W: P& ?, L- p: }/ {- Q5 |1 T   不知道是不是挂在我身上的姑娘终于有了感觉,她的阴道也不再是一开始的8 x& J- @9 T  X' T: H
干涩了,慢慢有些热热的液体顺着我两的结合处打湿了两人的阴毛,随后又慢慢
4 P, O' G" |+ g5 ?- m/ [0 E- A2 t 顺着我的大腿开始往下流,热热的,暖暖的,就像冬天里的热水袋,刺激的我双: U5 a! }; ]6 @5 }
手托起她的臀部拼命用我的下腹撞击着她,而她也不再反抗,用双手紧紧抱住我" O  p/ _5 t9 z) `5 T
的脖子,甚至双腿也卡在了我的腰部一并随着抽插用力。) w+ X. ^/ h7 ~: A$ `) E. ^
  这感觉太爽了,这是打一辈子飞机都体验不到的快感啊!我终于放过了她的# O& g; o" p! }- d4 Y9 H, k
小嘴,继而低头吸吮着她的胸部、她的乳头、她的锁骨、她的下巴、她的耳垂、
% K6 H+ P; \/ w9 j 她所有我能用嘴够的到的地方。! k! m8 }! \$ u: R4 u. {0 ~
  「啊" !啊!要!死!啊!」姑娘仰着头紧闭着双眼张大嘴从嗓子眼里伴着
8 r4 O: R: I; P6 E+ U) ^; g  U 我抽插的节奏一个字一个字的高声尖叫着。不过这次显然不再含有抗议的意思。
% F: i+ f+ j: f5 p   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似乎觉得站着保持一个姿势不过瘾,居然双手托5 V8 Y  O$ b, p; k  g
着姑娘的臀部绕着包间里的桌子随着抽插的速度开始走动,两人肉体碰撞发出的+ c4 l* J7 y/ H8 Y, H
「啪啪」声甚至不弱于加了音响效果的歌曲声。
) D) B, a# b7 [# d& U' b; b8 D. M   大鸟似乎很不服气。在我绕着桌子转了七、八圈后也学我抱着身下的姑娘站5 g) Q. e8 P- z. B/ p6 |$ L7 j
了起来,可惜他选的姑娘明显身材比我身上挂着的这位要丰满些,他们只能两人
) U7 t0 D$ N% s2 ~" o( N7 g! i, E+ | 四足边干边走,而不是像我这样随意的走动。哦,现在我又增加了点难道,因为0 t  b# |8 @* L0 E" E6 B$ ]& k% V
我的口水沾了姑娘一身,好像有点影响口感,所以我随手从身边的桌子上拿过一& @- _; `0 J( Z5 `+ @- r
瓶不知道是什么的酒精饮料就开始往姑娘身上倒,边倒边舔,我估计这姑娘今天
/ L2 B9 `3 \, d+ X7 x7 M 晚上洗的是她这辈子最干净的一次澡。
% |1 s( x8 M  h8 e( ?   很快我身上的这位应该是到了高潮,因为我的阴茎感觉到一股股热热的液体& b: _' s2 K- y+ |& }- r5 D: N
喷到我的龟头上,甚至有些液体顺着我的腿流到了地上,然后又被我在光滑的地
3 f: k) g+ R% u0 v) a2 Q7 O# d 板上踩出一个个脚印。哦,你问姑娘怎么没有声音,不知道,似乎在我绕了三圈/ u" m; A. H5 {  h/ [- q5 T& L5 {
后就只听到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声了。3 z" A. O; E) K6 P
  俗话说的好,乐极生悲啊!不知道第几圈,我终于被越来越湿的地板滑倒了。( e4 W, |2 p+ Y* b8 N! I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阴茎也被迫拔了出来,甚至发出了「啵」的一声轻响。姑娘
- S' ]; l7 K5 _9 i 一声尖叫,仰面躺在沙发上不停的抽搐。双眼也开始往上翻白。6 R, c; ^5 r) }, }
  「我草!不会要操死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一遍抽烟的大鸟见状赶忙5 N' Y* V& {0 t& {1 u- M
跑过来掐姑娘人中,而他选的那位姑娘已经穿好了衣服在一边玩手机。见到此景
1 M7 `# z" b7 r; B3 t( ?5 I 只是用手掩嘴轻笑了起来。两只好看的眼睛弯成了可爱的两道小月牙,长长的睫3 T! B9 A; i3 Z! H6 f3 }
毛随着颤动的双肩抖个不停。妈蛋的!干!我脑袋又是一木,呼哧一下扑了过去。[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6-04-14 13:46重新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