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真应该把你射墙上

真应该把你射墙上

  云停雨歇,王茹还是八爪鱼一样的挂在虎娃身上,不同的是,这个时候她是坐着的,虎娃则是坐在板凳上。4 m; U1 P( Y, A
  下身,依旧紧紧相连。6 s4 N# g2 I: L8 U5 {5 z' r3 }
  “你个变态,每次都要折腾这么长时间,弄的我下面都疼的不行了。”
7 j, Z& E( t" W" ]- _. X3 e  王茹喘着粗气无奈的说道;“赶紧放开,都一个多小时了,你不累啊,再说,等会书记叫你,叫我,我们都不在,他过来敲门了怎么办啊。”+ t( C3 p9 C9 j, ^) E% F2 D
  她也就是个乌鸦嘴,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门外刘殿德在敲门。+ U7 {9 T, J$ i/ S9 _
  “虎娃,你在里面吗。”' s6 d3 U$ }# N
  是刘殿德的声音。
: j( `3 Q- s' Y. X2 C% q  “我在,写个东西,书记你有什么事吗,我马上出来。”
# X" Q- R. h9 w; J. Q  虎娃立马喊道:“马上,马上。”: c* G* Z7 J( u/ U4 }( }
  他还加了两句。
& @: E$ l2 s* b5 e8 N  却听到门外刘殿德喊道:“不用了,你先忙吧,我没啥事,就是看看你在哪里,等会忙完了再过来吧。”1 r- v4 f6 t3 t3 J# Q- q' T: q
  声音落下,虎娃就听到一阵脚步远去的声音,然后是关门的声音,顿时长呼了一口气。' |& F$ g0 I7 D3 W: O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说的什么,赶紧放开啦,死鬼。”
* t# i! l+ H/ ^& a% R; V  王茹顿时就在他的胸膛上拍打了起来。
0 M6 ?. ?. _" [9 M4 w2 K' T- p  虎娃这个时候也没多少情趣了,顿时就把她给放开。5 x8 r; u9 a* d3 ~
  “咋啦,你还不乐意啊,还想让我给你表演个什么呢。”$ P" x, S  _9 ]& f8 N" m
  看着他一副冷峻的脸,王茹以为他是生气了,顿时就放下本来要穿的衣服,扭着屁股走到他面前,还用手抓了抓自己两只白嫩的山峰,诱惑了一下虎娃。$ T! i; m+ g( e  ~) [
  脸上,带着奉承的笑容,她是很不愿意让虎娃对自己产生好感的,她知道,他在刘殿德面前的威信要比自己强太多了。/ O" [$ b; Q; k( p% r, |3 [: y, \
  “你个小骚货,是还没吃够啊。”5 l/ g0 F# v) K% I' X, L6 j* ?
  虎娃顿时一把把她给拉在了怀里。那我们再来一次那个老汉推车吧,我挺喜欢那个的。“
! r2 h$ B# x% `8 X# T" I0 d  王茹顿时赶紧摇头,她现在感觉下面都肿了。% A  |& P0 k, Y3 w/ V0 \4 b5 w9 J. f
  “不要了,不要了。”
' m5 u- @0 C6 f# D  她说着,就感觉屁股下面一根火热的棍子在顶着自己,顿时就吓了一跳。你个变态,你竟然又硬了。“
+ U+ j$ i6 H' N' j/ `  她说着,就想从虎娃的怀里跑出来,只是她的力气哪里是虎娃的对手啊,顿时就被抓了回来。
" K# J& o% |. _  “别闹了,安静一点,我问你个事情。”
6 B% N) Z9 _! G7 K! L: ?  虎娃看着她说道:“放心,我不弄你了,你下面都红肿了,我刚刚看到了,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能不心疼啊。”7 E+ R% b! i8 l/ r( m/ J; v
  柔情,是任何一个女人的杀手,特别是刚刚干完那事之后,女人往往都需要几句安慰的话。
' D0 a5 |1 q3 X6 ~, ^  听到这话,王茹顿时心里就感觉到暖暖的。6 Q3 n9 o( E$ s
  “嗯,你说。”, X) A5 V9 c8 M9 g+ H
  她乖巧的趴在虎娃怀里,亮晶晶的两只眼睛看着他。( o, g3 y- k& p; H! I  l
  “我问你,如果新县长来了,你是跟着他,还是跟着刘书记。”1 r+ W/ h) C/ B$ e; I9 D
  虎娃的表情严肃。你现在的职位是县长秘书,等到新县长来了,你几乎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但是如果你不想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变成县委书记秘书,一个书记有两个秘书不是什么大事。“
1 D! o$ I8 E8 d/ [: s  王茹顿时就愣住了,脸上也带着复杂的表情。
3 Q" [9 u/ y9 F( b1 b" r8 a  对她来说,跟着新县长无疑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她也听说了,这次新来的县长,可以说就是一个空降县长,来县里就是来镀金的,很快就会被调走。8 P& r5 c3 _( a" M' L$ E9 I$ ]4 z
  但是她更加清楚,刘殿德上调的事情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跟着刘殿德更加靠谱,只是,跟着刘殿德的话,她就肯定要受到虎娃的影响。
' p9 X4 R. S+ n; `* X3 ~+ v( T/ F  特别是她最近发现,刘殿德似乎对她不感兴趣了,好多天都没有碰过她一次了,这个事情让她有些恐慌。: Y1 q( h# Z# b; R; x+ _- S" u
  “你放心,如果你跟了刘书记,他一定会好好对你的,他如果上调的话,我是肯定不会跟着走的,要留下地方上,你一定能跟着走。”  m: W7 M. D( A8 L: _# J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虎娃忽然说道:“而且,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个事情,这个新来的县长,不管他有多么厉害,他终究都只是个小丑,而刘书记不同。”
2 d% ^( t$ d, j; g$ \2 m& J; V2 R  说道这里,他就停下来不说了。. K% A: _  D6 [
  他相信这个女人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 f6 e- d. _" l* }7 w" H& S  “好,我听你的,我选择做刘书记的秘书。”3 `  W% e8 B; C. k( J2 K6 l7 j
  王茹顿时就一脸坚定的说道:“我相信你,只是,你不能抛弃我。”8 k5 ^0 N* \+ x4 B
  “放心吧,我不会的。”
% o) L- j# z* }& `8 f! {* i  虎娃笑着,把她抱进了怀里。我还是那句话,你是我的女人,我只想给你最好的,风险,就让我来承担吧,从今天起,你是书记秘书,我是县长秘书,我们身份对换。“: R0 b3 g" b4 B
% c- z! y2 w) S/ K# ^
  “为什么啊,难道你要跟着新县长?”
1 `0 c4 T- p. G! y  王茹顿时就惊讶的问道。
  u8 }; s. o% w' W' r1 ]8 Y  她不是白痴,一下就听出了虎娃的想法,心里不由就开始思索这个新县长是不是有什么好的。
+ u2 o' i4 P! l" R3 p1 T  人都是这样,总想要别人选择的那个东西,总感觉别人的选择就是好的。
. K* `! i2 E' ?9 z2 A8 H! I0 F  “因为我必须要留在这里,我在这里的根基还没稳定,我要给自己打好根基,就必须要留下来,而你不一样,你没有这些实业负担,你如果跟着刘书记,就能很轻松往上一步。”
9 b' L# _% c5 v8 {! r1 o  虎娃如何不明白她的心思,立马就给她解释道:“你就安心吧,要学会相信我,傻女人。”
4 w! |( c) V, r" Q4 p  他说着,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脸上带着宠溺的表情。1 N5 A( l  z3 z* F( O3 k! H( A% B) ?
  “嗯。”
# L# w4 u1 M- e  听到他的话,王茹终于把心放在了肚子里,这一刻,她自己也没注意到,她已经开始渐渐的跟着虎娃的步子走了。+ r9 u( J+ O" J
  基本上他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5 E* k+ U; k: V. n' u  在他面前,她的戒心几乎已经完全歇下来了。
: A9 c9 Y% q  w5 q% C  又缠绵了一会,王茹继续呆在县长办公室,虎娃则是去了对面。
' `5 k$ U# r  @* C* _% f  “书记,我忙完了。”
/ A6 c0 X: {2 y* Y4 X8 N. a  他说着,直接坐在刘殿德的对面。
/ r4 F% }* b4 P  “你呀,滑头,怎么样,那个女人的身子还舒服吧。”
) e) D/ x' e$ r$ v  刘殿德看到他,顿时就笑着说道,显然,他知道那边发生的事情。
5 G" g% B: Z- V% j  虎娃却没有笑,脸上还是严肃的表情。2 }& z0 w/ W$ @1 m5 r+ ~( r1 [; C7 t" C
  “书记,我想和你商量个事情。”
  g' n5 V! L# V. i  他说道:“关于我职位的事情。”
2 X9 u& j1 H) Z  听到他这话,刘殿德莫名的竟然感觉到一阵心慌,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收敛了,变成了严肃,点了点头。4 V% f3 d$ V$ B( y  Y0 Y
  “我想,把我和王茹的职位调换一下,从今天起,我是县长秘书,她是您的秘书,不管怎样,她跟您的时间长了,办事还是比较顺手,而且,您对她的了解也挺多,如果到一个新地方上的话,她能帮到您的忙。”! p1 t/ |& P( X0 u8 V
  他很真诚的说道,只是这话刚出来,刘殿德就急了,他有些不明白虎娃的意思。
; O' \5 ^* X2 s. @  “你这是要离开我啊,虎娃,你可不能这样啊,难道我对你哪里不好了啊。”
  y5 x, M' m8 v1 y, V6 @; I  他立马说道,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怔,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其他东西了。”& i0 j; _& W  R) R- A2 n6 G) s
  他说着,眉头紧紧皱着。/ X! T/ g0 I4 J6 |  g' M
  “嗯,是的,有人要整我,而且,身份不低,我必须要离开您,才能保证您的安全,我不能让您陷入这个泥潭里。”
4 D7 ~6 Z* h! N  虎娃很认真的说道:“我虎娃虽然没脸没皮,但是谁对我好,我很清楚。”9 z7 _1 [* l# h5 o* O
  听到这话,刘殿德顿时就噌的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他。
" J2 N2 o8 {  t+ [4 U  “难道,你那么不相信我,我帮不到你,我背后还有人啊。”2 @8 c6 w% i/ F) b* [
  他说道,用手指着天。/ k  X7 |% F  L( M. e. ?+ N3 v
  虎娃还是摇摇头,也站了起来,一脸凝重的看着他说道:“我就跟您明说了吧,对方是天京四大家族中上官家族第三代的领头人,上官洪峰。”
- [* L( t7 |  B  j; X# d  k8 z  “什么,上官洪峰,你怎么会得罪他啊。”
, y) i: Y% u  Z  r' c  刘殿德顿时就惊讶的瞪着眼睛看着他问道。
& k  d9 D! N2 H  “因为一个女人。”/ u/ x- `, p2 X1 T
  虎娃说着,脸上带着笑容。我爱的女人。“
# }1 {2 C* t) W6 `/ \; H  刘殿德顿时无语,冲着他露出一根大拇指。  }0 B, |& H( r% ?5 H3 j  c1 E
  “你比哥哥牛。”
# j2 E, G8 K' j0 E, W. N  他说着,然后就坐了下来,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猛的吸了起来。
' y) _5 g! J( U5 T4 |/ [. N  虎娃也沉默,等着他的答复。
4 a  o) p2 N2 H7 m: C# Y  抽完一支烟,刘殿德才闭着眼狠狠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 c& U+ H" E. j; S( }  “我要保你,我必须保你,你帮了我那么多忙,我也必须要帮你一次的。”
& m9 @/ s# H5 m  y4 z; d  他说道,眼神坚定。
5 ?; N- Q; f1 E& F4 {  u( I: P' @  能在听到那句话之后还说出这句话,说明他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Q# Q( f; W3 F3 R: b
  “谢谢,只是,你感觉你能帮得了我吗?”+ X) D+ O/ |6 |
  虎娃笑道。即便是玉石俱焚,你也不是上官家的对手啊。“0 F* H$ u" m* `7 ~; O6 g6 ?
  他说着,又道:“上官家的资料我查过,最上边的,是上官无趣,现任的副2号,他是个好人,可是,有他在,上官家就有一棵常青的大树。”- `6 T1 p( P5 N7 I% j: W7 c% T
  刘殿德沉默,再次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8 D6 B+ F, X1 R& x0 S" S  他是个非常护短的人,也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如果让他看着自己的手下就这么让人给玩死,他不甘。& r( Y' C& z9 ]7 V
  “相信我,我也不是一个人,我背后,也有人,只是,这个博弈,相当于是神仙打架,您参与其中,会很危险。”- j3 ^5 H2 `, Z& }* H* s
  虎娃再次说道:“老领导,如果你真的心疼我的话,就放我走,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我一下,比如,我从牢里出来的时候。”
3 U* H+ c4 T6 a1 o5 Z  ^  X  他说着,就笑了,很洒脱的笑容。
8 X5 e7 e' f# y- l5 h  “只能这样了吗。”
! \' T- }- a. Y( D8 O0 Z  刘殿德把手上的烟掐灭,看着他问道。3 y8 }8 X& p3 I/ [; P
  “是的,只能这样了。”
6 R9 F& U8 n& e: T  虎娃笑道。# c8 n# U, D; H- _" p1 N) K6 Q
  刘殿德沉默,然后说道:“那我支持你的决定,只是你记住了,当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出手帮你,你帮了我那么多忙,我刘殿德的心也不是铁打的,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兄弟了。”
2 h$ K0 e) J8 R& C8 w6 R5 k  X  “谢谢。”
8 P4 }9 g9 M6 J0 Y) i( ]5 _  虎娃笑道。/ u# K4 ~' ^" t+ m2 h
  办理手续的速度非常快,因为刘殿德现在是身兼两职,所以虎娃和王茹的职位都是他来审批,不到半个小时,两个人的身份就已经对换了。
; w. e. ^  `9 J  当虎娃看到自己的新身份的时候,不由先愣了一下。0 T# C7 S) @5 p2 I' p8 r; m! g
  “县长办公室主任,合适吗。”4 s* I- B4 E, V3 j( l6 D2 P
  他看着刘殿德问道:“我的资历明显不够啊。”) ?# Y5 _5 _! K4 Y
  刘殿德立马就摆手说道:“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这个县长办公室主任,只是把县长秘书的名字叫的好听了一点,有了一个准确职位而已。”  ]1 I) a$ ]) J8 V" y
  “可是,我才二十三岁,就挂着副科级的头衔,下面的人肯定会有怨言的,这样对您不好,您还是给我改回去吧,职位不变,把这个头衔改成科员。”
8 v  u+ E- s! |9 p  听到虎娃的话,刘殿德不由一愣,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 }( R+ q- f; O, a# N/ a* n  说道:“兄弟,你就不能让我为你做点事情啊,这样我走了你也好混啊。”. s4 B8 z& \+ ~7 U
  “不好,如果你为我好的话,就不要给我官职,他会给我的。”: i% ^( g% A1 n* z4 O
  说着,虎娃就笑了,笑的很灿烂。只是,我可能要背叛您了。“
/ d* X3 G" L  T  刘殿德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1 h' s" L9 B7 n; \: F  “我明白了,放心吧,我明白就好。”6 _# M$ L3 k+ Z: B" w8 o. @
  他说着,又拍了拍虎娃的肩膀。你感觉有必要,就放开手去卖吧。“" C) `, V$ T: T/ O; p
  说着,哈哈一笑。
9 y  Z0 I' ]5 T' j  虎娃也一笑。% R* c& G4 _6 n  d
  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算是真正的成了刘殿德的死党,不是自己对他死忠,而是他对自己死信。& C( \; @1 L2 a! ]# c; K1 p) s
  能把下级做到他这个程度,也是一种骄傲。
' M' x) x8 S1 ^' t5 n- F' u  “恭喜高升啊,书记秘书大人。”
0 C/ B2 L" k$ `5 H" P% k% t$ G  县长办公室里,虎娃阴阳怪气调笑着王茹,顿时就被她拿起书砸了过来。
, u0 E8 z. `4 W3 C9 Y: }7 @  “你能不能不得瑟啊,真是的。”% v& h; p* [8 ?
  她冲着他翻了个白眼,说道:“我都愁死了,你可怎么办啊,这么一换相当于是降了一级啊。”: O; L* h" L  u3 b& o$ {- D
  “没啊,谁说我降级了,新县长马上就来了,等到他来了,刘书记一走,以他的背景,肯定要上升一步,也成了书记,那个时候,我不就又是书记秘书了啊。”1 U" x* L+ c2 \) S
  虎娃顿时笑着说道。5 c- O4 u: j7 ~) |" h
  “你个坏人,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个事情。”& g: C' l( ], W& u
  王茹顿时拍着他说道。
9 @0 u! V- ^; W& A; K2 z  一天时间就在打闹中很快就过去了。5 g" X& x9 D' \9 _
  这几天,一切都还算安稳,什么也没发生。/ G) z/ \7 U( ]1 X( y2 V  K
  虎娃还是每天上下班,晚上回去陪几个女人,地产公司的事情现在已经完全交给了刘老虎和王秋艳,他玩的时候去看过几次,广场那边的楼已经盖起来了。9 B9 t+ K2 V' u, U7 q5 O
  他知道,或许等不到那栋楼盖起来,刘殿德就要被调走了。* ?  I5 Q  `* Y) ?
  只是他现在最要面对的一个事实是,新县长来了。
7 [6 X/ ~) n1 {) o0 C$ F* y  九月三十号,距离国庆节只有一天的时候,新县长来了,坐着一辆军车,身上还穿着一身军装,肩膀上带着两杠三星的上校军衔,表露着他曾经的身份。0 l+ B+ R. ~, k* _, s
  显然,他是认识刘殿德的,看到他,顿时就冲他敬了一个军礼,说道:“你好,我是胡波。”; \6 j' _+ k# M
  “你好。”- t$ e: w( I* {$ ~. w1 x8 O
  刘殿德也冲他敬了一个军礼。欢迎你的到来,走,我已经摆了一桌饭,给你接风。“
2 W* t/ {; t6 b5 P0 @, A. y  这个胡波明显也是个老油条,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9 Y4 X( k# I+ V* O# R  “你叫刘虎娃,是吧。”3 O, p7 k% _% D5 V, i0 F
  他看着眼前的虎娃说道,脸上带着藏不住的骄傲。
* K/ V. H9 ~2 N4 R3 J# _  “是的,胡县长,我叫刘虎娃,县长办公室主任。”
) Y5 Z" C+ V) r8 S6 E2 v& J5 E  虎娃说着,介绍着自己的职位。- i) M# P& h8 r/ R) P0 N( n7 f3 S4 o
  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胡波顿时就笑了。" E4 [0 ^1 h' ?( P% U( ]" @
  “按照你的职位,最少都应该给你副科级的待遇,可是,你却只是个科员,能给我解释下为什么吗。”
6 V6 A4 {4 H0 X  他问道,眼睛里带着几丝冷光。9 L; I& D8 {. [1 g1 D( `! ~) \
  他不是傻子,他能看的出来,这个人明显是别人留下的钉子。; X3 q0 l6 l$ N2 {: y  S0 ~% |
  “我资历不够。”
- w2 a- a7 _& h5 G4 H6 y  虎娃说着,就叹了口气。我来的时间比较短,刘书记又快要升迁了,他升迁,我肯定是跟不走的,所以,就主动要求留下来,做您的秘书。“5 E5 n$ S# U- U: b8 Z/ c/ e
  听到他的话,胡波顿时眼睛先是一亮,然后很快恢复了正常。
( Q- q# x! _1 M: C7 D% |  笑着说道:“可是,我听说你给刘殿德立了很多功啊,他这次能够升迁的这么块,也是托了你的福啊。”
4 O" }3 k# \0 i7 ?  “可是,我终究只有二十三岁,终究资历不够,如果跟着他,即便是上去了,也会掉下来,那时候会更惨,还不如跟着您。”6 l0 z" z8 o! L2 j/ V
  虎娃立马说道,脸上带着坚定。而且,我一直都梦想着能跟在一位将军的身边,所以,请你成全我。“- ^. b. z1 T' T- X* O0 @1 C7 s7 \
  或许是他铿锵的语气和坚定的眼神感化了胡波,顿时胡波就大叫一声:“好,好,我喜欢你这个性子。”' x3 T, g; [  _4 f) y$ ~( G
  “如果你能给我透露一点县里的小秘密,我就留下你。”
% X: ^- X& p' @0 m, @5 D4 Y2 v  他继续说道。
! s9 o: A1 v$ {4 i  “对不起,领导,我不能那么做,如果我可以在你的面前透露其他人的资料,你又怎么能保证我不会在别人面前泄露你的信息,所以,还请你不要为难我做这种龌蹉的事情。”/ B. Y# ~$ b3 c; u3 m; Y/ l
  虎娃立马就更加坚定的说道,身体站的笔直。
% x2 D$ H& Q* ^  “好,好,好,好苗子啊,如果你进了军队,我保证你最少是个正团长,可惜啊。”
, m. K# I8 O2 s, M% _  他说着,眼睛里再次闪动了一丝精光。不过也没事,我听说,你在县小学门口把歹徒给吓的跪下了,有没有这回事啊。“% Z( z7 u4 I' ~" x; ]+ |3 ^
  “没那么厉害,外面传的变味了,我只是把那个人骂了一顿,然后他知道错了,就悔过了。”# d1 Q$ \- [6 s3 u7 U
  虎娃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5 f0 I; y8 b  k+ X  g5 M  K
  “你呀,就是太谦虚了,我告诉你啊,咱们男人,做了就是做了,有的时候,就要浮夸一点嘛,不然的话,领导怎么知道你的好啊,是吧,你放心吧,跟着我胡波干,我保证,绝对比你跟着刘殿德干要有出息的多。”' i, K' j4 P- J/ h' E) @
  他说着,就看着虎娃很认真的问道:“我想郑重的问你一句,刘虎娃,你愿不愿意辞掉县长办公室主任的职位,做我的秘书。”6 i0 h. d5 Z4 g  S$ b$ f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胡波这是在考验自己,也是在给刘殿德一个下马威。
# a- g# ?* C* ~) b  “我愿意。”
0 z* m$ O4 p4 w3 N9 x& m  他立马说道,声音铿锵,语气坚定,像是在许下一个誓言。: `+ I2 E4 O1 l2 o# d+ F$ b
  “好,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了。”% j& e7 F( _4 M8 e: X! V9 N
  胡波说道,然后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哎呀,你这个性子啊,跟我很搭调,咱俩能尿在一个壶里。“8 ]+ i( g# d7 j  t/ \
  他说着,就指着椅子冲虎娃喊道:“坐,坐吧,别客气,虎娃啊,我问你个事情,我刚刚来的时候,在咱们县广场边上见到一栋正在建设的大楼,那是在盖什么,你知道吗。”1 o  c( \$ D( g+ R" V+ g/ [( V
  听到他这话,虎娃顿时就笑了,不过是在心里笑,他已经想到了胡波接下来要说什么,不过还是做出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说道:“那个啊,是大龙地产在建设商铺,建好了以后,那里将成为大龙县城的一座风向标。”
6 O% l7 I2 `$ S" N2 h  为了刺激胡波,他继续说道:“那一片广场,也交给大龙地产了,他们将要把那个广场给建成咱们北方省最专业的健身广场,咱们县委的新楼也在那附近,有时间我带您去看看。”: ]* w& I" ?7 S! o9 y
  胡波新到地方上,最想要的是什么,就是政绩。
, p) j$ s. [! y. Z% c  一个官员,不管后台多大,没有政绩,也没法得到认可,一个县中心广场,而且还要建成省里最专业的健身广场,这些话对急需政绩的胡波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0 F# p. S# K! j" I# b* ~! k
  顿时,他就看着虎娃有些急切的问道:“那你知道,这个大龙地产公司是什么来头吗。”7 C9 ^9 E9 U- t9 _" H* [, U9 v
  “当然知道啊,大龙地产的总经理是我叔叔,不过不是亲叔叔,是一个村里的,我管他叫叔叔而已。”$ p" W  \) E  c4 _- m' i
  虎娃立马说道。
7 {: u6 r* d4 i- u( G  听到他的话,胡波顿时就站了起来,眼睛里带着惊喜的目光。
$ r& `7 e$ {, H3 c) A  “那,过几天你能不能帮我约一下你这个叔叔啊,我想请他吃个饭。”
/ G0 K% O+ K- S) d, S8 d5 I  他说道。  e+ Q( G  O2 p; `. M
  虎娃顿时也站了起来。7 z, r" |, ^6 }
  “这个没问题啊,您请客,我叔叔肯定会去的,再说了,这刘书记不是马上就要走了吗,在大龙县,您迟早都是一把手。”
8 o5 N, W7 R9 Z- l6 r. E7 \- A4 J  他小小的拍了个马屁。他是看出来了,这个胡波为什么要转业了,怕是八成是被逼出来的,他的性子太狂傲,有什么心事根本就藏不住,这种人,最适合在打仗的年代带兵,却不适合在和平的年代做官。& {1 T9 N1 b6 [) k$ D( }
  听到他的话,胡波果然脸上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1 G0 h3 X% X. \5 Y2 N( ?% V9 [
  “嗯,你说的也对,虎娃啊,不是我给你吹啊,你看着,刘殿德他走了,不到一个礼拜,我就能上到书记的位子上去。”3 U1 X8 M( M4 |7 r9 P5 v! q8 l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十足的自信。9 a; m% }: y7 ~2 G" G
  “我当然信了,胡县长你是副师级转业,本来就是副厅级的干部,只是到地方上降了一级,迟早还是要升回去的。”. V! o- g5 K* j0 ]
  虎娃顿时再次一个马屁。. J# p+ j& z  J0 [8 u
  对这个马屁,胡波很是受用,顿时就点了点头。3 D1 Z/ x( I: y8 s
  也不谦虚,说道:“嗯,这也是实话,如果我不从部队走的话,最多三五年功夫,最少也是个正师级。”* f, U$ v& R- Z9 ?% ~# w9 ~, K
  说着,他忽然摆了摆手。
. C6 d, K1 M0 p- P5 A  “好了,不说这个了,这么,我给你露个底吧,你见了你那个叔叔,能不能给他说说,让他把他那个楼盖的慢一点,或者直接停下来,等到刘殿德走了以后再盖。”+ c$ @9 G& ^- w! M6 q/ L
  虎娃知道,这才应该是他想要的东西。" |! N) ?/ D. B! ~* n5 [
  那个广场,背负着全省第一专业广场的名头,虽然是在刘殿德任上开始建设的,但是如果能在他的任上完工的话,那这个功绩就完全是他的了。7 e! Q! X) E( I% S
  “没问题,胡县长,你就放心吧,这个话我绝对给我叔叔带到,反正我叔叔最近工程也不顺畅,总有混混在闹事,县公安局的人总是爱管不管的,工程本来就不怎么顺利。”# E5 {' u/ E4 n% N
  虎娃说着,脸上带着一些无奈。
- e2 J" a' ?$ i6 u& K. V  他说的都是实话,虽然这实话里带了不少的水分。2 x1 }+ E& {& P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你告诉你叔叔,这个事情交给我了,让他完全放心,公安局那就是我家后院,这个事情我保证以后不会发生了。”
9 j* t( x! g) W. H4 W" E  胡波顿时就一脸狂傲的说道。: W6 z0 @) o; _, `
  一句话,虎娃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对他的判断错了。* E/ D% R7 H# F
  这个胡波,不光是狂傲,简直就是狂傲的上了天了,顿时就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军队里把这个家伙放到地方上了。8 k. ~4 Y9 B: [4 b* a
  这种人,没一个领导会喜欢。/ R! l8 h& f0 d* o: x, F# n
  “我一定会把这句话带到的,只是,这个真的可以吗,这些话刘书记也给公安局的人打过招呼,他们鸟都没鸟的。”, t; j: x( }% f$ ~* ^
  虎娃疑惑的问道,心里却明镜一样,对于胡波和肖勇的关系,他早就清清楚楚了。
( \0 \0 K+ J+ W) W6 [8 q6 A" P  可是胡波不知道他知道的这么多他,顿时就一脸自满的说道:“你不清楚,这个县公安局的肖勇啊,以前也是部队退下来的,他退下来之前是我的下属,我对他还算照顾,现在我说一句话,他肯定要听的,你尽管放心就是了。”( h0 G' q; H7 x8 k* a
  “这样啊,我知道了,胡县长,我不该怀疑你的能量,我认错。”
, E$ S& {/ I! O  D  虎娃顿时笑着说道。+ o% {9 w/ D8 ]0 |; T* ~# ^, [: w' p# N
  胡波顿时摆摆手。" b$ [' S) D+ S$ x  f8 |
  “小刘啊,没事,以后你跟我的时间长了,就会知道,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的,不用这么多假惺惺的客套,想问什么直接问就好了嘛。”
, c7 d) Z5 k' q  虎娃赶紧点头。; D: i9 f% y! l7 c6 _
  “好,那个,要不这样,你现在就去,给你叔叔带这个话,就说,晚上我请他吃饭,请他务必赏光,哎呀,我这个人就是闲不住啊,让我闲一会我就感觉浑身都难受。”
5 b( I  `; _. ~+ J, m  胡波说道,就哈哈大笑了起来。1 ?, w" H2 g3 X$ j
  “好,我立马就去办这个事情。”
, C! H) }8 s5 c5 z  j2 F) a  虎娃说着,就准备转身往外走去。
& t6 ^4 w% L  U( s  只是还没走到门口,胡波又把他给叫住了。9 ?: |( x- z2 a3 e1 l
  “是了,小刘啊,你刚刚见我那个车了吧,司机应该就在旁边,你去找他,就说我让你去的,让他拉你去,县里这么大,有个车也好办事,办完事了赶紧回来给我打个招呼。”4 M( N$ |6 y9 e* I. @" S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笑道:“好,谢谢胡县长体贴。”
5 [8 H9 r# X3 L: N1 J+ D  k  然后就大步往外走去。+ c+ }* `# Q) B
  走出了办公室的门,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 b; F& Q  t  h  “木风,走。”
3 T/ o# L6 z4 C/ x. e  他冲着木风喊道,然后就往楼下走去。. L0 X0 r: a/ `0 O
  木风一愣,有些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了,不过却还是赶紧跟了上去。" T' p2 o2 z; F) c8 j6 ~% {
  胡波的那辆迷彩的越野车就在县委门口放着,一个皮肤黑黑,穿着一级士官武警军长的男人正在擦车,看到虎娃过来,顿时就停了下来。
: o1 ~& c9 N5 o. w. y/ K( \( \  “你好,请问你是胡县长的司机吗,我是胡县长的秘书刘虎娃,他让你拉我出去办个事。”
7 s% D8 r% h+ l  虎娃看着他说道。
) [% P! z+ g8 G3 z  男人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好,我叫黑子,咱俩同姓,刘黑,上车。”
- y$ [  x  J& [# @: U: Z* g" i* s  他说着,就把手上的毛巾一拧,把盆里的水倒掉,随后就看到了虎娃背后跟着的木风,不由眉头一皱。
; c+ Q/ L, M0 S. I  ^3 Y$ {  “他是谁。”
2 R4 p) N: j0 G  他看着虎娃问道。, f0 n) z& k! j% ?  {
  虎娃就知道他要问这句话,不由有些头疼,看着木风说道:“这个还是你给他解释吧。”2 p* [3 q$ |* z4 ?2 e
  木风顿时点头,又做了一系列那个动作。$ Q. p! H( i  U3 j( M7 T$ X/ L
  当他拿出红本本,这个士官看到上面的那个大校军衔之后,顿时就站得笔直,敬了个军礼。
* R7 _& z" B$ D0 C- N( [  “好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1 Y5 h5 }( m" v# w; \. \4 p& v6 w
  木风懒洋洋的看着他说道:“我的指责,是保护他,他的具体身份,属于一级机密。”! o9 q0 c' b( c  p/ J  Q' z
  刘黑顿时就再次敬了个军礼说道:“请首长放心,我绝对不会泄露任何一个字给任何一个人。”
3 m3 }+ X3 B1 c' i( a% j) a% g+ X  “那你知道泄露我的身份属于什么罪吗。”( \( V- \& X2 U& V3 i$ b
  木风问道。
: ?, n; ~) A$ x8 v( p% Q9 W  “知道,属于叛国罪。”! n4 W$ x5 i+ n7 `9 z# j
  刘黑顿时铿锵的答道。
$ S8 X) k8 I% I: ^8 W  木风点头,这才呼了一口气,说道:“开车吧。”! Y. C2 U8 y: M: l8 b0 T9 F  h  n# O+ w, I
  刘黑这才赶紧上车,发动了车子,只是这个时候他看向虎娃的眼神已经变了,敬若神明一样。
0 S: ]" y5 f" t7 S  “能有一个国安的大校来给他做保镖,我的天,他究竟要是什么身份才行。”
3 R$ b7 Q. D; y7 ?% z' q% B) `  他想着,忽然就感觉到一阵不对劲,看着旁边坐着的木风说道:“首长,我们被人跟踪了,是一辆黑色轿车,改装过的,玻璃是防弹的,要不要甩开。”, j- E7 I) A$ X! t
  听到他的话,木风不由眼睛亮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用躲开,那辆车上的人也是保护他的,他的身份比较特殊。”
( m4 K; Z( D) [' b" w) j2 R# c3 ]9 ]  说完,又道:“你是怎么知道那辆车是改装的,还有,又怎么知道那辆车的玻璃是防弹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8 H5 |# c7 G1 h$ l+ t3 V* [/ [! ^
  他说着,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匕首,一边把玩着,一边轻笑着看着刘黑。
. `9 {4 h2 j$ s' y# U  “首长,我之前并不是武警,而是属于侦察连的,只是为了方便跟着胡副师长,就是现在的胡县长,我才被转到了武警,我的真实军衔是少校。”% i( `' i$ d" x) U8 k( n" K
  刘黑立马就说道:“以您的身份,应该很容易就能调集到胡波县长的资料,有些东西,不用我解释了吧。”4 H$ ]/ G1 W* u7 T  [" Y" O
  听到他的话,木风不由眉头就轻轻一皱,手上的匕首也瞬间消失。
6 I) ~% l9 ?4 o/ @0 [, g  “哼,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算了,不说这个事情。”: @% {* R) y+ e% [; T/ P' R
  木风冷哼一下说道,显然对胡波一家的印象很差,非常差。
$ e: B: w. c$ }: D+ q; D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找到刘老虎,给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下楼,再次回到县委。. s7 t  p2 u3 m, `: T
  “你说你叔叔同意了啊,哎呀,太好了,小刘啊,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发现咱俩特别投缘,没想到你竟然还是我的福星啊,我告诉你啊,这个事情如果能够真的办好了,让我把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给烧起来,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的。”- F% l1 x& r$ R  B5 I
  胡波听到他办好事了,顿时就冲着他哈哈笑道:“你那个叔叔也挺有意思的,说好的我请客,这下又变成了他请客,是了,这个大龙酒店是个什么级别的酒店啊,我们随便吃吃就好,可不能让你叔叔太破费了。”
2 _% Y8 P* s& C* @( u8 ?8 x6 }% J  “算是三星级的吧,大龙酒店暂时就是咱们大龙县城最好的酒店了,如果想要去更好的酒店,就要去市里了。”
# ?/ e! k4 a% Z4 \0 A2 K  虎娃立刻说道,他怎么能不知道胡波是在担心自己的面子被人给削了啊。要不要我现在去给我叔叔打个电话。“4 B# X. l4 E( \3 T) T+ |1 y! U3 J( Z
  看到虎娃猜到了自己的心思,胡波别提多开心了,顿时就笑道:“不,不用了,挺好,挺好的,哎呀,虎娃啊,你果然是一员猛将啊。”
5 M4 ~! O( U! a6 s  “那,咱们县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啊,我是说,比如卡拉ok啊什么之类的地方,人家请我吃饭,我总要回请个什么吧,不然的话,显得我不够诚心了。”
2 b  {( n, ?/ Z8 C) ^! ~; o  听到这话,虎娃的脑筋就猛的急转了起来。
$ i  o* Y1 s5 i0 U7 r' k4 U  “看来这个胡波不仅狂傲,还是个二球啊,妈的,刚来就敢这么猛的玩,看来回头得要找木风要一下这个家伙的背景资料。”- f$ }" o) i% S' M" Q
  他心里头想到,嘴上却笑着说道:“当然有啊,咱们大龙县虽然不是很富有的县,但是也不算是很差劲,最近新开了一家天上人间酒吧,里面的环境就很不错,只是消费有些贵。”
) Q3 P3 a% {: m' g$ s; N6 ~  虎娃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胡波摆摆手说道:“天上人间,这个名字不错,很不错啊,好,就去这个地方,消费嘛,哈哈,这个再说,我就不信了,我一个堂堂县长来了,他们老板能不给点面子啊。”
' Y" s- V; o0 N4 \: w2 W/ N  说着,脸上带着一阵神秘的笑容。. }. a5 Q0 O2 B
  虎娃顿时就懂了。
6 S. N9 m( s# {% E+ |( ]  只是同时在心里再次摇了摇头。
' i  f; L( d  `3 D6 Z  “妈的,原本老子对于拉着你做伞还有点愧疚,现在看来,弄死你都是活该,当个县长不想着好好给给老百姓办事,心里装的都是这些事情,让你们家和上官家扛着,好歹也能打个前站。”& F/ P: i, F7 o! ?& Q
  他心里头想到,对胡波的印象不由的下到了极限。
1 p7 e3 j' I; `- U  他当然知道这个家伙既然已经心知肚明知道天上人间是干什么的还要去,那就肯定不是去唱歌的。4 h& B& {9 n' V/ R7 [* ^
  他嘴上立马说道:“好,那,要不要我去提前安排一下,这个天上人间的老板我也认识,我去给他说一下,省的到晚上了,您的面子被削了,就不好了。”& b9 i1 V8 {* e( K
  “好,去吧,你可真懂我的心思啊。”
0 P% s: R- V6 K4 y, v2 m  胡波顿时笑道。) F5 J, O8 T- p( z& w9 ?- i
  虎娃也呵呵一笑,然后转身就出去了。
. K* A! {& i* [  又坐着他的车到了天上人间。
% I0 \$ R& p' h  Y& Z  “哎呀,老弟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F8 e2 ]2 t2 v3 \( p
  向南天看到他,立马就笑呵呵的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往他身边走了过来。
8 @" }. T3 D2 M9 y' F  “坐,坐下说吧,一言难尽啊。”
4 Y3 S) q( h9 C; G, j  o  虎娃顿时叹了口气,一边说,一边仔细的看着他的脸色变化。这不是新县长刚来,我刚刚从大龙地产回来,现在又往你这里跑,累人啊。“* i3 W7 g- ]: r% T8 A! @% ]; p8 n
  “是了,我现在不是县委书记秘书了,我现在是县长秘书了,新来的县长晚上要来咱们这唱歌。”4 g+ P. |( u7 R% b! ?
  他现在拥有天上人间三成的干股,这里当然就算是有他的一部分了。
/ N7 y6 H, ~% o1 ^2 E1 ^9 c0 {- S  “什么,老弟,你搞什么名堂啊,你怎么忽然又成了县长秘书啊,你这是在唱什么戏,我怎么听不明白了啊。”+ ^6 f& w+ i" v
  向南天顿时就奇怪的问道:“这不是降了一级吗。”- Q# D0 v  T, D$ n  ?  c& v
  他说着,脸上带着一股真切的着急。
! v: N" ^5 w& |: e  看到他这个表情,虎娃顿时就放松了一点,这才说道;“其实也没啥,这是我主动要求的。”- N( |' i7 h. P8 X9 Q! m% N0 {
  他说着,有把给胡波说的那番话给他也说了一遍。
1 t+ ]3 U. R0 ^6 D/ G. `) r4 a  听到这些话,向南天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 x; g8 p% c0 A; j: z' I0 ^  “嗯,你这个选择,看起来是降了一级,但是却让根基变得稳重了,不错,哥哥我支持你这个决定。”1 e5 y, h' G: j- @* l  [9 C
  他立马说道:“只是不知道,这个新县长的为人怎么样,不会是一个油米不进的好官吧。”
+ s$ n: s8 C' a0 r1 M  他干这一行,最怕的就是碰上那种油米不进,一心就想为民办事的官。
9 B: c8 o# Z; y" T6 q6 k+ d  光是靠卡拉ok,根本就赚不了多少钱,主要就是靠里面的女孩,不过虎娃已经三令五申,不允许出现强迫的事情,不然的话,他就要亲手把这里给毁了。
; K1 p# n4 P! M  对于这种事情,他其实看的很开,人人都有难处,如果日子能过下去了,谁愿意做婊子啊,只要不出现那种强迫的事情就好。. Y$ y) R. F2 W' ]& H
  “这个你就放心吧,你想啊,他如果真的油米不进的话,我会来你这里啊。”
  R  C8 V& g6 I  m7 X  虎娃顿时摆手说道:“咱这地方听名字只要稍微混过社会的人都知道是干啥的,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能不知道啊。”+ @+ P0 W( T  f
  向南天顿时就点点头。( v0 P  u  S: `" s
  “你放心吧,老弟,晚上这次,就算是我请客了,他尽管来就是了,我保证,让他舒舒服服的走。”. }' D/ P' R0 F' j  R1 v, `
  他立刻保证道。
6 T8 j7 u. j( M& m+ v  虎娃顿时点头,站起来说道:“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哎呀,跑了一天,我这脑袋啊,真是不舒服的很,老哥,我就先走了,还要回去交差呢。”- X; z9 C3 x5 t! L) S
  “那好,我就不留你了,我送你。”
* `1 V. q, f0 s; \1 H' o  虎娃再次回到县委,这次刚上楼的时候,就碰到了刘殿德正准备下楼。8 l& G- m6 {% Z/ B
  “虎娃,出去了啊。”
9 O3 w4 G- _; j$ C. n  他顿时迎面看着虎娃笑着问道。# f8 ^; T2 {- M" ?
  不过虎娃却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板着脸就那么和他擦肩而过,顿时,刘殿德的笑脸就凝固了,不过很快,他就淡淡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往楼下走去。
) W/ {3 y4 B/ v+ K  他看到了,虎娃的背后,一个皮肤黑黑穿着军装的年轻人正在跟着,这个人他认识,是胡波的司机。
: M2 e- i: L- i3 `# P/ a; f4 e  他更清楚,虎娃这是在和他正式的划清界限。
3 ]# v% O) \8 Q; \& ?  “何苦呢,多好的年轻人啊。”0 r) n- }& l- h
  他摇着头叹了口气,在心里说道。( w" l6 v" m+ H/ O
  县长办公室,听到虎娃的报告,胡波顿时就笑了。8 ^" {) [' S! l2 V  q8 ]: r
  “哎呀,看来我的运气还是蛮好的,既然人家这么给面子,那么我们就去人家那吧。”
0 z' {+ N. f. i% y/ {7 f  他笑着说道:“好了,你先出去转转吧,把小黑给我叫进来,我和他说个话。”- m" r' i0 Q& S* H/ ^5 ^6 G: N  G
  “好。”
4 p, O/ V; l% a* ], E! j" l  虎娃顿时就往外走去,出到门口,就看到刘黑在门口笔直的站着。
# x% g- w( Z" n8 z. D* |* F  “你这是在干啥啊,放哨啊。”6 o4 j3 t; i' w
  他笑着看着他说道:“胡县长让你进去呢。”
1 B) ^7 c& u; D7 N* e2 C  “知道了。”
+ ?) M' f6 t, v1 E4 {% H  刘黑说道,顿时就转身进了门。* H4 R2 [: w% U4 p' z
  他一进去,虎娃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阵冷笑,摇了摇头,背着手像个小老头一样的往外走去。( Z2 f& Z$ g  G8 c
  县长办公室,刘黑一进门就趴在门上听外面的声音。# z' \- q: ?* t5 x+ o  O% w
  “怎么样,他走了没。”
! k2 b3 n# o' k% b# c7 x- a/ v  胡波看着他问道。4 ]3 L$ a6 i: z, _1 q  F
  “嗯,走了。”
' d$ l8 B4 h: j# ?$ X  刘黑说道,就往他边上走去。我感觉这个人是靠得住的,他刚刚上来的时候,见到了那个刘书记,连问一句都没问,表情都没变化,显然是在避嫌,我感觉,他八成是真的想跟着您走。“
! P  L  }' X, N( F# @, W+ q  听到这话,胡波顿时就点了点头。
  ?. N; q7 @) D- A  “我也感觉是,但是,总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不行,还是不要这么武断了,一切都再看看再说,日久知人心,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着急,怎么样,那个天上人间是个什么地方你看了没。”
- k+ a. x+ j# A  他说着,忽然问道。
' ?9 d& u8 C" P: x# ?  刘黑顿时说道:“还行,那个地方啊,装修的挺豪华的,我跟着进去了,只是我没进办公室,不过我看着那里的老板见到刘虎娃的时候表情挺尊重的。”" `$ A; O) w$ X7 h% V
  “嗯,这就对了,他给我说了,那家卡拉ok他以前经常去的,哎呀,看来,是天不负我啊,这次,我一定要大展身手,让家里的那些人看看,我TMD不是个孬种。”9 `+ {( K! E/ n1 Q- K# {- m) k
  看着胡波这一脸充满自信的脸,刘黑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L9 }9 J" X( W3 e% V6 w
  他太明白自己跟着的这个是个什么样的主,虽然是挺优秀,脑子也好用,但就是太懒了,他也就刚到地方上,有这么一股气撑着,能够这么有干劲,等到时间长了,怕是又和在军队里一样好吃懒做了。8 j! {) R+ f% e% E
  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人家出身好。
: A. K" ~6 g( a6 I4 Z7 E& r  虎娃出去了,一个人无聊的坐在胡波的车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在思索着晚上要怎么办,明天要怎么办。
, o  `1 m9 l+ K" X) h- F, i9 W  想着想着,竟然就靠在汽车的椅子上睡着了。# y8 ^! F* H' y6 ?, B8 s
  他睡的正香,忽然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听到胡波的声音传了过来:“喂,小刘啊,我就说找不到你,你怎么坐在这里睡着了啊。”( [9 e0 Y3 }1 @" g, P
  “啊,胡县长,不好意思啊,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坐在这就睡着了,呀,这都到下班的点了。”
8 P: F7 [; N; }6 R  他说着,看了下手上的表,果然已经六点了。胡县长,我,我是不是把什么工作给耽误了啊。“2 P# U6 j* I: ~: a; H
  他立马就一脸小心的看着胡波问道。* `/ i9 n& P; V
  看到他睡着了的时候,胡波心里有一股气来着,但是看到他这么懂事,顿时这股气也就消失了,摆摆手说道:“算了,没啥,我本来想让你去帮我要个材料,结果没找到你的人,好了,正好下班,你先去大龙酒店等我,等会我收拾好了住的地方,就去找你,305包间是吧。”1 j, N' z% s: F" c# h
  他问道。8 i; I; b) R" L
  “嗯,是的。”
9 k& j4 f1 d2 O, S2 J' v3 o  虎娃急忙说道。3 i" ~  K; ]5 H+ f+ V
  “喔,知道了,小黑,我们走。”- d* V) m* k/ [9 G1 B: A/ q
  胡波说着,就拉开车门上了车,再也不看虎娃一下。0 Y$ A9 V" ~4 d1 W* H
  等到他的车走了,虎娃的眼神这才变得凌厉了起来。
1 m$ m* F+ `0 i7 @4 p  “妈的,牛气给屁啊牛气,回头他敢犯一点错误,我就告死他。”
6 N& {& z0 K  D/ _  木风也看到了他趾高气扬的样子,顿时就看着虎娃说道:“我也真想不通,你真的感觉这个跟着这个怂包会有用?”
* G5 A! f3 Y9 F$ L0 ^9 J  虎娃摇摇头,说道:“他是没什么用,但是好歹保住了刘殿德,而且,我相信,这个家伙一定会帮我顶一下上官洪峰的。”
/ k" Q+ T- g4 x; Q/ V0 m4 `' ~/ X& i1 o  他说着,眼神里闪过一丝无奈。  w3 h  A' s8 Q4 }4 f) Q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过这种日子,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回到以前那种每天身无分文,放羊养牛的日子,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往前走。”
2 d! _! |- D/ {7 T  虎娃笑道。, ^& \6 ^+ O7 b& M+ E2 E
* Z% f2 j2 N# O& W' F3 z- D  `
) r- Z3 D" j  O% O7 [0 d
  听到他的话,木风无奈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 Q7 ^0 v  c4 [: L  “走吧。”0 x* c3 Y# E5 g
  他说道。9 H, O; b( ~* F, E' g
  大龙酒店,等到虎娃到了几个人说好的联系地点的时候,刘老虎等人已经到了。1 g2 _( ?* f. z: o3 Y5 W
  “怎样,那个新来的县长的脾气你摸出来了吗。”4 B2 t. `. T% r
  他刚到,刘老虎就看着他问道:“知道他喜欢什么的话,我们就轻松多了。”  y( `9 y. {* W( E& w4 Q
  “当然摸清了,你以为我是白混的啊。”- c- o. R6 t3 [" b2 F
  虎娃顿时笑道:“这个家伙总体的来说还是比较好对付的,最少比刘殿德要好对付,喜欢吹牛,好面子。”0 L' y$ z9 F4 i: E( P4 k! n  M
  刘老虎顿时就点点头。& V8 g6 w& r4 K+ K, e4 c
  “嗯,这样啊,的确是好办多了,刘殿德完全就是一只老狐狸,让人没法下抓,那等会我们怎么办,吃完饭了,要不要请他去唱歌,去天上人间。”
. A2 e" m- a% P1 z  他说着,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3 H# H% W0 @( p1 b; a
  “这个啊,不用你操心了。”, B/ k  u! E6 T1 H- }
  虎娃顿时说道:“他刚刚已经吩咐我给向南天打过招呼了,今天晚上,是要去唱歌,不过是他请你们。”: v0 i* U8 e7 @8 `6 w6 H6 u6 H
  “他请我们?”$ j5 Q! |5 }( V. J# `5 @6 }
  王秋艳顿时就皱起了眉头,看着他问道:“他第一天来就敢这么嚣张,难道是有什么了不起的后台不成啊。”
# J4 E6 J4 e- {( `* K: I* s/ q2 u  虎娃顿时点头,说道:“是的,他爷爷是上面一个常委。”
$ A- W# O. k) B  k: J  顿时,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5 M, N3 y9 F6 S" S( U! N  “这样的话,他的确是有资本,只是,他如果一直这么嚣张的话,迟早还是要出问题的。”7 F' K  a. X1 f* U. X
  王秋艳还是皱着眉头说道。
4 Z4 w. w% f& D  “可是,我现在有选择吗?”
; P* y% `$ A; j1 Y- B* k  虎娃笑道,摇摇头不说话。
8 W  k( n4 R, O2 X. D' H( z  很多事情,别人不知道,但是王秋艳都是知道的。- X5 B3 E1 }0 L$ k
  所以,她顿时就听懂了他的话,无奈的点了点头。
7 g; C; K+ T/ f. |/ _8 T  “王姐,到底怎么了啊,你们说话那么神秘的,老公,是不是那个县长欺负你了,哼,竟然敢欺负你,我去毒死他。”% \7 D* H4 q: v' @4 b$ ~
  庞玉越听越迷糊,顿时就抱着虎娃的胳膊耍宝的说道:“亲亲老公,我告诉你个秘密喔,我的那只小公主,现在已经长出一对翅膀了。”/ r9 ~  F0 [$ }. o5 b; v! `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吃了已经。0 ^" f- j* @4 |' y# v5 m+ \7 [0 k
  因为他清楚,六翼金蝉的幼虫要最少一百年才能长出一只翅膀,两百年才能长出一对翅膀,现在幼虫出来还没几十年,竟然两只翅膀都长出来了,的确是让人吃惊。
- X- C; ^$ L$ e" Z6 P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们上次那个之后了,它就长出翅膀了?”! _+ g' G' k0 |- v
  虎娃顿时想起了什么,看着她问道。1 y: G: g8 m3 F* D
  “是啊,你真聪明,前几天它不是沉睡了吗,然后醒来了,就有翅膀了。”  q- t3 Q. M! _/ J" C1 A6 t
  庞玉笑着说道。' A4 I; y9 O* v2 T& {* D1 }
  虎娃的眼睛则是顿时看向了庞燕。- q# R) h2 D# ?6 X
  “你的那只呢,是不是也长出翅膀了啊。”" M4 K/ b- R2 N8 S
  他问道。
, `& d1 H# p" N$ q+ z  “嗯,是的。”' O4 _! m3 ?) C1 z
  庞燕点点头。& `4 k" Z  A6 Z: N! e8 C
  虎娃顿时就知道了,肯定是自己的血液的问题,那两只六翼金蝉的幼虫,都被他的血给喂过。! u( F( l- X: j# e0 d. W) E
  他体内的六翼金蝉在吞噬了他的血液后,已经变成了八翼金蝉,另外两只能够从幼虫进化出翅膀,也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9 n' V7 M+ T' Y, b  “嗯,这是好事啊,我也告诉你们个事情,我体内的那只家伙,现在已经八只翅膀了。”+ q1 Z8 ~+ \+ m, ]6 a: N5 f
  他说着,摸了摸鼻子。
0 Q9 R  k6 X7 b+ q9 S. r  顿时,庞燕和庞玉都愣住了,一旁的庞青的眼睛也是瞪得老大。
/ U8 ?3 _) i$ J5 E5 J) K  “八翼金蝉,不是吧,怎么可能。”$ i7 A) w4 `7 U0 g4 h$ C; w
  庞燕瞪大眼睛说道。, g! y+ z; c2 S  [' V) N
  身为苗族曾经的大祭司,她太清楚八翼金蝉是什么级别的存在,它的能力,简直是无敌。; {0 v6 M3 J& Q% q
  “那,你,它认可你了吗?”
& w( j; I1 A  ?7 e; U' X  她看着虎娃问道:“在我们苗族的传说里,一旦六翼金蝉进化成了八翼金蝉以后,它的寿命就会突飞猛进,到千年的程度,而且,它的宿主也会因为它的进化而变得强大起来。”6 t3 a% e& Q' b& t5 D( M; _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很无耻的说道:“这样啊,我还真不是很清楚,我这几天也没怎么碰女人,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变得更加强大了。”& ]5 S! V2 |2 ~8 g
  “你能不能想点好的啊,我说的强大,是指身体强度变得强大了,你想到哪里去了,真无耻啊。”9 @; }* S3 z; y% a1 p* M! V1 b
  庞燕顿时有些无语。
. Y6 F' t% Z3 F  几个人也都哈哈笑了起来。
. |* I4 s: Q$ z" m& }# ]! t  “好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要为难他了,我想啊,他现在心里恨不得把我们几个人全部给压到床上去实验一下自己是不是变得强大了。”
  r2 T* m0 Z4 K) l6 Q9 k  庞玉也在边上起哄。
/ |8 M7 J7 h  Y3 b1 n  虎娃顿时无语。7 f4 z2 a5 X$ ~" T- [  o
  “我有那么无耻吗。”- @# G  u: ]' H& U7 h% r& Y9 [
  他说着,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如果我想要那样的话,你们会不会同意啊。”( R1 W1 [. N( B
  “不可能。”
  {) l, i$ e" M( \2 C4 \  K7 f  王秋艳第一个表态。
/ |* C7 e9 H# f; n4 }! e) M- L  “我也不可能。”
; T. C  }, e& r$ ^  庞燕也说道。
8 i, ~" K9 f& N/ W9 m  “我,我也不可能吧。”
3 l; h3 J* T* T* J  庞玉的话有些不确定,她还是担心虎娃会生气,说着,就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抱着他的胳膊。好老公,你不要生气啊,大不了,等回去了以后,你在几个房间里乱转不就好了呀。“
- K' A5 s% D, Z" p. L" ~  她竟然开始给虎娃出谋划策了。
. m5 Y6 }1 D3 \# e3 K) T3 D  “呀,是啊,还是小玉儿心疼我啊,嘿嘿,这个法子不错,虽然有点累,但是,我不怕。”( M* H6 W8 }8 y* `  n8 R  g
  虎娃顿时就做出一副很坚强的模样。
; u* Q3 ?1 Q/ B+ ^/ M1 k2 L& x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墙角传了过来,是柔情月的声音。3 U) ]: v- z% }8 {( z$ A
  “是吗,那你试试吧。”  c# s3 B) a5 R5 C6 C# k" s
  听到这声音,虎娃顿时就感觉浑身一颤,急忙看着她笑道:“哈哈,我也就开个玩笑,看你,竟然认真了,不要那么认真嘛,就开个玩笑。”
  L& ?6 I1 @) c* Q" c1 {  就在虎娃感觉她已经生气的时候,她忽然说道:“我知道你是在开玩笑,只是,我还想说的是,如果你不怕精尽人亡的话,那你就尽管去转吧,我告诉你,在我房间里,你最少要停一个小时。”, r, g/ {3 U6 K
  说着,还舔了舔舌头,做出一副诱惑的表情。
" S$ h" z/ ^; `( [" q  虎娃顿时一愣。
9 E+ e2 V' c8 u* A7 H7 Q+ G3 H0 _& t  “我也要,一个小时,我要一个半小时,你要多陪我一会,我比较小,你要多陪我才行。”
: j7 z) f5 k9 G) w; e3 f- M# K  庞玉也在边上起哄。9 Q& }0 w9 R$ \, k* h
  她自从和虎娃在一起后,脸皮变得特别的厚,在虎娃面前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 Q8 v9 E1 U: X7 Y9 W& @0 r# G$ r  “我,和庞玉一样吧。”4 Q3 y$ f' ^/ c# g+ k. S2 X
  庞燕红着脸说道。
: G% r0 l3 r/ c. x1 ^: W2 a  虎娃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王秋艳伸出两只指头说道:“我要两个小时。”# W; b" D0 T+ p  a" Z6 m9 h
  顿时,他就凌乱了,掰着指头算了起来。
! m" g4 ]/ U" Q6 Y; b  “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再加一个半小时,这是三个半小时了,再加上两个小时,五个半小时,加上来回在路上花的时间,六个小时。”( e7 s7 z' n) w) i
  算完,他脸上就流了一头的汗。8 f: k6 @* v, Y, F& {  c& T7 ^
  “那个,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先下去看看胡县长来了没来哈。”
  c2 g* \' D+ n8 I) t3 _  他说着,就想跑。5 h; P- t: e$ A  v% }( F$ _" g; A3 I* G
  开什么玩笑,六个小时,他倒是能坚持下来,但是,如果说分开的话,他一晚上就不能睡觉了,光跑了,第二天肯定干不成活了。2 I1 A* K5 Y0 T3 n  S# L
  “哼,放心吧,他还没来,他来了的话,下面的服务生会给我打电话的,你别忘了,这家酒店现在是我的财产。”( Y! {# M/ G0 C4 P% w& w
  王秋艳顿时说道。! p4 s0 q7 A+ r( l% B/ x
  虎娃顿时沉默。
: o) S& E# u& ?, ?1 }  “那,我去个厕所。”2 T0 N1 \9 ^1 \" E" e
  他说道。$ w7 j  i1 E$ k4 Y1 _
  “好啊,最好别出来了,一直在厕所里待着。”" c' h5 ^+ `" M+ f, W( B; U1 x
  柔情月说着,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支匕首。, I9 M1 x% a/ M$ T6 S* z+ _
  “姐姐,你那个匕首扎不住他的,他跑的可快了。”& N& e- F3 u3 R3 K
  庞玉顿时就唯恐天下不乱的来了这么一句。6 k/ d  |7 Z4 ?' l
  “放心,他不敢躲。”
5 T( ]' y3 X3 h4 A% {  柔情月很淡定的说道。! C6 a; G- `5 ?# [1 \$ }
  虎娃顿时再次沉默。0 y8 X1 c9 w$ C6 L4 t/ v
  “你们想干什么。”. E* @0 E- w3 y+ {
  他立马严肃的看着她们说道:“你们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回家了,哼。”% \5 y* A9 [; a; b. M) W( O* S
  听到他的话,顿时几个女人都一愣,然后都不出声了。! J  X. x* Q/ ?/ X
  虎娃这才哼了一下,拉开门走了出去。0 I) q, t9 e3 L/ A, Y
  木风急忙跟着,光头则是摇了摇头,留了下来。+ P- B+ v' p( D
  “喂,你不是真的要这么走了吧。”
' m' Y  E2 a; C2 N9 M; {9 K  木风在背后说道。
7 m# x. A  `* c/ K3 d  “当然,我不走干啥,让她们把我当做出气筒啊。”
4 B- k/ R5 J2 _" @5 i4 \" C  虎娃说道:“走,陪我去个地方,我预计,胡波这会肯定不会来,他那么骄傲的人,本来就肯定要迟来一会,以表露他的身份,加上还要收拾东西,没一个小时到不了,走,把你的车开上。”
8 U* a- k. U& q, y, X$ r) K% V  木风顿时点点头。8 r) Y* ?7 s, D. Q, I
  对虎娃的话,他很相信,倒不是因为他了解胡波,而是因为他看过这个家伙的资料,知道别人请他吃饭的时候,他总是喜欢迟到一点。
7 `# V/ u' ?. `' X! M. Z# I  虎娃是去了王小梦的家里,好多天,他都没有时间去看这个女孩,是真的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
' u# Y# C- P) G0 q  “你看,那个女孩门口好像有人在吵闹。”; K5 E# N/ `: L: J
  车还没到,虎娃正在想等会怎么安排王晓梦,就听到木风在喊。- n* A5 l8 l% ?7 j! [2 t" O# }
  顿时,他就朝前面看去,顿时就看到王晓梦的家门口,她的母亲正在拉扯着她往外走,还有好几个男人在边上站着。2 c  i7 {3 a. K8 G
  他认得出来,那几个男人有几个是那天她爸爸死的时候在场的亲戚,一辆面包车扎在那里,眼看他们就要把王晓梦强行给拉到车上了。) a8 B0 n$ c/ B# Q$ B
  看到这一幕,他顿时就看着木风吼道;“快点,开车过去,直接给我撞那个面包车,把它给我撞烂了。”- Z3 ~: T/ j5 ~4 I* G6 Y5 J
  “好。”
" l+ q/ }7 x2 j: F9 A  木风点头,然后就一脚油门冲着小面包撞了过去。
5 F: {% D+ @: E! T# e- h" V/ A  王晓梦母亲此刻正在激动,别人已经答应了,只要她能把女儿嫁给人家,人家就给她五万块钱。
4 _( x2 M% o& |, T4 m; Q" \  五万块钱啊,再加上这一栋房子,最少是七八万到手,她立马就又有钱了。# Q: s1 c" a# U* `: m
  她最近吸毒上瘾,每天都要很多的钱,七八万块钱,对她来说的诱惑比毒品还要大。
/ K! j* F4 G3 @# r6 o  只是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他们忽然看到一辆越野车冲着他们的面包车就撞了过来,顿时,几个男人赶紧就往边上闪,小面包的司机没反应过过来,跟着车被撞出去了七八米才停了下来。& i. U* U5 O- N' v8 q) M
  几个人还惊魂未定,虎娃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二话不说,先把小面包的司机从车上给抓出来,拎着脖子就离地给拎了起来,然后一把扔出去了一米多,又在几个男人惊讶的目光下,一拳一个,一脚一个把他们给打飞。* ~5 t( [8 T8 s1 h6 T2 c+ l- W# q
  “给你们一个机会,跪下道歉,然后滚,不然,一人断一条腿,滚,你们有十秒的时间选择。”$ Q, [) o4 D5 ^: B1 ^9 c% C
  他的声音冰冷,目光森寒,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魔一样。& {' e/ |' v1 L! r
  “啊,你,又是你,又是你,你为什么,总是要破坏我的好事,我带我女儿走你也要管,你凭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啊。”
2 U. H. `4 }- Z. `: h/ [  看到他又打扰了自己的好事,王晓梦的母亲顿时就怒了,冲着虎娃就冲了过来。
3 e# I% n# a. B$ J. B1 N" h. T7 Z  虎娃也不怜香惜玉,对于这个女人,他已经恨透了,一把就抓着她的衣领把她给拎了起来,嘴里数了起来。$ B' D/ G' P$ q6 n2 ~
  “五、四、三、二···”就在“一”快落下的时候,一个男人终于受不了这股压力,噗通跪了下来,冲着王晓梦说道:“我错了,我不是人,姑奶奶,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欺负您了。”
+ v/ G6 R" r* ]- L  然后转身就跑了。
5 R  [+ J/ l+ Q! F9 y; U7 o  人是一种随群的动物,当一个人这么做了以后,其他的人就感觉到理所当然了,顿时都跪了下来,冲着王晓梦说了几句道歉的话,然后转身就跑,那个司机,连面包车都不要了。9 d$ V  j7 _' Q# \: Q) a0 M/ `  ]
  事实上,他的面包车现在已经被撞的歪了,能不能开还是两回事。
1 I5 z2 Y2 s, j* B' g  “你,回来了。”
4 \3 G1 V5 z: P% b! ~- w  王晓梦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虎娃说道;“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 e% d' U6 ^" m/ M$ T/ T# i  说着,她就哭了起来,梨花带泪,无比伤心,因为刚刚被几个人人拽的,身上的衣服都乱了,也全是土,看的虎娃十分的心疼。- k/ X. u1 Z5 h  U) q
  顿时就一把把手上抓着的女人随手一抛扔在了地上,转身就走过去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s  U' B% I& G! A4 A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晚才来,对不起,对不起。”. Y  I& b9 s- q
  他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心里生起了浓浓的愧疚。3 s) a2 u  r. g% M
  是他给了她承诺,但是也是他把她给忘了。; v& ~0 R' P% \1 N6 L3 T" d
  他真不敢想象,如果不是自己刚刚突发奇想想要来看看她的话,她这会怕是不知道已经承受了什么样的悲惨的命运。9 p" e: |$ l2 n( H7 M* K7 @4 L7 S
  “呜呜···呜呜呜····”王晓梦不说话,就只是抱着他哭,狠狠哭。' J. t: |3 z/ k/ ]' W  N7 o
  她多么坚强的一个女孩啊,却哭成了这个样子,足见她究竟这段时间受了多少委屈。$ j. c" X* Y, V5 M5 n
  “如果你再不来,我就准备死给他们看。”, E; f+ B, F( w8 n# \! W  c
  她忽然不哭了,看着虎娃说道:“我说过,我的身子只给你一个人,如果他们硬要逼我,我就死给他们看。”3 M$ t1 q; o+ k& m$ ~
  她说着,脸上带着无比倔强的神情。
" H/ V: O% K3 _  虎娃毫不犹豫的相信,她真的能做到。( z9 E* j, b8 Y6 E  u9 h
  “你怎么那么蠢啊,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命最重要吗。”
" m. R" \# {. h' r  虎娃顿时就心疼的看着她,然后再次把她抱进了怀里。2 L$ [9 A+ w4 j. j6 R# i* Y. I
  他知道,他没有责备她的权利。
7 G9 H3 R6 w/ K5 v6 U. _  “可是,我更怕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这几天,我一直都想去县委找你,可是想到你说过不让我去找你,我就没敢去,我真的撑不住了,他们天天都来,天天都来,在我面前做各种下流的动作,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 S# _, }2 r1 l+ h5 z7 ]
  她说着,再次哭了起来,哭的更加伤心。
0 L# E4 Q  W' j! C# a  见到了虎娃,她心里所有的委屈就再也藏不住了,就想哭出来。! N1 M, L- ?- ^' ?5 y5 g
  她把他当做自己的男人,也把他当做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切。
- R& T/ z5 |2 c+ O2 m+ ~, ?( i  抱着她,虎娃忽然感觉自己真的很混蛋,伤了一个又一个女孩的心,却什么承诺也给不了他们。
; M" L2 K( {0 `$ W( ]- g" a$ o  “其实,我偷偷的去看过你,我知道,你还有其他的女人,但是,我不在乎,我想过,想过很久,但是我总是下不了狠心离开你。”
# l* C. x4 \  C' c3 R  她忽然停下了不哭,看着虎娃说道:“你可以不当我是你的唯一,但是,我一定会当你的是我的唯一,我看到过你和其他的几个女孩在一起的样子,我知道,我不如她们优秀,但是,我可以比她们任何人都爱你。”
1 e: {0 ?! w0 A  “我,对不起。”9 U+ I& C& F9 f# F+ D7 d* g
  虎娃低着头,再次把她抱进了怀里,闭着眼睛,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良久,才放开,转身恶狠狠的看着地上还在呻吟的女人。/ i7 i: i/ e5 l9 i; ]) B
  “这个恶女人,你想怎么对付她。”
- Z1 Z/ ?: K  B- c  他看着王晓梦说道。
7 p* M$ k9 j% s$ |0 v+ ~3 x. W8 f  “随你处置吧,我不想再见到她了,她和我已经没任何关系了。”: w& p  k% a7 |3 w( G& l
  王晓梦声音冷冰的说道:“她对我最大的恩情就是生了我,可是这份恩情,这么多年,我和我爸也早就给她还清了,她吸毒,还赌博,败光了家里的一切,我们都认了,可是现在,她竟然要把我卖了。”
0 i8 f3 E( H) s: z* v4 u  说道这里,她忽然不说话了,紧紧的咬着牙。+ }9 C, P4 `! Q$ I' B) g  H" q( v
  虎娃顿时就怒了,完全怒了。
# u* @5 ~, K- V# X& C  “TMD,这世界怎么会有你这种类型的动物,完全TMD就畜生一只,当年,你爸怎么不把你给射到墙上啊,生出你这么个废物,你喜欢犯贱,是吧,好啊,我还TMD就喜欢你这种犯贱的女人。”7 ?9 |3 Z1 l4 s( Z$ D9 [  i! s
  他冲着女人骂道,然后冲着木风说道:“把她给我装到车上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