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小兄妹哦

小兄妹哦

李明轻快地骑上车,哼着歌飞快地向家骑去。住校一星期了,想起家里可爱
9 r$ O3 q+ B; i; w/ P
* v# m; [$ X% b  的小妹在等着自己,李明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裤子也顶得紧梆梆的。 ************ 小妹不仅与他有着近十年父母死后相依为命的,患难与共的兄妹之情,还有
/ x( M( a% E# O3 L6 D# ]. c4 h3 t: p& w: S8 ^4 d
  着那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性爱的纠葛。 虽不及乱,但也不远矣。小妹早把身体提供给了亲爱的哥哥任意玩弄,而他
6 V$ o2 N. g1 i' n1 Q0 J% I
4 F3 }% h" S- w+ ?  这个哥哥却从不敢答应妹妹更进一步的亲密要求,但小妹仍然无怨无悔。 不是他不想与小妹作爱,而那种……那种不安……那是在两人同时成为了孤4 e. x1 J0 M. I) Z- g8 l
* S! D3 A" P  X- ^
  儿之后,他独自担起了生活的担子。父母不宽裕的积蓄,使他们兄妹虽不至于冻; Z2 u5 z3 F1 ^2 X4 _- |( n0 a
# b6 V$ v$ I+ z+ P5 q. t
  馁,但也决不可能请人照顾他们。国内没有其它亲人的小兄妹俩,就只好自己照
6 _: h1 W* y4 A0 n
0 j' `% e* O* f" J  顾自己了。 也是这么一个仲夏的下午,15岁的他躲在家里的一个角落里,偷偷地看着
, \) v) K# U( f$ u$ ~& S1 Q/ _9 M) V
  一本他刚从同学哪儿借来的色情小说。他第一次看到这种书,书里的内容使他心
$ ]% P" m* @+ S& K; [( f2 Z5 v. _9 I' g/ Z
  潮翻涌,难以自抑。 就在他胡思乱想间,14岁的小妹的歌声从浴室里传来。放下书,他向浴室
! o: J0 ~" D0 _6 y# l) P* W! O6 F0 ^" m4 N+ i* |
  走去,打算问问小妹今天的考试是否考好。浴室的门没关,他向里瞥了一眼……: g2 j! [$ M" L
) E9 F/ P: i# O) Y; Z* G
  蓦地,他镇住了: 一个浑圆、洁白无暇的臀部正从浴盆里撅了起来,那圆圆的股丘、细细的股
; ]/ D3 ]: o0 j$ L2 p! K
' D1 j4 \. d7 H( }) M' y4 O  缝,缕缕的水流从上流下,在细腻的肌肤上流向两半屁股的两边,流向中间的无
( y$ p$ {; K  [+ F
6 ~0 U3 G& [- N$ Q$ t$ k# H! l& I  毛的玉门…… 他晕眩了!心悸了!!他的短裤再次被顶了起来。一不小心,他碰到了浴室6 W0 T. m  S- K! F

; }2 b0 d- A5 g" v: l  f  的门,惊动了正在沐浴的妹妹。小妹直起身,甩动着湿漉漉的长发,回头向他看
$ g0 |( `) n# ^- y2 z
1 R/ I# |; h0 n% Y. u8 s* ?/ ?  来。 他的双眼又一阵模糊,啊!那长长的黑发从光滑洁白的脊背,纤细的腰肢,
# \+ m* n8 V& l
  K* a, I: ]: a& o) l# r  I) h  白嫩丰腴的屁股与颀长的大腿上拂过…… 小妹见他失神的样子,不由得『扑哧』地笑了出来。 笑声让他清醒了过来,嗫嗫嚅嚅地不知想说什么。 「坏哥哥,你偷看我洗澡!」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别管你有意没意,我得罚你!坏哥哥。」 「……罚什么呢?」 小妹从浴盆里跳了出来:「罚你……给我擦身……穿衣服,倒洗澡水,还有
7 Q5 v& U5 e0 {. U* [) G) B4 E7 t0 V9 K; c* K9 q5 z( `  V2 A$ }4 i4 C
  帮我洗衣服。」 他强行压抑着『扑通扑通』跳着的心跳,为从小就熟悉的身子擦洗穿衣。每
0 ]1 ^( ?5 r0 G, W, f9 m8 m6 Y4 x' t; _! g& G7 v. z
  触摸到那今天特别陌生的肌肤,他都抑制不住心跳。 换他洗澡了。当他刚脱去衣服打开水龙头时,小妹跑了进来:「哥哥,把衣& U/ h' O, K) }7 L* n

' W; A. m/ e; O. m4 Q! b+ g  服给我。」 「别……别进来……」 「为什么?哼!你可以偷看我们女生洗澡。为什么我不能看你呢?」小妹俏# m! t; M# c2 ~) h' ^: `4 ^* l

/ ^7 J2 {" @# q& O* I" F! R1 {  皮地跑了进来…… 夏天的夜晚那么的炎热,李明与小妹躺在一张竹凉席上看书,小妹背对着他
! n1 r5 k) S. K  C7 `3 O3 S. |- W) v3 S# Q1 O) G; \& o
  似乎已经睡着了。 望着只穿着薄薄衣衫的小妹,他忍不住把手轻轻地放在小妹的裤衩外面,隔
- k) H3 {+ Q$ O" b9 t2 m% f
% A$ A# e8 z3 X: N, s4 I' t  着一层轻薄的布料感受那两个圆丘的诱惑。小妹哼了一声,他连忙缩回手,心里
* E4 H8 x/ J# S. W4 [/ v6 u/ A) P+ E9 S! }
  『扑通扑通』地跳着。 小妹似乎什么也没察觉,只是把屁股朝他的方向动了一下,但他仍然不敢再' t& t/ _! U' @: b/ h

3 l  t* ?# |) M/ Y( L  动。 一会,小妹似乎朦朦胧胧地发话:「哥,好像有蚊子咬了我一口。好痒。你
  T4 Q+ D: @* E+ h+ }6 L1 [  l. G9 e, l$ n, w
  帮我挠挠。」 「在哪儿?」他有点心跳。 「屁股上。」 他终于又把手放在小妹的屁股上,一边抚摩一边问:「是这儿吗?」 小妹一动也不动地回答:「好像有个块的地方。」 「外面我摸不到。」 「那你到我裤子里摸摸。」 他放心地把手伸进了小妹的裤衩里,当他的手抚摸到小妹屁股上那光滑柔软# l* J0 Y" n( U1 F0 X
4 z7 C  l  N) \% c/ {
  的肌肤时,他知道自己是再也不会把手抽出来了。他的手轻柔地在小妹的屁股上
8 L& `) E4 ^7 E3 O& A1 X  A: g& U" u4 h: K
  来回地抚摸着,直到小妹睡着。 当他确定小妹确实睡着后,他轻轻地把小妹的裤衩拉了下来,露出整个的屁9 ~8 Y& ?6 C3 e. [
% N' h: F% \3 q) n! `
  股。他柔柔地抚摸它,偷偷地亲亲它,捏捏柔软的股肉,然后又扒开了它。那两3 u3 }& `  X( v0 C* L+ s
% C  a" [$ ~. N9 J. X0 |# X
  半圆股中有一点淡淡的红,看到此,他的肉棒已胀的难受了。他爬起身,掏出肉
; y$ c) v1 q+ h# ]9 R/ R& O, c6 J) |3 g- e
  棒,在那点粉红上顶着。然后,放开手,让肉棒在柔软的股肉中夹着…… 这时,他极想把肉棒向下插进去。然而,这屁股终究是自己亲妹妹的…… 念及此,他再也忍受不下去了,颓然倒在一旁,自己用手解决了。 但此后,他总是在妹妹睡着后拉下她的短裤玩弄她的屁股,对妹妹的阴部他+ u4 }# z4 H1 n' s9 t! {" g

: h' F0 E; F' v1 c% t  也动过脑筋,但每当他把手插入股间时,妹妹总会呻呤出声,他怕惊醒妹妹,也) F8 p) B. M" B  Q* L' p
! g' f: E% x: r( {. t2 ?1 x
  就立刻撤兵。 一天,晚饭时妹妹忽然对他说:「哥哥,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短裤的橡
7 P. ]2 s1 i' H/ z9 Y* i  A6 ~% V, v0 w
  皮筋老是很松,动不动裤子就要掉下来,你看有什么办法吗?」 他吃了一惊,嗫嗫嚅儒地说不出个整话。 妹妹娇俏地皱皱鼻子笑道:「哥,别急,我有办法了,晚上你等着看吧!」 晚上,他习惯性地等妹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后,就把手伸进妹妹的身上薄毯9 h8 j) d7 I9 O  I- @
$ J, V5 p1 g, U4 T
  里。突然他觉得手感不对,他的手下不是妹妹屁股上的裤衩,而是光光的少女的
( M' E/ I# z& g# G. N) T. o# g
$ Z/ O! W& l  M6 p  H. a( [" q# g  屁股上的肌肤,他不由的吃惊得「啊」地轻声叫了起来。 刚想收手,就被一双小手按住了。妹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人赃俱获,哥
% t8 M3 _& }& z2 t6 L3 q  S* h9 U, c3 B3 y8 t
  哥,你还有何话说?」 他面红耳赤地刚想辩解,妹妹已经把被单揭开,他不禁更是血往上冲,原来
5 ]! x& B' U; Z7 o1 V3 }" I+ a4 N. u
  妹妹的下身已经一丝不挂,雪白的肌肤、圆润的屁股、纤细的腰肢,还有那若隐$ K; y+ P. |" S9 Q

( @& p! [) t8 T3 k3 s+ c) b+ u4 s  若现的深处…… 妹妹转过身来,抱住哥哥,把哥哥的手往自己赤裸的屁股上放:「傻哥哥,$ Q/ C# _& z0 v/ \( {7 q/ O  H
& ]) }6 l( t; C, d0 o  c
  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你那天帮我挠痒后,手就没离开我的屁股。」 他有些激动,一只手搂住妹妹,另一只手在妹妹的屁股上用力地揉搓:「小
1 J! D5 }4 P/ V8 U8 Q2 X
* k/ P# ]% E. C8 l+ ?  妹,你怎么知道?」 「死人,你碰女孩子的那里,人家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人家不说罢了。」 「好妹妹,干吗不早说?害得我提心吊胆的。」 「人家不好意思吗!人家以为哥哥你会先开口的,谁知还是我先了。哎呀!
$ M% r6 f* M3 {1 y# v/ f
7 h1 T- \2 O$ z  p% x  那里是小便的地方,轻点!」 「我怕你不同意,那好难为情。」 「哥,你两边一起揉,好吗?小便的地方会痛,揉屁股,我很舒服。哎……
9 d: x8 w, `2 x0 h- c1 a+ ?" U. f- Q
  哎……对……你是我哥哥……又不是别人……自己家的亲人……我怎么会不让你
! i  l# Q) i4 H4 o( D: t
" B* u, v5 O. \7 J  N- A1 T0 K  玩……」 「小妹,你真好!来,爬起来,把屁股撅好。对!让哥哥好好地玩玩你的屁- V5 D1 I# X. ?: j

: G# g, L( f" e  股。」 「啊……好舒服!……哥,别舔我的屁眼!……哈哈……人家好痒!」 …… 「小妹,转过来!分开,让我看看你们女孩子的穴。」 「不!人家难为情吗……」 「让哥看看,我从来也没看过女孩子的穴呢!」 「瞎说!我们从小就一起洗澡的,你怎么会没看过呢?」 「我只看过那里有条缝,让我看看里面。」 「你欺负我!好好好!看就看吧,不过我也要看你们男生的小便的鸟儿。」 「噫!这儿是有个洞,让我看看……」 「哎呀!好痛!轻点……」 …… 「哥……」 「什么事?你这里这个小肉粒真好玩,会硬的……」 「我想……想……」 「想什么?」 「我想……想要……」 「想什么,说呀!别吞吞吐吐的。」 「我刚才说过的啦,人家也想看看你们男生的东西吗?」 「这……不行!」 「你真坏!玩过我们女孩子的……了,还不让人家……我不管了,来,让我1 x7 ?' e# Q) y$ L

* T$ }9 S0 D+ I2 Q8 H( z  也……」 ……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也一天天长大。 晚上,小妹自然是脱下裤子,翘起雪白的小屁股,让亲爱的哥哥好好揉揉那' i+ k) l3 q: h7 N+ n. k; d7 \

; Z& K9 e- K, D" h, w  两片需要爱抚的股肉与那条羞人的小缝,然后在嬉笑中,妹妹在哥哥的裤裆内抓$ A: U, g: j! v& l9 {0 Z% g: B: `6 H. H

- k, r& n- T$ A3 G  E5 ~) u  『鱼』。 白天,只要哥哥想,妹妹也会乖乖地趴在哥哥的大腿上,让哥哥与自己一起
3 O, x8 f7 O2 U# g/ ~& c, K( z; M( |3 @8 ], A. q9 i: j7 b
  享受一会…… 但李明在心内总有着一块心病:自从那次将阳具顶在妹妹的股缝,不知不觉" \; ?4 C) B' g% G1 `
6 W9 J! h7 a4 S, J# u( y9 x
  将精液射得妹妹腿间一塌糊涂,他就告戒自己:那是自己的亲妹妹!千万不能再1 b5 y* u! Y* X7 y
3 Z8 x+ L/ `6 p/ ?6 G& ]
  越轨了。从此,与妹妹间的游戏只限与爱抚与亲吻,阳具再硬也最多让妹妹用手& B6 k0 [4 E# g* |1 ]+ ~
( ]/ C5 k4 j$ @2 _5 U5 d9 L
  放出来。 刁蛮的小妹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哥哥不再把他的粗粗的肉棒顶在自己的股
0 P2 T- K) R4 M! @% x5 _
) I8 n! ~/ ]# {4 G2 N/ P: z" b  间,让自己舒服了。 起初,小妹还不甘心,但当有一次小妹把哥哥的肉棒弄直,分开两腿就想往) J; t! \/ G0 T* |
, r7 F  _1 X' w+ v! |% @1 w
  下坐时,哥哥发火了。看见从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哥哥发火,她也心里怕怕的。 小妹十六岁那年上高中时,国外一位世伯将一份父亲当年投资的收益送了过3 Y2 Y5 w0 ?, q

7 C0 [7 p+ N2 d0 k# O0 s/ a( p+ N  来,兄妹俩的日子一下子好了起来,买下了今天住的房子。虽说,每人都有了一
% }' R5 m5 j) @' @! j2 A' t% N" g: Y: t9 g( G( B! A
  间宽大的卧室,但好像在记忆中,两人从没在两间卧室里分开睡过。 ************ 打开门,李明就想向楼上妹妹的房间走去,兴奋地心都吊了起来。但当他推
, E1 c& i! y: F: i
- b8 \. ?+ j2 W  开客厅的门后,他的心却沉了下去,原来有一个女孩正与妹妹说话。 他压抑着满腹的不悦,礼貌性地听妹妹介绍,但当那女孩转过身来与他面对
2 V. H1 H* a. G5 S; Z  Y, |8 a
: n2 _* c0 i( t  时,他却惊诧于那姑娘的艳丽,只听到妹妹介绍她叫阿虹,其它什么也没听到。 不知所云地谈了会天,阿虹起身告辞,小妹送了出去。他脑子里一片混乱,/ X  t; Z: S7 R9 d9 ?3 |# K$ b

# D) z) `( P) [3 C  坐在沙发上等小妹的归来。 「对不起,让你等急了吧!我也没办法,阿虹有事找我。」小妹边道歉,边
! ?' t0 L* o9 ^' ~
, F- Z  M: Z  i9 y7 E  收拾着。 等收拾完了后,小妹把客厅里的灯都关上,只开了一盏朦胧的壁灯。解着钮
! y5 @6 T7 E* C4 A6 G2 \0 }" b% f% X% j% h: [- d1 l" {+ |
  扣,她的声音也朦胧了起来:「哥,一个礼拜了,想不想我?」随着,一个温暖
$ O  f0 m& B3 @/ s: F* M+ U! y* _. v9 [
  的肉体靠在他的怀里。 微笑着,他的两手伸到了小妹的乳房上与裙子里。小妹的裙子里自然没有内( A" s8 w" u' P- y) V! [8 F' F/ s
! b( O1 N1 g. J! M6 a
  裤,他太熟悉了。 在那洁白圆润的玉峰上,他的手指搓弄着那两粒鲜红的「葡萄」,另一只手
. Y, B1 T; t+ G. }: K
' j3 R) J) V) R+ g  托住小妹的浑圆的臀部,中指微微插入中间那个小孔,他时而用力,时而轻柔,
; s0 ?; D7 J  ]/ Y2 T+ ?
% j/ D) V$ i( K0 R$ i4 [+ T  顺着小妹胸口的那两个半球揉动,拇指不时轻按那两粒「葡萄」。 小妹一只手搂住哥哥的脖子,另一只手不时地按住哥哥的两手,帮助哥哥找
! I) S: \& b, a; n$ [$ h3 e/ G% H1 F9 ^  f# I, ^- v0 X) D
  到自己最喜欢被玩的地方,并不时发出陶醉的呻吟。 玩弄了一会小妹的乳房,李明把左手抽回来,让她弯下腰把屁股露在上面,
5 D$ p8 ?3 p, Z0 r+ w+ ~
. f1 M0 a; ]$ O  然后抱着小妹的大腿,在她的屁股上尽情地玩弄起来……他忽而把她的股缝挤在3 g7 ^9 u0 T# P! F8 C; n% P

0 }4 ]( e4 r+ \$ z: }  一起,又把她的屁股扒得开开的,然后把手指插进后面那个小洞里,害得小妹轻* h; _' _& h! J& X2 G) D' ?

" k' |$ ]6 M% Z1 f3 H) ]9 y  轻地叫道:「……不行了……我……要大便了……涨死了……」 「那我戳前面……」 「……痛……」 …… 正玩得高兴,李明的手指停在小妹的裂缝里久久地不再动弹,小妹抬起头:
$ n( g1 ]  C* Q* f  z. x# e9 I4 B# y- i% E
  「哥,怎么停了?人家正舒服吶……」 李明抽出手指,又开始在小妹的湿漉漉的沟壑里游动。但不一会,他的动作
4 I: S1 ], s! ~
( e# z- Q4 ^/ r, `$ |  又慢了下来。 小妹这次坐直了身子,抱住哥哥的头,看着哥哥迷蒙的双眼:「哥!你在想+ ^1 |$ b* A: s, X- _

. S6 U4 [3 B7 S" k9 H0 P* A! n) r  什么?好像心不在焉。」 那迷蒙的眼光收回注视在半裸的小妹身上:「阿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 w1 `) g& q3 B( E: q0 |
9 @- ^8 W! A! k4 K$ X
  们……这样是很快乐,但我们……」 小妹幽幽地接道:「终究是亲兄妹,是吗?哥哥!」 李明闭上眼,略带痛苦地点点头:「是啊!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所以你从不真正和我性交?」 「我们已经比一般兄妹走得太远太远……」 小妹忽然用力抱住哥哥:「抱紧我!哥,抱紧我……」 李明也用力抱紧小妹,两人滚倒在沙发上紧紧地拥吻着。小妹的圆滚滚的双
& |% e6 l7 {4 q) q& M# S+ `# |. M+ V
  乳紧紧挤在他的胸前,他的双手在小妹的背臀上恣意地揉搓…… 小妹的双腿紧紧地夹着他的一条大腿,他感到小妹的温热的坟起揉到了他的8 a1 ?- e) L: F& l! w
( W* B7 C$ G  e% j
  粗壮的阳具,他也用力抱紧小妹,让那激情的接触点狂热地摩擦。 小妹急促的喘息已经变成了呻吟,意乱情迷中她痴迷地轻声叫道:「……啊- ^- |9 K3 J" f8 Q2 V2 b

5 P- D0 D9 f9 M- P! j3 V  ……哥,我爱死你了……哥……不管你……以后和谁……结婚……我只爱你……+ @4 j/ y6 b6 s! ^9 f2 u
/ m, a2 x- B+ R- d2 i  ?2 y5 C- w; X& ?
  一个……」 …… 激情过去,两人都有点累了。小妹羞涩地脱下已经揉皱弄湿的裙子,擦干自; }6 b) K4 I8 F$ H) B7 ]5 i" m

$ S4 c  h9 M, J4 v0 m5 y  己大腿上泄出的道道水迹;李明也脱掉衣服和裤子,准备清理一下腿上的精液。! |* c- m0 g6 |' A
9 P8 E: M* W  `4 e8 \2 C9 p
  小妹见状阻止道:「我来擦,你们男孩子总是搞不好个人卫生。」 李明也就赤裸着站在只穿着一件衬衫的妹妹面前,让妹妹扶起自己的阳具擦" l. n6 Z$ L' D& |: ?
$ s: w0 j0 ?: a" a7 Q+ A
  大腿上的斑斑精痕。 用裙子擦干哥哥腿间的精液,再扒开包皮擦掉龟头上残存的黏液,看着哥哥
- j& y+ X3 x$ B- f, Z3 X8 w
. X# ^2 E; f& v' z; z) a. J0 l  的精液和自己的爱液混在一起,她的心里甜甜的:「虽然不像书上说的在体内混& Q$ H1 u" B3 ^& X# h. G* I
4 n  ~4 ?: }4 B: c) \9 |. X  y
  在一起,但哥哥的精液毕竟和我的混在一起了。」 哥哥的阳具又开始有点硬了,她抬头看看哥哥健美的身躯,不禁有点目眩:
! a% m* a: [& v. k, n7 @7 d' y: s- i2 |& F9 _
  「哥,你的身材真好,就像阿波罗的雕塑一样。」 他笑着摆了个姿势:「应该是像戴维才是啊!我可是很健美的。」 小妹摇着他的阳具笑成了一团:「人家戴维雕像上的这里可是直直的,你这
& b& H: Z" Q$ I' Q4 H
8 Q, Q1 O- x: O: [. n- k* s  半软半硬的样子可不跟阿波罗上的样子一样吗?」 可能是她摇得太重了,李明『哎呀』了一声:「小妹,轻点!都快给你拗断
% o( \+ {" Y" q$ ?8 f( z
$ C) W2 W4 c7 l7 E9 F% j) [- O  了。」 小妹放开手大笑道:「哈哈,我哥哥的宝贝竟然是银样蜡枪头,碰一碰就要
+ [0 `! l5 H2 Z# ^4 d  f# Y. q- v, A$ T0 F; ?: I: y
  断。」 李明也笑了,他一手托住小妹的下巴,一手扶着阳具道:「好啊!弄痛我不: {( |" P' q: M! f! D: b

. K/ ^+ {" r5 K# ?) V& @/ H  算,还要讥笑我的男性像征!你得向我受到侮辱的男性像征亲口道歉。」 「怎么个道歉法?好,我道歉。宝贝,你不是我哥哥的银样蜡枪头,你是我3 r! u" {$ Y# @" r' N5 J" i, O4 N

+ f7 U9 W* q! Q  哥哥的银样~肉~枪头!」 「不行!我说的『亲口道歉』是要你亲它一下!」说完,李明托着阳具就往- A, t6 B( v+ N
( i2 ]9 B1 ~& F, C) u
  小妹的嘴里塞。小妹笑着左躲右闪:「不吗!你那里是小便的的东西。好脏!我( P6 H) `8 |' W! }

3 v* P, `, I" }7 V# s5 R, I  才不亲他吶!」 妹妹越躲闪,他就越起劲地把已经完全恢复元气的肉茎朝小妹的脸上凑了过* s& v# N  ^$ x. Q+ g
# D, W. a5 Y# K) M& W% Y% k
  去,妹妹干脆紧闭着嘴不让他得逞。 看到进门无望,李明也就一手按住妹妹的头,一手把龟头顶在妹妹紧闭的双
# o; T' |4 Q# f- v+ z8 _/ J; U5 ^5 T8 M. u3 g; T
  唇上摩擦。忽然,小妹的嘴一张,哥的阳具就全陷了进去。 那硬硬的阳具忽然进入一个如此温润潮湿的美地,李明不由得呆住了。他原
5 q( H2 U# d0 z1 G+ h. y. o
4 M5 K0 f# W: \. T! h9 a! t4 H! J4 X6 h  本只是想让自己敏感的龟头在小妹红润的嘴唇上流连一会后,再用鼓涨的阴茎在* W( ^7 r" C& w( m: J
& q  n. G2 |, D7 {  N1 e0 n
  小妹的滑润细腻的脸颊上揉搓一会,感受一下那凝脂般的感觉,谁知竟会进入如1 I1 w9 I; T4 G" y
$ ]* k+ f1 Y2 W! ~$ |; M
  此潮湿温暖的宝地。 缓缓的,擦着微粉红色口红的嘴唇,在那浮着血管凹凸不平的肉柱上慢慢的6 ?8 {9 L5 d3 D. o5 |+ E

; Y) i8 k$ M# l# G* ~" m  滑动着,而直到达坚硬的根部。不久妹妹的嘴唇在玉茎上慢慢的后退着,从轻轻2 v% ^# @; j, S
% e) o5 J* \' i5 X% b& C0 e
  收缩的嘴唇中,展现出被唾液滋润而光滑的肉柱。 小妹的嘴开始吮吸,他的阴茎完全被包容在一层温柔里。他的龟头是如此的- A  g! |& @1 [. X: i

' B; L- j5 J7 }; R% a" p  敏感,可以感受到那软软的舌头在上面柔柔的舔。 「啊!」他的身体紧绷着,而俯视着吞食着肉棒的妹妹的头。柔顺黑色的头1 R1 e" z$ \5 h* a

7 W6 }% }+ F# x7 |3 ^# \+ A  o, A  发被披散在后脑勺稍微下面的地方,那漂亮的胸部,两颗美丽淡粉红色的乳头稍
+ z; y. q) w1 X% K$ _5 T5 b
. K( v+ l) g6 P! m  微的凸起,还有那一身雪白细腻的肌肤…… 看着美丽的妹妹这样全身赤裸地跪着给自己口交,光视觉上的刺激已经让李- p4 z# F+ c) @7 b2 D

' [+ |) p3 R8 q% A/ i3 @  明全然忍受不了了,何况自己的玉茎还在妹妹的小嘴里一下一下的被吮吸。他彷4 g' C6 u& U  [6 ]9 b# ?8 D
2 B* M0 a7 Z* G& z1 k! V
  佛陷入了一个甜美的梦境。 「噗滋、噗滋、噗滋……」妹妹的嘴唇开始用着缓慢的节拍在玉茎上来回地- y& h8 t1 _( r" R
( Q5 D, B# d6 o1 K2 J* ]
  抽送着。从龟头往根部滑入之时,在稍微内侧处,被卷入的嘴唇摩擦着哥哥光滑- M. J4 k& X1 M! o4 f" E% c+ g
& T$ G! d; z4 i
  的玉茎的表皮,饱满的肉柱从滑溜的上颚内处往那喉咙柔软的深处部位滑入。 七、八年的兄妹性游戏,虽然从没有插入妹妹身上的任何一个洞口,但一直6 h7 s8 C% o$ s0 E; x( B

4 K( X% [1 R- K2 ~  帮哥哥用手发泄的经验,还是能让第一次给哥哥口交的妹妹准确地找到哥哥阴茎( n& M% ]0 D6 y" {9 [7 o# b

8 l; s9 [! D% }6 q+ j) V  上的敏感点。妹妹转动着小舌头,舔着光滑的龟头表面。 「等一下、那样、不行……啊!」那格外敏感的部位被折磨着,哥哥就好像% q; ^; J% N, E( B
0 k* X+ D( c/ d( T5 S" q
  女孩子一样的扭动着身体:「啊……小妹……我……啊啊……快射……啊啊……
. c  N/ m) p/ {/ ]; X1 J* {6 F. {$ b1 Q- R1 a, u
  好舒服……不行了……快拿出来……」 妹妹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加快了速度,将哥哥的阴茎在嘴里含着快速地抽动% @0 s1 t; n0 c6 Q8 z
2 r' H  x' [" |. ?( o8 W) T
  起来,就像她平时给哥哥给哥哥用手套弄一样。 终于李明忍不住了,喷出的白浊液直接射入妹妹喉咙的深处。 妹妹似乎就在等着,用舌头将那些全部接住,对于这些激烈的喷射,她却似7 b' I) N0 a; s, W# M6 q5 Y6 D

* S# V/ Y# R7 U. H1 O& C% j! A  乎没有哽咽般地将大量的白浊液给吞了下去。当然,在这一刻她也没有将捋住肉
: _# O' R1 \) y7 x6 t- g" e
/ o+ A& b3 I- H$ ~& ~  棒的手松懈下来。 「我在我在我妹妹嘴里射精了,我妹妹把我的精液给吞了下去……」目眩神
6 k* J4 F' n5 n5 y4 T9 H% P  F( D
4 v+ q* s7 v0 v7 c( S  迷的快感和违背伦理道德的感觉全涌了上来,但那些李明是无法拒绝的甘美。 「我们去洗洗吧!哥……」相反倒是小妹还是很镇定,那还带着些孩子气的
% b+ K! \6 F7 O2 h# W$ G. f! w$ I
9 z. o1 j* i, U6 D6 j$ L7 b  秀美的脸上有一道白色的液体从嘴角流了下来。那情形是那么的淫糜、可爱! 他无声地扶起小妹,把她搂入怀中。 「我真爱你,小妹!」 「我也爱你,哥哥!」" @# i0 Z% U/ B" k) Q# k

) M; Q( c9 S9 K) V8 z. g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