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不能容忍处于第二位

不能容忍处于第二位

正是因为我深爱着莱西,所以就更加不能容忍我在她性生活中是处于第二位的、甚至是第三位能带给她快乐的男人。她对我说,虽然另一个黑孩子,那个叫里克的,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但她还是愿意和他肏屄。. E+ Q/ z5 u+ u3 d
  即使我相信了她的话,相信她非常爱我,相信她愿意和我继续生活下去,但我知道每次我们做爱的时候,她肯定会时时回想起那根「真正的大鸡巴」在她身体里的感觉的。
$ z3 j/ V7 Z7 ^' a6 Q  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近两个小时,我仍然无法确定自己该怎么做。痛苦的心情让我无法平静下来,我回到楼上,抓起自己的衣服,转身向门口走去。7 n' a9 g' |' e
  「布赖恩,你要去哪里啊?」
6 e8 l$ f. V! x5 V' p  莱西问道。( l# c- m0 r5 l  G' u; x& y4 S
  「出去走走。」( g( |+ Z0 j: C' c' W/ ^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 E# R" D7 ]6 ?7 |  「为什么问这个?难道你想看看时间是否够你叫小男孩过来打个快枪?」
  F, l( r/ l3 ~3 K4 h! @6 a' M0 v! s, x  「布赖恩,别这样……」" J- y! r5 u7 V
  没等她说完,我就一摔门跑了出去。7 G- R* R$ a! l+ x1 a% j" n
  坐在JB酒吧里,我已经喝了半打啤酒,但脑子里仍然是一片混乱而茫然,各种情绪和想法像水泥搅拌车一样在我的头脑里来回翻滚着。莱西的可爱之处和和我们曾经的幸福生活(至少在没有发现那些混蛋事情之前,我认为我们还是满幸福的)与那个骑着山地车去萨丽家的黑孩子搅和在一起,让我的思想越来越混乱。
* A: u: b, G' W  我努力想象着身穿窄小比基尼泳装的莱西和那些男孩子在泳池里相互撕扯、打闹的场面,很难相信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但莱西已经亲口承认了,我也无法不相信这个事实。
) K. Z+ O# ?/ r) H) T: i0 V3 v7 {; |  我再想象了一下一旦失去莱西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可是我却很难想象清楚,而想象着和她继续生活下去,我又觉得自己做不到。唉,现在我真是左右为难啊!
9 J9 Z9 m- _9 {6 M0 z- w  我又要酒保给我倒酒,他问道:「对不起,先生,请问你是驾车来的还是走路来的?」) q" @4 y- D' H7 d3 C" X. l; m
  「驾车来的啊,怎么了?」
7 {. d  h$ C3 z" d  「如果你是驾车来的,那你就不能再喝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倒些咖啡,但你不能再喝酒了。」2 l4 u$ R) [' A/ n* R8 O
  我的情绪真的糟透了。我妻子整天和黑孩子肏屄,而我连多喝一杯酒的权力都没有。
5 p0 h! T8 |' j# r5 Y0 F; W  我刚一进家门,莱西就迎上来说道:「你跑哪里去了啊?我好担心你啊。」
$ r  A/ y( k  K( f# M2 r  「我想把自己灌醉,让自己忘记这些烦恼,可是还是不行。你怎么还待在这里?」2 U; O' k8 e+ I  V
  「什么?你决定要结束我们的关系了吗?」
. y2 h1 W/ ?5 U' O- C  「不对,莱西,是你决定要结束我们的关系的,我只是在想接下来我该怎么办。现在,我做出的唯一决定就是去睡觉。」  ~7 j0 J% j7 x: |
  离开客厅,我朝卧室走去,莱西不声不响地跟在我的身后。当我站在床前脱衣服的时候,她也脱掉了她的睡袍,露出了里面一丝不挂的身体。她朝前走了几步,站在床前转过身,充满期待地看着我。我只是朝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V- [3 r7 O$ g4 A  「你觉得还好吗?」
& V6 m# y9 `4 }, t. x) v  她问道。
+ I9 j8 w! s3 Z  「什么还好吗?」
! {! f* n9 c- S4 e  「你总是对我说,当你看到我裸体穿着高跟鞋的样子,就会勃起。」
1 t) i- Z2 w& L  她说的没错。我的上帝,这个女人总是能把住我性欲冲动的脉搏。我没有吭声,从床上抓起一个枕头,转身准备离开卧室。
7 r! W' t9 I% u6 C" D  「你要去哪里啊?」7 _; r' j3 ]' i  s
  「去睡沙发。」7 S7 Y# j% s, _! d8 T4 K% z3 b
  「你别傻了,布赖恩。你的阴茎已经硬了,你跟我一样想要做爱。」
: k/ o) H8 B6 ?7 O  「不,莱西,我也许比你更想做爱。你今天已经肏过了,也许还肏了好多次吧,但即使我更想做爱,我现在也不能肏你。每当我插进去的时候,我都知道你躺在那里,盼望着那些能比我插得更深更猛的人来肏你。你会躺在那里,比较着我的和那些黑种男孩的鸡巴的大小。你会躺在那里,装做很幸福的样子,但我知道你并不开心,因为我无法让得到更大的满足。」8 @) ~0 r- u# ?! V' s6 }
  「你胡说什么呢,布赖恩,不是那样的,我爱你,宝贝,来吧,宝贝。」8 @# G% Y5 x! j9 G% W
  「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莱西,我们就不会处在这样的困境中了。」
+ e4 {' x- ^$ t5 Z% z" {6 H  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一直在做着非常奇怪的梦,梦里面全都是莱西的阴道被巨大物体插入的镜头,那些巨大的物体有电线杆、扫把头、拖把柄、棒球棒和曲棍球棒,而每当一件巨大的物体插进莱西身体的时候,她都会兴奋地呻吟和大叫:「哦,好舒服啊,再深一点,再狠一点,朝里面插,使劲插啊……」
) A: t6 x2 {& s1 `# Q! L3 t1 f. o: `  后来,我又梦到那些黑孩子围着她站成一圈,莱西仔细检查着他们的阴茎,一边说着:「噢,不错,你的阴茎很好,很粗大。」4 N4 }9 V- X: E" L2 Q5 o
  或者:「喔,抱歉啊,你的鸡巴还不够大。」
# T& y" w, j6 e8 l6 `0 Y  后来,我做了一个最不可思议又最接近现实的梦,莱西分开大腿躺在地上,一个又一个黑种男孩骑着山地车来到她面前,下车,奸淫她,然后又骑上车走了。
6 [; W+ ?' |' @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朦胧中感觉自己梦遗了。这可是自从我成年以后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啊。可是,当我完全清醒以后,我发现我并不是在梦遗,莱西正趴在我两腿之间吸吮着我的阴茎。看到我已经清醒了,她起身跨坐在我身上,把我被她吸吮得坚硬的阴茎一下坐进她的身体里,然后就上下活动起来。
5 |4 P) {) Q  n9 |  N% M. }+ t  「我的宝贝啊,如果你不喜欢这样做爱的话,就请你告诉我。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会停下来的。」
7 r$ `- v0 k, G  做了一晚上的性梦以后,我的性欲已经在身体里极度膨胀,非常需要发泄出来,所以我根本无法让莱西停下来。0 a7 O% _( I; h- \* o
  接着,她又了说了让我非常惊讶的话:「你说得对,宝贝,每次你跟我做爱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根14英寸长的阴茎。但是,既然我现在已经无法得到它了,那只有让你来解决我的性饥渴了。既然你无法让我得到生理的满足,那你就必须从情感和心理上满足我。和我做爱,亲爱的宝贝,别说和我肏屄,说和我做爱,亲爱的。」
1 q+ N# U/ A8 Q& O& W7 s  听了她的话,我确切地明白了,不管和她一起生活会有多么困难,不管那些她出轨的记忆让我有多难堪,我根本就无法和她分开。我无法让她摆脱那些粗大阴茎带给她的美妙享受和回忆,至少在短时间无法让她摆脱,但我深爱着这个骚女人,我不会离她而去的。
# S. u* m4 _. C& l5 {1 r* M  我想赶快射精,但莱西并不想这么快就结束战斗,她从我身上下来,躺在我身边抚摩着我的阴茎,在我耳边说着情话。最后,她握住我坚硬的阴茎,翻身在床上躺好,说道:「来吧,我的宝贝,我们有一整天时间呢,我要充分利用好每一秒钟。」
4 t. @6 {% ]& {. D. l. B0 c1 y5 {  那天,在24个小时里,我和莱西做爱7次,我们甚至都懒得再穿上衣服。' O6 q0 ]3 R; ?/ k* W& m
  每次在我疲惫不堪的时候,莱西都会想办法让我再硬起来。虽然并不是有意的,但每次让我重新硬起来的手段几乎都是一样。她会告诉我,让我看着她娇小的身体,想一想这样柔弱娇小的身体是怎样容纳下那样粗大的14英寸阴茎的。. o$ `! \  g4 Y6 b1 G# X
  只要她一说这个,我立刻就会坚硬如铁。
  |% R) r( n- I, K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些男人那么热衷看着他们的妻子或者女友和别的男人性交,原来这样的性幻想有难以想象的刺激啊。但是,坦率地说,以前我从来也没有这样想过,从来没有想象过莱西和别的男人性交会让我有什么样的感觉,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到她被那根14英寸长的大鸡巴肆意奸淫。( n. m2 n/ ?. ~, I8 |5 u% V
  这事说起来感觉比较变态,但我不得不承认,那的确是我心中的一个魔咒,除非我亲眼看到那样的事实,否则我永远也不会摆脱那些虚幻的影象和让人难以安眠的色情噩梦。  x8 O& n- z2 Z5 s! X: }% F
  那天晚上,又一次射精之后,我疲惫地躺在莱西身边一动也不想动,莱西转头看着我,说道:「现在你的感觉好些了吗?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生活下去了,布赖恩?」
1 M3 E) D+ ~4 Q3 j" a. X8 A6 h! t  「我不知道啊,莱西,我觉得这事完全取决于你。我还需要适应一下,还需要得到你的帮助。」' S; f, @5 S+ ^+ G7 d
  我向她解释了如何才能驱除我心中的「魔咒」,说道:「你得叫达伦到这里来,让我亲眼看到是否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许我真的能适应它呢。」/ \8 ]6 w: d3 R) E
  莱西的脸色变得苍白,说道:「哦,不,绝对不行,布赖恩,我可不能那样做。我绝对不能让你看到我和达伦性交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实在太难堪了。请你再也不要提这样的要求了。」; J9 \0 ]+ w; S7 X1 c- e& r/ _! h
  「但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莱西。那些关于你和别的男人滥交的想象和画面总在我的脑海里重复出现,让我无法平静地与你生活在一起。要想让我们的生活重新恢复平静,必须让我亲眼看到事情的经过。」
, u, h& z; c! Z# C* h5 ?! u9 o  「可我永远也无法当着你的面和达伦做那样的事情啊,真是该死,我真的无法在你面前那样做。请你相信我,布赖恩,你就别要求亲眼看到了,好吗?」
5 p) @. _+ }  x! y. ^: h  「我必须看到,莱西,但你可以有所选择。如果你希望我们继续在一起生活下去,那你就必须同意我的意见。」5 H/ Q  P7 R: n' k- g( L
  「拜托啊,布赖恩,你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别让我那样做,布赖恩,拜托你强迫我做那样的事情。」4 n& F. B7 ^4 o1 P$ O# K  K) O' W6 d
  「我没强迫你做任何事情,莱西,那是你的选择。是你选择让我们陷入这样混乱的局面里的,现在你也要选择我们今天该走向何方。」
  T3 s% r  ?' z2 v" h  「布赖恩,我求你了。如果你只是知道我和达伦性交的事情,可能你只是愤怒和反感,但是如果你亲眼看到我和他性交,你一定会鄙视我的。那实在太丢脸了,布赖恩,我和干的那些事情,说的那些话,如果让你亲眼看到、亲耳听到,那一定会彻底毁了我们的将来的。另外,达伦如果知道你在家里,他也绝对不会到这里来的。」, Q+ G+ X& b( D6 x, c
  「那就不让他知道我在家,我躲在衣柜里好了。」5 j5 A8 E% F; v8 q8 y# q$ [
  「我从来也没有让他到家里来过,布赖恩。我们总是在萨丽家或者旅馆里约会。我一直不想让他知道我住在哪里,现在也不想让他知道。」
: ]# g, `4 j6 N7 Z  I3 W% e. w  「为什么呢?」: o% o/ e% \# f" n5 m" X. I/ [7 ^% H
  「因为我怕他会随时跑来找我,那就可能被你碰到。」
/ b$ I9 ~& ~8 F$ U  「哦,如果我不在的话,你会和他在我们的大床上性交吗?」+ \) H5 B* v# p( C
  「不会的,布赖恩,我不会让他在我们的床上性交的。但他就像一只小宠物狗那样,总是想找我玩耍,他总是希望我什么都不做,整天就是陪着他作乐,陪着他疯狂。我可不想让他总是跑到这里来纠缠我。」
8 P. b1 E, \8 \8 o- y5 w  「嗯,不过,现在没关系了,你可以让他到这里来。等我亲眼看过你们性交以后,我会想办法让他不敢到这里来纠缠你的。」
5 V, s3 I# I* B  p) K  莱西默默地盯着我看了几分钟后,说道:「不,不,布赖恩,我还是不能这么做。现在我们还有机会和好,但如果我真的让你看到我和他性交的样子,那我们肯定就完了,你肯定无法接受你看到的场景。那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继续生活下去了。」
: V$ s  e( b; v# \  「随你的便吧,莱西。」* `% r& H. X7 q) Z+ a
  我说着从床上爬起来,抓起一个枕头朝门口走去。  B, C: J  H- U6 O9 m
  「你要去哪里啊,布赖恩?」0 p5 K3 z: q& O
  「去客厅的沙发上睡觉,回头我再去找个公寓搬出去吧。」  g% O- L' f) Q% @* J
  说完,我就走出了卧室。
! H4 D" V$ t; m8 U. A$ X  大约30分钟以后,莱西也来到了客厅,坐在沙发对面的安乐椅上,说道:「我们能再谈谈吗?」; T$ j1 A4 L6 V9 h. k& ~9 f" n
  「不用了。」
/ k: Y. }& R' D: B- v4 Q! W  「但这是为什么呢,布赖恩?那样做有什么好的?」
5 k7 |) n1 y/ d  「我只是想找一点心理平衡罢了。」
4 m" Z: N( B3 u  H1 q5 S3 J& b/ y  「找平衡?怎么找?」
( {7 l, z. a; x1 F0 _  `  「你不想让我看到你和达伦在一起时的样子,是因为你知道我痛恨你的淫荡行为。如果我看着你,你就会收敛一些,就会变回到你从前的矜持。」2 m# `6 }3 e4 G, Z% X; S$ `
  「但这是不可能的,布赖恩,这就是问题所在。当达伦插进我身体的时候,我脑子里想到唯一事情就是性欲的放纵和享受。在和他性交的时候,我说的话会刺痛你的心,那是我不愿意做的。但一旦他插进来,我还是忍不住会说,如果你在旁边看着我们,那你就会听到。」8 T' F6 C2 X7 W5 V
  「而我和他做的事情也会让你觉得和恶心,那些事情是我在正常思维状态下绝对做不出来的。我想,你还找些别的办法来找到心理的平衡吧,布赖恩,你可以去找个情人,把她带回家,当着我的面和她做爱。」+ a' m  r8 _7 A$ X; H! Q2 c
  「其实,萨丽对你蛮有好感的,你可以去勾引她。自从她老公和他的女秘书鬼混在一起以后,萨丽再没有碰过任何男人。当然她和几个黑孩子发生过关系,但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成熟男人啊。」, K. {# ?! Z; `( p# I- _3 `* t
  「我可不想找别的女人,莱西。我不想要任何人,只想要你。另外,萨丽自己也面临着许多问题呢,我们就别再给她找麻烦了。」5 v2 d) o& [, Z% u6 p) p
  「哦,她能面临什么问题呢?」, \: c3 D) _, E- ?" ^
  「你想想看,那两个少年黑孩子在得到了两个老女人的身体后,能不向他们的朋友们吹嘘吗?难道这事不会让萨丽的儿子兰瑟知道吗?」& j/ H' w2 s; l4 Q
  「萨丽很可能要面临两个问题,甚至是三个问题,第一,兰瑟很可能因此会跟达伦和里克发生矛盾,甚至,可能打起来;第二,兰瑟会把他妈妈看作是个妓女,以后不再尊重她,并且肯定会经常在家里跟她吵嘴;第三个可能出现的问题是,既然兰瑟认为他妈妈是个毫无廉耻的妓女,那么他也可以肏她了。」6 ]5 }7 ~  }5 A, |) S
  「这样可真够乱的,说不定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呢。也许兰瑟也想肏你,因为他知道你和他妈妈一起跟他的同学们干了那样淫荡的事情。」
- ~5 t2 }  e* y* A( R, I  「他已经那样做了。我是说他已经开始骚扰我了,但我原来只是认为那是他的男性荷尔蒙在作祟,我只是把他当作一个不懂情事的毛头小孩子。」
' }& ?8 p& u8 D% J) C  「你肯定也跟他调情了吧?」
( M# \. o, a* \  「还不能这么说。」" }7 d4 l* @5 b4 _* @5 s0 k
  「那就去做吧。」/ s: U. B" ]& J4 l
  「你想让我什么时候去做?」- k( q/ s3 e$ ~( q
  「明天我休息,我们明天做吧。」
2 F5 k) J" X3 ?/ T. A  莱西深深地叹了口气,站起来去取她的包,从包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7 [* W, a% r' U9 z  「你好啊,宝贝,想我了吗?」  y) p8 J# n5 u5 M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的小情人。」
- K5 G, F% x, {  「是啊,宝贝,想要你的每一寸甜蜜小肉棒。」
7 j6 C8 |4 P; ]( w! e+ ^  「不不,今天晚上不行。明天我老公要出差,你想不想换个地方做爱?想不想在我的床上肏我?」
+ C# s( T; Y, K  e. T4 R) y- T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么回答的。」
' b1 R; g- P; T8 w. c6 `, j  「几点钟?」
( @; d, J6 B3 }$ e9 G  她捂住听筒问我道。+ z- e7 s) C- W0 {1 {% [
  我向她伸出了两根手指。/ S# g$ V8 U9 r- a
  「下午两点吧,宝贝。」+ v: @; Y/ @) A( D; x. s1 j% j
  然后,她告诉了他我家的地址就挂断了电话。
1 g/ i$ P. z+ {9 n) _  「真是对不起,布赖恩,我很抱歉对你做了那样不忠的事情,但我觉得更加对不起你的是我明天将要做的事情。」6 j: B. @5 C( ^- j% d% G7 {- j
  看到她站了起来,我也想起身跟她一起去卧室,但她拦住了我,「不,布赖恩,你就待在这里吧。现在我想一个人待着,而且,看来以后我需要习惯一个人睡觉了。」1 f4 N8 u; G* G
  「别把事情想得那么糟,莱西。努力去做吧,按我说的去做,让我们努力弥和我们之间的裂缝。」. i+ w5 i( P9 ^) }# O$ r  f! L
  「你错了,布赖恩,你不知道那事对你来说有多糟糕。」
3 H2 V, b; C9 r( r) {" `  莱西说的对——后来我才知道,那事对我来实在太糟糕了,真的太糟糕了。7 F- D/ R4 h9 c1 E% Y" T7 N
  当莱西让我去她的车里取回一个小旅行包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以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在那个旅行包里,装着性感的长筒丝袜、皮质吊袜带、紧身内衣和后跟高达6英寸的高跟鞋;还有阴道润滑剂、各种女用清洗和卫生用品和成打的避孕套。
& x( p. S" Q- I% D. |  「你带着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B: A2 c4 H6 p* j4 g/ T; H
  我问莱西道。
( B5 Z: r$ m" \1 D6 i) l$ _  「高跟鞋和紧身内衣是穿给达伦看的,因为他喜欢让我打扮成一个街头廉价妓女的样子;避孕套是为达伦和里克准备的,因为我意识到要很好地保护自己,不能让这两个毛头小伙子把我肏怀孕了;阴道润滑剂是我自己准备的,因为我想让自己从一开始就是湿润的,而且在他们轮奸我的几个小时里,我还要经常涂抹一些润滑剂,以免他们超长时间的抽插把我阴道里肏干涩了。」
5 d0 w. t% v0 a' V  「虽然我自己可以分泌一些液体,但是,对付像达伦那样的超级大鸡巴还是不够的。」
& Q0 u( {8 f2 ^+ g- p' X. ?  当她穿好那些衣服、袜子和鞋子的时候,莱西看上去真的很像12大道上那些廉价的妓女。她这个样子让我马上就硬了起来,她看上去实在太风骚了。5 `: X9 w6 G  j! P, {
  那天下午,当莱西把自己打扮好以后,我们一起从窗户向外看去,只见达伦骑着他的山地车,和里克一起过来了。莱西从我身后看着窗外,对我说道:「他带着里克一起来了,我该怎么办?」
; `4 d. Z/ t% z+ l$ _! b! p  「你以前跟他们怎么办的,现在就还怎么办好了。」2 ]0 R7 u7 [7 o9 ?) Q
  说完,我就跑到卧室,钻进了大床对面的壁橱里。, ~% G2 h' g# E* B
  由于莱西告诉过我,他们的性交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我在壁橱里放了一把非常舒适的椅子,还准备了好几瓶可口可乐。我甚至还在壁橱里放了一个罐头盒,准备内急的时候接尿用。
3 H* h+ k8 G$ f; x  过了一会儿,莱西一手拽着一根阴茎,把两个男孩子带进了卧室,她直接走到床前,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接着,她一言不发,一边给达伦手淫,一边吸吮着里克的阴茎。
% c: I/ Y: ?8 n" r  我是个木匠,工作中经常使用尺子,所以知道14英寸长是个什么概念,但我觉得达伦的阴茎似乎没有那么长。看着它的尺寸,我想象着它完全插进莱西娇小的身体里会是什么场景。
( ~& D; M. x  V+ y, b4 K  两个男孩站在她面前,让莱西轮流为他们口交、手淫。她先为里克口交30秒,然后再吸吮达伦的阴茎同样长的时间,同时,她的手还在那根没有含在她嘴里的阴茎上抚摩着,套动着。7 R- K3 C- x) p7 `" ?3 b3 z
  玩了一会儿后,达伦问道:「喂,你准备好了吗,骚母狗?」
2 p) O* H; n. B$ D  莱西没有吭声,伸手从枕头下取出装润滑剂的瓶子,递给达伦,让他为她涂抹润滑剂。然后,仍然是一声不吭,莱西站了起来,让里克躺在床上,她弯下腰去,低头吸吮着里克的阴茎。7 q5 ]1 X  `2 v- n" k$ V
  达伦在他的阴茎上也涂抹了一些润滑剂,然后挪到莱西的身后,说道:「把腿再分开点,婊子。」
/ {2 i" p/ H* a' L: S  F" f, v6 ^( F  莱西听话地尽量张开她的两腿,让达伦的大龟头顶在她的阴唇间,慢慢地滑进了她的阴道里。接着,他就缓慢而有节奏地抽插起来了。
( K7 o% Y4 a4 `% J  我藏在壁橱里,可以从侧面清楚地看见那根粗大的阴茎是怎么一英寸一英寸地插进我妻子的阴道里,又是怎么完全进入她的身体的。他的耻骨部位已经紧紧贴在了莱西的屁股上,随着每一次的尽根而入,达伦肏屄的动作越来越狠。
( C5 r. w7 W' b$ S  莱西用双臂支撑着身体,身体向后坐着迎接着达伦的奸淫。里克的手按着她的后脑,使劲向上挺动着小腹,拼命地插着她的嘴巴。看那样子,他的龟头一定已经插到了她的喉咙里。% d7 ~) w2 l$ T0 K. s4 v+ ?9 L
  达伦的每一次抽动,都把莱西的身体推得挺了起来,她甚至要踮起脚尖来释放达伦猛烈的冲击,而每当她挺起身体的时候,里克都会使劲按着她的头,把她的身体重新压回到先前趴伏的姿势。在两个男孩子强力地奸淫下,不到两分钟,莱西就像杀猪般地尖叫起来,看来她已经达到高潮了!  R0 K, x& z7 b
  这实在让我很惊讶。以往我们做爱的时候,我常常需要花费十几甚至几十分钟才能让她达到高潮,可是现在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高潮了,而且,我能看得出来,她的高潮连续不断,身体一直在剧烈地颤抖着,这在我们以往的夫妻生活里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2 T4 H/ M- Y  {( _, a
  突然,里克说道:「喂,我要射了,你这个骚婊子,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去啊,否则我要你舔我的臭屁眼。」
8 B4 |: B. Y1 ~9 d- M. f  莱西似乎被他射出的精液呛着了,她哽咽着努力吞咽着里克射进她嘴巴里的精液。我看到她的喉头不断地蠕动着,但她似乎无法吞咽得更快一些。( x5 E9 C: Y2 a
  「肏!你这个傻屄!我告诉过你要全部吞下去,不许洒到我身上啊!」
5 i& `2 [1 e" p' V; `  说着他从莱西的嘴巴里拽出已经疲软的阴茎,站起来说道:「妈的,我得去洗洗,这婊子把精液吐在我肚子上了。」( ^/ Z; j3 K2 j: s) h; ^) ^9 b
  嘴里没有了肉棒的堵塞,莱西可以大声呻吟喊叫了:「哦,好啊,哦,上帝啊,干得好,宝贝,使劲干我,达伦,肏我,使劲肏我,肏死我吧……」. M( ^$ L* B* a1 w4 c
  随着喊叫,她似乎再次达到了高潮,她喊叫的声音更大了:「肏我,宝贝,肏我,使劲,把鸡巴全部插进去,再插深一点,宝贝,把它都给我吧,肏死我,使劲肏我,宝贝,我要你插透我,一直把你的鸡巴插到我的喉咙去……」& m( h1 m* t* Y' ~, r4 k
  「我肏!你他妈真是个骚透了的骚屄!从那晚第一次肏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淫荡无比的贱婊子。现在你就是头猪,一头让我们在你丈夫床上肏你的骚母猪,告诉我,你是头骚母猪吗?」
% j1 E/ y5 U# u, j3 s) j9 U6 v  莱西被达伦插得不停地呻吟,「说啊,你是不是一头骚母猪?」
3 O# ?, T+ {4 ~! z) F/ F- U3 F& G  达伦一边使劲肏着,一边拍打着莱西的屁股问道。5 P7 W" e$ F2 E4 {1 b4 b
  「是的,我的宝贝,我是头骚母猪。」
6 @( U3 o6 S. C3 f( e1 k  「好啊,骚母猪,你是属于我的骚母猪,对吗?」: n5 e& {9 f+ A& \4 u) P
  「是的,宝贝,我是属于你的,使劲肏我,亲爱的,再插深一点,使劲!」4 ]% h" @& ^2 G! @' N
  「我的骚母猪,知道我想怎么干你吗?」
. P' ~, L: m, a) H  b1 W  \  「你知道我是属于你的,宝贝,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 w$ h! J( e' x/ v  「那我让你跟我的朋友们性交,可以吗?」' Y) r" s) [0 w% X( v
  「可以啊,我愿意跟你所有的朋友性交。使劲肏我吧,我的宝贝,亲爱的,把你的鸡巴给我,使劲肏我,再插深一点。」
4 X, J/ x1 G6 v$ V1 F% l$ w  「你想和我多少朋友性交啊,婊子?」% Q' Z7 _( ?8 v. F3 D) k
  「你想让我跟你多少朋友性交,我就跟多少,我的宝贝,千万别停啊……」
( A! Y3 _) ]+ `- e* b  莱西尖叫着又达到了高潮。0 I: X5 l# E( [' e% b7 f
  就在莱西仍然趴在那里尖叫、喘息,像条发情的母狗一样浑身颤抖的时候,里克回到了房子里。看着莱西骚情的样子,他说道:「这骚屄看来很喜欢黑人的大鸡巴啊,是吗?」$ p+ \/ o/ f6 @  z: x
  「没错啊,以后她还会得到更多的黑鸡巴呢,哈哈。」: l# q5 U) m9 B7 {' T  ~
  达伦回答道。" d0 n; y; l+ s1 U. n
  「喂,我说伙计,今天兰瑟的老妈不在,没有人再唠唠叨叨地阻止我们了,怎么样,咱们干了这骚女人的肛门吧?」: r$ q9 h; @( y3 A
  「先别着急啊,等我们再把她干到几次高潮再说。在她还没准备好的时候,我们别吓着她了。我觉得我们先找几个人来轮奸了她,然后我再开了她肛门的处女苞,以后你们就可以对她随心所欲了啊。」9 M8 n  h. A) D) P4 h
  在床上,莱西的尖叫和呻吟声逐渐平息下来。达伦见状说道:「好了,现在该让这骚母狗再次激动起来了。」" O) r# v" T- c/ v% I$ E
  说着,就再次开始肏我妻子。
" h: i4 B) p  B) J; t2 n  「使劲啊,宝贝,使劲,全都插进来,我的好宝贝,插深一点,使劲肏!」
; Y$ t8 G+ o. F! m  「你喜欢我的黑鸡巴吗?」, a' e3 c6 j/ r: I
  「我爱死你的黑鸡巴了,我的好宝贝,都给我吧,使劲肏我啊!」
* j1 e: S7 V+ ~2 ?1 A- j  「你愿意为我的黑鸡巴做任何事情,对吗?」; g2 P2 p7 p# @
  「哦,上帝啊,我当然愿意,宝贝。你想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使劲肏我就行。」
, R, Y7 B* T' z! @, r  「那我要让你去吸吮里克家那条大牧羊犬的鸡巴,你愿意吗?」
! y6 o* J( Y" J: l+ n% @% \  「好的,我的宝贝,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使劲肏我,别停下。」
; \$ w% [6 h& U- S  「那让我那条保克斯狗肏着你,同时你吸吮里克家那条狗的鸡巴,好吗?」0 G$ f; B& H4 |% n2 W4 z* ~  u
  「如果你喜欢我就做,亲爱的,只要你一直肏着我别停下,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7 }7 c, F0 T4 V2 A+ d8 ^8 }& {
  「噢,我快要射了,你转过来准备吞精液吧。」
0 H4 k5 l4 m: P1 I1 A  莱西赶快转过身,跪在达伦面前,张着嘴等待着。达伦把鸡巴对着她张开着的嘴巴,使劲套动着自己的鸡巴,很快就有一大股浊白的液体从那粗大的龟头里喷了出来,直接射进了莱西的嘴里。然后,莱西又趴过身去,用嘴唇和舌头仔细舔吃干净粘在龟头上的精液。莱西的喉头蠕动着,把所有的精液都吃了下去。
6 }+ i- d+ w& v0 Y- p7 }8 ~9 s  这时,里克也走了过来,抓住莱西的手放在他的阴茎上,让我妻子一边为达伦口交,一边为他手淫。等达伦享受够了,从莱西的嘴巴里抽出阴茎后,里克把她放倒在床上,趴到她身上开始狂肏她。
5 S* g; ~  z  w* _4 I  里克只抽动了三分钟,莱西就达到了又一次高潮,她大叫着,双手的指甲抠着里克的后背,双腿高高太起,缠在他的腰上,催促着里克更狠地肏她。
# F& l  N* U, E6 M  达伦站在床边,一边看着里克奸淫我妻子,一边抚摩着自己疲软的阴茎。过了一会儿,他爬上床,把半硬的阴茎搭在莱西的脸上。莱西张开嘴,一边吸吮着达伦的阴茎,一边享受着里克的抽插。
% c7 T0 F6 ~$ U0 L- z8 R  看到里克把精液射进了我妻子的阴道里,达伦立刻挪到莱西的两腿之间,把已经被她吸吮硬了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然后,他把莱西的腿抬了起来扛在肩头,猛地一下把整个阴茎全部插进了莱西的身体里。
. d4 N  \8 f3 R5 ~' p3 b  莱西被这突如其来的猛烈侵犯插得大叫起来:「噢噢,上帝啊,太猛了,我宝贝,我的甜心,你插死我了,干得好啊!」
9 {, r. w% @1 X! }7 L2 k; J  只过了一分钟,莱西就又达到了一次高潮,她的尖叫声在房子里回荡着。
% v; Q% s; R( g  「我的上帝啊,里克,这婊子也太吵了吧,把你的鸡巴塞到她嘴里,我不想再听到这狗屎的惨叫了。」
* M, p. f8 K5 V% S  里克闻言爬上了床,将他的鸡巴塞进莱西的嘴巴里,但是呻吟和尖叫声仍然清晰而响亮。
  o& C) ]4 L: j. `; T6 m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时间里,莱西一直被两个男孩子轮流肏着,她的嘴巴和阴道从没有超过10秒钟的空闲时间。而且,在这段时间里,无论达伦和里克要求她做什么,她都毫不犹豫地答应着。( d! e; ^. A( a9 K. F! d
  她同意和狗性交、吸吮小种马的鸡巴、玩群交,只要达伦答应不停地肏她,莱西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情。在这个过程中,莱西不断地达到高潮,我估计每个高潮的间隔时间不会超过5分钟。# H; y0 P# J0 E) @* a
  最后,莱西终于和他们分开了。「我要去撒尿。」
" {$ ]5 u6 s' ?$ L1 ^  O" `  I+ O  她说着,从床上爬起来,跑到卫生间去了。
4 t3 }6 B: w  b/ ?: f9 i. G  看到她离开了房间,里克说道:「我们什么带她出去?」3 ^5 ]! `% m9 S2 r, q/ ]: W
  「下周五吧。我哥哥要在下周五举办一个单身汉的狂欢聚会,想找几个白种女人好好玩玩。这母狗还不知道这事呢。」* m# H/ q, j* {
  「有多少人参加聚会啊?」
9 O. E( |) q' q; K$ b3 |  「大约20个吧。到时候我要先肏了她的肛门,然后让你们所有的人可以随便玩弄她,直到大家再不想要她为止。」
, B: D  A6 c2 ^; |  「然后呢?」, S, u7 H' Z# ]# X5 K
  「我找到了一家伙,如果我允许他在莱西和狗性交时录象,就会付给我一大笔钱。干完这事以后,我就把莱西带到街上去,让她拉客卖淫。只要警察不来干涉,就让她一直卖下去。」: |0 m( h" z1 ^7 z; C. g
  「你这计划也太屌了吧?那我们该没屄可肏了。」
# f' G  w8 E3 C3 W5 v4 G  「没关系啊,我们可以肏兰瑟的老妈啊。」7 j, W( v# S8 t+ m5 T' G
  「哦,也对啊。但是,那女人可没有这个这么骚、这么贱。」
! P' [2 l8 V7 c7 N+ x- ]) T2 ^  这时,莱西回来了,达伦对她说道:「还想再肏一会儿吗?」
- w) W. E1 L) S2 H6 a) O/ x8 _  「当然啊,我的情人,来吧。」
3 c0 c% B7 _. }5 W- G. V* Z  说着,她走到达伦跟前,跪下张开嘴含住他的阴茎,使劲吸吮起来。' ]) m/ f4 q5 z+ M( e* R
  达伦说道:「喂,你这个下贱的妓女,你还欠里克一个服务呢。刚才你没有按照他说的全部吃掉他的精液,现在你该去给他舔屁眼了。」- ^" p: o9 |( [3 J/ a# j" i$ S
  莱西没有说话,转身来到里克面前,趴下去为舔着他的屁股。这时,达伦又说话了,「你要还想得到被我大鸡巴肏的乐趣,就必须好好地为里克舔屁眼。来吧,你这个贱婊子,把你的舌头插进他屁眼里去,我要看到你那粉嫩的舌头插进里克的黑肛门里。来吧,臭婊子,好好舔,只有好好舔屁眼才能得到我大鸡巴的奖赏。」
$ j; R+ L  l1 C* ]. Q* _' M* o  在达伦和里克的肛门都被莱西的舌头舔过和插过以后,他们要她去卫生间好好漱口刷牙,他们也跟她一起去了卫生间。这样,在大约5分钟时间里,我就什么都没有看见和听见,只听见了淋浴的水声。
* @: s' z' T& M4 |; _& d  过了一会儿,两个男孩子回到了卧室,里克说道:「我真是个变态的狗屎男人,以前从来没有尝试在女人嘴巴里撒尿呢。当然,以前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直挺挺地跪在那里任由男人把尿撒在她身上。你说,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0 @. @" L" c+ s& |6 K: v. ?  「只要能得到我的大鸡巴,她肯定什么事情都愿意干。这骚货就喜欢被我的大鸡巴肏,只要能被肏,她就什么都敢干。」
6 a0 }1 {* E$ ~  「伙计,你确定真的要带她去给别的家伙轮奸吗?我们以前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风骚的女人呢,也许以后再也遇不到了,万一拿出去跟别人分享,以后拿不回来了怎么办?」
. _6 `% g( k8 o/ F  「没关系的啦,这女人的老公早晚有一天要发现她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尽可能多利用她一下了。让她去拍和狗性交的录象和让她在单身汉聚会上被轮奸,我们可以得到3万美金的报酬呢,这还不包括让她去第12大道卖淫得到的钱。一旦等到她老公发现了,我们就什么都得不到了,也没机会再肏她了。」
! |+ e4 q) b  Q  这时,浴室里的淋浴声已经停止,又过了几分钟,莱西一边用浴巾擦拭着身体一边走进了卧室。她刚一进屋,里克马上就把她拉到床上推到,接着就趴到了她身上。同时,达伦也凑过来跪在她脸前,把疲软的鸡巴放在她嘴边,命令道:「来,给老子舔硬了,你这个不值一分钱的骚婊子!」% {/ E0 B  a8 h# q1 l2 a( |- Q
  几分钟后,里克就再次把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然后达伦迅速取代了里克,在莱西的身体里猛烈的抽插起来。不到一分钟,莱西就被达伦再次肏到了高潮,她又尖声高叫起来。1 t( ~8 S  @; G, ^
  「你爱我的黑鸡巴吗,臭婊子?」
9 m3 N0 A! q9 Z. b  「噢,上帝啊,我爱死它了,我的宝贝。你知道我爱你的大鸡巴,没有人能像你一样肏得我这么舒服。」
7 y6 p- ~. N7 @5 ]  「难道你老公也没把你肏舒服吗?」3 _* ]( G# F" d' Y
  「没你肏得舒服啊,亲爱的,没你肏得好。」3 N7 |1 _+ P1 z3 D
  「那是因为他的白鸡巴太小了,对吗?」% W% E) E+ s; M/ {; Q
  「对啊,宝贝,他的鸡巴太小了,不像你的鸡巴这么雄伟粗大,亲爱的,使劲啊,宝贝,再插得深一点,使劲肏我,我的情人,狠肏深插,别馋着我了,再插得深一点,我的情人,我想要你的全部。」4 ^+ T% Z  K! _' g4 R& Q( B
  「你喜欢白鸡巴吗,婊子?」2 E& i/ ~3 B& P0 O- w8 X
  「不啊,宝贝,我喜欢你的粗大黑鸡巴。」$ ^) Y. s! g) x; |6 a
  「但我想看着你吸吮一根白鸡巴。」
9 ]( w* c2 s1 k) k: b  「随便你啊,快使劲肏我我我我我我啊……」
1 D& j7 l5 l9 h8 b, W5 p; T0 Y  说着,莱西又高潮了。: Y$ h( Q' ]7 _. Q
  达伦说道:「我真的很想看她吸吮一根白鸡巴。喂,里克,你给兰瑟打个电话,看他现在能不能过来享受一下他老妈的朋友。」
, Y& t+ c$ \8 A2 D6 k+ o  里克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
5 P0 Y$ E4 n# z; w) Y  W/ `  「喂,是威尔逊太太吗?请问兰瑟在不在家?」
# ^& q1 v* B: M" x% @  「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
7 y9 q' y$ y* H; A  g% C  里克捂住电话听筒,转头对达伦说道:「她说他现在很忙,但我告诉她这事情很重要时,她说她去叫他。」
) ~9 h% y7 p8 D$ X  停顿了一会儿后,里克接着对电话那头说道:「喂,兰瑟,是我,我和达伦现在正在莫兰太太家呢,我们正在肏她呢。听着……」
) \$ S: m6 U7 _5 T6 h9 A  他说着,举着电话听筒对着莱西的阴户,让达伦抽动的啪叽声能通过听筒传过去,「她可是个真正的骚婊子,伙计,足够我们三个人享用的,你想来吗?」
$ c% `  S4 y2 g# Q$ o! U7 `  「你确定吗?」4 x# p# @7 k! s% U' v! B2 @: ~
  「好吧,伙计,那你到时候别说我们没叫你啊。」: c1 R& `  P' |1 E; p
  里克挂上电话,对达伦说道:「兰瑟说他过不来。看来他不想吃这免费的性交大餐呢。」( N$ D: Q0 W  C: J+ U1 b3 I; }
  达伦大笑起来,说道:「他来接电话的时候,是不是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 c* v+ d) _3 T  b7 l; ]  「是啊,是有点。」. [9 B' s1 v" g' d" X1 `0 z6 g
  「那就说明他已经在吃性交大餐了。」& e( E# o  q7 a* p( L! C+ m
  「你的意思是说他正在和他老妈……」" y2 j2 J  ^0 k
  「是的啊,我亲爱的兄弟,我就是那个意思。」% W+ n) h2 T& k/ p0 Z! O
  由于兰瑟来不了,达伦感觉有些气恼,说道:「真叫人失望,我的小婊子,我好想看着你吸吮一根细小的白鸡巴,但兰瑟却忙着过不来。我太失望了,现在都懒得再肏你了。」' U, Z% l8 |: o2 M8 E$ D
  「不不,宝贝,千万别停下,别抽出来。如果你不停止肏我,我就为你找一根白鸡巴来吸吮给你看。」9 v4 v) t' M1 l/ L% A$ T2 L7 t
  「哦,你要吸吮谁的鸡巴?」
. ^: @% _- q0 t  「我丈夫的啊,我可以为了你吸吮我老公的细小白鸡巴。」
& d+ M1 ~2 H# L  E9 g, A' A; u  「哦,难道你认为他会同意让我们看着你吸吮他的鸡巴?那他成什么人了?一个甘愿忍受屈辱的小鸡巴男人?」
. {2 Z. y: z' L7 r* z  「其实,他知道你们肏过我的事,这次也是他让我约你们来我家肏我的,他允许我这么做。我可以为了你吸吮他,亲爱的,我可以的,只要你别把你的鸡巴从我身体里抽出去。拜托了,宝贝,肏我吧,我会让你看到我是怎么吸吮一根白种男人的小鸡巴的。」
0 C- d/ ^3 W% R( I: X  「他已经知道了?」3 b: E0 u$ v  W% }( H! t
  「是的,宝贝,他都知道了。他让我这么做的,他让我叫你们来肏我的。来吧,宝贝,使劲肏我,插深一点,我需要你的大鸡巴,宝贝,我需要它。」, ?/ O8 Y! R9 c# g6 k
  「他让你跟我们肏屄的?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软蛋男人?那他会帮你吸吮我的鸡巴吗?」) b! p- p3 ~# V- }* X" q4 A
  「他会的,宝贝,他非常爱我,他会为我做一切事情的。」5 m  t5 r1 O, t$ Q2 v8 V  E1 V$ ]
  「哦,那他会同意一边吸吮里克的鸡巴,一边让我肏他的屁眼吗?」+ _/ Z0 k4 b' l+ K/ G4 w
  「是啊,宝贝,他会同意的,他会用意为了我做那样的事情的。我会让他答应你的所有要求的,宝贝,我会让他答应做你想让他做的任何事情的。你就等着瞧吧,我能做到的,现在先好好肏我吧,宝贝,拜托你使劲肏我,别再馋我了,插进来,插深一点啊。」
& _: Y! Q2 z* I* I6 J0 a( A  「不好意思啊,臭婊子,我现在就想看到呢,我可等不及他几天以后回家后再看到那样刺激的场面。」
$ r% L: v! z: b# u7 `& Z! [) z* P  「你用不着等啊,宝贝,他在呢,他现在就藏在壁橱了看着我们呢。他知道你们正在肏我呢,宝贝,他想看着你们肏我,所以就让我叫你们来,而他躲在壁橱里看着。他会为我做一切事情的,宝贝,快来吧,使劲肏我,你可以直接问问他,宝贝,你问他吧。」
0 I1 _5 `0 G& ]6 I/ u0 U: {: `+ U  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大大出乎我的预料了。既然莱西已经说出我就在壁橱里,我也就没有必要再藏下去了,所以,我推开壁橱门走了出来。卧室里顿时一片混乱,两个男孩子慌张地想赶快穿上衣服,以便随时逃跑。两个人满脸恐惧的表情,相互偷看着,似乎想说点什么。- q2 m$ E  `+ ^6 F
  终于,里克鼓起勇气对我说道:「我说,好汉,请你保持冷静,我们马上就走。」' w" Q2 f& [* Q# _7 R
  达伦也跟着说道:「好汉,是她让我们来的,我可什么都没干啊,是她想要的,她打电话叫我们来的,好汉,是她让我们到这里来的。」
! K$ p% K7 F- h. P  f, t  听他们这么说,莱西忍不住叫了起来,「别这么说,我的宝贝,你们别走,布赖恩会答应做你们想让他做的事情的。别把你的鸡巴从我什么里抽出去啊,布赖恩希望你们好好肏我呢,你们可以问问他啊。布赖恩,你告诉他们啊,让他们别走。你告诉他们你会做那些事情的,会答应他们的要求的,对吧,布赖恩?别让他们走,布赖恩,别让他们离开这里。」
7 l; n& s* R8 G* H7 {  两个孩子可不管这些,他们匆忙穿好衣服,战战兢兢地朝门口挪动着。我紧盯着他们,跟在他们身后,一直看着他们确实离开了我的家。然后,我跑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r" D* o7 G, ?
  刚才看到的情景和听到的对话让我心烦意乱。不可否认,刚才看到的情景让我感觉非常刺激,但我怎么也不能相信,那还是我的妻子吗?她简直就是个毫无廉耻的性欲玩具啊!
5 A6 f2 C( r- E* c  M( h0 u  当我回到卧室的时候,莱西正在哭泣着,看到我回来了,她大声叫喊起来:「你混蛋,是你放走了他。是你让他把鸡巴从我身体里抽出去并离开了这里。我马上就要到了,我马上就要高潮了,可是你却让他走了。我狠死你了!我以为你是爱我的,可是,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怎么可能在我就要高潮的时候让他离开了我呢?」
8 ?( d# F, u4 g  我简直无言以对,只好耸了耸肩膀,摇了摇头,离开了卧室。我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喝了一杯又一杯酒,不久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莱西两眼通红地坐在我对面的安乐椅里,只盯盯地看着我。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莱西打破了沉默。
  c: A  i: H0 [$ g  「我曾经警告过你,但你却根本不听。我说不让看我和他们性交的过程,可你非要看不可。我就知道那样会毁掉我们之间最后的机会。」. X) X! k/ X! \, V
  「是的,你说的对,庆幸的是我并没有按照你跟他们说的那样去做。我必须亲眼看到你和他们淫乱的经过。这事的确毁掉了我们和好的机会,但并不是你想象的原因。你认为你们的淫乱让我生气和厌恶,促使我离开你,但你想得不对,莱西。你们的淫乱其实让我非常兴奋。我以前一直以为看到你被别的男人奸淫我不会兴奋,但我确实兴奋了。」
; S/ w* z, R7 ]3 T: f  「莱西,你知道吗?最后彻底毁掉了我们和好最后机会的,是我用自己的眼睛,亲眼看到你从身体到头脑都完全被那个叫达伦的黑孩子所控制了。他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对有绝对的支配权,你已经彻底沦为他的性玩具了。」" Q7 q! b, B4 u' _; [
  我平静地对莱西说道。: y6 b$ ^- d$ \3 \2 R; B
  见她不吭声,我继续说道:「你今晚所说的话,完全是内心本意的表达。无论他说什么,你都会回答是。今天晚上如果他带来20个男孩来这里,你也会毫不犹豫地和他们每一个人性交。」
5 @1 e; s: \9 ^( r9 j8 ^  「你也会按照他的要求和狗、和小种马性交。你还答应了他们让我吸吮他们的鸡巴,让他们肏我的肛门,我知道那完全是你的真心话。既然他已经如此彻底地占有了你的身体和思想,我是无法再继续和你生活在一起了,也根本无法再相信你了。」
& }  A# F; g2 b( R  「你的未来已经被他规划好了,莱西,下周五你就要在他哥哥的单身汉聚会上被至少20个小伙子轮奸了,他还找了个人付钱拍你和一条狗性交的录象,然后他会把你带到第12大道上去卖淫。」- m! i: `0 t' H; q5 b
  「你无法阻止他,莱西,因为你迷恋他的大鸡巴,那根肉棒就是指挥你心灵的指挥棒,这一点那小子心里太清楚了。虽然我可以阻止他,但那也只能是我在身边的时候,如果他来找你或者给你担电话,我可以阻止你们,但是,我是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在你身边的,所以我也是无能为力的。」8 F3 m# `1 J% N% V
  「那不再和他见面了,布赖恩,我向你保证,你不用再为这事烦恼了。要不是你一直坚持,其实我昨晚就不想见他的。坦率地说,布赖恩,我能这样做,是因为我不想失去你。现在,为了你,我会坚决离开达伦的。拜托了,布赖恩,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5 [/ h0 T8 h8 s! m  莱西诚恳地说道。
( _  U1 e. n; \4 W% e  我看着她,心里在挣扎着,至少在我的思想里,她是不可能离开达伦的大鸡巴的。, q% ~* v  N; x4 m8 @! ~+ O' [' e& H
  「好吧,莱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吧。但仅次一次。以后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情,那我就再也不会原谅你了。好了,以后我们别再提这件事了,就让它过去吧。」
2 O- H9 j" C, d% Y  后来,大概她只坚持了两个星期没有去见达伦吧,我还不能太肯定,要不是某一天我碰巧发现了一些情况,我还真没怀疑她。我每天上班都要开车经过萨丽家,在我答应再给莱西一次机会的两周以后的一天,我下班稍早,因为要回家取医疗保险的单子。
: z! \  n5 F: d, ~  在我开车经过萨丽家的时候,无意中我看到莱西的车停在她家门口,旁边还停着两辆我非常熟悉的山地自行车。我赶快掉了车头,停在离她家稍远的地方观察着。
  W! @7 I; F% Z8 X  大约下午4点半的时候,达伦和里克从萨丽家走了出来,骑上他们的自行车离开了。又过了15分钟,莱西也从萨丽家走了出来,背着她那个装满了「淫荡用品」的包钻进了她的汽车。我开车跟在她后面回到了家,在门口停好车后,我跑过去打开她车副驾驶位的门,抓起她的包。
8 L* |( G/ J# {' s3 q5 ?; i/ F  打开包,我首先就看到她那双粘满污秽精液的高跟鞋和丝袜。莱西有些措手不及,她看着我说道:「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布赖恩,让我来给你解释。」9 V- G1 m; [' y8 }# H
  「没必要解释了,莱西,你也没必要走进家门了。从此以后,你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3 o( h/ f- g. P  说完,我狠狠地扔下那个包,转身回到我的车,发疯一样开着车离开了那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