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淫乱大会

淫乱大会

淫乱大聚会5 k8 J( B& r% ~/ [' }
??我妻子咪咪虽然是个成年人了,可她对金钱价值和使用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完全没有概念。她既不知道挣钱的辛苦,也不懂如何计划用钱和如何理财。在经过几年的教育却没有取得任何成效以后,我被迫采取断然措施来保护我们的财产,以避免破产之虞。我先注销了她的信用卡,接着封闭了我们共同掌管的支票帐户和储蓄帐户。
/ X: Z1 c, B) H- C  这样一来,势必引起她的抗议,她质问我道:「我怎么做才能有钱花?」5 g. M: \; Q+ L7 h
  我很简单地回答道,先去找份工作,然后好好学习怎样有效地使用辛苦挣来的钱。
7 w) n: C, a& S3 U  她对我发牢骚、耍小脾气、撒娇甚至犯混都不管用,最后只好出去找工作了。- \1 @! ?  u0 \9 |
  她找到的工作是在繁华市区的一家酒廊里做鸡尾酒陪酒小姐。开始我并不知道她找了这样一份工作——她告诉我说她是在一幢办公楼里做清洁工,是在别人下班后她才上班的——但是,雇佣了她的那个酒廊老板是我的一个好朋友。
9 R6 @/ R$ i8 o( }) |. F2 U  那人叫达里,曾经跟我一起在军队里服役。我退役5年以后的一天,在市区的一家餐馆里偶然遇到了他,又重新续起我们的友谊。我们经常见面聊天,在一起吃饭喝酒。
' Q. c6 E' e  P  咪咪从来也没有见过达里,但达里看到过咪咪的许多照片,那些照片还是我们在海外服役的时候咪咪寄给我的。所以,咪咪第一天上班走进他的办公室报到的时候,他就认出了她。他给了她一份工作表格让她填写,然后就走出办公室给我打电话,「喂,咪咪怎么到我这里来上班了?」3 Z" O8 W! y6 g! W) |
  「哦,有什么理由使她不能为你工作吗?」5 y7 J$ f' b! Q# X' l* i
  「嗯,差不多吧。」
, e6 |# B1 l% Z% X- I! i& Z" n( t  「你什么意思?」/ k) L' R5 B7 S/ d+ ?  U# ~
  「嗯,是这样,我这里的陪酒小姐都必须穿着比较暴露的性感服装,还要穿红色高跟鞋。我们要求每一个小姐都要对顾客展示她们性感的美貌和身材,这样才能给我带来更多的生意。」- U* K* E% g: J, ^
  「当然,像咪咪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来做陪酒小姐肯定大受顾客的欢迎,但是她也肯定会受到更多的性骚扰。我不知道你们的婚姻关系有多牢靠,我的老朋友,但是我看到过太多原本十分幸福、非常矜持的良家妇女在这里工作一段时候后,就变成了人尽可夫的骚货了。如果咪咪在这里工作,肯定会得到非常多的小费,但在这个地方工作也许对一些人的婚姻有腐蚀作用。」5 G' `% j% ?0 ^
  「可是,她在你那里工作,至少能受到你的关照吧?」) \' P% w! B3 G5 E; N# F  _$ N0 Y; k
  「我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关照她一下啊,我的老朋友。我一般晚上7点就下班了,然后由我的一个夜班经理照管整个酒廊,而晚上才是客人最多、也最容易出问题的时候。当然,我可以让那个夜班经理替我关照一下咪咪,但那毕竟不是很保险啊。」" f8 M+ D9 B. X
  「尽你所能吧,我的达里兄弟。她没有什么技能和工作经验,也很难找到象样的工作。在你这里工作至少我还知道她在哪里、在干什么。」
! p& k* P8 a0 y; U  就这样,咪咪开始了她的工作。每到周五,咪咪回到家的时候都会拿出她的工资袋,里面装着160美圆——这是她一周做清洁工作的报酬。我知道她得到的远不止这些,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我让她去找工作,她就去了,怎么处理她挣到的钱是她自己的事。每周我都会给达里打几次电话,询问咪咪的情况,他告诉我一切正常,要我放心。( b+ L* R/ g* r! s
  「当然,我是说在我值班的这两个小时没有任何问题。莱尼,那个夜班经理也告诉我他会仔细监督咪咪的,但他也没说过有什么问题。」
; j. b3 {4 n! E3 S6 C  达里在电话里跟我说道。( H" b3 H9 Z! q$ t# H
  三个月以后的一天,我给达里打电话,他告诉我说,他听说咪咪好象做了点不太好的事情,她除了坐台陪酒外,好象还出台了。2 U/ Q' w! `/ w, f4 f' _; X
  「你说的『出台』是什么意思?」( {! f) s  W* y  [6 |6 c1 Y: o
  我问道。
2 r% D8 i( L& {  达里解释说,「出台」实际就是「卖淫」的委婉说法。作为一般的妓女,是无论是谁,只要给钱就干,而「出台」的女孩一般都限于特别熟悉的客人。( t0 e$ @( H5 Q6 H: ^% y5 a
  「但是,这也许只是个谣传,我的老朋友。也许是哪个女孩子看到咪咪太受顾客欢迎,心里有些嫉妒而造的谣。我会密切关注的,一旦有情况我会马上告诉你的。」
- f' e# t4 [& ?5 }! J  我简直不敢相信咪咪会为了钱去和别人性交,因为我们非常相爱,性生活也非常和谐,每次做爱总是天翻地覆、死去活来、尽兴而为。我敢保证,如果她跟别的男人发生了性关系的话,那她回家后肯定会露出些蛛丝马迹,于是我开始查找咪咪背着我和别人性交的痕迹。
" Q4 B- e4 Z( X$ H  但是比较困难的是,她上的是夜班,每次她下班的时候我都已经睡觉了,不可能看到她身上有什么异常。  J" u( `: _6 x- P% m: ]
  所以,我就检查她换下来的衣服,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另外,我也没有在她的脖子啊等地方发现有咬痕、吻痕等等,而且我们之间的情感也依旧很好。所以,我想达里也许是对的,那不过只是个谣传。
  @  _2 s. ~2 w1 i9 D" P9 \  但是,三天以后,当我再给达里打电话的时候,他却说:「我非常抱歉,我的老朋友,我让你失望了。」
+ J( R7 T; t1 j% J4 |  「你什么意思啊?」
; v1 U) G4 ?: K' H  「我没有替你关照好咪咪,她终于被这里的环境所腐蚀。那不是个谣传,她的确出台了。」
+ D% e& g: S& h% f3 t! D. [2 S  接着,他把他所发现的所有情况都告诉了我。那天下午,他决心追查和证实那个谣传,他想找夜班经理莱尼再谈谈,于是他来到了莱尼的办公室。在那里,他发现莱尼正在和咪咪肏屄。咪咪当时躺在办公桌上,两条腿被扛在莱尼的肩膀上,莱尼正在拼命地肏她。
2 Q# L2 e7 f" |  看到达里进来,莱尼恼羞地骂了句:「我肏!我想我已经把门锁上了啊!」! i( O9 q. B! m$ g! d* W2 o: D4 B
  达里说:「你的确锁了,但我有钥匙,难道你忘记了吗?」
* v2 u& c* E0 k: Z% `5 e+ _  莱尼请达里先找个位置坐下,说他再有几分钟就好了。三分钟以后,莱尼从咪咪的阴道里退了出来,让她穿好衣服回去工作。咪咪走了以后,达里对莱尼说道:「我跟你说过要你替我好好照顾她的啊!」$ B4 e. Z' m; O" I2 X+ [; h
  「你是说过,我也尽力了。但是,有一天晚上她在陪保尔森(酒廊的合伙人之一)的时候,他付给她100美圆,要她为他手淫。还有一次,我发现她又收了保尔森的钱,然后为他口交,还跟他性交了。」6 E! P/ w' f  l2 H- k  |  o; A
  另外,保尔森还和麦克尼尔、奥尔森一起轮奸过她。你想,他们都是酒廊的投资人,我怎么能阻止他们呢?据我所知,她至少和他们几个,当然还有我,做过爱。当我发现了她的事情以后,我就想,我干吗不分一杯羹呢?达里,你是不知道她的骚屄有多迷人,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 p* f* H( ]0 T- _/ P8 P" M
  达里告诉了我所发生的一切以后说道:「现在我是无能为力了。我无法解雇她,因为她有保尔森罩着。据我所知,保尔森还和酒廊的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享用她,她在这里的势力甚至比我都大了。如果我要解雇她,恐怕董事会就要解雇我了。」
, q! r' T4 `1 ^" N  我告诉他,我知道那不是他的错,感谢他为我所做的一切,然后挂了电话。
. j( {' Z6 u5 `  那天晚上,我没有睡觉,一直等着咪咪回来。她下班回来后,看我还没睡感觉非常奇怪,问我是不是病了。
* F: h6 C8 g9 Q/ h6 M  「我没病,但我今天特别想做爱,我等着你就想跟你做爱。」
4 W4 q* U( I9 S8 F- ]- }" i; M& S  实际上,我是想贴近她的身体,看看她身体上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我要找到一个对付她的方法,还不要让她怀疑到是达里向我告了密。现在咪咪还不知道我和达里的关系,我还可以继续从他那里得到些情报。
- L" g1 t9 O* i4 y  C% @  咪咪听我这么说,走过来坐在我的膝盖上,说道:「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吧,亲爱的,今天我也特别想做爱。」
# i" Y' [: x# w: q! Y# v  在她热情如火的亲吻中,达里告诉我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得到了证实。当我们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的时候,我尝到了她嘴里精液的味道。我熟悉这样的味道,是因为以前每次我在她屄里射精后,总喜欢趴下去舔弄她的阴户,我在那里尝到的就是这种味道。
8 ?$ b0 q. H0 Q* Q/ U: O# ?3 t% m  上床以后,我发现她的阴道特别湿润,里面仍然有精液样的东西流出来。毫无疑问,一定有人先我进入过这个隐秘的地方。+ @- e- Z3 y% ?% b: A
  让我难以启齿的是,那天晚上的性爱是我们结婚以来最舒服、最满意、最开心的一次。那不仅仅因为她卖淫的行为让我感觉刺激,而且还因为我越是用大力抽插来惩罚她,越是用粗鲁的手段来玩弄她,她就越疯狂,给我带来越多的肉体享受。/ d: W: R0 l8 P8 c, Y
  当我最终射出并瘫倒在她身边的时候,咪咪兴奋地说道:「天啊!你真是太棒了,我的宝贝!我们以后要经常这样做爱,从今天开始,以后你每天都等我回来怎么样啊?」
, g% f. `! R& O! s/ t; p  第二天在上班的时候,我一直在考虑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3 t  A% K: I) t& z7 a3 M  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我的确是每晚都要等咪咪回来,我们疯狂做爱后才去睡觉。虽然我把这种做爱视为对她的惩罚,但她却非常喜欢这种粗鲁的方式,并希望得到更多。
6 h" f, f7 d8 B; V  比如说,以前我们每个月会玩几次肛交,但是那必须涂抹大量的润滑剂,还要我用手指把她的肛门扩充很长时间,她才让我的阴茎插进去。但是,那天我跟她正在用狗交的方式做爱,我从她身后使劲捅了她的阴道一会儿后,拔出阴茎,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就插进了她的肛门。8 M$ _' \3 i1 N: E: z
  咪咪大叫了起来,身体疼得在颤抖,但我并没有停止动作,依旧抓着她的屁股使劲往里捅,心里想着,你就受着吧,你这个卖屄的骚货。但是,仅仅过了几分钟,咪咪就开始叫着要我使劲:「别停下,使劲啊,哦哦,我的宝贝,请你不要停下来。」
' ^) M: Q- F/ n2 x/ E. V  两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但我还是没有想出怎么去处理咪咪卖淫的事情,有时我甚至想到,这件事情真的有那么严重吗?咪咪和我的感情很好,我们的婚姻生活是非常幸福的。
/ p% j" c! Y( \  自从工作以后,咪咪更知道关心我了,还经常用她挣的钱——当然,我知道那大部分是出台得来的——给我买礼物,我看不出她对我的爱情有丝毫改变。
% @4 T3 P) ?) M* C  当然,她依旧还是在骗我,并没有如实告诉我她到底在做什么工作,但是,那我应该怎么办呢?平时我工作很忙,而咪咪周末也不出去工作,我们俩在家就是不停地做爱,让我根本就没有更多的时间来认真考虑现在的状况。5 x( I+ S7 A) i
  周一,我正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现在,我需要弄清楚的是,咪咪到底还爱不爱我,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认为她是爱我的,她表现得也像很爱我的样子,但是,她真的爱我吗?我必须弄清楚。
6 Z' W( H+ X5 Z9 n+ @. n7 y  周二,我给达里打了个电话,请他出来见面,一起吃顿午饭。吃饭的时候,我对他说:「我想让你去勾引咪咪。」4 o. ]# B3 W4 b- z
  「你说什么!」
1 L# D5 Q6 g9 W  达里吃惊地看着我。
6 K" V# C- a  j2 t% a  「我想让你去勾引咪咪,并承诺跟她建立一种关系。」
! N/ C% A( N$ J% k8 U" S  我向他解释着我的想法,告诉他我要达到的目的。
! A4 n" s( u% v' s- W  「我知道她在欺骗我,她在卖淫,但是,如果我能确定她仍然非常爱我,我就可以不介意她这个事儿而跟她继续生活下去。我想,只有通过让她有一个接受恋爱的机会,看她是否会跟别的男人谈恋爱,而不是仅仅获得一些性乐趣,才能看出她是否还爱我和这个家。」
' X0 g  G" I, r8 q" M, y/ T  「嗯,那我应该怎样去勾引她呢?」
4 [& K& _% P7 R, e  「你已经现场抓住她和那个夜班经理在做爱了,你就告诉她你也要公平地分享她。如果她不肯,你就告诉她你认识我,如果她不肯的话,你就把她的丑事告诉我。等你跟她睡过几次后,你再跟她说,你很抱歉以前那样威逼她、敲诈她,其实你是爱上她了,然后看她有什么反应。」
/ N6 X1 L/ w, N. a5 G$ ?' g  「你真的愿意我去肏你妻子?」
! R9 ?2 M* m1 V9 G0 l' Z$ m# ]2 N  「当然,至少我知道是我朋友得到了她,总比便宜了那些混蛋好啊。这可不同于她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做爱啊。」
' c+ C/ ]8 ~" P' S8 r0 K0 l/ J. p  「OK,我的老朋友,但如果我做了以后你又对我发火,我可真成了里外不是人了。」
( p* _9 x" z" |/ H. N; z- O  第二天,达里就跟咪咪要他的分享权,咪咪生气地要他见鬼去。然后,达里就按照我们计划的那样威胁了她,逼得她终于就范。就在夜班经理肏她的那张办公桌上,达里也狠狠地肏了她。
- K: h# L) z0 `0 s6 w( w& ^  从那以后,达里每天都把咪咪叫到办公室来肏屄,一连肏了一个星期。到了周一,当咪咪再次走进经理办公室的时候,这次达里没有肏她,而是向她道歉。
6 \# g* _  r% z+ _' n  达里解释说,他那次之所以逼迫她,是因为他很喜欢她,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爱上她了。
+ |' @( `: d# b' |3 _  咪咪很大方地接受了他的道歉,告诉他她根本不在意他曾经伤害过她。她说她就要去工作了,如果他今天不想肏她,那她就告辞了。
8 L& F  N9 D& h) b+ T: T' I  在接下来的两周里,事情一直没有什么变化。达里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咪咪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做爱。后来,达里邀请咪咪跟他一起出去吃了顿饭,然后去旅馆开了房间,他们第一次在床上做了爱。从那以后,他们每个周一和周四都要去旅馆开房,她总是说她周二、周三和周五不方便,我们想了一下,那几天应该是属于保尔森的。
: s* `4 a, @4 A  S  终于,有一天达里给我打电话,说他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7 O" W2 F/ k6 k! a
  「好消息就是,我敢百分之百地相信,她是非常非常爱你的。我曾经尝试过很多次向她表白我很爱她,但她总是说她和我只是普通朋友。她说她只爱你,从来也没有想过要离开你。」- {2 W+ F" s! t. r$ S6 Q
  「那坏消息呢?」
* j& O. d9 ~. K/ H0 H& ~6 h- N  我问道。  x: ?" W7 g: o  m5 ^5 U; |; A
  「我恐怕已经爱上她了。」
. E" B0 ~2 J: G: {+ b0 E2 @! T  达里沮丧地说道。5 o$ y9 {: ]; n8 v2 j5 T; e
  噢,混蛋!我突然想起了一句台词:「这种异常混乱的局面正是我们自己一手造成的。」/ K0 ?* S; `8 C$ O  o  E2 G2 M
  我想,在这个事情,我可能从头到尾都是错误的。4 \% w1 X" W9 Q: r
  达里的电话是周三打来的,我决定在周末我和她都不工作的时候跟她摊牌,这样我们就可以有两天时间在一起好好谈一谈,可以好好讨论一下我们的关系是该继续还是该结束。从放下电话一直到周五,我总是在考虑给如何跟咪咪开始这场艰苦的谈话,最后,我决定还是要直截了当,越含含糊糊事情就越不好办。+ j$ N4 ?# D- ?' }+ H' \* I7 f% A/ \
  周六的早上,咪咪吸吮着我的阴茎把我叫醒,我挺着坚硬的鸡巴把她压在身下又肏了一顿才起床,去浴室淋浴的时候,她跪在我的面前为我清洗阴茎,把我再次弄硬,我也就再次肏了她一回。
6 N, {" P- `8 \- p- E' \  当我和她面对面坐在餐桌两边吃早饭的时候,我对她说:「有一件事我一直弄不明白,你整天和那么多男人肏屄,怎么还会有时间跟我肏?」# I5 f; w) N4 T% U. w# C
  咪咪听我突然这么说,脸一下变得煞白,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我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每天都要和达里肏屄,同时还要和莱尼肏,另外还有保尔森和他的那些朋友们。我非常惊讶你的屄难道就不疼吗?你怎么还能回家后那么疯狂的和我做爱呢?你是怎么做到的?」
+ _/ `2 s; r' P' R  我的话让她措手不及,很长时间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她耸着肩膀说道:「也许是我特别喜欢性爱吧,我越做就越想做。我问你,你是怎么发现这一切的?」
6 P$ u' `. }* v9 x+ M) F2 ^  我跟她说起了达里,告诉她我们曾经在一个部队服役,她第一天去那里工作的时候他就认出了她,马上就给我打了电话。「其实,从你第一天上班,我就知道你做的是什么工作。两个月前,我又知道了你在卖淫。」$ I, n/ t6 {- g3 f) J
  她听我说到这些,脸更红了,但是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我。* [8 l+ b4 g+ a* V8 A/ h
  「你不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 ^) K1 ?8 H8 I  t' Y+ k  我问道。
1 L! @. n. |4 d( [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没有告诉你我做的那种工作,是因为我不想因为工作的事情跟你发生矛盾,我怕你会不同意我穿着那么性感暴露的衣服穿梭在一大群色眯眯的男人们中间。所以,我才说我是做清洁工作的。」7 N7 i7 V4 ]1 [0 P; W1 t
  「那你为什么又要去做婊子呢?」
: T2 Y0 \0 n& D  「你混蛋!不许这么称呼我!」8 W# s/ ]! G% L4 k7 N
  「为什么不能那样称呼你?我说得不对吗?你不是一直把和男人肏屄挣钱的女人叫做婊子吗?」
  n  C/ B5 C9 Z% }; G7 C3 Q  「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 w: v' Y6 q. t" O9 [2 X. `  「不是那么回事?我知道保尔森给你钱,你为他手淫,你为他口交,你还跟他性交,你也为他的朋友麦克尼尔和奥尔森做过同样的事情。这难道不是一个妓女所做的吗?靠出卖肉体挣钱。」
7 ]7 e. Z  e! K) m- X# x" Q  咪咪气哼哼地站了起来,哭着跑了出去。我坐在那里看着她离开,并没有阻拦她。现在,她已经知道我已经完全掌握了她的所有情况,我只须等在这里,看她怎么办。; X$ a/ n' C+ Z. |" g7 C1 h
  正当我在车库里给汽车换机油的时候,咪咪走了进来,「好吧,就算我是个妓女,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 t* _$ W/ w+ d- Z  她说道。
& k/ B% M0 l5 _* h3 H! t" V  「你什么意思?」
' Q" ~: A$ O6 I2 F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何去何从?」
9 c# X4 T, B& L) T; F$ F  「这完全取决于你啊,咪咪,那是你的工作,那是你在你工作的时候所干的事情,那是你与你在工作中所遇到的那些人干的那些事情,所以,是你应该告诉我。」  F9 A$ j$ S$ V: E
  「告诉你什么?」1 [4 k& j. }( e: y1 d% `6 V
  「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1 w- k/ s9 w0 A" _3 u( ]$ D' L
  「混蛋!难道你想说,你要我继续干下去?」) @+ y7 B: }) m* W: s
  「不不!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咪咪,是你自己做出的决定把我们带到了这样状况中,所以你必须决定我们怎么从这里走出去。」
- z6 J4 z/ r  p  换好机油,我钻进汽车,启动发动机,将车子倒出车库,然后沿着社区外的道路转了一圈。我把车重新开回车库后,仔细检查了一下是否漏油,又查看了一下过滤器和排水管是否正常,检查完毕我就回到了屋子里。
  B' N* d/ k6 c* A2 L  咪咪正坐在厨房里的餐桌前喝着啤酒,我也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坐在她的对面喝了起来。咪咪看看我,又转头看看别处,接着又看看我,终于说道:「我决定退出。周一我就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不去上班了。」# f( S2 O" R# g! F- j1 S% O1 H6 C
  「为什么?」
  G# `- B( Y3 Q) N  「什么『为什么』?」
1 w  }8 f9 A2 @7 K8 J  「你为什么要退出?」
( m, b# |, X, u3 e* e- j. L  「那不是我必须要做的吗?」% J; |0 Q6 e4 ^" s9 K
  「你为什么必须要那么做?」
% ]- a- X6 w+ }/ }0 ^  「如果我不退出,那我怎么来修补我们之间的裂痕呢?」
  d4 W" \1 d0 G$ {& f$ H2 ~3 F  「修补裂痕?这就是你想要做的吗?为什么?」: j- Z5 ?/ x6 R3 ?
  「因为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6 F% C7 A" _( A) d8 Q: K2 H* Q
  「如果你真的爱我,为什么还要欺骗我?」
) [- A6 z8 k( B  「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刺激吧。我太喜欢做爱,而且,做爱还可以挣到钱,就更让我觉得刺激。我觉得那并没有伤害到我们,事实上,我们现在的性生活不是更和谐了吗?」; H  Q$ \; j& y8 y* u
  「那么,你是想告诉我,如果让你在工作和我之间做出选择的话,你会选择我,是吗?」
! }2 k6 |0 O  R  「是的,当然啊。」, O- |. R$ s4 A3 [$ l1 i
  「如果让你在我和莱尼、保尔森、麦克尼尔和奥尔森之间选择,你还是会选择我,是吗?」
) K. b' S5 y. ~8 t$ `! k& C  W  「是的。」: B, {: l' L- b* E6 d
  「那要让你在我和达里之间做出选择呢?」  ]4 `) D" q) w! o7 e3 V. Y- n: U
  「别傻了,宝贝,我一直会选择你的。你难道就看不出来我有多爱你吗?」
; z0 R! v6 t! L, _$ |% v0 ^% F  「达里听你这么说会伤心死的,他已经爱上你了。」
+ W4 E' C; q% O# u# Q  「我很抱歉,但我已经告诉过他了,我喜欢他就像喜欢一个普通朋友那样。我只爱你,我不会离开你的。」0 z6 x/ S& y* |/ |, y* a- A; L
  「还有一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如果我没有发现这些事情,你是不是还会继续做下去?」8 F7 \2 h1 e& j3 i: K
  咪咪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是的,我会继续做的。」
7 j$ u  U! D: S* P% L  「嗯,那如果我原谅了你的所作所为,让你继续做我的妻子,你还愿意放弃你的工作和那些婚外的性享受吗?」
' h7 `: s2 |4 i  「是啊,你这个该死的,干吗老问这些该死的问题。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S9 e- M$ G% V0 N
  「你爱我,但你也喜欢和别的男人做爱,是吗?」
& S' ]2 v2 J. w9 H4 L  咪咪低头看着地板说道:「是的,我爱你,我也喜欢和别的男人肏屄。」3 O! j0 J5 q% G6 U8 z
  「OK!」& M  u' e+ c4 h2 f" l: d
  「『OK』什么?」
7 z( @& W# K& }# \7 ~, l, ~  「OK,就是说你可以继续和别的男人肏屄。」4 g/ H$ ]5 i: i' V: p. W, ^
  咪咪很震惊地抬头看着我,「你真的不在乎?」
+ C/ w3 H$ ]$ P+ k  「不在乎。」
, s9 T0 h, ~3 l4 w* {% N; P  「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刚才你干吗那么凶神恶刹地质问我?」
0 K% D; Q" ]5 ?; m6 D) L6 P  「是因为信任,信任和爱,亲爱的。你对我撒了谎,你欺骗了我,所以我必须弄清楚,你是否还爱我。如果你还爱我,我可以允许你去和别的男人肏屄。我无法接受的是,你和别的男人肏屄是因为不爱我了。」  ?8 L& T3 p; C. \& X% h
  「哦,上帝啊,我的宝贝,我太抱歉了。我一点都不想伤害你。」; N. y/ M+ O) z( _) ~4 Z, W
  说着,她站起来,绕过桌子,走过来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是你的,宝贝,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永远都是你的。」  \& X; ]/ {* t( c8 P+ M9 R2 Y" X
  「我允许你出去玩,但是得有个条件。你必须如实告诉我你出去和谁干了什么。我要知道所有的细节,而且你必须想办法让达里高兴起来。」( k. t# B5 ]- y  Y) p* m) s/ f- Y
  「好的,我会玩得更加疯狂的,回家后我会把一切都详细地告诉你。我会把他们带回家来,让你看着我跟他们肏屄,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参加进来。」
0 j: i3 m7 E! m* G  那天下午,家里的气氛既热烈又和谐,我们沟通得非常好,所有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大约下午5点的时候,我给达里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要咪咪脱光身上的衣服,只穿着高跟鞋。过了20分钟,门铃响了起来,我要咪咪一丝不挂地去开门。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发现达里站在门外,兴奋地大叫了一声。7 }% c  h4 I% A" ?; a. Q
  那天晚上,我经历我生命中第一次3P。我看着我可爱的妻子吸吮着我最亲密朋友的阴茎,看着他们不要命地肏屄,直到两个人都累得爬不起来。第二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达里和咪咪正在另一张床上肏屄,他们干得热火朝天,整整一天都没有时间穿衣服。6 l8 a3 ^; |; \/ F$ O- {
  现在距离那个幸福的周末已经过去四个月了。在这四个月里,我亲眼目睹了咪咪和一到七个男人性交,有时候我藏在衣柜里偷窥,有时候我直接参与其中,就坐在他们身边看着几个男人轮奸我的妻子。
- _1 f' A, g8 o  咪咪和达里做爱的次数跟和我做爱的次数差不多,他几乎每一个周末都是和我们夫妻一起度过的。我第一次看到群交是有一天我藏在衣柜里,咪咪把保尔森和他的四个朋友带到我家里,那天他们整整肏了我妻子一个晚上。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