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只要有你

只要有你

作者:沈夜焰
! F  O9 D/ e$ I, n
/ y7 K. G% h3 N5 I4 F- D4 ?  约定
1 c- F9 e3 E! S7 B
* [0 o5 K9 q+ R% \+ @  一点飘忽的没法把握的一片云
1 n! H" R- }! j/ O) t8 x2 p- y. O7 a9 M' V  j9 _$ v
  一点慵懒的却惹人怜爱
3 `4 k$ \$ {' X' M0 w
' E0 g0 q# K5 X5 b0 N- W( y/ ^  你的天真藏着致命的吸引力
6 q8 z2 z+ Z' ~, S4 c+ P
0 n2 D! J! L8 ^. p0 |  j  怎教人忘了你
) n2 v  K8 Z' t1 F4 E' o# S+ Q, {" K$ @( D5 j7 [
  钟爱一生最魅是你的笑
5 t* t4 O/ w$ j* q0 b: M- n9 B- C: U$ Z! C8 v
  百转千回又把我围绕2 C* ]7 ]" s$ `$ S7 _/ U" Q
5 d: q4 n; u2 `3 j
  陷入你的深情我不再寂寞
, S- t& T2 J$ E: z' ~
5 u' C; S' Z. |" N( u6 h  这是你我前世的约定
4 [0 G$ A- [. a/ N' d5 V# h. |: \$ p* W
  ——麦洁文《前世约定》$ p# n0 @8 r7 F9 i2 J2 t7 O8 l- p
$ Q. y7 d3 U' U
  后来廖维信一直认为,自己在看到白既明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他了。尽管廖维信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而且当时,他并没有察觉那一抹心动。
: J% Q) `  r: X1 S, n- {  S! {$ w  ^2 n6 E
  廖维信对这个好友杜子成介绍来的人,其实没有多大感觉,除了照片上可以称为漂亮的脸。但漂亮的人,他见得多了去了。妖娆的、野性的、清纯的、成熟的……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他有钱,有地位,有身份,事实上并不缺少“伴儿”。, [$ g3 |# _) h" Q+ ~
  哦,我并不是说廖维信这个人很花,尽管他有花的资本。事实上,廖维信处理问题很谨慎。他从不给自己找多余的麻烦。杜子成是个非常可靠的朋友,由他介绍来的不会差到哪里去。更何况自己最近确实有点寂寞,自从上次那个演艺明星突然红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找过其他人。
+ u- r" H/ {, B) h- i
/ @2 _7 `' C3 m' x9 {  “试试他吧。”杜子成随手扔给廖维信几页纸,上面工工整整一色钢笔小楷,姓名、性别、年龄、学历、身高、体重、爱好、性格描述,附上一张生活照,后面甚至还有近期体检表。廖维信喷笑:“这是你弄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招聘酒店员工呢。”2 x' j  _3 m  I9 v
% w$ S$ N! `/ h, [1 ]3 n
  “他自己写的,说大家还是先了解一下比较好。他做事总是很有计划,和你差不多。”杜子成凑到廖维信跟前,神神秘秘:“真正的处,和女人都没做过。”, D) e1 J8 O* `! `1 V
  “多少钱?”廖维信点根烟,开着玩笑。8 H  M) ~1 o2 L# _/ f+ w0 I" R* o
; f& d; z5 E8 G
  杜子成一脚踹了过去:“你他妈的以为我皮条客啊?他说了,就是玩玩,别弄得跟被你包养似的。他有正式工作,不过你别多问。他有要求,就玩一个月,过后谁也不认识谁。别问职业、别问过去,只享受现在。”  E3 d. w1 p( }
- [* [1 i+ X) X5 r: l
  “哦?”廖维信挑眉,“欲擒故纵,就怕沾上就甩不掉。你老兄看人水平不行,我自己见见吧。”杜子成笑:“你别以为自己了不起,人家没准看不上你呢。”
/ A& B/ O& s' g  两个人来到约好的咖啡厅,廖维信老远就看到了白既明。那时,白既明坐在靠窗的咖啡桌旁,望着窗外都市单调的车水马龙。头发不长,黑而柔顺。睫毛很浓密,使得眼睛有一种很媚然的神采。普通的白色衬衫,深色裤子。记得资料上写的是身高183,就算是在东北,也不低了。
/ c/ u8 I9 m" v6 F& w
' W, {. v/ }- ?! V0 g  他很静,这是廖维信对白既明的第一感觉。他就坐在那里,似乎身边的一切都淡然起来。落地大玻璃窗透过的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却愈发衬托白既明那种从容悠远的味道。
" r- m( W# b% s1 s3 _- W; c
0 l. g: a! K2 E9 t$ [  杜子成冲着廖维信睒睒眼,意思是:“怎么样?还不错吧。”: v7 O; o! l2 Y. y# u2 s5 _5 J
2 d/ C. B- {* ~; m! |! _
  廖维信没理他,径直走过去。
  j, L* e7 M0 P  ^: @' W. v
5 W$ P5 z1 D. v& d1 d  白既明转过头来,看到他们,忙站起身。有些拘谨,有点不太自在,但这种情绪很淡,不过转瞬即逝。  I  j' g/ c( u: X4 A6 }
, g5 t/ ?8 U9 G6 u, P* r% s  {
  “你好,我是廖维信。”廖维信伸出手。# Y8 I4 {: |. a2 i+ V- J  D6 a+ S
8 c& N- U' B/ t6 j7 R; M
  “你好,我是白既明。”廖维信发现他的嗓音很有磁性,声线不高不低,恰到好处。他说话有点慢,让人觉得沉稳而不浮躁。
3 t& m8 A- p- Q
4 P+ u6 A/ P$ s% L: o# {- I  廖维信在心里吹了声口哨,这次杜子成可真找到个极品。
' H& ]  ^$ T/ K3 s' G
3 ^5 b3 s9 M9 Q7 Q  往下的节目已不用多说,杜子成喝杯咖啡,借口有事先溜了,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廖维信看着白既明修长的手指端起咖啡杯,一点一点地轻抿。
+ l: C0 G) p  e0 v
2 M- H3 w2 x' X+ u! a0 l* T8 V  “去你那里好吗?”白既明笑得温和,黑白分明的眼睛中露出些许期盼的神色。他的眸子总是很润泽,带着一点无辜和清纯。看样子脾气好得很,而且没有太多主见。可以说,廖维信一开始就被白既明“骗”了。谁能想到,外表这么与世无争的人,会有那样冷硬而固执的性格。
; a& A. n4 `1 Y! V, X4 H' U1 a& [% s1 H; c' ]7 @2 t+ I) _
  廖维信没有把白既明带回自己真正的住所,不过是一个月的伴儿,当然不配登堂入室。廖维信在S城有三处房子,他把白既明带到浑南新区。那里早上车少,离酒店近,上班也方便一些。2 {1 l: i9 x' Z. K" E. O

2 b9 n+ b; l1 U  q8 ?$ c& d  照例喝了点酒,但白既明只肯喝饮料,他说他酒精过敏,廖维信笑着没有强求。S城这边和南方不一样,能喝酒的爷们总是更容易交上朋友。廖维信看出来白既明不是那种常出去应酬的人,他没有世故的圆滑,身上还有点书卷气,很温文儒雅。这种气质骗不了人的,有些东西想装都装不出来。( G6 k# J. ?$ P6 \5 l+ {

; }& B& L4 J4 R& J9 i/ z  照例是洗澡,廖维信先进了洗手间,匆匆冲个凉便围着浴巾出来了,换成白既明进去。
) r- P+ c" ^) x
. k" c! _4 [/ D# d  廖维信点了根烟,做好长时间等待的准备。第一次总是很需要勇气的,何况大家认识还不超过一个小时。哪怕白既明下一秒钟突然冲出来反悔走人,他也可以理解。
( W. w& F. E7 |- _
, e0 e5 B( P, _- H4 k* |  可廖维信似乎有点低估了白既明。还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已经洗好走出来,而且居然是全身赤裸。  B  F. U5 R& A1 j$ S( }

, a8 k+ ^; P% e  R& q  “不好意思,没有找到浴巾。”白既明笑,水滴从头发上落下,划过性感的锁骨,一直到小腹。
4 i3 [9 h+ B, ^
% S+ r6 L5 e, k" Y/ X( Q0 y! q% p; b  他妈的,明显是故意的。廖维信一把扯过他,狠狠甩在床上,劈头盖脸地吻了下去。
- D) Q4 }' j+ h
& b) v8 z" N8 ?( L$ R  F  第一次廖维信很小心。只顾自己快活,而忽视对方感受,那绝不是优秀的top。他希望两个人是愉快的,至少别让白既明太过难受。
# D6 m6 c: a, \
. r$ C. ?" B" S* U  h  效果很好,白既明在廖维信的帮助下达到了高潮。脸上红晕满布,那一瞬间的失神和迷茫异常地诱人,廖维信忍不住低头轻轻亲了亲他的唇。
7 ?: ~; e1 a2 F1 R6 Q
8 Q& n5 N5 j) R5 S1 C- u, M  第二次,白既明主动跪下为廖维信口交。廖维信躺在床上,眼看着自己硕大的欲望在白既明口中来回吞吐。真没想到,他能做到这种地步。白既明眼睛上挑,媚惑至极,惹得廖维信低吼一声,又把他按在身下做了一回。* m  M7 F/ @. ^: t. e7 [

+ D) n6 g7 Y' W" X  第三次,却是白既明在上面,让自己后穴一点一点地包裹住廖维信的分身,然后缓慢地律动。情欲迷离的双眸、因为吮吸而红艳的唇、低低的近乎呢喃的呻吟、热汗淋漓的胸膛、早已挺立的乳尖,还有小腹处淫靡的点点白浊……无一不在刺激着廖维信心底最深处的欲望。
' S1 T  H3 u7 i& h
  T- k" f) U( R/ R* `: y5 K+ w  这人哪是什么清纯的处,简直就是一妖精!廖维信将白既明从身上拽下,让他跪在床上,用力从背后贯穿进去。% u! F. w7 r1 s. ~/ O/ x  n

; b/ T5 i) P+ B  两个人折腾了一宿,一觉直到第二天中午。廖维信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白既明乖乖地睡在身旁,恬静得像个婴儿,仿佛昨夜的狂野和激情不过是南柯一梦。该先让他吃点东西吗?廖维信看着白既明睡得很沉,犹豫了一下,还是舍不得叫醒他,自己起床洗漱。" T! w" I8 |1 D$ b8 J

" ]) H2 r& J$ Q6 z$ }  还要到酒店看看。廖维信穿上西装,从抽屉里翻出把备用钥匙。写张字条交代几句,留下手机号码,和钥匙一起放在床头。, L2 _7 [5 P7 X% s' K2 x( ?
3 F# I. C; A8 U* g! I
  到了楼下快餐店,预订快餐一个小时之后送到,然后自己开车去酒店。$ c$ ?3 g+ q% ?. Q9 ?: w) w4 b! l
  下午三点,廖维信接到了白既明的电话。
3 ~( b' p1 [% f) E7 N# t2 Z2 k' v/ h& a7 B6 u
  “怎么样?吃饭了吗?”廖维信对伴儿好得真是没得说,温柔体贴出手大方,不过一旦断开,就是形同陌路。
  X" f6 h! h2 }  R0 q! s/ |
* r! x( f  b* m. f& j  “还好,谢谢。”白既明的声音仍是低而慢,然后问了句:“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 L% n3 P! L2 x) H8 A3 T: }3 l
! L+ r9 y0 k2 X9 ~  怎么听着像等丈夫回家的媳妇,廖维信心里笑,想一想下班后没什么事,就说:“好,回去吃。”
7 t3 _# `: s; R, N: j6 t, Z) H) F
  “嗯,那我等你。”白既明说得及其自然,就好像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好久。廖维信直到放下电话,仍有些怪异的感觉。那种滋味形容不了,似乎很安定,又很舒服,反正不坏。
, a. N  Y' e9 z; ~$ V2 s. O  e: Q* y0 `3 g; d- R% O0 k
  这个白既明,有点意思。廖维信嘴角扬起笑意,忽然很想早些回去。0 U  {! V% Q, v& y7 N
( p( I; }5 I9 L/ w# M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写的时候心情很愉快,完全没有写《情酹山河》那么认真,哈哈。嗯,感觉有点像写林毅和应长歌,很轻松,所以人物啦,情节啦,都没怎么好好想,嘿嘿。大家看着玩啊,就当长文之后的休息。
0 Z1 z; D% u' t0 W( ]( y, P# ~; W2 @, J" e9 B' a6 d2 k# v3 R
  假期! \! G. |  z) i, ~. l

/ ^# u" ^- P8 g6 [* W  这世界将会将会多美多美! f. X# [" V$ V6 F

' d, q/ n! b5 X% J" y8 C& f" p  比不上这段时期
% v! `& e7 N8 b. R/ |. h0 Q
3 A. M& [2 Q, B- M0 w  无人能避免别离
8 n0 d& N' J* m! P
+ {* E+ a% J) z/ Y- Z- t  当作是某段意外假期1 R' S4 J' Z" Z; h( Y9 {- t3 I/ l

- Q/ ?1 U6 {: N4 h3 j( h" ]+ [  当作是艰苦中的休憩9 c9 l, V- S8 a4 b- `9 E
. U9 D. {, Y, p7 t. z+ A6 U* F
  爱上过你: f% {7 m# a* ?1 f' I

' J. F* D$ a) m* l6 n  ——王菲《假期》(有改动)0 s" m4 g; f) w, K* Z7 \% Q

- N7 \% R1 z1 ?7 g* n5 E- o  廖维信回去已经七点了,一看到满桌子的菜着实大吃一惊,再看见穿着围裙,端着清汤从厨房走出来的白既明,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  D5 }5 {  ~' J3 a

4 q) ~6 U% i0 c/ j  白既明随口说:“快洗手吃饭吧,你这里什么都没有,现到超市去买的。”抬头见廖维信站着不动,手扶椅背一挑眉:“怎么,怕有毒?”
9 l4 P+ G- C* R' @- b/ ~, z/ Y- @- I: j( ?8 H: F: a6 C4 @! c
  廖维信笑:“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不简单。”一边说一边脱了外套换鞋,凑上前先拈起一块糖醋排骨。嗯,好吃!$ t1 W* T! \! W% Z3 }+ B# j; w
: U0 r: T$ _, n* S+ P) B: W) ], H
  白既明上去捶他一下:“去洗手,不知道讲卫生啊,小学怎么念的。”廖维信一边去洗手间一边笑:“不好意思,我文盲。”7 k' ]. [6 c" D4 g
. P; n# u+ p/ P+ ]* l
  杭椒牛柳、清炒土豆丝、凉拌菜心蜇皮、还有糖醋排骨、一盆萝卜牡蛎粉丝汤,一桌子菜被两个大男人一扫而光。廖维信适意地嗯了一声,靠在椅子上动都不想动。白既明眯着眼睛看他:“还行吧?不知道你口味怎么样,按我口味做的,淡不?”
/ I! W3 t9 v6 M3 t& x; _1 Q/ ^2 r& v& n2 q, c: ^& _
  “不淡,正好。”何止正好,简直舒服透顶。廖维信望着收拾桌子的白既明,心里暗乐:杜子成哪找来的这个极品,改天真得好好请他吃一顿,忽见白既明探出头喊:“维信你过来,帮我洗碗。”$ \0 M% |9 s) C; r
2 J  G' N& S& |1 y# s/ J
  廖维信叹口气站起身,慢慢走到厨房。白既明正有条不紊地用洗涤剂刷碗,双手满是白沫子。廖维信看着他忙东忙西、晃来晃去,忽然觉得很——温馨。
0 _) I0 }0 I3 g( [  事实证明,白既明让廖维信相见恨晚的优点绝不止这一处。这个人似乎很喜欢做家务,也不知哪来那么多时间,天天换着花样做菜,房间里总是一尘不染。有一次廖维信无意中问他:“你不用上班吗?”白既明随口答了一句:“正在放假。”廖维信还想再问,忽然想起杜子成说过,两个人不问职业,不问过去,便闭上了嘴。  a0 k# p4 I3 g8 R

, _; `: b( X8 @$ L& X6 y6 n" I1 h* r  白既明性子很温和,而且非常善于聆听。在这个人人都想出奇冒泡彰显自我的时代,他的沉静像钻石一样难能可贵。无论廖维信说什么,他总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听得很认真。而且白既明知识面很广,谈什么都能补充一两句,引得廖维信更是滔滔不绝。5 A2 _. F! ?8 ], ]% S0 ^
/ r) _1 y7 X+ N8 r; I
  白既明也喜欢看电影,并且惊悚片是最爱。两个人常常捧着薯片窝在沙发里,靠在一起看碟片。就算是白既明看过的,他也绝对不会先发表任何意见,就像刚刚第一次看一样。但他不喜欢去电影院,觉得外面人多太烦乱。
" m) l# f, y8 r0 R4 n) b' A  D( U- ?
  这个人可真耐得住,没交际没应酬。廖维信偷偷注意了一下,白既明甚至连电话都很少接,似乎他住在这里,就完全和外面断绝一切联系。
/ x$ \/ G' h2 Y% @8 k% C  y) t7 o$ n6 X, N+ q
  廖维信是个爱热闹的人,而且他的工作也需要出去。他在外面应酬喝酒的时候,白既明从来不给他打电话,也不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常常是三更半夜,廖维信拖着疲惫的脚步打开房门,眼前再不是漆黑一片,而是亮着玄关处那一抹昏黄的灯光。
8 R' P9 l7 A" o0 p  W; U( t8 H* ^1 k: i
  很暖。
. ^' R) ~( }' I, \4 y8 B' D( I# Q) L% a- a; `8 |/ A
  两个人在性事上完全契合,除了个“棒”字,廖维信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白既明很大方,从不扭扭捏捏遮遮掩掩,他甚至上网查找口交的资料,然后在廖维信身上实践。他总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点子,突然就给廖维信来个惊喜,甚至建议找一天SM。2 x- a' W% h$ P/ a1 M

8 v9 G) C* x8 o; m1 }; i/ y  白既明有时很疯狂,两个人常常尝试不同的感觉,无论廖维信要求有多过分,从来不拒绝。那可真是酣畅淋漓,难以表述。
# C& \( w) i& F. i: \9 H6 s0 P: d! @) F% T7 b0 H
  廖维信很满意,当然也不会亏待这个伴儿。衣服从里到外买了无数套,金卡现钞就摆在门口的鞋柜上,带回来的礼物更不用说。白既明从不拒绝,也不感谢,只是淡淡一笑,收下而已。. r1 b2 m' h. {* D: m

3 x2 ]4 P8 m+ E8 w# d, W& m' F  廖维信心情很好,天天就盼着晚上回家,尝尝白既明的新鲜花样,无论是食物,还是人。一些应酬能避则避,他忽然发现以前的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真是无聊至极。% v1 v5 o) i; R' d
, J5 g, z1 r4 t4 j& E
  下班先到花店买束鲜花,开车时想想把花瓣摘下来洒在既明的裸体上,肯定美艳诱人。廖维信边开车边窃笑,有些迫不及待。记起既明喜欢吃蛋糕,又下车买了一块。也不知他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是哪天,好像当初那张表格里有,到时候好好庆祝庆祝。* I# T9 e$ F: N# O8 [8 K, |; v& ~
  可惜既明不喝酒,要不然两个人来个烛光晚餐,品点红酒更浪漫……最近刚上映一个大片,这回得拉着他去电影院,那和在家里看碟片怎么能一样,灾难片要的就是震撼效果……杜子成订婚,应该让既明也去,顺便认识认识那些朋友。他和杜子成很熟,想必不会拒绝……
1 e  e1 J- }. S) u& R3 `
0 |9 ?) i' |: @: g' u  廖维信杂七杂八乱想一气,把车锁在车库,提起花束,吹着口哨上楼。- Q! a8 Z! l9 p& I; [& x6 O* T
  按了半天门铃,不见既明开门。这个妖精,又搞什么花样。廖维信失笑,摸出钥匙开了门。
! `0 @4 e) P( X  U, r( L+ N) {( c( q% x; U0 U
  屋里很暗,廖维信点亮灯,走进卧室。
3 l' W3 Z- \4 `+ D5 e2 ]  s  ?+ W) I. Z: g6 f% v& p" S4 V
  “既明。”没有人回答。廖维信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书房、厨房、卫生间、主卧、客卧、阳台……白既明不在。
$ p' c% Q/ ~# a$ V$ Q0 u, X
% M% ^9 r, O4 L$ e$ W  廖维信突然感到一阵惶恐,他猛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几步冲到卧室里,“唰”地拉开衣橱。
3 E- }; |! J. B$ U0 d8 l+ j0 n! M. M3 R7 {' ?: ~0 H
  白既明的衣物,都不见了。( f  s& N) |2 z4 D! ?8 h; f  O
# f' M, b+ c0 V1 m9 P0 K2 b+ t
  廖维信转头,看到床头柜上那个醒目的日(淫色淫色4567Q.COM)历。! E7 _; d9 z/ f

$ p! Q8 W2 K* L' d2 t9 ^5 a  [# |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4 w6 {% t. I  h: N( h
  N' r& r9 J: ]' h
  像是浑身的血被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廖维信呆呆地坐在床上,头脑中一片空白。他下意识地摸出根烟,点着了吸两口,蓦地站起身打电话。# y5 Z& F5 ]. k/ G, \: a2 ?3 {

- t9 x# S( M# W& T/ g9 \9 Z  “维信?找我什么事?”杜子成的声音。
3 G* O1 O+ b& ~' \( o
! g2 o" l3 g& A8 s- J  “白既明走了。”* M! v. ]7 J' B" \

6 s0 u. \  D# ^: J/ m. u5 X  “走了?哦,一个月了,哈哈,我就说这小子不错,怎么样,爽透了吧。”
9 i; J6 O- B6 @# F! o  “他手机多少?”+ g$ r1 d& r% [

0 l# W: I9 T) o1 A+ y  沉默,好久杜子成才出声:“说好了一拍两散,还找他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 E8 N9 v7 ]  p# p& l

0 G0 |# Z' }" x2 t  廖维信一时没说话,说什么?说自己看上他了?说不想分开?说还要继续?说……1 y! k2 L5 {" j9 W7 P1 _! G
7 Z/ A' B5 ?2 |% U) C0 k
  “你小子不会是认真了吧?”杜子成沉下嗓音,“维信,你根本不了解他。当初就是因为我说你这个人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完了就是完了,绝不拖泥带水,他才同意的。白既明这个人很固执,既然分开就绝对不会再回来,算了吧。”杜子成又笑,“要不给你再介绍个更好的?在你面前,我甘愿当皮条客……”) e9 ~4 |9 k2 O8 E/ F# w# A: Y/ [

: Y8 i! {7 v. [  杜子成再说什么,廖维信已然听不进去。他慢慢地挂上电话,心里忽然觉得很空虚。那个早上还在身下柔顺妩媚的人,居然说走就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他是不是那个时候就已经想要离开?& c, L. \" }3 m5 T; {* u1 \( ~
) X7 v$ n5 U0 f. w% z* k7 o
  廖维信低头,看到桌子边上的备用门钥匙,还有个又厚又大的信封。他“哗”地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3 ~, b' K* b2 g' o5 t8 N

0 X. S$ e0 K- P6 c  金卡、现金一样不少,低下压着一张白纸,上面是一张打印的表格。廖维信急忙抽出,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想要从里面找出一句,哪怕是半句难舍的情意。
4 P4 s0 I8 e+ ^" s9 G) C+ ~  没有,丝毫没有。上面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巴巴列出一系列枯燥的数字,衣服多少钱、礼物多少钱,能退的都退了,不能退的留下相应的钱数,足足有一万多。一笔一笔清清楚楚,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那些票据的。白既明,明显比他在廖维信面前表现出来的更有心计。+ H8 ~6 ]; Y! X9 B( X
0 l7 n7 R9 M4 Q, P! m3 y7 t" @
  廖维信忽然想起那些照片,是他们两个无聊时的自拍,说好存在电脑里留着细细看。
1 Y: l; n7 P/ _7 H5 _4 p2 y* M; a2 z+ q9 N
  全部删除,一张没有留下。DV里的删了,数码相机里的删了。白既明消失得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净,就连最后剩下的纸上字迹,都是打印版。想当初,白既明那张自荐表可是手写的。
. p/ f( [& o6 w+ ~
3 F; C- U% S  w) q% |  对了,还有自荐表。廖维信扑到床上,伸手拉开自己那边的床头柜。幸好,那张自荐表还在,挺拔俊秀的字迹,还有那张生活照。白既明靠在桥栏杆上,额前头发被微风拂起,唇边是温和宁静的笑。) u5 A! \7 j! v/ E

' ], g- r2 F( ?2 X  只剩下这几页纸,这张照片,证明曾有这么个人,陪着廖维信度过一个月的时光。) c% @; P5 r' P( `# _1 `: _. X0 ~

) T% i4 l+ h4 N% w1 u7 z/ K  廖维信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苍白的颜色,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失落?伤心?震惊?忿怒?似乎都有一些,可又似乎都不是。
$ z( K4 i, [5 Q- Y# X: @% E* U' v8 B$ \" k# S8 _
  他甚至不能说白既明不对。条件是当初就说好的,一个月过后就走,自然无可厚非。钱和金卡仍扔在桌子上,白既明什么也没有拿走。
% E: q( K* v4 s8 G) _# A8 d- K, B8 d
  可是,真的就是这样么?真的除了这些身外之物,就没有其他的?那些欢笑、那些激情、那些甜言蜜语、那些放肆的呻吟和嘶喊,竟都化在这一堆没有生命的东西里,让廖维信心口堵得喘不上气来。
. @: v# t" b  O7 x$ G
, @& Z& c/ E  p5 W  白既明,你可真够绝的!
+ t1 k: X2 V, j$ y: q# m( N/ a& F6 M( B$ u) m4 J: V9 {' q8 L, s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