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一夜前后的两起强奸

一夜前后的两起强奸

  八月十八日的下午,淫棍赵大勇,操了周艳娥一个下午。
9 N" X6 c, D; r% s8 Y
  M8 J+ d5 _  U9 R  傍晚,周艳娥起身,回家去给丈夫和儿子做饭去了。赵大勇喝饱了周艳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饭,就在周艳娥的房子里看电视。
  i( d' F1 ~& M$ M3 G, Q  C/ j2 f2 e+ p) i
  那天的奥运会比赛,中国队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连失利,看得赵大勇有些郁闷,于是就下了楼,出去走走。, R3 Q% r7 _4 \. H

/ ~$ D7 q) ^; b) d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半左右,已经很晚了,不过,由于天气凉爽,外面还是有很多人,或是散步,或是在吃夜宵。
/ l5 F. D% y: G. d( P
" x) J. _! d# I5 e+ L7 ^5 c& e1 L' w  与周艳娥她们社区相邻的是一所规模很大的高校的家属区。' Z; j3 M2 S/ k) W0 B$ O: {

! }9 S2 V, y* b: |' b0 k1 L  赵大勇想去吃肯德基,需要经过那个家属区。
  f  D6 A$ ?  G- x% ~* u& E' S/ {
  他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一位性感熟妇。
+ f7 }% Z! i1 ]
9 u" L% H  t, B$ M  这位性感熟妇名叫吕凤玲,高大丰满白嫩,身高一米七二,年约五十岁,圆脸,颇有姿色,大白脚秀美白嫩,她穿着碎花连衣裙,光着光滑的玉臂,光着美腿嫩脚,穿着拖鞋,在赵大勇前方慢慢走着。9 s% ]1 K5 y* P! Z

0 Y; D& n# P+ V( ]% p0 k7 s  她是高校的女员工,正准备回家。
( k  R. Z  T: L
3 z: B+ j2 V# c$ n. _  赵大勇被那个性感熟妇给吸引住了,他盯着那妇人一起一落的白嫩脚后跟,使劲咽着口水,一路紧跟。9 R0 }8 M2 ^: ]2 O) P9 `) N
. |9 ?1 y$ j, O9 a2 M
  那熟妇发现有人跟踪她,于是放慢了脚步,回头看去,见是一位衣着高档的中青年男子,一看就是有钱人,不知怎的,她顿时没有了反感。
; q2 [9 C' G, {: U! v. m3 u& e6 c
  她继续慢慢走着,而且越走越慢,像是在等着赵大勇上去搭话。
) ^) N- m6 Y& Z) Q- o* i) l
) f. j+ d* `5 e; t& B. ^  她走进了家属区的一个分区,赵大勇也跟了进去。
" R& g1 l% h) l1 [3 e2 Q( S1 D( z: I  E6 k$ f
  在路的右侧是一片黑压压的低地,那里有二十几个乒乓球桌,都是水泥的,平时不少大人小孩在这里练球,此时已近夜里十一点,那里黑黑的,一个人也没有。5 F% A9 ^3 ?' X- \

) i5 w0 @2 p) r1 n3 B- s" w  赵大勇突然从后面扑了上去,卡住吕凤玲的脖子,将她从路上拖下了那片低地。
8 K/ @0 m) w; m$ U1 V# k( f# B5 [! q2 Q+ \) C  G; ?
  吕凤玲先是吓了一跳,当她明白是跟踪她的赵大勇所为后,对赵大勇的好感使她挣扎的力量减小了,其实,就是她全力挣扎,她一个年近五十的妇女,又哪里有力气挣脱赵大勇这头大色狼呢?' A  T' p+ Z6 O( e' P+ E8 Z
4 `7 f; Q# q, q2 p' R( i1 |! [
  在赵大勇的逼迫下,吕凤玲被迫扶着乒乓球桌,弯下腰,撅着屁股。- }( _, M- s) l$ Y7 @+ Q' i+ z$ |

' p( Z$ \, L. \  赵大勇从后面撩起吕凤玲的裙子,扒下她的小三角裤,粗暴地将鸡巴顶入吕凤玲的屄眼。" W) b" S2 x% K1 {

' V9 w- Z  u. k: H" B  吕凤玲的屄眼被强行顶开了,她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4 ]  Q( s5 d/ J4 X+ _4 ?( j& E: H' C3 V$ u$ p: ]* p2 t1 G
  赵大勇将一只魔爪伸到吕凤玲身下,使劲抓她奶子,同时使劲将鸡巴往她屄眼里狠戳。1 Z+ d( N& \: ?. x' f
2 h, V2 ^" A$ L4 u! f* b
  黑暗的低地里,响起了中年女人的痛苦呻吟,但无人听到。; @8 m1 f. X8 G  _4 ~/ f
' j9 U- d. l) k2 r, `) n+ k# l
  赵大勇更加肆无忌惮,一边操一边还不时挥掌猛击那性感熟妇的肥白屁股。
' E5 P& y; r* ^6 N6 y( J8 O
2 |8 X2 ~* {4 {- H4 G) P6 U% p" J  渐渐地,吕凤玲沉醉于那种被蹂躏的感觉,呻吟声里渐渐带了很多淫靡的成份。
) n) [3 y, r; h- _
8 f* P) s* x- `7 H* b& o" m4 X  当赵大勇射入她屄眼之后,她完全被他征服了。# m# m0 _/ J+ b
+ N: w4 e% B( S
  吕凤玲的丈夫常驻深圳,她寂寞难耐,好久没被男人操得这么爽了。6 T& e# v; g: N- N) r: g' z1 l

* R5 F7 ~. g5 C: \# V. H- c  她带着赵大勇到了她家,继续供他蹂躏。
: y! i! b9 Z2 {  m& e4 Q$ U3 p4 _3 [# p5 {
  孩子已经睡了,但她的叫声大了些,她十七岁的儿子吕伟被母亲的叫声惊醒了,他来到母亲门外,当他看到母亲跪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挨操的淫贱姿势时,他的鸡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T4 i! }- ?3 B* _8 J

, R7 M3 e" p& G, P/ D/ G  在赵大勇的协助下,吕伟平生第二次进入了妈妈的阴道,第一次是妈妈生他的时候。有赵大勇在,吕凤玲虽然不愿意,但毫无办法。7 h5 ?) R! A4 j

. f* |! E7 ~% A  第二天,赵大勇去南京出差,兼会情妇孙苹。6 n( v6 i' r% b

1 c/ S4 c0 }8 |0 C  孙苹是赵大勇在出差途中认识的一位南京美妇,身高一米八一,五十四岁,貌俊美,大白脚异常秀美白皙。* g* |' L/ E5 D

9 L0 g' q, E7 D  在淫城机场候机大厅里,赵大勇坐在椅子上搜索着前后左右的性感女人们。
# Z" X8 v0 j* F+ c4 c5 m- C; a4 {  @# ]  i1 M  m
  很快,一个性感熟妇进入了赵大勇的视线。
. I5 w' v3 Y5 M; \0 H$ U
5 ^3 p* K% P0 c: f% y  这是一位女机场地面工作人员,她名叫马俊玲,身高一米七四,五十二岁,貌俊美,大乳房,走起路来一颤一颤地,细腰肥臀美腿秀足。她穿着白衬衣,戴着工作人员的胸牌,透过衬衣,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背后的白色的奶罩背带。她下身是蓝色制服裙,美腿秀足,肉色丝袜高跟鞋,实在是个很性感的女人。6 S1 y; h' A2 O& K( J( d
. G$ G8 }$ c) B- s4 |
  她去解手,她不愿意和乘客们混在一起上大厅中间的几个洗手间,于是走向大厅的远远的角落,那里几乎没什么人,也有洗手间,但没人去那么远上厕所。* a' q- @) z" Y* O. d$ p! V6 M
: d/ W1 A4 a# \! ~& Q- S. O
  赵大勇一见机会来了,于是跟了上去。马俊玲发现了赵大勇,这次,仍是赵大勇那身富人打扮使得马俊玲对他不但不反感,反而还回头看了他几眼。
& h/ f) A1 b8 D# Z; N
3 @% I0 L: a8 ^9 z  赵大勇更有了勇气。他跟着马俊玲进了女洗手间。这可是马俊玲没想到的。
5 h6 a/ h" ^; }% g+ H8 ]. D- ^% Y( ^; f, R+ j$ M" u& I
  赵大勇逼迫马俊玲弯下腰,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撅起屁股。
. Y7 c" F+ E3 B* }' P- Z& P( K/ f8 a2 p* ^
  赵大勇撩起马俊玲的短裙,发现,这个骚妇里面只穿着肉色裤袜,而未穿三角裤,不由大喜。% q5 k7 c  C! m* |  _! I4 u# m

; y  N8 z" {$ R* v  因为马俊玲这个性感熟妇经常被几个领导操,所以她干脆只穿肉色裤袜,方便。
6 t: B2 \: s: b+ I, v0 R' n5 }& k8 C% T2 A( m) |( W0 a& h" {" _. B
  赵大勇把马俊玲的裤袜扒到她腿弯处,掏出自己的鸡巴,就从后面顶入马俊玲的屄眼。
# w# f/ t7 C& t, ~7 f  F
. V7 B9 y& H% h$ i9 g7 S, S: ?  同时,他将魔爪探到马俊玲胸前,狠狠抓住她的一双大乳房,狠命地将鸡巴往马俊玲的屄眼深处顶入。
) ]2 n: p2 z0 ?( P# |+ X
" q" o4 z$ }; B& k8 w" X  马俊玲疼得惊叫起来。但这间洗手间距大厅中央实在太远,根本无人听到。
* T2 F3 t) A5 |* l; c1 R5 x. w6 i; a5 I* r% @
  赵大勇兽性大发,抓着马俊玲的大奶子,把鸡巴往她屄眼里使劲地撞击。随着他的撞击,马俊玲发出声声惊叫。
* l: T7 i) i$ i: n3 G+ Q3 p" w) a* T. ~
  她想挣扎,但她一个五十二岁的中老年妇女,哪里挣得过赵大勇那个青壮年色狼呢?她无力地哭泣着。* }, z' H4 {7 o* k9 I
9 b( L7 m) c* U/ e  Q
  她柔软的乳房,捏起来手感很好。赵大勇觉得特别痛快,于是加速撞击。2 s3 {/ a) M! ^$ y; ]4 @; E, c

, S7 V. Z6 P6 g0 p: t  而他对这个俊美老妇的撞击,使得这个女人发出惊叫,妇人的惊叫,更刺激了赵大勇的兽性。; \  m% g- y1 R1 v  c# o4 ?& ^: J
5 b! V, P( a) A2 ^! N
  他一手继续抓住马俊玲的奶子,另一手腾出来抓住马俊玲盘在脑后的发髻,迫使她抬起头来,看她自己在镜中的淫态。
/ l) k% `' z/ h9 o
0 }" l/ L9 ~& r9 a/ `, t  k  马俊玲羞愧得红了脸。/ _5 `( X/ S1 ^* C$ q
% U4 o8 d5 G/ Z" n( {# Z# S$ B
  赵大勇从后面操,还嫌不过瘾。他又把鸡巴从马俊玲的屄眼里拔出来,命她转过身,将她抱上洗手台,让她面对自己坐在洗手台上。" a3 a0 v* I; t
3 I1 U& L3 k3 x" y
  赵大勇分开马俊玲两条美腿,从正面将鸡巴插入她的屄眼。  }% p* N) _& ^. J% }7 t
7 i1 r$ V% z/ @9 G/ r* t$ m9 j
  赵大勇紧紧抱住马俊玲,一面和她热烈亲嘴,一面把鸡巴朝她屄眼乱顶,顶得马俊玲嗷嗷直叫。
% B% [+ G0 u$ }; m5 g/ m- l
5 c$ o4 I2 c! F$ g. o; Z6 W  这个女机场工作人员,万没想到会在机场受到如此的性攻击,开始时,她被操懵了,现在,她则有些迷乱。
! O2 K. P9 d( F7 {; J9 m7 |/ f  @9 ~6 [; |
  赵大勇干脆将马俊玲的两条美腿掀了起来,扒了她的高跟鞋,将她的一条美腿扛在肩上,托起另一条美腿。2 Y7 E. j$ y3 N. o' x( X1 B
& c; H- w4 ?. v' D2 ~, ?: i1 U- X! C. p
  赵大勇捉住马俊玲一只秀足,那袜莲非常精美。赵大勇尽情捏弄那柔软的袜莲,然后把那袜莲发黑的袜尖送到自己鼻下,使劲嗅着。那成熟女人袜尖醉人的异香被赵大勇深深吸入大脑,令他兽性大发,发狂般地猛捅马俊玲的屄眼。捅得马俊玲叫作一团。
& C( {" ]1 Z# D3 ?
6 r7 K3 W. w& B  射入马俊玲的屄眼之后,赵大勇和她互换了电话,留她在洗手间里慢慢整理衣服,赵大勇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紧不慢,登上了飞往南京的飞机。
7 ^4 C- o  D' t( F0 T. @, ?! e4 \% Q* W4 t4 m
  这是日本生产的“大鹰700——850型”大型客机,共三层,可装载1850位乘客,机舱宽大。配有150名空中妇。
- i$ r3 Z7 q4 b! u9 r/ \2 d8 `+ e& m8 \& ]" p
  日本的十万家航空公司中,不少都配备了这种宽大的客机,淫城的两大航空公司也使用了一些。
$ Z" s) a6 R/ U5 n7 P( ~( N) Q8 E* H; L+ u
  飞往南京的客人很少,客舱里空荡荡的,有大量空位。有几个客人干脆躺在空位上睡觉。6 k8 N( T( |$ a: p0 r4 `0 H

5 q$ j/ Q- y0 H, F  一夜前后制造了两起强奸事件,强奸了两个女人的淫棍赵大勇可不闲着,他的两只贼眼又盯上性感的空妇们。一夜前后,他强奸了两个性感熟妇,这会,性感的空妇们又使他冲动起来。; Q) O% F  F" ~6 L. P$ r' @/ Q
8 a8 B4 m+ e$ Q7 Z+ B) A
  服侍赵大勇的空中妇名叫于惠玲,她大约五十岁,身高一米七,容貌妩媚妖冶,肤色白皙,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脑后梳髻,穿着黑色小褂短裙,肉色裤袜高跟鞋,甚为精美。. J  d* L3 h+ l% R
) j/ n# v- Z! f7 [" j" s% S
  赵大勇所坐的座位,前后左右都空无一人。
7 F4 K. Q9 a! E/ J- E& h  d+ N
, R& O$ g+ f# |0 n) p  赵大勇向于惠玲提出性要求。
/ R, T& p( m* \2 S0 s6 G7 p* m, Q/ o# H# a# @
  有些空中妇是可以为乘客提供性服务的,但那也是在洗手间里,赵大勇却不是,他见于惠玲答应了,竟就势将她按在空着的一排座位上。
0 K2 X" b  _) K$ G! l  B; \, _5 L3 E& z2 I9 ]. V
  于惠玲大吃一惊,恰待挣扎,已是来不及了。# k7 ~" `' a# |* s- {
0 ]! N$ h  Z3 G" ~1 s
  赵大勇压上去,先是捉住于惠玲一只秀足,扒了那高跟鞋,捉住于惠玲那精美袜莲,贪婪地嗅那发黑的袜尖,那成熟性感女人的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暴起。/ ^2 ^( G4 i3 S2 J; G# Z

1 ~' B/ }4 B2 X# D  赵大勇粗暴地将于惠玲两条美腿掀过头顶,这时,可以看到于惠玲短裙里面穿的是肉色无裆裤袜,而且未穿三角裤。
# P: _2 f: ~( ^( C' n; W' f* @2 x
  那空妇双腿被掀过头顶,屄眼屁眼朝天,赵大勇无耻地舔她的屄眼和屁眼。* R7 ~4 T/ B" O3 n. Z) o, Y( D
  Y1 e  o# n# }, f3 G
  于惠玲被弄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0 C2 Y' y4 y( H* H" ?

0 h; L0 [8 i# E  其他客人看到这样也可以,于是纷纷将空妇们按倒在座位上操了起来,顿时客舱里一片空妇呻吟之声。- f+ M% H4 L% R% O! L% z& R

  x' i$ O# u( l% B0 b' k  于惠玲双腿被掀过头顶,被赵大勇舔得不停地叫唤。( y, N/ H0 u( k) |; p0 Y8 @

$ ?+ q6 {. z& b0 I4 C  她的隐密而敏感的屁眼,就这么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任凭男人舔弄。
9 @! q+ Q9 g1 I- t+ x& K& P6 s, t$ w+ R' o2 l$ y3 @
  这时候,另一个男乘客从这排座椅的另一端走过来,于惠玲的精美袜莲就在他眼下晃动。他按捺不住,捉了于惠玲柔软的袜莲,使劲捏了起来。
( q, N: M0 r* Q! T
3 A; ~5 e+ b" N1 A1 r3 }  于惠玲忍不住叫了起来。- u$ |" C6 W: b4 u5 `

) y% T, ?9 X3 z. W3 E; z9 }/ b  到了南京之后,在南京禄口机场,赵大勇正往机场楼外走,当地一个女机场工作人员从他面前走过。
" b4 h" H5 H$ a6 b, j
3 W6 \  J- h" Z; U9 R6 e  她叫方玉苹,四十八岁,一米六八,颇有姿色,身材高大,大乳房,大白脚异常清秀白皙,她与淫城的女机场工作人员大不相同,穿得远不像淫城的女工作人员那样精致,而是非常随意。后来赵大勇发现,这也是许多南京妇女与淫城妇女的不同。
% D) _5 K: A# [5 i$ `) d/ a6 C* d% p! t
  方玉苹随随便便穿着件白衬衣,下身是蓝色制服裤,像是几天没换的样子,光着大白脚穿着拖鞋,穿得非常随意。
7 K: _$ W" l. ^3 K- F% D
6 V4 s, l. [% J4 S! t1 m/ r2 g# ]  她见赵大勇盯着她看,于是也盯着赵大勇看。
& p: T8 o; x/ l6 i; Q2 U0 N8 s6 A6 A: Y: q) d/ \" B) W  U
  赵大勇便上前和她攀谈起来。0 }, q% H7 M; `6 W( }9 U

0 T5 Z( x7 l% a! h1 k  南京禄口机场,不但机场小,而且旅客少,工作人员也少,远远难以与淫城的机场相比。" N) G$ C: ?% x/ D

7 N6 g) t1 E# x  方玉苹的脾气,她看不上的男人,休想碰她;她看上的男人,她愿意献身。
. k7 _: n+ J/ L! P
% v2 o, b7 s! q2 A+ V  赵大勇就是她看上的男人。" ]8 R+ j/ d( y0 @! M+ L* m) N
3 d3 S; D+ x; n% l
  所以,当在她的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赵大勇突然将她抱上办公桌时,她并不吃惊,也不反抗。
: O( r! @( E/ h: @" x8 F$ J* A% ]" F# z8 M7 \# i4 o
  她的拖鞋掉到了地上。
; u& c! r1 T* f4 L( V2 {9 H) D' C, }
  赵大勇接着扒掉了她的长裤和小三角裤,这样,她上身穿着白衬衣,下身一丝不挂。2 u4 d" K: K1 W- `
* b/ C- t( u5 E
  方玉苹两条美腿分开,赵大勇蹲着,把头探入方玉苹的两腿之间,贪婪地舔着那性感熟妇的屄眼。. k, F, q6 `: u4 W
- V; H" B! U- A7 n% t* x
  方玉苹被舔得有些受不了,性格直爽的她不会忍耐,直接叫了起来。
0 X' o3 z, l4 }) o" ]* a3 G) @/ C! ]# X* d
( y& F$ {: P" ^2 _* b  舔到后来,赵大勇道:“阿姨,快尿啊,我想喝你的尿!”方玉苹心里一热,就尿了出来,都给赵大勇喝了。
# {. b  D8 j6 j  m  z: V3 G' m8 D# `( E. d/ q5 u2 `% h( {
  方玉苹低头看着赵大勇贪婪地喝她尿的样子,又感动,又刺激,忍不住又叫了起来。
# n7 E) Q& Z7 }" _8 g( \! X) I4 n/ Y" v  e6 O
  离开机场,经禄口到南京的高速公路,来到市区,赵大勇入住了新街口的四星级泛亚酒店。他在南京的老情妇孙苹赶了来,赵大勇在这一天的连续的艳遇中消耗过大,面对孙苹,竟半硬半软。' M' e  d" i& o7 J5 i: t
$ \1 C5 w, C9 p; x, F4 V
  于是,孙苹让他躺在席梦思床上,她站着,将她那秀美白嫩的一玉趾伸入他嘴里供他吮吸。美人玉趾,使得赵大勇的鸡巴又硬了些。
# r6 i. C2 A1 t7 K6 X: B5 }
/ R& L( Z% u: S. J+ d! T6 i8 ~1 m  孙苹跪坐在他鸡巴上,前后摇动,足足搞了二十几分钟,赵大勇一声怪叫,终于射了出来,都射入孙苹屄里。9 s/ V$ c: v1 D$ k6 a+ k" }

4 M0 X- R3 V; X- V  第二天,两人到酒店的中餐厅里吃了早餐,然后,孙苹带着赵大勇见了几个生意上的朋友。大家吃了午饭,孙苹就回去休息了。1 w2 O) z" a* g
, U, f! o/ `5 O. E2 }, r
  次日,孙苹又带着赵大勇会见生意上的朋友。/ l2 U; O6 x9 {9 x, O6 }$ A

& F! y! q# W9 f0 q  赵大勇对南京的印象,街头的美女比淫城少很多。
8 a  W( i3 c' {
9 g% ^. i% n+ \: u  不过,南京毕竟是六朝古都,大城市,美女还是有的。傍晚,赵大勇办完了事,在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转悠。孙苹一直拉着他谈生意,他有些烦,于是趁孙苹暂时回家,他关了手机,独自在街上转悠。
  q+ O. p9 C8 d) S
' ]$ G; h0 W: N' T. \! ~/ |1 i8 ?  这天正是星期五的傍晚,新街口一带又是各大百货大楼林立的商业区,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就在一家百货大楼前,赵大勇突然看见一位性感熟妇,此女人名叫宫月清,身高约一米六三,看模样年近五十,四十八九岁的样子,容貌清秀姣好,长剪发,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穿着黑色小褂,黑色七分裤,光着半截小腿和美丽的秀足,十分清秀利索,穿着拖鞋,走在赵大勇前面。
) H' A$ W2 W9 ]& j+ c% ~. |% v, M$ n& x4 q
  赵大勇一见,口水差点掉下来。于是,他就紧紧跟在后面。
1 c# B% c7 i* g0 Y9 I+ T. j* c. X- Y$ b+ q( }- w  Y
  走了一阵,宫月清发现后面有人跟踪她,遂站住回头一看,见是一个穿着考究的年轻人。南京妇女较传统保守,对家庭比较忠贞,不似淫城妇女那般开放,宫月清冷冷地盯着赵大勇道:“你跟着我干什么?”赵大勇情场老手,哪里会怯场,他满脸堆笑道:“大姐,我是外地来的,想去夫子庙买些盐水鸭带回去,给朋友们做礼物,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南京的特产。
0 H" a# N% G) E. C: o, m+ s6 ~" Y" R. P. N3 J& k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走,问了几个人,都问不到路。”那宫月清脸色缓和下来,道:“是吗?正好我们一个方向,你跟我一起去那边的公共汽车站吧,不远,七八站路就到了。”于是,她带着赵大勇,来到公共汽车站,一边等车,一边两个人聊了起来。
' m/ \9 h. i$ ?0 a) Y% o0 E8 U8 N( E4 q' L. y& e9 ^' U
  赵大勇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就取得了宫月清的信任。她家里,丈夫已死于她的胯下,就她和儿子两个相依为命,她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说妈妈晚点回去。/ Q5 J7 ?" d$ L7 l- i
( `3 X# Z  u- W2 n" a5 E' z
  公共汽车到了,她和赵大勇一起上了车,她答应陪赵大勇到夫子庙采购。
' l" [( R: w6 E4 O# o
( i( g( O' _: `5 c; _  两人在夫子庙逛了很久,买了不少盐水鸭状元豆之类的特产,赵大勇一个人不好拿,就请宫月清帮他一起拿回去。因为已经很熟了,宫月清就答应了。赵大勇请她吃了晚饭,两人打车,一起来到新街口的四星级新富泛亚酒店。
0 Y+ x" b* j7 t: S& @8 P1 ?# x- ?& g2 m  T! y6 Z
  趁电梯上到44层,来到了赵大勇的房间。
2 r0 U) c! b* ]: Y5 v9 W- z5 ?* ^( @6 f. u3 O- L, {
  赵大勇请宫月清歇息歇息,热情地从MINI BAR里拿出一罐饮料,倒在杯子里给宫月清喝。9 i, c0 ]" @# X$ D
8 `1 E% b/ P+ \
  宫月清喝下饮料,渐渐感到胯下和奶头发热发痒。5 g/ e% `) y. ?1 g; [% c7 l+ C% t
9 p2 m/ Z; |. A5 b1 ]
  原来,赵大勇在饮料里下了春药。) W* m" k' f) ?# v" ^# ^
: f9 b* ]; ?5 J2 W
  赵大勇见那性感熟妇中了招,大喜若狂,一下将那宫月清扑到在床上,捉了她那白皙秀足,就啃了起来。宫月清本就是个骚妇,吃了春药,更是性欲发作。
* c) v! \" s, a. d  |' v& \' }1 s- X+ M$ o! ~
  赵大勇啃她的白脚,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唤。品尝着宫月清的白脚,赵大勇的鸡巴勃然而立。$ T1 R5 @, |$ }7 j% O  s) o

- y5 G, Q# S9 O+ t$ W6 {! `  宫月清跪在床上,赵大勇跪在她身后,从后面将鸡巴插入她的屄眼,使劲地操她,同时还把手伸到她前面,死命抓住她的丰满乳房。
$ j4 c/ L7 t) N& q* N; D
- J) U  p9 q2 Y  |( }' i  宫月清哭叫着,那哭叫声更刺激了赵大勇的兽性。
8 U* Z; t1 F- M6 L0 y* h9 P, f  S9 C* F5 T0 h, U7 h& X
  操了宫月清半小时后,赵大勇射入了宫月清体内。两人躺着休息。
/ \% Q- D% r! N1 j; e# f* ?# j2 z1 C+ Y; \  ?
  过了一会,赵大勇将鸡巴塞入宫月清嘴里,在她嘴里,他鸡巴又硬了,于是他又压在宫月清身上操她。2 q/ ]. P. ]+ W

5 ?' X1 o9 `5 l5 m7 {$ X8 e  正操得欢,宫月清的手机响了。她一接,是她儿子。$ G' g2 ]  M5 n: Y, k
- G0 [) {( N: M& x5 ^
  赵大勇命她叫她儿子来。宫月清不愿意,赵大勇就停止下来,不操她,急得那骚妇只好照赵大勇的吩咐叫她儿子来。
% T2 Y' ~# @/ C% q! D0 N$ W
$ S1 q) z1 w# A4 s6 j) l  当宫月清十几岁的儿子刘汉勇赶到酒店,赵大勇为他开了门。
$ \9 m# V+ o- f" X( D8 I: P! }3 ]! p
! J! j1 b3 _$ e" R/ ^8 n: a0 e: \* @  当他看到一丝不挂的母亲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平时对母亲的暗恋加上现场事态的刺激,使得他陷入狂乱,于是他按照赵大勇的吩咐,一起轮奸了母亲。
5 U( A/ ?* b  G$ G  x  Z3 ~! A
% k; H" i% a! }9 i  星期天,赵大勇返回淫城。0 ?$ Y  J5 C. U9 C' v

4 s6 T/ N' W& R6 f0 n  在南京禄口机场,快登机的时候,赵大勇又看上了一位性感熟妇。到了飞机上,他特意坐到她身边,和她聊了起来。6 J5 F' Y4 J! U5 r5 U( Z
1 d' @9 U5 p) H; Z/ q
  这位性感熟妇名叫朱惠琪,是江苏烟草局的女干部,前往淫城出差。$ {# P# X& \$ Y) E
8 i# i* P8 N( X
  那朱惠琪,四十六岁,娇小丰满,身高一米六,颇有姿色,剪发,大乳房,脚长得很标致,穿着小褂短裙,肉色裤袜细带高跟皮凉鞋,那丝袜里的秀美一玉趾更显得分外诱人。& F! x5 \& o: \) X* o7 Q. K& Y

; S% i) Q  Y7 v' R  不到两个小时,飞机在淫城机场降落。赵大勇的司机开着他那辆海南马自达来接他。赵大勇让司机坐机场大巴回去,自己驾车,带着朱惠琪往城里开去。
6 J& I5 g$ \4 N7 F# j. h) `/ v' V
+ X- z) c" J% w- N( ], A  朱惠琪的房间早由单位帮她顶订好了,她本应入住江苏驻淫城办事处开办的紫金山酒店,但赵大勇带她入住了对面的四星级雍都泛亚酒店。
! p6 f) J) f& z  T  ~; U3 f8 ]' x9 ~, z, F% N' i/ h3 F: W
  下午,赵大勇在酒店里奸污了朱惠琪。
" i$ _0 {3 V! g6 q: c" }( [# d2 _+ n  [& F! n
  赵大勇站在地毯上,叉腰而立。朱惠琪一丝不挂,跪在赵大勇面前,大口吮吸赵大勇的那根黑鸡巴。
- w* }1 l6 `/ o) z/ Q' G+ j2 ]
% M# B( e6 C( Y( `5 u( f7 t  赵大勇这个淫棍,他的鸡巴黑黑的,勃起来后硬硬的,十分凶狠。1 {  r# d: o; l0 {1 m

( L5 x( {- o0 ?' }# k" O6 z- T% p  他低头看着这个性感熟妇,这个烟草局的女干部,下贱地吮吸他的黑鸡巴,不由十分得意。
# E& \2 Y# ~$ F+ [
' R5 d  O8 ]' i$ g2 r  朱惠琪除了吮吸,还时不时伸出香舌舔赵大勇的黑龟头,赵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气。
' Z# k- @' @- L* G. k
! z4 B* P. r- q1 L$ f  朱惠琪的两只大乳房随着她吮吸鸡巴的动作不停地晃动,那黑黑的大奶头子十分诱人。& u3 ~. [* [; f4 k+ L3 T! q1 i: F* D1 a
  D4 a# d  `- N5 k
  她跪在那里,从后面看,肥白的屁股和白嫩的脚心白皙的脚后跟十分性感。. u$ W0 d" |9 n- ?

. x/ s8 A% v; }! q  夜里,赵大勇约了几个生意朋友和朱惠琪一起在酒店的客房里打麻将,赵大勇坐在椅子上,性感熟妇朱惠琪坐在他的鸡巴上,穿着无裆肉色裤袜的两只精美袜莲分开放在桌上,一边摸牌打麻将,赢牌者,可以嗅她的袜莲发黑的袜尖。她时不时高高翘起她的性感一玉趾,分外诱人。5 e4 `2 l& O" P: {8 k7 f
, D# C* G, k# @( b( e0 e' T: P1 e
  他们不玩钱,和牌者,根据番数不同,可以嗅她的发黑袜尖,或者吮吸她的大奶头子,或者舔她柔软的腋毛。
+ v9 p2 I8 J+ L# J' S( K- S4 O- _  A5 P6 S' ~
  于是,屋里不断响起朱惠琪的叫声。
3 O0 Z) {6 b& p- X; D2 Y9 r
$ ~6 Q+ Z2 j9 n- G# b' v" `
1 G& d9 ]; u! a1 q: `1 p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