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与后娘同乐

与后娘同乐

  我还是萧潇!纠结的穿越了那该死的空间虫洞。/ ]  o8 |+ }0 }1 B' m* d

3 k7 s$ O. P2 M) }8 x, i$ j  中州是片广阔的天地,像我这般的修为多的如天上的繁星,又似路边的野薯一般满地皆是!
7 c& P& ^3 {6 i3 w" q* m: S. x
3 k8 K& Q) X" W& M" j8 [; N) w  原来在加玛帝国能呼风唤雨的母亲,来到这里以后,也似乎有些忌惮了!
6 ^7 h6 v) f/ V2 J3 n$ W1 u7 f2 [9 P3 c/ r
  和母亲还有二伯来到星坠阁已经三个月了!父亲与我却从未见过一次面!2 q7 o0 u4 E! b1 L
+ N! ?3 V$ _5 R6 b2 h/ K6 l
  因为父亲要面对强大的魂殿,此时正在爷爷药老的星陨阁中闭关修炼!! p  T" g# W# u6 F$ ~3 q# h# u9 L

) d# V& ]5 u2 D/ c  原本以为加玛帝国的一目目淫扉生活,在这里却更加的让肆无忌惮了!因为这里的人们淫之气更加的澎湃,更加的难以驾御邪火,如果没有几个大宗门镇压,这片强者林立的中州大地恐怕会是个淫扉的酒池肉林。% Z$ {+ W; l! X  G, q- c
( H  ~/ @/ X* t3 X$ y
  随母亲来星陨阁的几日,让我越发觉的不真实起来,印象中的父亲是那么的英明神武,不会像其他男子一般见异思迁,因为在那封信中字里行间款款神情便能感觉到。只是……我错了!我的父亲萧炎却也是妻妾成群,我在这里见到了我几个后娘。似仙女般的薰儿二娘,还有满头白发却冷艳无双的小医仙三娘,最让我接受不了的便是那四娘!1 L& E  F- z: B/ m5 g
+ `" [% t* P$ Q! j( @8 |
  四娘那家伙第一次见到我时便捏着我的脸,笑嘻嘻的道「奥!小不点,我便是你四娘了!你父亲的四老婆。我叫作紫研!」3 U5 M0 D' z2 O: _2 E# S  }  B

8 l  D9 P/ I" i* v3 U  「我呸,你个不要脸的小不点!你都没我萧潇大还想作我娘?」# [3 X3 c6 n* y( }

; g8 s! O9 v1 a2 e9 Y  我那时就别提有多气愤了!看着那与我一般高的小女~孩,我心都纠了,伟大的父亲怎么可能是这种箩丽控?
! @- K! F: f1 |8 K/ N1 O6 g
2 \; L! l4 u  ^% B: E7 p  「你不甘心也没用!待以后我为你父亲生个娃娃,变成太古淫龙咬你屁股!」0 o* d* k5 W# s9 p$ m: s  p

- k% u, y1 g0 ~) E9 v  _7 s  那叫紫研的家伙还这般的取笑我。
1 m" q0 z& H( B7 |6 ~
9 S/ T' B/ W+ n) a$ H/ \  「呸,太古淫龙有什么了不起,我本尊是上古淫兽,七彩吞精蟒!气吞天下精!到时候谁咬谁还作不了准!」
( X% q3 h9 l' m5 W& k, i  a7 e- {/ K) m' A+ h4 o
  我气呼呼的的大喊几位后娘与我母亲却在那呵呵的笑我。7 \' ]9 |7 @2 F, Y+ j) \! T- t: R/ T# H

/ C5 x$ _* j5 J: c7 y7 O  我心中更加的不悦,不行!我一定要找父亲问个明白清楚!凭什么要娶这么多女子,难道母亲一个还不够吗?越想心中越是发堵,我气愤的跑了出去!随后又是引来后娘们的哄堂大笑!8 D# Y1 U! ]0 N- Z6 {
# L2 y, O8 ?' [* w
  当夜夜黑如沧海,天幕如挽歌。0 h. ~( I& T( x8 ?6 l: E
( u: r& t; G5 ~5 w
  在一片犹豫的情绪之中,我摸黑的借着点点月华蹿向了星坠阁后山,那里紫气腾腾的山洞处,便是父亲闭关的地方。也不管父亲闭关与否了,我要找他问个清楚,到底是要我与母亲,还是要那几个狐狸精。7 o# g' X% u2 e8 o

* S1 [* g8 }4 C/ K# h) A( b  我潜行到洞口的巨石之后,刚要掠进洞穴。只见那洞口处立着七具银白色的铁人!仿佛门神一般立在洞口处,观那七具似傀儡般的东西,好似木偶一般静静站在那里,不露丝毫的气息。这难道便是父亲『天妖傀』心中思索之即,忽然一道白影闪过。我猛然眯起了双眼,观那人的淫之气澎湃异常,难道是传说中的『淫圣』阶段?好在我的本尊是七彩吞精蟒,没有人类的气息,那等高手能感觉到,也只是认为是山中的野鼠小动物,并不会发现我的行踪。
4 Z0 r- V4 n5 B3 a
. f1 d/ m) {% q) C) V, {  一位老者凝立在洞口,负手而立,淫气不动自露,席卷天地之间。借着点点月华我看清了那人,便是母亲要我唤爷爷的老人,是父亲的老师,星坠阁主人——药老「也不知道小家伙修炼的如何了!」
5 L: g& {, e* g1 c
( c' ^- V& Y0 u. c5 \; l; [  药老低声咳嗽一阵,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g# ~5 H6 l1 l" _8 C& c

" m7 q+ U  g+ _2 g  我看在眼里心中暗想,爷爷莫非有什么暗伤,气息好不稳定!
5 u) i8 h8 I. T, o2 w% V) R4 X5 w( L
  「哎……」
3 a; j4 w1 ?! t4 m! m
! h' |* b, h. o) _: _  爷爷身体又是一阵颤动,斗大的汗珠从他额前划落。我看的心惊胆战,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这等强者虚汗大冒呢?8 `  T. ~! x3 W% y( L

3 M2 M6 S2 {6 t$ T4 [( j7 V  「没有天地淫火的锻造辅助,我这刚重生的肉体却也不契合(龙肆:详见斗破)恐怕还有崩溃的可能!」
. _' ^: ^* x. O9 @0 D  |6 y8 T! z
4 \- N2 ?4 g8 n* X! j5 p6 t3 f  喃喃自语之间,爷爷的身体缓缓软倒。& [0 M$ O$ r- g& ^0 b
+ ~- o( }6 y2 C4 m1 p) @) w
  观爷爷这模样,好象进洞找我父亲救治,只是应该怕打扰我父亲修炼,所以便这般迟迟不敢进洞,我忧郁的是不是该出去看看。
) _3 u, x1 r6 a; I8 ?2 w$ Z' n2 L( K+ f1 c2 h% Y
  一道金裳倩影缓缓的飘落,又有人来了!是二娘——薰儿!( a; a- _" T; n/ {4 n1 i
) ]4 d9 N( Y; d* A) P
  二娘如梦似幻的脸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见爷爷趴伏在地喃喃道「老师您是怎么了!」
4 @* k5 c+ k% H' e. \" i+ Q* f' I
  听到薰儿的声音爷爷顿时愣了一刹那,此时却满脸痛苦,艰难的道「你……你怎在此!」
% M2 C) f  G; }, [6 p. C; j0 U0 r; O7 A9 m3 Y+ ?* z
  「我是担心萧炎于是便来看看!」6 P, k, k3 ~" J: O: U/ `' J
: t9 A' C8 p1 B9 j) a  J
  薰儿微微皱眉,蹲下身子参服住爷爷急道「此刻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师你到底是怎么了?
5 n' N) F. q3 \$ R
1 Z, w# q  N, @5 q$ K  爷爷与年轻貌美的二娘搂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周遭的淫气如分起云涌,我看见二娘那对圆鼓娇挺的双峰贴紧了爷爷的胸膛,那对饱满的双峰应该与我母亲不遑多让。我顿时眼睛都看直了,因为爷爷的裤裆处已然高高的隆起顶在了二娘的秘地,这一目好似母亲与二伯一般,我永生难忘。二娘脸色俳红,确实是进退两难,我想她应该不知如何推开爷爷才是,毕竟爷爷身子虚弱,也不是故意而为的。
2 `; e  f$ L1 a4 j7 j" l
7 m8 I" \& s+ \- [9 s  我隐隐能够看见爷爷肿胀的裤裆在二娘的私处边磨动,爷爷内里藏的鸡巴,也肯定很是硕大,再看二娘秀丽的脸蛋,晕红点点蔓延,好似一朵好看的玫瑰。% @+ b" N0 C/ ]5 W3 W9 G
: s( ?* A, R. l
  二娘终于有些恼了,只见她微微用力推开了爷爷,二娘低声细语道「老师!不可……我们挨的太近了!」
7 }4 I* `8 d. H3 M  ~$ M- v) y5 S( V: ^( W0 l3 }  z/ h
  脖子上一圈圈红晕的二娘,玉首都要压到胸膛处一般,不敢抬头看爷爷,如玉般的双手定在空中,也不知该年该,扶不扶了!看爷爷好似也有些尴尬,两个人半天没说上一句!2 t  d4 N$ F1 g- O

- Z# Z# [% e3 o- T1 u6 W* ~  过了良久,爷爷的身体更加不适了,全身都在颤动,仿佛身体要崩溃了一般!" U  z1 @" ^5 M/ _
3 [, q. ^% P6 b7 f( \
  「老师,你怎么了!你可别吓薰儿啊!」
1 J7 O8 I4 l2 C7 i
* h  J, r- r+ t' i. s: _; l  二娘见爷爷如此痛苦,哪还管什么礼节再次掺扶住他爷爷微微药头,说「这都是命数,我恐怕要走了!不过能教出萧炎这等弟子我也欣慰了……」* c8 C! k2 s' t# s
: T! [, z+ k. K, _& b( D) V: e
  见爷爷眼眶中充红隐隐有泪光涌动。
1 Z/ ]5 i4 e  I) R+ D- Y/ {( N: O% V& f" K
  二娘便更焦急了,连连安慰道「老师!你在说些什么话啊!你还有大把日子要过呢。我和萧炎都会孝敬你您的,你的身子到底什么了!要老师你告诉媳妇才是啊!」+ y+ W2 Q- D! u

0 u9 F/ ^1 d6 a1 k0 z! |- e  药老垂头丧气似的像诉说着往事,我乃是上古淫兽,淫力自然在淫气大陆首曲一指,爷爷说的话,我听的是一清二白,原来父亲自从为爷爷借尸还魂后。他新生的躯体强悍无比使爷爷顺利晋级到『半圣』淫气的阶段。而原本有『骨灵淫火』在身这具身体还好驾御,只是在不久前为了给父亲提升修为,爷爷将那『骨灵淫火』也送给了父亲吞噬好借其突破,此刻爷爷的身体没有淫火压制,所以到了崩溃的边缘。「唉!为了萧炎的将来,老夫身死又如何!」( o. G# _& u3 z$ T( x

/ E9 p6 |- x  k/ d* r1 L  二娘听的一脸惊疑,眼眶泪潮涌动,『扑通』一声一把跪倒在地,二娘由衷的道「老师!你舍身成仁,薰儿夫妻今生绝不会另你陨落的,即使动我古族全族之力,也势要救治老师你!」
' i4 o8 e* Y) J, K: f$ Z( O8 `
/ G6 N. E0 w& B# k; E3 A, a  爷爷低头轻叹息,又道「有你这番话,我也安心了。」3 b8 T6 C. o; ]/ g8 w- M

0 q/ D& o3 ^* A. B9 L  二娘焦急道「老师到底还有什么办法能将你救治?」, S- A# X! m2 H+ `
+ u  S6 h! p/ {% }, A8 Q4 v
  「办法到是有一个,只是此刻也不知何处寻找!」& G# O5 h) {0 g6 k" c
; @* @! T: T2 L# R, |
  「什麽办法?老师你倒是说啊,你可急死薰儿了!」
0 N3 R& ]! m$ h; q% Q6 H' x2 r+ s' ~, J" R" Q, `, h/ I/ ]* L$ Z
  过了半饷爷爷才缓缓低声道「天地之间有淫火,能焚尽天下。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自然能契合万物,老夫本有一火名曰『骨灵淫火』现在给了萧炎炼化,如今怕是找到萧炎也于是无补,现在老夫的身体,必要淫火榜前五的淫火才能契合我这具肉身,现在萧炎的淫火还不到那个级数,老夫恐怕是无力回天了!」
. E+ l- F, J; @: z8 O& R8 ^7 }+ s1 r/ L  ]7 l
  「淫火榜前五?」
2 G; m/ \' O( w( i: o- }
7 S7 l5 r; U3 i0 M  二娘脸色一变惊道。4 I) [9 A& B- x3 c

5 U! y( J! S/ x) [- J. ]5 P. j  「对!可惜老夫与萧炎始终找不到那排名第三的净莲淫火!否则老夫这把老骨头也有救了!」
4 H: X7 w4 \% {$ \' P% V: c8 D+ P" _6 X8 Y9 W3 i- k! q) ~
  爷爷突叹一声道。
2 E- [: ]# o/ z0 _, Q
0 y+ P0 K9 T' w( |+ U9 ~! _/ C  「不知排名第四的『淫帝焚天炎』如何?」
" ?% x" y& i4 [; y
0 I2 o+ R" z8 [+ R! v: k  二娘清清嗓子凝神道。. F+ U/ X1 a, D1 d" R- z% W
/ }1 {3 w2 U8 l* J# D5 ^! c
  原本爷爷的身体已经衰败至极,如今也听到二娘的那几个字,身体缓缓一颤「『淫帝焚天炎』?果然是,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东西一直隐藏在你古族之内……」% y+ c3 A! e# K3 j
+ R& G# L6 X$ e' k
  「正是,『淫帝焚天炎』便在薰儿体内事关重大,父亲嘱咐薰儿不能告知他人,只是为了救老师!薰儿也顾及不了那许多了!」
2 {- D4 p" |- S( D$ `; f" C6 i. b) Q3 M. h- \# I& ]
  「不过还是不行……」% u# u% I. W& J/ K9 q$ }' @% q* ]

3 ~4 @# E2 w! r3 q4 L  爷爷脸色尴尬始终摇头道。/ ?& O9 q4 J) x
0 M8 a0 E" p! Z2 \7 E2 ~3 {- Z9 N
  「为何还是不行?老师不是说有『淫帝焚天炎』便能救你性命吗?」0 N0 K& S" z5 n& y" e* b
) b3 \# P% R$ o8 N
  二娘顿时越发焦急起来。( o1 V- w- [6 z( v% F8 G  Q
) Z$ r0 U. j. K, R+ b  M0 w7 B
  爷爷轻叹一声,脸色极是衰败,缓缓道「如吸收『淫帝焚天炎』要引入下丹田气海之中,可如今老夫的身子根本无从动弹,何况下丹田之处,必要男子阴茎处吸收入体淫火,直奔下丹田才可吸收。而『淫帝焚天炎』在你身子之内想要渡出,所谓『病从口入,污从跨出。』你我的身体要秘处相碰,才可以救治与我,而你又是老夫的弟子,这等道德沦丧的行仅,老夫断然是不干的!」
; J0 J2 K+ W) @, ^3 e; h/ N8 ?! t* V/ h; g
  「啊!」
# n* h% _6 P# Z2 |8 m, C9 D9 L) A1 O& E/ \
  二娘听的脸色煞白,心中却犹豫不定。眼见爷爷痛苦难当,这要命的救治手段却是要碰处那里才是?
# Z$ d# K* Q7 g+ u; l, g9 |6 l) |  K. X; i
  二娘脸色一片潮红,低头思索一阵,暗暗咬牙道「老师,你如此待我丈夫萧炎。薰儿断然不会让了傲视有事。」+ x3 }6 o+ H* F! U/ N7 o% \+ M, ]
2 f% ?, o& @; B9 ?
  爷爷见二娘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惊道「薰儿!且不要作傻事!」
( Y. {0 u4 `* U1 X& Y6 r  ]7 N& N8 d
  夜风佛过,翻覆纠缠着复杂的东西,是枯朽的古老沧桑味道。8 a" y# O- w* M- m& Y, }- R

# M0 a# b# o1 i* R, c  还是心头那淡淡的委屈?, K- q$ S+ s+ K# k* Q+ g
" i% {: J3 T& N" [, N  T# N
  二娘下定决心,再也不发一言。缓缓弯下身子伯,如玉的手指解着爷爷的腰带,爷爷那肿胀的鸡巴顿时便跳了出来。2 T1 k% j0 |5 j% O  t2 D9 U$ ?& \

5 S3 }6 @  i: U% ]" r, ~  我与二娘的表情同时楞神,半圣阶的鸡巴?这东西看在我的眼力,简直如同天物了!只见一道怒龙仰天而起,龙头紫红硕大。此物一出,天地动荡,黑压压的夜空顿时风起云涌,那弥漫天地的淫之气滚滚翻腾,那整片山林中,夜鸟惊飞,生灵退避……(龙肆:这鸡巴强的!我日!
$ [6 g6 j# ]- W! d# a% Q
+ X5 L! G  g! L$ K* |/ L( J  二娘目瞪口呆的看着爷爷的那无比粗长的巨龙,小嘴之上一片颤动,根本无法想象有朝一日会如此临近那半圣阶的鸡巴。二娘略微犹豫,玉手颤抖的送出,攀上了那根巨龙,缓慢而又纯熟的帮爷爷套弄起来,食指在那巨大的龙头处轻捻漫揉,纤细的小指时不时勾勾爷爷那卵袋,随而轻轻按捏那龟头上的马眼,顿时爷爷双眼发白,再到训斥几句,可跨下的酥麻的感觉,使其发不出一个字,只是喉头「呜呜…的发出埂咽声。
; r6 Q7 C* |# [- o6 r+ `, U
1 R( T: @( w( ]4 O4 G, C' M  二娘见爷爷已经到硬到颠峰,此刻便要进入正题了!自己的『淫帝焚天炎』应该能从口中渡出!她想到这里,一手扶住爷爷那硕大的龙头,脸色俳红间,缓缓靠近爷爷的跨下,那巨龙已然近在咫尺,那散发出的澎湃淫气,让二娘的身体顿时酥麻起来,她伸出小香舌,在爷爷的龟菱上舔弄,顿时让爷爷的身子颤抖起来,香舌不住的在鸡巴上含弄挑逗。
0 d+ r8 s3 K$ u+ E
$ f/ A+ I) K# N6 H! ^  「啊……薰儿……你……你口上技术怎这般了得?」
4 A% E: F  Z# c- t$ G: t" W$ E: x0 G' R0 d) K
  「恩……额……老师别说了……啊……薰儿只本着……救你之心……」0 W% J& |% i8 `7 u
0 J% q% Q& L1 H, h- l
  二娘一边卖力的添弄,一边如此道。; F& c/ W  x: M0 W) ?9 F
: }2 F- \  w1 q: h7 J( m
  我看着往日温柔清纯的二娘,此刻居然对着自己丈夫的老师作下此等下作行为,忍不住要上去暴打一吨,可是仔细想想却也释然了。毕竟为了救爷爷,换成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 N' @# [5 ^7 d$ f2 x0 E% g  Y
) k$ L, ^6 d  B- |. `  二娘越是吞吐越是心惊,那半圣阶的鸡巴,二娘那小小的珠唇又怎么吞的下,即然吞不到嘴里,又如何渡过『淫帝焚天炎』?二娘缓缓退过玉首,略微犹豫,随即目光一闪,那点点哀伤在心头泛滥,随即一把推倒了爷爷。6 z! x: m9 |9 n* ^7 F0 \1 @
" |# w4 d( T" E8 X
  「萧郎,薰儿为救老师,不得不失清白,希望你能明白!」; {1 J5 A' }/ k! M  r

0 ?4 c% w) Z4 X# q7 Q3 J  二娘眼角泛泪低低叹息。
* \8 b$ M$ S6 r2 Q' v( v/ ?7 ], W  ^/ {5 v6 }* a
  「薰儿不可妄为!千万不可……」
! w: H- @5 |2 X, y* W
7 d! {. i7 W6 g, o1 C  爷爷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艰难的出声阻止。1 }( C* {/ R1 g7 C! C
# ^7 x7 |' G9 }5 D0 W' C
  山风刮的那般萧索。淡淡的月华也隐进了云层。
" ?+ h! S! C& m& `! M% ?% M* k# s# c8 d
  那云层背后是什么?是淡淡的忧伤,还是无边的孤寂。
- H, }& B9 T+ c- f8 z6 K4 P" w( Y$ n2 Z
  二娘的金裳缓缓划落,那连天神都嫉妒的身躯,就这般暴露在山风之中,冰肌雪肤,胸脯饱满,曲线玲珑,她默默的弯下身子,双腿跨在了爷爷的腰腹两边,双手曲下,捧住那硕大的半圣鸡敖包,跨下那饱满的桃花源地点点晶莹,轻叹一声,怀着无边的惆怅,玉褪缓缓下压。点点春潮洋溢的幽谷花颈,对着那怒龙顶端落下。6 v9 ~5 e0 L( i
8 I, o9 V7 Y; @2 I* V
  轰……仿佛无声的一道轰鸣在我脑中炸响。
3 ?7 T1 S/ t0 c" {: i. o- D5 `& e. g1 O, i& v5 u
  母亲说的一句句话语在我心头回荡。她说『潇儿,你父亲的女子诸个惊才绝艳,天赋异秉!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很爱的你父亲,所以母亲甘愿与她们分享……「谎言!这一切都是谎言!你看萧薰儿那模样,骨子里透着那淫荡骚浪之气,表面上说什么重师大道,道貌岸然。可她的狗穴却那般淫水飞溅,只不过是个外柔内浪的婊子而已。- z" }4 v& r/ l: F/ g' f

) D. Z% _- J/ n. i, y$ _  「哦——」
) n+ Y# o  R4 q+ t6 t7 @9 a- z: [  ]$ H% e6 j9 k8 U
  爷爷与二娘同时失声惊呼,方一插入,二娘那看似柔弱的小穴,竟然能深深的将半圣鸡巴吞没。此时二娘周身猛然哆嗦,那牙齿阵阵发酸,在我的目里之下,能看见原本平坦的肚子微微鼓起,这半圣的鸡巴仿佛要捅到二娘胃里一般。5 s2 v5 ?6 X/ l( \! p7 v; H
, k6 W, k/ T  L8 x% t
  二娘忍不住一阵呻吟,子宫如紧紧的夹住那鸡巴。此时爷爷咬着牙,感受那龟头之上穿来那无边的温暖与积压。身子一软整个上半身伏在爷爷的胸前,一对木瓜般的巨乳落在爷爷胸前,屁股缓缓起落,我甚至能看到他们结合的秘处,那点点晶莹细丝连接的性器。
1 Z6 [5 y% p  y1 ?/ M- l5 Q$ w7 g8 |# w" C- |
  二娘的阴道是那般红润,却被一只无比硕大的鸡巴贯穿,一条肉龙随着二娘的屁股起落,而在她小小的阴户之中进进出出,那淫荡的表情,怪不得连月儿也不忍再看,躲进了云层。
/ m! V2 R( h. t7 l+ h
& C& U- ]5 j3 [! @  「哈……啊……老师……啊……别怪薰儿……浪荡……只有这般动作……薰儿高潮之即……那『淫帝焚天炎』……啊……方才能从小穴中渡出……啊……好深……老别动……」
: P% @; K/ M5 c. X
+ |3 V: L+ y( a4 R+ t6 A2 l  我在巨石之后听着面红耳赤。暗想,这二娘真是骚货,口中叫爷爷不要动不要动,爷爷根本就动不了身体,是她自己左摇右晃的,骚浪摇摆,还说成是别人!
5 k5 c3 `1 H& F) K
( b5 w0 |- B, ^( r) Y7 K1 ]  真是个大骚货!. `0 e  g4 g, l
. u. P# [2 W2 g
  但她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双手一撑坐直了身子,停了片刻,屁股开始起起落落,享受着被肉棒摩擦的无穷快感。
+ n, @1 p9 O! Y: i( b2 C( Z5 Q0 a; m; i" K, p  W
  爷爷也是畅快无比,二娘自小便是古族年轻一辈颠峰人物,身体自然柔韧极强,那小穴更是紧的如紧蹦的橡皮,紧紧的箍着爷爷的龟头绫子,且有滑腻无比,刺激得那根半圣鸡巴、又坚定又膨胀,此刻二娘双手撑着爷爷的大腿,指尖仿佛都要刺进爷爷的肉中,屁股一上一下的起落,屁股在虚空划着圈,让那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阴道中搅拌。时而挺着纤腰狠狠坐下,将整跟鸡巴都吞没在阴道之中。二娘如女骑士一般在爷爷身上驰骋。那鸡巴在二娘的大小阴唇里进进出出,搅的二娘的阴唇翻出翻进,一片肉色,淫水飞溅,寂静的山洞之前,发出『噗嗤噗嗤』的交合声,也不怕给我父亲听了去?& Y) d/ ~3 u( P% i* A" m

; @3 @6 u% H5 A# H6 c+ e2 ?  「啊……慢慢的……老师……啊……你的……好大……啊啊……薰儿……啊……不想浪的……啊……」
) S3 F9 ~; K+ H, l$ {* Q/ h1 z9 t5 I) B  ?$ y
  二娘竹挺着那对乳房,如同被狂风吹过的椰子树上的椰子,起起落落,波涛汹涌,在如此剧烈的驰骋之下,那对乳房仿佛要跳出胸口一般,荡的直叫人心惊。
' Q: i, n; n" G; Z% O! ~+ O0 ]+ m. R: `! E, [' j) _+ ]. l7 P! l
  爷爷看得胆战心惊,身怕一个不好便砸了下来。而鸡巴上传来如此消魂的感觉,再看自己的徒弟的娇妻在身上大起大落,一脸的柔情似水,往日温柔贤淑的女子,此刻竟然这般浪荡,爷爷心中激动莫名。兴奋之下,那鸡巴涨的犹如钢铁一般坚硬。+ R) k9 i5 ?( E# f- I. a
; {9 C4 |- `7 h5 b, g8 f
  二娘此刻捧起了自己的乳房,跨下鸡巴一次次疯狂的挺入,顿时娇喘道,「啊……老师……啊……啊……哈……这下……薰儿坐深了……啊……插到花心了……啊……老师……的鸡……巴……啊……好大……嗯……嗯……」
( e1 D  S$ J/ D
, O  K. @$ r  c' Y4 J: Z  随着二娘胡乱的摇晃,那原本晶莹的肌肤顿时充血,变成了娇艳的粉红色,香汗淋漓之间身子猛然弓起。腹下一阵抽搐收缩,全身一个哆嗦一次猛烈的高潮袭来,子宫之中喷出一股阴精,夹杂着『淫帝焚天炎』的金色淫丝,一波一波的冲刷在爷爷的鸡巴之上。" q% D! n2 F6 z0 X; }
. `% N5 S! q- G& r
  爷爷终于也到了极限,龟头之上经受了阴精的洗礼,一泡积压许久的浓精射在了二娘的阴道深处,混合了两个人的精华,那『淫帝焚天炎』终于被爷爷的龟头马眼处吸进了体内。如今直袭下丹田,炼化吸收。
9 U) P. K7 V: [% L8 w' O4 `/ s$ B- q
, `# M0 G# U$ D4 w) `  良久,爷爷终于恢复了动作!轻轻挪开趴伏在自己身上熟睡的二娘!见二娘浑身赤裸,爷爷暗自神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向那山洞的方向父亲所在的修炼处望了一眼,心中更感愧疚,脚一跺地,再也不理那般许多,飞身而去……
: [$ E+ @- I; M) A4 L( r* b" ~, Q  ~( M$ h) e
  寂静的夜空之下,只有二娘那赤裸的身体静静的躺在洞穴之外。$ p& T) }2 O0 ]2 r' M

# {' w/ n3 V" _. l: |! t2 g2 {  而七具天妖傀儡,此刻也缓缓的闪着银光。
) J/ A: b4 r! e% Z! Y: l
7 q" I. m. c7 V& k% `  贱货!贱货!这个贱货居然将自己爽的昏死过去,我的父亲就在前边洞穴里,这贱货居然还敢这般淫荡!你既然这般淫荡,我恨不得那洞穴门口的七具天妖傀将你轮奸的体无完肤,萧薰儿你这个贱货!
" o% `5 S; z2 I7 z6 R4 S
6 p' U1 u% Z" C) M  冥冥之中,七具天妖傀仿佛听到了我的召唤,身子缓缓的动了起来。我顿时心中大惊失色?这父亲的天妖傀怎么能听我的意志行动?难道是血脉?一定是那样。这七具天妖傀是凭着父亲的血脉指引的,而我是父亲的亲生骨肉,那么自然有父亲的血脉,此刻正好控制那七具天妖傀,萧薰儿!你不是连半圣强者的鸡巴都吞的下吗?那此刻便让你尝尝真正的金刚鸡巴!
: Y5 L. z/ H% L$ Y  d$ Y# ?, G; ]9 c1 p  T( R1 M! M, W
  气愤之心已然让我疯狂,我灵识涌动,四具天妖傀已经向二娘那骚货掠去。
0 K9 f, S! f5 z% J, R8 x7 {8 A$ G# d. p( ^6 p6 O) x
  我控制着四具傀儡,把二娘拉了起来。一左一右两具傀儡,分别抓住二娘的双手,在她的乳房之上又揉又捏,软棉棉的二娘,幽幽转醒,感觉自己乳房上传来酥麻感,下一刻二娘睁大了双眼。
; E  ]% \. U) ?2 d, ~# @' `
! ~3 T% p3 |+ f  「哦……不……怎么会是萧炎的天妖傀?」  m, {+ \+ h$ I! A9 w* b) ^
) s: J1 ?. E9 F( b
  二娘失声惊呼,连连挣扎,可高潮过后的二娘,又怎么低的了金刚身的天妖傀。
9 Q# R8 p, f% O5 f7 @' E% C, S' J
  高潮方过,二娘心理上当然接受不了怪物的淫辱,可身体上的快感却阵阵袭来,如樱桃般的奶头挺立起来,嘴里叫唤「天妖傀……快快住手?难道是萧炎的命令吗?」
: e4 ]- E8 I" C
) m4 \# Q  i0 w1 s# F2 X) R  C3 A  二娘好似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淫荡的借口。毕竟天妖傀只听命与父亲,她以为是父亲命令这傀儡淫辱于她。我心中暗自冷笑,我控制着傀儡A号舔弄二娘的阴户,还不时命令那金属的作的舌头搅入二娘的小穴深处插弄。
( {- M2 z9 k, I
1 k6 h& J! d+ t; _) n9 H  傀儡B这弯下脑袋在二娘如木瓜般的乳房上亲吻,正当二娘被傀儡挑动的混身酥软之既,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阴户上一凉,原来我已经控制着傀儡C的将那金刚鸡巴,一把贴上了二娘的肉臀。虽然二娘看不见那背后的情形,但那粗大的金属鸡巴已然在身后整装待发,她不由的脸色泛起红晕,静静的等待那傀儡插入。
: b1 }- z8 y: g3 y) Z. D4 b% k( ]* I! d5 Y) ^
  「萧郎,真是你要这傀儡淫辱我的吗?萧郎……」* `% N, H. V& s0 x
# c- O$ U8 d& |8 _- p5 Y
  二娘的意志越来越薄弱,那四具傀儡七手八脚的在二娘周身爱抹,四只冰冷的舌头在她浑身上下挑动,感觉到二娘的表情兴奋的脸色一片俳红,我真的想不到,二娘竟然如此放荡不堪,发出「啊,啊…哦哦……」的呻吟,仿佛默认傀儡的奸淫一般,傀儡C的钢铁鸡巴在二娘的褪沟处抹动,涨满了泊泊的淫水。观二娘那扭捏的样子,恐怕早已经忍耐的不住,那分泌的淫水越来越多,认不住偷偷摇摆着自己屁股,想要将那又硬又粗的东西干进来,二双手却被两具傀儡死死抓着,她只能徒劳的扭着身子,胸部如同波浪般荡漾。0 F' a: w9 i3 _. ~. V

! S: Z9 e4 c$ a  f  p  我看着二娘那浪荡默样,控制着傀儡C说话,一阵金属般的机械声问道「骚货,除了萧炎,你是不是想别的男人插入?」- g- X; U5 x% q$ M$ L! \, i
9 ?& o0 x) u7 R& `  W9 f
  二娘忽闻那身后的傀儡C说话,心中微微一动,果然是丈夫萧炎控制的吗?
4 Z5 R- ]6 d; L
& T: V; u  k4 [1 q# j# v: k" a  想到此原本就发浪的身体,此刻更是难耐,丈夫必定是变着法儿和自己性交,此刻便要从了他才是,想到此二娘呻吟着点点头。「想……薰儿想……除了丈夫以外的鸡巴!」
; w5 X2 O  d: ~. f8 a+ }
6 a0 `( \; F" C+ \! C  「贱货!」
+ G4 I* Z" r2 }) A) x6 Q+ l8 c% t4 r& n0 T! K
  我根本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闻言顿时大气。控制着她身后傀儡的龟头在二娘阴唇上,不停的摩擦着,就是不进去,急是这骚货。/ ^* Y4 F' P  b3 J
* E! a  R7 v9 B/ i
  「要鸡巴干什么?婊子?」+ w% U9 n! G5 J6 ?  ]( |& L2 P

9 Z. ^" V2 c/ j" h3 X  s% d& b  我控制着,傀儡C说着,大气之下狠狠的抽了二娘一屁股,「啊……别打……薰儿说了!要交合……薰儿要和傀儡哥哥们交合!」
2 }# B- k4 A& w! x4 i  k
. X! y9 w7 Y; t4 b$ j  「怎么交合?怎么交合?」
6 {8 V8 O6 O" r% y) Y$ H: `
6 N; f7 w; W1 `7 e  M4 R  我越听越气,傀儡C金刚手掌在二娘的屁股是一顿狠抽。- T& v" c' ~& \) n) R3 N( X

- B5 G1 Q3 z2 H7 J5 g/ S) T9 ?  「啊……别打……我说……傀儡哥哥的鸡巴……狠狠的插入薰儿的小穴…啊……就是你顶着的小骚穴!」」; ]) @7 j# @+ a% Q5 j. C; `! {

: D/ |( D3 ^; ?7 S* o) ~8 u  我闻言大气,是时候干这天杀的婊子了!( l" y+ h6 P; t

( R' e/ ?: _7 y0 ?) k* }% z  「噗嗤」一声傀儡C的鸡巴猛然插进了二娘的阴道中,刚刚与爷爷玩的失神,只是却都是自己主动,薰儿心中自然不畅快,此时被夹成三明志一般,一根坚硬的钢铁鸡巴操进了穴中,二娘顿时身子弓起,嘴巴张了起来,眉头似皱似展。
/ i: A, \$ R2 O' D) ]3 k- F% y9 e6 \! |9 Q
  「啊……哦……好美……干薰儿……不要停……啊……傀儡哥哥……好会插……美死了…啊……啊,恩……插我……恩……」$ ?  A6 s. y8 I( v1 X2 O" @" g: d

- n& \% B+ v9 l4 _6 {7 k7 e' S9 P  我见二娘如此叫春心头更加不悦,眉头一挑,用心神控制着坐落在一旁的傀儡E,他面无表情的走到二娘身边,将她双脚又是折开,和傀儡C转了个位置,此刻二娘被摆成,傀儡C在前面操着她的小穴,而傀儡E饶到她身后,在二娘的菊花处摩擦起来。2 ?- Q) {3 |: s) W0 I
" K3 }% K0 R- Z& N/ p' \0 t
  「啊……」3 M) M  H, \- W5 e  G
- u# F0 i. y; x3 f, M
  二娘顿时感觉屁眼处传来凉飕飕的感觉,顿时身子打了个哆嗦,全身寒毛都肃了起来。
0 W# N. \2 c6 h$ P2 C; A* R8 K; H4 A' q9 y
  「后面……啊……后面的……傀儡哥……你要作什么……啊啊……屁眼……那里不行……啊!」
6 V2 O. q9 Y% W  k- H* `. ^2 Z8 f6 B$ ?, V
  没待她说完,傀儡A的鸡巴已经塞住了她的小嘴,那钢铁鸡巴深深的此入了二娘的喉咙,顿时二娘双眼圆瞪。美目一片通红,剩下的两具傀儡将鸡巴低在二娘手上让其套弄。一双钢铁手掌将二娘的木瓜乳房捏的一阵红一阵紫。
/ o4 j) A/ n5 v* C, `& ?! J7 r6 C$ C- ]8 i
  「噗嗤」傀儡C的几金刚鸡巴终于挤进了二娘的屁眼!顿时那雪白的大屁股一阵肉浪翻滚,前后被两根大鸡巴贯穿,屁股之上两只鸡巴在菊花与迷穴中同时进出,二娘的眼神忽的放空。
! s1 C& n+ Q" v" {. ~( H& t4 R" G% F  a
6 \' X1 M  [) w& ^  那屁眼处传来的疼痛让其如被撕裂般,而阴道内传来的舒爽刚又另其如蹬仙境,一前一后,一疼一甜,冰火两重天之下,二娘忘呼所以。
+ [2 f! }& T& j- K( w1 m1 ?$ X
7 G3 ^# e' w" ~* r1 J  四具傀儡将二娘淫辱的淋漓尽致,「啪……」的拍打屁股声不绝于耳,二娘的屁股一阵通红,四只钢铁手掌拍的她又红又紫。* t  r+ E& [4 q$ ?3 o

" S7 X1 |3 ?! E% p) b. t+ e8 A  两具插二娘秘穴与屁眼的傀儡如同打桩一般快速起落,干的二娘双眼翻白,口水如水柱般泊泊而下,此刻二娘猛然吐出嘴里的鸡巴,大呼大叫「啊……薰儿要来了……别停快插我……啊……操我……这婊子穴……好会干……好爽啊……屁眼要爆了啊……」! X9 j5 Y0 m' c+ z
, k& X' ^7 q3 m3 C5 P: B5 d' o
  二娘浑身上下抽搐起来,我知道二娘高潮了,她身子弓成野狼唤月一般,强烈的刺激让二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 T! b0 n4 ?1 c9 |3 b. {
/ y, o) J* C" o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一挑,剩下三具傀儡也向二娘围了上来,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撇撇嘴嘟囔一句,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
( H. \" v0 I. q0 ~% M! n5 B  v3 K- ?( A4 S& D4 i
  二娘浑身上下抽搐起来,我知道二娘高潮了,她身子弓成野狼唤月一般,强烈的刺激让二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 @4 d1 i+ ^7 F$ {

5 V. F+ \7 ]+ E1 @9 M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一挑,剩下三具傀儡也向二娘围了上来,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撇撇嘴嘟囔一句,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  s' R1 R, ?/ [& A' T! t

# J8 S4 Q( i+ J  沿着扭曲的洞壁,脚下是粘稠的碎石,扑鼻而来的还有那潮湿味道,有些刺鼻,却依稀有些古老的腐朽暗香。( ]/ d7 I* h% w
% q( ]1 C, t0 X" _% R
  在一片布满了碎石的洞窟尽头,这是一方漆黑的天地。
' k. y% ~: ^  l& h+ r7 C: U0 `
8 B$ k' ]0 }& ?6 r7 c2 I  一席黑袍的清秀男子在一团如天幕般灿烂的光晕之中闭目漂浮,璀璨的淫气扑面而来,萧潇的双眼似迷离似刺眼,微微眯了起来,随着那男子他的衣摆不停的随风飘荡。$ x+ L) t% J% U+ \' ]
! @  V9 H) s* \, |1 F) F
  他,是谁?
2 D& Q6 p: o. m9 j8 H
' e5 u; y) x9 H6 c8 ?! L  突然,洞窟之内一阵地动山摇,萧潇望着响声的方向望去,男子的胸口一阵剧烈的金光遮天盖地!那是……她记得那是母亲说的《陀舍古帝玉》那么说这男子便是她的父亲?萧炎?
2 Q- G) y; X( p9 \4 Z, k$ j0 [+ |1 ~4 ]
  父亲?
$ z4 o1 A- O7 x; r  [' ]' I; S" z# l: j, W" c* u1 R
  夜。山风幽幽,如烛火般的金色火焰在山洞里摇摆颤抖。倾斜而下。朦胧垂挂、如天幕倾洒,山洞之内斑斑昏黄渲染的如蜡似蕉。2 U4 S" d7 @0 N: Y  ^

$ V9 @) f9 z8 C  吼哦!
$ I  T8 G' U! \/ V" x0 z; h% h. ^# R  c! L  t- h0 t
  一阵撕天裂地的怒吼。+ O- Y, m2 v1 q- n/ [
, o, j$ s0 @& s$ C+ a) `
  忽的漫天尘沙,碎石如同惊天一剑连绵呼啸,将山洞之内无尽的黑幕劈开一道金色的长痕。9 o0 ]4 ]) o! A. H: I- `

, T% [& D% K3 {7 i  冥冥之中一只巨兽从恒古的睡眠中苏醒……9 O2 ]6 [! [* K

" s. B" h# [& `  巨兽如一团浩月腾至洞窟之颠,斑斑点点之间君临天下!
3 D$ |/ H; a# A5 [2 ]( u
1 ]9 ]- \$ j- {  如沉睡万年的盘古,从临人间。
. h7 j7 s8 u. J8 e2 |' K( y
  Q5 W7 K! S( V/ {- T+ k; \  跨越天地,踏出梦境……) ^: |) p$ ]; S$ Y( G5 N- |
' K2 A; p8 T. G; k+ f( q, I+ k, L2 J4 i
  下一刻,一只金色的巨兽与虚空上的黑袍男子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一时之间金光盛世,天地肃杀……9 e/ X+ z  N9 C$ q
1 ~2 V" ^, L' b( g! m
  一道血芒,诸天飘荡。1 ~. q! Y6 d$ G, [2 N' x$ }6 g
5 v8 [" b8 V$ ?6 w9 l' M8 v  ?
  父亲?远处的萧潇眉角闪过一抹刺疼,虚空之上黑袍男子辗转翻滚,如同流星陨落过。狠狠的撞在了洞壁之上,使她的心中又添一抹刺疼!$ R- P- T: A! x, F6 w: V

, h* x, N& Z% l  U1 h1 t( p7 x+ j  吼!
! @& |: i) {' j. D( z  p  M* @; q) s* |& T1 |- @& @
  脚点虚空,萧潇皱着柳眉,一往无前向那虚空之上的巨兽扑去。5 f+ V. _  V4 [
( m0 f5 I4 r1 Z
  一道白光瞬间充盈整片空间。
, K' x" E# n9 O) t4 p1 X( b1 x) D* ]
5 k! O' D- C# N$ O7 F5 r8 u  白泽如雪,金光盛世。9 ^& D1 I' g- N" [4 a6 _
! _, ^5 Q2 @0 a7 Y4 ?
  萧炎在昏迷的前一刻。依稀看见一个女子。她,静静地呼吸,吐息如幽兰。缓缓的睁眼,睫毛如沧海。那如无尽深渊的凄美瞬子,那如腊月寒梅般的绝世面容……/ ?1 I6 ~2 y/ ^5 y8 r6 K- e" [& X

* [( \% f' m; N# B) A" K% p4 s  他怎能想象的到!原来他的女儿已经出落成这般的美人了吗?5 \% |3 E: y  x+ d0 \6 K
+ z; w* p, w5 w$ H
  虚空之上,白泽掠过,她的眼……微冷,却透着无尽清!. {& U8 @: j4 P- b! h* r' ]
) ^7 q5 D* M. P0 [2 P7 r
  “吼!”
5 F, T  l* s2 _) a6 w5 A7 u# _$ ]) J2 W' y6 ^. `% x3 g" y
  她幻化成了本尊《七彩吞精蟒》如银蛇出动,顿时山洞之内斑斑银芒闪耀。
4 ^$ \/ o% C; J8 |3 @8 k
) Q4 ~4 _5 t" K2 e) V  银光过处,天地轰鸣。
: H9 C2 ]+ V) i1 Y. l/ G
6 j' Z; P$ i  q' R  那金光中的巨兽重创萧炎之后,掠向了飞速而来的巨蟒。
: }; \3 }& Q' y
; e8 K8 |4 u/ L. z$ q' R5 y, K& P  山洞之中一片肃杀,一道狂风呼啸。森白诡异的白光,以及那璀璨无比的金泽,如二道刺股的寒风冰封天地,又似澎湃的金色巨浪。
1 n+ a/ W& T* ^! i1 x; r- \- X. Y' _- i$ @" G8 t1 r
  金,白二光呼啸而来。$ `0 z+ Q8 Q- {- Z- z" E' Y: F
0 r3 g$ D7 O: ~% F' x4 R
  夜,如此深沉。光,一往无前……/ `$ q8 z+ A0 p* N
: _# j& n% H! o& E
  在金白二光碰撞的电光火石间,萧潇化为巨蟒的双眼闪过一抹讶然,她看清了金泽中的巨兽——太古淫龙?……3 K9 I% ]% _1 i, W
7 S6 e% C! {1 k. Y' w" R
  “哎哟”一阵痛呼声传了出来。- ^$ n* L& A( M( F! p6 ?* z

+ F+ o8 C5 M7 c3 V' e  萧炎幽幽转醒,拍着发蒙的脑袋,皱眉抬头间,只见一袭白袍的女子,仿佛能将黑幕点亮一般,面色有些苍白,静静的盯着自己。9 T" h' B% y! {  s

0 f3 @4 {; g5 e8 S  “……你……你是什么人?怎进我星坠阁后山?”" z2 j+ Z7 r2 a9 ^9 r
# i: n! D0 P" ]$ M
  萧炎脸色大变,四处张望,见此刻在一处巨大的礁石洞府,顿时惊呼“不管你是谁,快走……有只逆天的太古淫龙潜伏在这里!”( }0 V  U: A6 [% V- b& `
6 U- [4 R1 ?. v9 }
  萧潇只觉得有些好笑。看来眼前的父亲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虽然这点另自己很气恼,不如先不告诉他身份,然后狠狠戏弄他一番。# k3 ]) L1 |' v; U8 T' f- E
, _; h4 t7 M2 t; G+ |9 t1 n
  想到这里她只是默默的蹲在萧炎身前,双手托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父亲一阵猛瞧!萧炎看着面前这女子的,眉头微微一皱!暗道这女人不会是星坠阁的女弟子吧?八成是迷路了才进了自己闭关的山洞。只是,为什么这里盘踞着一只太古淫龙?这倒是除了小老婆紫研外遇过的最强的太古淫龙了,以如今自己的实力居然不是它一招之敌。, I8 ~, k$ q) ~  o* e% e
2 E9 l: F  O5 w$ h" r- _
  而且,萧炎看了看自己的小腿,那里已是血迹斑斑,那个伤口成暗紫色,千万不是什么太霸道的淫技才好啊!; K0 f4 A" Y; {& Q+ J  F/ \, n2 S0 Y
$ A  B+ S4 w$ I# C9 I
  萧炎暗暗皱了皱眉头,捂着小腿,抬头看着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看的女子,轻轻出了一口气。% u2 K. j2 E# J% y# L2 D! ]
# P; Y, u+ A: g+ H* m1 K9 u
  「弟子?」
! ?9 m% ~  z" V2 Q! I' \1 s  |$ m7 r$ _( _! R3 l
  他问道。9 g- m7 O9 G& n4 L1 U+ B1 U  l
4 }" K) j( j% X+ |9 K! R) T: x
  「……」
6 l2 l9 L/ Y$ X/ M2 U& b! v$ Q8 Y. E+ _$ q% k% ~
  她沉默不语。2 j) V2 j' H' k. n! u6 \( h0 x6 N- H
' s4 r# `: c& n% W3 `) F
  「疯子?」
- W" q- k5 W. }" t( j' }! s, K' X+ V/ t6 p. D9 Y. }0 s: \
  他追问「……」
$ d& \2 C' W1 u+ e0 x* Z! s
+ z4 k& s5 q* \: D8 E( F  [; f3 l4 c9 _  她依旧沉默。7 ]9 w) B! L9 `* b6 ?! d) B. F

" ~3 ^" U5 F2 ]% v/ R  l  q  「兔崽子。」( K2 M- R( o3 y0 @, b
1 m& w, n: l4 t2 }  c
  他有些恼了「……」
% m! V1 Z2 |' c2 r, P' i6 J0 E* v7 R) e  u3 ~. T0 o
  她沉默一会,狠狠的将如玉的手掌拍在了萧炎的伤口上,她怒嗔道“对,我是兔崽子!”+ c# z; j5 g/ V! m' K! i5 c

% m; ]/ E9 k+ {( Y0 {  “哎哟!”6 W& S+ e) u2 q6 F9 E- M6 c5 F2 b
# k( N) u* n$ @% i, G
  萧炎疼的一阵嘶牙咧嘴,刚想狠狠修理一顿眼前的女人,忽的想起,这一刻似曾相似。: H9 f: Q4 k  J3 ]

9 d/ E% |5 f" z( u! w  云韵!* O) a7 M- `, }& U
8 o9 O7 u0 M) j. ?7 V- d
  那个记忆中的女人!山洞中的那一夜刻骨铭心。只是,她却不是他的妻。如同他忘不了对云岚宗的深仇血恨。也如同她忘不了云岚宗的养育之恩,所以他们无法结合。5 n  n1 t" o: w* X' A( t* k. c& U

' q. E' a& |" F9 y3 `  |  她有云韵的影子,他又怎么下的了手?……* Q& n" O: O+ Y

4 l: d: u# ?3 z  @  漆黑的洞穴,伸手不见无指,萧炎摸索着洞壁沿着边缘缓缓走着,誓要找到出路,因为小腿上的伤口,他走的很慢,而那不知名的女子却一直跟在其身后。
, Z  f; ~* r' I. M" E0 D/ w
6 v! ^6 z$ F. D6 T1 \# Q( E8 N  “那只太古淫龙怎么不见了?”
  M, H# w$ k7 _: d! H# Q' D6 S
  萧炎缓缓问道在这般安静的氛围中行走了足足十来多分钟,就在萧潇实在有些受不了这种寂静得能让人发疯的黑暗之时,忽然见父亲发问,下意识道“被我赶跑了!”
' T$ m4 A1 ?% K( R1 c! `  j( }! K5 q8 ]5 b+ e
  忽然,前面的萧炎顿下了脚步。( q6 Y. h" A) e

  G- Q9 J' D7 E& H# i; v1 V* P  “啊…”' s0 y' f, V1 D  S9 l: i4 U+ T
% H, P5 b& Z( k  j3 V7 o
  身体收力不急,最后撞在了萧炎的后背之上,两团发育良好的胸脯,在压力的作用下,顿时在萧炎背上被压缩成了两团软软的小圆球。
0 W7 h, O* S. Q0 E+ y$ y/ B6 p4 O( Z2 V# Q" I7 L& I; K
  亲密的接触,让得萧潇俏脸绯红的急退了一步,羞恼道:“你干嘛啊?”
$ E! p& G( K! |. z- c, b- ^7 s# g: ~
  先前的那番柔软接触,同样也是让得萧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干咳了一声,捂着自己的小腿咬着牙道:“腿疼。”; O2 B/ l2 o! F" W3 y7 K. h# A- M

: O& O1 ^/ e+ u7 q! G) `( ~  闻言,萧潇黛眉微蹙,上前两步,望着萧炎的小腿,实在想不到一直在心中伟岸无比的父亲,居然会呼疼?撇撇嘴,有些不满道:“淡定!”
" b4 K2 l6 i& W$ k% U" b. o
  n/ i7 b6 ~' h- u3 O  U  萧炎皱着眉,汗如雨下,摇了摇头:“淡定不了。”
: l' ~/ z/ C6 O, o5 F
7 d: ]7 B+ M7 S  o! B  重重出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再定下去蛋疼!”9 e* r* E; B: b: J9 _7 i; ?2 n5 D8 Z

& A& O' G; M, e9 z; j7 D  这时,萧炎已经开始支撑不住脸色苍白,有些进入昏迷的状态,萧潇急忙上前把父亲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却触及到那血迹斑斑的小腿处……1 d  L$ R! y+ T* U$ N3 t7 x& C
) v6 j. s3 w8 l: s" q6 D+ [
  血迹湿润的黑袍,勾画出萧炎那惊世骇俗的鸡巴。
3 r* W. p/ \. j; f
- V8 a* B7 j& O2 k  她脸色一红,扶着萧炎坐在一旁,然后把那两裤脚撕开,定情一看,脸色由红转白,那个伤口分明的淫技,向七彩吞精蟒一般,上古淫兽皆有本命技能,比如她的《吞精》以及太古淫龙的《龙蜒》这分明是太古淫龙的龙蜒,萧潇愁眉不展的看着她父亲。
! j# F1 L' d- [$ N# E) T) R6 M/ ]
) s* A8 e: f, q- d" m  只见那个父亲躺在床上,呼吸急促,满脸胀得通红。+ a! L* K/ ]* r' D5 m( y6 Q
/ ?3 O; @9 i: Y( Q8 }: j( N1 m
  萧潇愁眉不展、自言自语的说:「怎么会是龙蜒?太古淫龙的龙蜒。」
4 h# W3 p. T$ s4 _7 c. h: @3 g3 e. y7 I
  当她一说出「龙蜒」两个字时,禁不住脸上发热,红云飘起。上古有三大异兽名曰,其一七彩吞精蟒,气吞天下精!其二太古淫龙,一口龙蜒失心天下物,如无异性交配,受淫火攻心而死。' C, n; L2 o, l

1 @9 ~1 w+ u* c  居然是龙蜒,萧潇咬着珠唇盯着父亲的小腿伤口,那个从小仰慕的父亲,那个梦里梦外出现无数次身影的父亲,如果他体内的淫毒却没法解去,那么期盼了长久的天伦将碎了吗?/ E' `9 a" J; J1 n; |
: x+ O$ K6 n* F( t( E% O
  我该怎么办?母亲!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可是她永远找不到答案,因为这里只有她与他,虽是父女,却也是男与女!眼见父亲的脸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萧潇的心狠狠的纠了起来。# h, V* y/ I3 }5 R- v# i0 f" l1 Z$ n
7 u9 L% E; Z5 P" K3 s0 k: `. p4 ]
  「怎么办?怎么办?……」" U5 p, p# f' G/ {# K4 t9 ~; r6 y
7 `6 v4 A+ Z& G. d  w; a
  萧潇低低自语。& e( ]  v: l" r/ _3 Y5 N

4 U/ F/ Q1 I' d1 C0 ^# q6 o5 \  想起母亲和伯伯在飞船上的不伦,萧潇终于作出了决定。母亲连你都为了一己私欲与伯伯如此背德,此刻我为了救父亲的性命,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 J4 i& a$ n% }/ y

8 Z4 o: g; Y1 X1 b. Q: P  她转过脸来,看着父亲清瘦的脸颊。我的父亲萧炎,斗气大陆的传奇!您的女儿为了救你不得不……萧潇颤抖的伸出手揭开他的黑袍,露出了萧炎健壮的胸膛,原来父亲那清瘦的外表下也藏着这样的肌肉,啊,这就是男人的胸怀,我的父亲!5 B; j! z! S7 y) ]
' z& b" ]$ k2 j/ y: m; n
  她一咬牙,在昏暗的天地中,她能感觉自己的脸有多么涨红。一口气把父亲的衣裤脱光,只见萧炎的鸡巴高高的耸起,如同一只怒龙,漆黑的山洞顿时蓬毕生辉。3 _* E( L" Y6 o) a3 g

/ Z, [8 s. }  ~' D- D( e  “啊,这鸡巴好大,父亲突破淫尊了吗?……”2 S8 g' x% S9 w
; \8 F$ P8 S! x5 V
  萧潇有些心里发毛,起初在树林中见过爷爷的鸡巴已算大陆罕有,可父亲的鸡巴却在伯仲之间,再则她根本想象不到有朝一日,居然要面对这种鸡巴!2 s1 l* [/ Q. o% d+ z4 o6 a

* b, N* Y6 h  U+ l( a# {; C$ ^  她的目光坚定无比!缓缓慢的脱去如雪的白袍,露出了她的处女瞳体,那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凉意袭过,使她如玉的肌肤上寒毛立起,那粉红色的乳头迎风而立,像极了一颗成熟的樱桃。饱满的双峰,芊细的腰身,肥嫩的臀部,完全继承了母亲与眼前父亲的长处,登时她的美丽丝毫不亚于萧熏儿,甚至因为上古淫兽的本尊,她的身躯比上熏儿还要性感妩媚许多……
% V' ?8 y1 K* R# `0 m# F% R- k3 U. h. E4 m5 J8 u
  她的娇躯在黑暗中颤抖,也许是因为对父亲的崇拜,而她感觉到双腿处有暖流袭过,她缓缓摩擦着玉腿,身后的臀浪缓缓颤抖,内心好像在这片寂静的空间里沉沦了,她的淫汁从腿根划落,‘滴答’落在地上。溅起一滴如雾的银光。
/ S/ G! u. l* n
; e$ T! w) m1 M& G5 F" j! `  她缓缓蹲下腰,萧潇鼻息微微一嗅,父亲的鸡巴骚味是如此刺鼻,缓缓的缓缓的……她将那大陆最强的鸡巴含进了嘴里,就此小嘴再也离不开那根宝贝了,气吞天下精。与她母亲一般再也离不开这男人的鸡巴了,或许她青出于蓝……7 r- l, |5 S  R  \9 G
, T: \$ C/ q) K+ a
  口水沿着鸡巴菱滑下,那暴起青筋的怒龙,被她温柔的添弄,再后来她开始深深吞进了喉咙……此时她一边舔着那如鸡蛋般的龟头,一边套动着鸡巴末端。嘴里一直发着无意义的呻吟,那以前看的一切淫技,此刻皆用到了自己父亲身上,她越吞越急,直至满脸红霞,星蒙如雾。% l" D7 ?5 v1 p% o! d

! ]" u* I) S# z" W9 ]9 N  缓缓退回玉首,萧潇看着昏迷在地的父亲,他的嘴角似乎梦呢般说着什么,她满足的一笑,缓缓分开了双腿,跨在了他的身上,几滴晶莹划落沾染在鸡巴顶端,从她的秘处到龟头窜连起一道薄薄的银丝,她咬了咬压一手握住萧炎的鸡巴,一手分开自己的桃花秘地,缓缓的,缓缓的坐下,往后的气吞天下精,这是她的第一次……9 @0 E% \* u2 v. }2 _' u
$ v, f: r$ K3 V8 I+ C) X& M
  她缓慢的往下压,萧炎的鸡巴如同铁铲一般挤开女儿的阴道。萧潇银牙一咬狠狠的坐了下来。2 y! `9 r1 ^" @) ~8 x& g" Z6 D6 w
+ Y; H6 n0 |' g7 X% h" o! W
  ‘扑哧’终于。一行代表着少女贞操的殷红划落!好痛,萧潇的泪水不由落了下来,因萧炎的鸡巴的侵入,而撕心裂肺,她禁不住向自己的小穴看去,那夹杂着血丝与父亲结合在一起的秘处,是那么的紧密,甚至有一种异样的发自内心的喜悦……# F: @" [4 P0 s3 N4 g7 p& M3 w6 ^
. N  G  t' v: F- D* z& m. [# c
  她开始将穴儿缓缓磨动,如电流般的感觉深深刺激着她,她的阴道开始湿润滑腻,巨痛过后是什么?她开始回忆起见过的所有女子交欢的表情。萧潇开始受不了了,频频摇动屁股,看着父亲的鸡本在自己阴道中,进进出出的徘徊,她真的无法忍耐,双脚撑开,脚尖勾紧父亲的腰底,将那霸绝天下的淫尊鸡巴,生生坐到了底……她的穴儿深不见底,又紧又热,不愧是彩鳞的女儿!吞尽天下!
; z" n2 v. a" B- T4 D! o# l1 q) J% h: O. B
  「哦啊……」! [+ f8 i: z$ q5 F. @: T

& G2 C: f5 t4 N! G* u  萧潇发出满足的叹息。/ F! h5 G7 [1 Z8 L3 _( U

9 A7 R5 z. ]- U  「哈,呼!」' |8 ?6 U+ J" m) p

8 ^0 x9 A5 D1 A  底下的萧炎在昏迷中阵阵喘息「父亲!」
6 V" F* H4 a- j# Z$ E( Y; A" P6 }0 X5 v
  萧潇的双手缓缓的捏着父亲的胸膛,阴道死死的将父亲的鸡巴尽数包裹。
: _' J: N' E. n5 m. b2 E
) c8 b! {) M# t2 I% m5 y+ c  驰趁了一阵的萧潇,脸色越发的红晕,过了一段时间,萧潇感觉到阴道里那异样的舒爽,觉得又酥麻又痛快,起初的疼痛早以不知被抛到了哪里,绣发在飞扬,而她的屁股淫荡的起落起来……* M5 h& W% D. g6 H

, g  X) o% S8 I3 {9 j  「哦,好难受,又长,好粗……好……哦……」
" N' H' ]  D$ n% s5 w& a# ~) {  |2 R& H' `# o
  萧潇的阴道因套弄而分泌了爱液,因爱液而湿润,随着她缓缓的套弄,她的小穴越来越痒,她也越来越兴奋,套弄的幅度也逐渐的加大,终于,她和她爸爸的性器交合的地方发出了唧唧的声音,女孩儿的雪臀不停的耸动,摇动,她的双眼微闭,满脸春意,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娇媚的呻吟。
+ D/ [9 ?& H* q7 }' I" Z  @2 l' [$ G! q5 s' t& H0 ~
  突然,女孩儿的动作更加急剧,她猛烈的套弄、摇摆、扭动。* @  `- y" b% u1 s, z4 s

# [2 B# i+ f8 ~  s; w% d  “啊……啊……不要……啊……不要……”3 k: Q6 v* Z9 {% v& @; p+ q

" A  C+ S, {7 Z  萧潇开始语无伦次的扭动着屁股,嘴里说着不要,只是她的腰却死死的将身下父亲缠绕,她的阴道向贪嘴的小孩一般紧紧的吞吐着萧炎的鸡巴,如同得到最美的宝贝,让她乐此不疲……
9 A' d9 K* u  T  v9 ?. S9 g8 S2 G5 Q
  「哦……啊……好厉害……要……哈……啊……父亲……」2 v* t6 z# n) n3 l
- i2 I" E+ J& r, r/ i4 g9 ]
  终于萧潇趴在了父亲雄壮的胸膛上,不停的娇喘,阴道不停的收缩,子宫里涌出了一股股的热流,不停的冲击着深深插在她体内的淫尊鸡巴。+ ]( E8 v) ~, m7 H+ p
- |! q  e& x" ^. |0 I
  萧潇身下的萧炎因受到润滑的阴道浸泡已是坚硬无比,更何况七彩吞精蟒的阴道更是世间名器,而他也从昏迷中半梦半醒,迷迷糊糊中见那位美丽的女子,竟然骑着自己不断驰骋。猛的一翻身,把女子压在身下,托起她一双如玉的白腿,鸡巴猛然挺进,如同顶穿她一般,一向他干人,何时轮到他被干!这才是骄傲的萧炎,把发当初独上云岚的少~年!
# V3 R' Y* Q4 u" J5 D6 g$ s& R
1 n' E9 R8 |; H! Y! f5 P  萧潇因父亲猛烈的动作而失神之即,下意识的托着自己的双腿,低头望去那一根粗大的鸡巴,如同打桩一般干自己的小嫩穴,她本尊的淫性再次被自己父亲激发,她的双臂紧紧的搂着萧炎的颈项,嘴里发出了迷人的呻吟。
' m9 d7 Y1 q6 Q" G, x
  ~& q* Q/ W, v6 L# R( [  「好……好哥哥……好……你插的……啊……哦……爽……好舒服……你干的人家……好舒服……啊……」/ d4 Q. C7 e$ @, ^) F% i
: a) j' f6 J1 x
  「啊……啊……舒服呀……好舒服……我叫你爸爸……好猛……啊啊……爸爸……啊……女儿的小穴……给你操……哦……啊……好爸爸……干我……干我……我要来了……」$ P% a/ y+ o: Q6 d
  r+ E3 d: |3 d4 P9 ]
  终于,陷入在肉欲之中的萧炎哪管这女子在喊着什么,或许这是在兴奋中的胡言乱语,只是他怎能将身下娇媚身躯与自己的女儿联系在一起呢?……
$ Z0 q$ m* T7 q9 p
- ]" ]9 _4 q! L, Y  几个时辰之后,那个男子首先醒来,他看见自己浑身赤裸的压在女子的身上,自己的大鸡巴与少女的小穴结合在一起。暗道:「怎么了?朦胧中竟然干了这么个绝色?」8 {! {6 g9 X9 ~+ T2 D

" |$ z! \/ V. ~  s5 B  「父亲……父亲……」1 a: K2 D( o2 ?
. s6 l, K8 @  v: s. I; {, u, a
  在女子在睡梦中缓缓抵吟,未干的泪行下,是嘴角那缓缓上扬的珠唇。! R0 \- [( X3 h2 m9 |

7 A$ @6 Q: g# A; |' R! k3 Z  看见如此美丽的少女,萧炎原本就泡在其阴道中的鸡巴,更是挺的坚硬无比。萧潇的眉头缓缓的皱了一下,作出挣扎的表情。与此萧炎捉住她的两只玉腿,抗上了自己的肩头,这个肢势让他的鸡巴可以进到阴道的最深处。萧潇光洁白晰的屁股肉波荡漾,萧炎将鸡巴向前一挺,‘滋’的一声,一插到底。( G, g7 n5 @" A9 z5 u

2 [$ P; l$ g# \1 b  萧潇马上摇摆臀部配合起来,她是真的浪了。萧炎低头看着这又骚又美的少女,暗想自己今朝算是吃到了嫩草!比小老婆紫研还嫩的小骚货。他也不知离开山洞后还能不能于这女子在欢好,不由得把握机会加紧抽插,把她这初经人事的小穴干的又红又肿。8 r0 D% ?8 B! J
( w! J+ l* B2 h& A+ a6 X
  「噢……哈啊……」) w  O8 h# i1 r& y- T$ ^

9 J$ N: }( Y0 o5 r  萧潇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 b) `. I0 f% X. H1 _: {* y+ _/ N3 t' T& S) h/ C6 h1 }! U1 W
  萧炎快插了一阵,见身下的女子苏醒,不由的放慢了速度,一来可以品尝阴道那绝美的快感,二来可以好好的欣赏这美丽的少女挨插的表情。这可害死萧潇了,她咬着牙忍受着那要命的感觉。9 \0 j0 V2 j& b( q
" n" [5 |2 R: U- R7 b; x
  “哦……啊……不要……我们……我们不能再干了……啊……哈……真的不能……”; P! }& V. R+ C& d& e
, s! f5 B9 y3 m% T
  突然萧潇开始死命的挣扎起来。
  A( E7 Z( w) u! Z" O& r' d9 a* v7 J3 w! r3 B+ J, T
  只是蛇性本淫,她的灵魂似乎不断违背她的意愿,她的屁股不停的摇摆,她的胸部波涛汹涌,像是骚浪的哀求萧炎,而他依然缓慢的抽插她那迷人的小肉洞。
6 }8 y- [& H6 D/ Q/ O/ t, h3 ^; S2 |, p) H$ N* o+ X
  萧潇心里一狠,猛然扭开身子,撑着萧炎的胸膛,他鸡巴瞬时滑出了阴道口,她嘴里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8 a5 U  O+ U# b' L( L
8 d, L: A4 C! `# t9 u5 R( \
  萧炎不依不饶,伸手抵开她的腿弯,居高临下的抱着萧潇的屁股,屁股一沉,顺势一插,再次将那硕大无比的鸡巴,挤进了女儿的小穴里!/ w5 x3 u# U' e$ J/ A

  s) O7 }( ^9 t  「哦……啊……不可以插啦……啊……你……知道我是谁吗?……啊……」
  D" g2 t: o) p. Y5 G. O3 H9 L9 F1 U4 e
( x9 t1 O* P' [, s& g* u  「你是谁?是谁啊?」' w6 X, i, Z2 J; X

' Y2 |. s7 a. ?$ b. y2 z  萧炎嘴里问着,身下却毫不停顿,一下一下重重的将鸡巴送到萧潇的阴道深处。
' g6 i$ |8 ?6 X( |$ C
4 Q8 l& I' h, @1 g5 G3 Q  R  「啊……啊……啊……我是……我是……」
3 R) z8 P( b, m4 d0 I/ k$ x  Q
) W, ~+ D9 c6 q. C/ u  萧潇怎么能说的出口,看着父亲的鸡巴一次次进入自己的阴道,让原本的那丝愧疚也就此沉沦在肉欲里。只是父女乱伦这种事,让自己一个人承受便好了,这个秘密千万不能让父亲。
, n4 Y% Y9 y! J$ q5 f( w) j! |
) k) G; v; R8 P7 n* D  「哦……我是……我是你姐姐……比你先入……先入星坠阁……你……啊……要叫人家姐姐……”: M' O, }3 G3 V7 d
3 {# B' I* y/ g$ o- b9 N: R
  那父女的秘密到了嘴便硬生生被她扭曲,毕竟谁能接受此刻疯狂交合的人是那种不伦之恋?- q0 h8 {% r, r- v

( ?$ |# e% H0 p, j; L  「啊……姐姐就姐姐……有小穴插……叫干妈也成……」  X* i5 y, j6 U4 r, E
5 u% D6 A, X, F' W6 C. o- ^1 e: `! U
  萧炎才不管那许多,只是一味的疯狂抽插,她的秘穴仿佛一个吸盘一般将他的龟头牢牢吸住。此刻萧炎忽然她抱紧他,萧炎知道她算是尝到了欢娱的颠峰了,更快速的为她抽动。1 s, Z* i* f# v/ K  g) s6 S
: g! s9 Q0 R5 c5 ]0 r
  “啊……坏家伙……好舒服啊……啊……再重一点……嗯……没关系……再深……啊……真好……好弟弟……好哥哥……好萧炎哦……」
1 P$ C2 c& F% P8 P& i/ Q, A; P0 W) L2 Q9 f
  萧炎看着身下女子眉宇间那骚浪的模样像极了自己的妻子彩鳞,只是这具肉体更加淫浪,更加的性感。大鸡巴凶狠的在紧密的肉穴中进出,萧潇呻吟得不成人声。/ n- ^- P% i4 `# L7 Z; k

1 S: K8 ~' R9 f2 m% d8 e  「噢……好哥哥……」
$ j2 i& w% T" X; ~) r( M( a, b. p: t/ B& g* |  @
  萧潇说:「姐姐要……死了……啊……好爸爸……啊……干死我……啊……干我……」* q1 M4 b$ I: {$ F6 {) U, w. \1 i
1 J3 H7 |0 }/ t5 b( @
  记得药老与自己说过,在一次野外自己的妻子彩鳞与野兽~交合,每每想到此处,他的心就会纠起,那是何等的疼痛(详见:操破之七彩吞精蟒)这些年来从不回加玛帝国,一来便是修炼报仇,当然这个原因也是其中之一。为了使自己与妻子的感情不受到裂痕,他选择将这事遗忘,只是这又怎能忘却。
2 m% n( a. G( y! h0 K. o. d7 J+ V1 l8 Z8 J% \
  萧炎一边紧紧的搂着女子的蛮腰,一边将她的样貌与彩鳞融合在一起,使他爆怒之下疯狂的进出,对着女子的嫩穴就是一阵狂轰烂炸,双手猛烈的在其屁股肉上拍打“啪啪啪啪啪”愤怒让他癫狂之极,腰下疯狂耸动,手掌更是使劲的抽打在萧潇的肉臀上,嘴里疯狂的喊着“狗日的,你狗日的,彩鳞你这狗日的!”- f" x2 X& v- D$ `5 r4 H

* C6 H, S. ~) l! S1 e0 [  萧炎不再压抑,极度的放纵的享受起她美妙的肉体,萧潇被此时的父亲无情的揉虐暴插,三千轻丝夹杂着如雨的汗滞漫天飞扬,小穴儿因为疼痛收缩的更紧,销魂的感觉却又被屁股上那火辣的疼痛掩盖,让其欲仙欲死到极点。
. H0 D8 r- v1 X/ y$ F
; n4 Z, x  Z" d. Y$ f( \! g- ?) s  “啊……你疯了?啊……我好疼啊……啊……你……你……”
: d) G4 s( M2 N/ [
2 f: k, u7 `4 }9 Q. y9 h; B. ^  “狗日的,狗日的……”+ |2 j. N& }) Y  w6 R

5 ^0 h. I4 h& y" l  「不啊……天哪……我不是……我不是狗日的……你……啊……你才是……啊……狗日的……」
- g6 o. f* Z; B/ Q7 L0 }) J8 ?* ~& i1 N! M: ^" H
  听着父亲的口中呼喊着母亲的名字,另一种刺疼让萧潇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母亲的那些丑事终结逃不过父亲的眼睛吗?那无力的忍受着父亲疯狂的抽插,她只觉得自己穴儿,又酥又麻,骚氧到了极限。
' m6 O' h4 {( k
( Y0 p* m. Z) [/ A. }- p  萧炎被她叫得心旌动摇,反正她在讨着阳精,就听任感觉狂飙,让自己也推上高峰,终于也要到了。4 O# k  d5 m' ~+ o& a
( U1 \  N4 k5 b, [7 B6 s
  「你骂我狗日的?」& k" Z9 w- C4 p
9 ]4 n- n6 d2 [( O0 e6 o' H
  萧炎疯狂的怒吼,再次拍在那挺翘娇嫩的屁股肉上,激起一波肉浪,怒然又道“我日狗的!我是日狗的!”
& @: h) B( ^( `2 B1 n+ c$ m  ^) ^
" J, |! q, I" R' m8 O! J) r  萧潇正美得乱七八糟,忽然感觉一股又强又热的液体洒在穴儿深处,子宫不断的收缩,终于攀上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 n% n7 t; [6 X1 h2 X2 k2 M" S
1 T' s: X! L5 z  「喔……对啊……我要疯了……啊……你日狗的……啊……我是狗……啊……好厉害啊……插我……干我……日死我这母狗……啊啊……我是狗日的……再被狗日……啊……」! X+ A. }: x0 S
3 R2 A# z% s6 k+ J. |/ [& k
  寂静的洞窟之中,传出一对父女疯狂的交合声。" E2 {* H. M' V5 Y" y6 V

  l' r; U$ f% B3 X  吼……1 n& u0 H& r9 ?5 F
6 p+ D* N2 \- @( X% v
  在萧炎父女攀登上肉欲颠峰的同时,夜的另一面,一只闪耀着金光的巨兽向他们交合之地极速掠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