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帝国的女人

帝国的女人

「千叶家的女人应该有个体面的死法,可你不行!」亲王殿下把玩着酒杯: " ?- _! g) d# G1 f6 Y2 b
6 l$ ]+ b) U+ \7 n
「这杯酒可以让人的心脏因为兴奋骤停酒,我身边的武士可以帮你,与下人苟且中猝死,这样虽然会让千叶家蒙羞,却是最好的结果!」武士扯下她身上的和服,搓揉着她饱满的乳房,拽住她的头发让她赤裸的肉体在朝和宫面前无所遁形,那颤抖着的娇躯与她的羞耻一起让任何一个男人都忍不住兴奋。
1 f. t. ~& R$ p! r- D
5 |  G8 v8 m; j9 ~9 r「殿下!」赤裸的肉体又一次在朝和宫怀里起伏,高耸的云鬓,颤栗的双乳,两只雪白的手臂反绑在身后,下体紧紧裹着粗壮的男根,那性感丰腴的肉体扭动着让男人越发兴奋,毫不留情的把她搂在怀里,撕咬着她饱满的乳房。
" [% C  A6 c, m3 {* S
, A6 h4 h8 y3 s( c「殿下,您不能,他还是个孩子!」她如呓语般呻吟着。
9 o2 c, U4 m9 }3 K1 p " |! i! A  o' t$ {3 p2 M2 n8 Y  t
「不,他是帝国的希望,你今天的牺牲是值得的!」一阵洪流在织雪体内爆发,她带着迷人嫣红成熟的肉体被扔在地上,几个武士把她夹在中间,当第一个毫无保留的插入,她丰腴的肉体开始在一次次冲击下颤抖。
- b: M% V3 D; r$ {; {/ t
  C0 d- d) N% |6 D3 G" ?「殿下,一大早内侍都被支开了,伊贺说今天老师会被朝和宫处死!」「不,他不能这么做,带我过去!」朝和宫巍然不动的坐在房间里,丰腴动人的肉体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两条大腿被他们托住,随着前后两根巨物在她下体抽送,女人迷人的肉体一次次绷紧,美丽的脑袋扬起,颤抖着,呻吟着。
" Z! U) X2 M; M; W; H8 F % x5 e$ }" D' V5 |
「老师!」织雪转过头望着男孩稚嫩的脸,眼中带着深深的痛苦与无奈,身体却在武士默契的撞击中疯狂的颤抖起来。
3 v% g6 M% C! G% ^; x7 G# I
& [# w  U" s, T7 q* d雪白的双腿夹住身前的武士,脖子里发出咯咯的响声,她迷人的肉体疯狂的抽搐起来,两人抽出肉棒把她扔在地上,织雪性感的肉体不甘的如弹簧般拱起,抽搐了好一会,她那淫荡分开的双腿像过电般猛的抖了几下后终于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耻辱的把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暴露在所有人面前,任由秽物止不住的从下体涌出。 ) Y& B. w  C/ z9 \! y- N

: N0 G" H/ o6 _  K2 m" v/ H- O% f/ K# }丰腴的肉体静静的躺在地上,随着大腿无意识的抽搐她两颗雪白的乳房颤抖着,美丽的脑袋歪在一边,迷人的双眼圆睁着带着对生命的留恋与不甘,这一幕永远定格在少年脑海里。 ; U* d3 w  B$ \6 E  [

. j, [2 N  C1 u# h, h织雪家的女人不体面的死亡让人们讳之莫深,时光如梭,转眼间少年稚气尽褪不觉间身上多了些威势,当年的女孩也如樱花般绽放。
  L# `: B4 |2 w + s/ _0 K( G+ T) |
空气中的躁动,匆忙的脚步,穿着军装的年轻人激愤的面孔让京都的春色染上几分不安,富士山下的平静被打破,就连缤纷的落樱似乎也染上血色。
. R  |+ j4 t4 |
2 P, `1 ]$ j* i9 ]「美惠子,任务失败!」东京郊外三层小楼里,穿着和服女人的跪在地上,挽着精致的发髻,修长的脖颈垂下,高挺的鼻尖,颤抖着的睫毛无声的展示着她的惶恐,她的面前,男人的身影隐没在黑色的道行中,没有喜怒哀乐,却给她窒息般的压力。 5 }9 ]  k/ ~# h1 `* I: y9 a5 Z
. T$ o6 Q; a+ F0 H) H
「对不起!」女人深深的低下头:「我已经很小心,可他还是认出我是日本人!」「美和子死了,你却活着回来了!」男人拽住她的衣襟,阴沉的目光盯着她的眼睛:「为什么!」身体被摁在地上,美惠子不敢看男人的眼睛,一抹诱人的雪白暴露在空气中,银色的十字架从她衣领中滑出轻轻摇曳。 0 k& z1 ^* {+ t
/ ^1 G/ }! u5 z  t( {
「他认出了这个,母亲留给我的,在高卢,他曾经喜欢过,相信我,老师!」「愚蠢的仁慈,居然是因为那个贱人!」男人剥开她的衣服,的目光中带着凶残与贪婪:「你,和她一样!」「不,老师!」美惠子呢喃着。 ( J! M4 f3 j0 p$ H

, f4 S) I: a& T' O" v「你不是很喜欢这样吗?」他揉捏着美惠子的乳房:「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下面那些男人做了什么!」「老师!」半掩着的和服,美惠子近乎赤裸的肉体被男人压在身下,喘息着,呻吟着,渐渐的,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夹住男人的身体,一双乌黑的双眼开始迷离,那在她身体里耸动的巨物让她感到深深的耻辱。 5 Y9 Y1 ?- b3 B+ j1 B
6 ~# g( j8 Q( d8 y# A! o
「先生,这就是我吗,这样的美惠子!」时间仿佛回到一个月前,那个夜晚。
! ^. f& O8 @" j- Q' Q5 G- t
$ X) i  @" C$ K3 T他个子不是很高,说话坚定有力,从来不发脾气却自有威严,睿智而仁厚,在他面前,那些带着优越感称呼对面那块大陆为**的人在他面前是如此渺小与可笑,就像跳梁小丑。他有数不清的称呼,可美惠子一直叫他先生,只有这个称呼才配的上他。
& D0 }  z. Y. p# n4 R8 v2 a6 K 6 t- ]3 {- o0 a# K* I7 E
「您早看出来,却为什么一直留我我在身边!」「你有很多机会,却一直没有动手,你是高桥的人,他是我的『老朋友』了,继续留下来对你没有好处,走吧,我让侍卫打伤你。」「今晚,您要了我吧!」她褪下外衣,晶莹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傲人的双峰挺拔而诱人。
5 U6 C3 K# u1 D / o$ v6 i) R% `& R: Q4 ]- B
「你……」男人转过身。 5 T0 G8 E$ J, I' [4 f) W, l0 p& c

7 e, V# x  U0 I$ M' G- u「您连看一眼都不肯,五岁那年,我母亲死了,父亲手上沾满了她的鲜血,十六岁那年,最信任的男人把我送到别人床上,现在,他是日本最有权势的人。 # f0 E( n' U+ U4 `& U2 U/ T
: t; {8 s! n+ ]! X! n# W
您猜对了,我是高桥的人,他不但教了我很多东西,还把我变成了他的泄欲工具,先生,自从跟了您我才感觉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您真的不再看我一眼,连你也觉得美惠子脏……」「不,我一直以为你是好女人,即便发现你是高桥的人,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他转过头,目光却落在美惠子胸前,银质的十字架闪烁着迷人的光彩: # B2 G9 [: @& Q

# q+ r  ^- J! b! C; Z2 q「这是哪里来的,你是织雪的孩子,我早该想到,她现在怎么样!」「她死了,耻辱的死了,甚至没人愿意提及她的名字!」美惠子在她眼里看到了痛苦与无奈,攥紧的双拳微微颤栗着。
& T+ d8 m8 G* Z+ z8 |) g
( T9 \% _8 d0 a「穿上衣服!」
& P" ?4 J8 a5 }( L2 x$ I1 C' O . U) s: J" [; v% }6 T
「不,先生!」美惠子固执的扯下剩余的衣物,女人的隐秘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面前:「先生,您一定很喜欢我母亲,我的身体更美!」「今晚,你留在这里!」男人轻轻拂过她额前的长发,拂过她的脸颊,把她不着片缕的身体抱进卧室。
7 E- N3 F: U- a3 f
& U5 U$ B1 K* O: R「先生!」 8 m. x" G% G2 G* r

6 U6 F) W5 @' P5 M  y: f. z「睡吧,我陪你!」替她盖上被子,男人和衣坐在一边。 ; j3 A1 d* k3 ^5 Y/ t8 F4 d' F7 I
2 N* D4 d% w% V
「您能抱着我吗,像刚才一样!」 " A9 e! J4 B# v! g1 {. o- ~

: ]4 E: B& ]! [3 I2 P/ }( s% d  F这夜,他什么也没做,美惠子卷缩在男人怀里,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让她到第二日中午也不愿醒来。 6 b: d8 p2 F# O' V; E4 q5 V
6 [3 s$ {- g, o: V0 {
神木美惠子,女,24岁,隶属特高科高桥小组,身份神秘,活动与朝鲜与日本本土,曾以华侨身份渗透符拉迪沃斯托克,因私生活不检点,陆军省内部对其风评不佳,今年六月份抵沪,曾出现与宋先生府邸,后离奇失踪,昏暗的灯光下,一份迟到的情报摆在中统上海站桌面。 & S3 w+ c1 a# [9 \+ y% @% }+ y

7 H- X3 C2 q2 {/ m/ _高桥相信了美惠子的话,她有了新的任务,黑色的大楼充满了压抑,不能穿内衣,随时准备脱下衣服让这里的大佬使用,新上司的办公室,她撅起屁股像母狗般迎合着男人冲击,美惠子甚至在想自己就是一个顶着帝国之花名头的高级军妓,人们异样的眼神,男人们毫不掩饰的赤裸的目光,从走上这条路,她注定不会纯洁。宽大的军装遮不住她傲人的身材,帽子下露出的秀发更给她添了几分别样的风致,不远处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让她皱起眉头,那个人又来了,透过车窗她仿佛看到那个男人眼镜下阴沉的脸。 ( s- _+ A7 T) S$ x8 t. v, J* g  u

+ y$ f0 r5 C! W「美惠子!」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从对面走过来,是小野和渡边,陆军部出了名的混蛋,两人眼中毫不掩饰的色欲让她禁不住脸上微微一红。
5 M! d' f) N: L! G4 j4 I8 k
  |( q$ j/ b- \; ]3 c  S) Z  N「好久没见到你这个大美人了,陪我们喝一杯!」两人毫无顾忌的搭住她的肩膀,美惠子深深的望了一眼那辆黑色的轿车,朝他们笑道:「又想去那个地方了!」周围人们鄙薄的目光中,她被两人塞进一辆老掉牙的汽车。 . B3 F- {+ E1 P
9 S  u- l$ L! c
「陛下,她是故意的!」近卫握着方向盘愤然道。
1 N# Z# e7 {0 }- l
! K6 m1 ?) V8 x' J: o0 \# j7 F「跟上去!」
& B7 q, p' L1 x  F
' P+ s- T& _. v" a5 V: ]0 b「可,那个女人不值得!」 / i- @$ I! u4 a0 s# n2 o
, ]9 S0 u+ d: |( {# f
九町目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馆里,剥的一丝不挂的女人如母狗般趴在地上,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性感的腰肢被小野扶着,身体在他的撞击中颤栗,粗壮的肉棒在她穴里进出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而渡边正把大家伙塞进她嘴巴里,黝黑的阴囊撞击着她绯红的脸颊,一股股淫液顺着她的嘴角淌下。
* b& ]! @  Z$ J 4 j9 ]9 w1 ~4 y4 n2 M  x' v
「不愧是美惠子!」
' o: l4 e9 ]8 C$ w7 l" g9 H  i ' u) ^6 t/ v# w( k7 [2 M/ o
「比上次更带劲了!」小野抓住她一根雪白的胳膊,狠狠的毫无保留的插进她身体深处,渡边握住她的脑袋,不顾她痛苦的呜咽那东西狠狠插进她喉咙深处……「太他妈的带劲了,不愧是帝国之花!」狠狠的插了几下,小野抽出肉棒一股浓浓的精液泉涌般射在她光滑的脊背上,渡边握着她的脑袋一点不漏的射进她喉咙深处,她赤裸的肉体颤栗着,高高撅起的屁股之间饱满的肉穴如风箱般起伏,淫液顺着雪白的屁股喷涌而出,两人哈哈笑着,把一根长长的木棍插进她高高翘起的屁股中间。 / `  S8 ?% C& Z0 h' C
) B1 [4 L: ?7 y# ]9 d) M6 {- L
「美惠子!」从小旅馆出来,黑色轿车里的男人站在她身前。 9 J7 }/ F2 Y9 h! T& W3 I
( U/ O0 O. z& ^7 x
「你也来找我,在这里,我刚刚接待过两个!」她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
, g2 C" }+ U5 `1 W
/ [, O" E9 l1 r「跟我来!」男人把她拽进一间屋子:「你不能再这样!」「来找我也要偷偷摸摸,怕我让您的名誉受损,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殿下,还是陛下!」她的胸脯起伏着,毫不畏惧的盯着男人的眼睛。
5 e7 q  w# d# _2 }# }% f4 R4 p
/ G# k. V- {3 l: V% |「美惠子!」男人把她按在墙上:「你是属于我的,怎么能和那些卑贱的男人!」他疯狂的撕开美惠子的衣服,吻着她的脸颊。
) J$ j+ P5 `1 x) _- k* d7 K $ ^* B. _1 {/ p8 c2 _1 ?; o
「啪!」美惠子推开男人,清脆的巴掌落在他脸上:「不需要你这个懦夫来管,就算和猪和狗,也不会和你!忘了告诉你,刚刚在这里,我被那两个家伙搞过,他们也是帝国的精英,为你征战的勇士,有一个家伙刚刚射在我嘴里,您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可以品尝他们精液的味道,来,您不是想吻我吗!」她凑到男人面前,脸上的嘲弄让男人一片铁青。 $ C. J* P( c! k; z: T0 B  }9 n* {

5 b* u# M* ]7 o( t( z「你现在还不肯原谅我!」
5 n: A3 g. Z  h1 s 5 m. L& Y( s' s
「原谅!我原以为你是个男人,可你却变的和那个刽子手一样贪婪自私不择手段,不,你还不如他,他是个真正的坏人,你却是个懦夫,你只是把曾经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加在别人身上!」「不要说了!」「记得泡在京东大学医学部的福马林溶液里千叶织雪吗,她是你的老师,你第一个女人,我选了那个地方,在她面前把第一次交给你,让她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你在她面前答应了什么!」男人的神情仿佛暂态间石化,时光仿佛飞回十几年前,那颤栗的身体,无力摊开的双手,圆睁的双眼和那耻辱的躺在地上的肉体。
) E% D& d7 a- @9 \. j; y5 A 4 f4 ^8 ^9 ~/ T4 I' Y1 T
「她死了,因为你无法掌握她的命运!」朝和宫当年的话仿佛一个魔咒般伴随着他。
) z2 @, a' A5 {$ J: Z ' [- D5 a/ K) d& B( ^) B
「不,你不明白,这些年我扳倒了一个个绊脚石,让无数帝国军人为我效命,不久前我们刚刚占领了满洲,我就是日本活着的神,美惠子!」「神!可笑,我在他们中间,比你更了解他们,那是一群疯子!」她头也不回的离开,男人身边,近卫怨毒的眼睛盯着她离去的的方向:「她是您的耻辱,也是帝国的耻辱!」京都大学门口,披肩长发的少女穿着浅蓝色的裙子,提着一个与身体极不相称大箱子的男人跟在身后。
3 g$ {' h( I+ K' d
$ O2 o" g; w8 X6 d7 V& Z- E1 e' N「加奈子,毕业典礼结束了!」美惠子换了件家常衣服,看了眼跟在后面一头大汗的小原禁:「小原君,麻烦你了!」「他自己要来的!」加奈子咬着嘴唇没有好气的道。 5 v) S/ q4 r$ B( c  g$ k
! J% L2 ?) ~9 g5 s3 U+ @
「小原君!」美惠子接过行李放上车:「加奈子不懂事还请您见谅!」「是我自己要来的,听说你被派去上海,我正好接到命令也要去!」「送了加奈子回家就到陆军部报到!」这次反常的调动让她感到一丝不安,以前那些家伙虽然讨厌,可底细她很清楚,可这次,那些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什么事都做的出。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书呆子气的小原让她放心,男人的心思她清楚,即便美惠子风评不佳,这个男人依然对她一如既往,可美惠子却不能。
) Z; K6 e, n/ D0 c7 u , {  W  q$ k. I) [" G* D
路上的气氛有些沉闷,加奈子神情复杂,几次想开口却终是安奈下来。
5 m% d& V0 p" q( k. C
5 |: _4 ^1 c5 v% g, r  O  J5 j! P# {" p「姐姐!」下了车,加奈子终于张开嘴:「我听到很多传言,我原本不信,可上次去找你,在一个小巷子里我看到你和几个男人在一起什么都没穿,我在一边看了一个多小时,我不相信那是姐姐……」「那都是真的,可是加奈子,你不懂!」她抚摸着妹妹的长发:「记住,我们没有父亲,这世上姐姐只有你一个亲人,我答应过母亲要照顾好你,加奈子,有些事不是你不想就可以。」「可是还有他,他一直对,姐姐为什么不能答应她……」「不,加奈子,不要找他,就算死也不要,答应姐姐!」美惠子取下十字架挂在妹妹颈上:「现在你长大了,要照顾好自己,静子和她的两个孩子对你不好,我让小原在外面给你找了住处。」「姐姐!」两人相拥在一起,身影在落日的余晖下越拉越长。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