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堂弟的女朋友

堂弟的女朋友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有些事情想尘封在记忆深处永远也不触及,确每每在不经意间触及,今天给大家讲一个不伦之恋的故事,当然故事的男主人公是我,女主人公是我的弟妹。当时我认为件事情会永远的腐烂消散在我心底,但是过了半年我觉得应该说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历,如果对我讲要讲述的不伦之恋有反感请您绕道。
- ]" l  d9 d8 y! k7 M4 ~, p' P* s, M. ~! e) h
  08年夏天的西安,闷热的天气,陈旧的古城,烦躁的人,从甘肃来到西安有段时间了,陌生的地方,重新的开始。来到西安已经有两个月了,新的市场开发做的很不如意,我的意志也在闷热的古城中慢慢消沉。小亚是我当时在这个陌生城市唯一的自己人了,原因很简单她是我堂弟的女朋友,一直在西安某棉纺厂上班,我来西安开拓市场,小亚自然成了东道主为我介绍当地的一些情况,给一些建议。; B$ E1 M9 L: _
) ]+ o* d4 B3 I% d
  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小亚吧,我堂弟中学时的同学,毕业后成为他的女朋友。在外人看起来小亚属于比较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对人有种自来熟,和她在一起你永远都不会觉得没有话题。我自己在西安的这段时间经常到我这里来帮我收拾屋子,顺便给我改善伙食。不过每每都是我回家了看到自己的屋子焕然一新,衣服洗完挂在窗台,餐桌上摆好了丰盛的晚餐和一张温馨的字条:「哥,衣服洗好了,菜我多做了一些在冰箱里。」几次看到这里我都为堂弟感到高兴,居然有这样贤惠的女朋友。: A' {% j% P8 V" g+ Y1 O
. k! Q- q3 ?2 P5 ?
  也许是天道酬勤的缘故,市场慢慢有了起色,公司派我成为在陕西成立分公司,手下人多了,业务也上了轨道,心情也变得开朗很多,为了对小亚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表示感谢我也抽了点时间陪她四处去玩了一圈,买了几件衣服,看得小亚高兴的样子,心里也美滋滋的。
  G2 Y6 N# v; J  \1 a# w# D1 q! w( M) P. v, s. Q' }
  9月21日,周日,中午接小亚一个电话想让我请她去823蹦迪,说实话之前弟妹说过好多次让我请她去蹦迪,由于我不喜欢那种嘈杂的氛围,一直找借口推脱,今天又打来电话过意不去也就同意了。下午到小亚宿舍接她,在楼下一按喇叭同宿舍的雅莉探出头来笑着说又接小亚出去玩啊,你对弟妹可真好,我礼貌性的对她笑笑,小亚很快从屋里窜出来和雅莉笑骂两句就上了我的车,当时我真没有想到日后我会和她们……来到车上看到小亚今天是经过精心打扮的,长长的头发梳的很高,淡淡的,眼影,白色的T恤,热辣的牛仔短裤,白色休闲鞋。我看得有点出神。; I$ k1 _3 o- @' K# B+ ]

/ N  t* J( J% [& C" C0 W  「想什么呢,快点走啊。」
. j- e; v" i0 l6 _+ E+ D* [8 m) G" `/ D$ S0 I4 L( u
  我一下子缓过神来,「想去哪吃饭?」8 q; b  }) I, v) Q) E

3 o6 S8 h7 ?4 E/ [& a+ J  「你请我那都行」小亚笑着说  q8 Q4 M3 v: {* S% G
8 H8 o" a' C9 P; [! Z
  「秦丰吧,那里的菜不错」
+ O9 r) Y, t. ~4 _3 X9 g' R5 v3 C5 H) M! `, e9 q$ ]: C. N; q1 I+ n
  吃完饭和小亚来到了823说实话对那里的环境我实在不敢恭维,喧闹的音乐疯狂的人们,似乎每个人都要在那里渲泄,但是他们都在渲泄什么?估计自己都不清楚。  S+ ^9 c4 T7 i; t

, |. T: e* i! }+ {; Z! @; P  陪小亚跳了一会热得不行我座到了一边成为看客。小亚则在那里疯狂的扭动着。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谁?扭头一看原来是安总,我一个客户,正好闲的无聊拉着安总陪我喝酒,(在这里说句题外话夸一下山东人的酒量,安总是山东济南人以前业务来往多,酒也只是礼节性的,没想到让他陪我喝酒这家伙山东人的豪爽劲就上来了,本来自以为酒量不错的我让他灌的七荤八素的,而且他喝酒还特别能找理由,每杯的理由都让你不能拒绝)很快我就喝多了,安总拉我去洗sn,说是给我解解酒,要不是陪小亚来的话我一定会和安总一起去的,那样后面的故事就不一样了。7 {1 B8 K- d" H. v

& u5 A/ e* J. w: a9 N  安总一如既往的表现出山东人的豪爽,把小亚抓过来,「你把他送回去吧,我去洗个sn去!」说完安总就走了。(我日当着女孩子这么说,太不合适了)。不过当时我比较难受也就没有和他计较。0 N; d8 u% e# F$ D1 m* x- T9 N
2 B/ E; U* @$ F) a# i# `$ G$ s+ B
  小亚关切的问:「怎么样了,干嘛喝那么多?喝点水吧。」休息了一下感觉好多了,对小亚说:「你去玩吧,我没事了」「不去了,我陪你座会。」……「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我说。: b' J- L0 K6 @; c" l

5 e, `& B/ t  }' l1 w  「你还能开车吗?不行打车走吧。」小亚建议* a6 f+ N' w) ~: d* u: K" A

0 J' q- s3 F, Q5 T' }  「不用,没问题的」我说。$ q0 p% {2 f: w) H; u
! x( K, e. `9 l: V
  「这样你开车会自己那边,我从你那边打车回去就好了,很近」看小亚那么坚持我也就没有再说,强撑着把车开到了楼下。小亚紧紧的扶着我,开门的时候一不小心胳膊碰到了小亚的胸部,坚挺圆润的胸部。一时间我的酒醒了大半,看到小亚脸红了,进门的瞬间我猛地将小亚搂在怀中,小亚莺莺一声没有拒绝,把头埋在我的胸膛里。
$ w* U- E+ M' P6 I) \+ F( z2 l7 w. o0 d
8 e: c& u" i( X* m- z0 a2 B  我的不伦之恋也由此彻底开始了,我疯狂的吻着,小亚更疯狂的回应着,我抱着她一步步走向床边,一张很大的床。一切是那么自然又是那么的激烈,我脱下小亚的T恤,撕掉她的胸罩,小亚扭动着配合着,直到双峰被我完全占据,小亚抽搐着,迷离的眼神,散落的乱发,更加激起了我的慾望,在燃烧的慾望面前我褪去了小亚那可爱的蕾丝内裤,少女的胴体现在完全的呈现在我的面前,占有她!脑海中这是唯一的信念,轻轻的分开小亚的双腿,露出身体最迷人的地方,已经湿润了,似乎在告诉我:我已经准备好了,进来吧!4 }8 g3 s3 z$ }8 U
) w; p8 r* {2 X% R
  涨硬的阳物来到了小亚的门前窥视着,啊……伴随着小亚的叫声,终于占领了小亚最神秘的地方,温暖潮湿的。小亚紧紧的搂着我,同样此刻她也需要得到我的满足,需要我纵情的在她身上肆虐,她渴望被我征服!男人,女人,征服与被征服!# g. J: `7 h8 Z( `
. w2 R; J0 A8 K3 a
  没有过多花哨的姿势,没有过于淫荡的言语,有的只是默契的配合,层叠的高潮,再把小亚第二次推向顶峰的瞬间我也要爆发了,彻底的爆发……小亚疯狂的挺起下身,好让我插的更梦,射得更深,「哦……我又来了!」耳边小亚猛烈的喘息混杂着模糊的语言,在她下身猛烈抽搐的同时我的精华也射进了小亚的体内。
& A9 N. ?/ x( M# V( P6 k3 o
+ N- U' Y  g6 L  接下来沉默,激情过后还是要回到现实中的。
# A" W8 S' q, e# z  \9 d; F! g. @  |6 n
  「去洗一下吧,要流出来了吧?」我半开玩笑的说。
; B; @+ M- Y4 R$ p  D/ Q$ _
/ Z8 g, g7 `4 g# T9 f  「我才不呢!」我知道小亚在撒娇。, S, d; z; f5 `* o% @8 s
$ S7 e' s$ I. s3 b; @* z/ T' a
  「洗洗吧,不然床单要脏了」
7 }! X" X; `2 B# Y, K- I4 L, r7 }. u
  「就不,反正床单也是我洗的」,小亚踹了我一脚。「你这个大坏蛋」小亚娇嗔道,但还是站起来向浴室走去。* q5 c8 L$ b8 L! o$ `: {
9 V' |3 ~# @- z4 B
  一会小亚洗完回来也没有说要走我们一起相拥而眠,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睡梦当中感觉下面有种温暖湿润的感觉,原来是小亚在给我口交,很轻,很温柔,我的弟弟确越来越大,这是小亚笑着说看你能忍多久!原来他知道我已经醒了。刚要翻身上马却被小亚按住。
1 M5 [) G, ~% E+ A# t3 M
; e# _- u; E1 o) t  不准动!小亚说。9 X6 N/ r1 `* n9 P$ G
4 C; s( b3 C. \0 t
  小亚慢慢的骑到我的身上,把弟弟放进去动了起来,可能是经过一晚的缘故小亚比上次放的开很多,动作也激烈很多,我几次想挣扎的起来都没有成功,看来早上我注定要在下面结束这场战斗。
- I8 U$ y$ [+ \9 y- v3 G! d$ Q8 L$ S- i
9 c3 R2 `9 T% R6 m  「噢!噢!我要来了。」小亚高潮时喜欢说的话。) g" }# f9 O/ D8 Z' `4 V# Z
8 H# E- N0 [1 J9 _- f" Y) O
  「我们一起好吗?来啊!……」小亚继续梦呓般的说着,我也没有控制自己在小亚高潮的同时有一次射出了自己的精华。
3 r' A4 y5 \' C4 [2 Y8 r7 j9 r3 k9 T
  「好舒服」小亚懒懒的趴在了我的身上。
+ ?2 T7 Z/ _) O( l' p2 x
( Q3 g$ O3 W5 F0 Q  过了一会我轻轻打了一下小亚的屁股,「还来在我身上啊?」「我喜欢」小亚撒娇说。$ J3 C& T' J0 ]5 v+ ^: t0 O. D

# v! Z; \3 @! b  U7 u( w1 y" x3 j  洗完澡吃完饭我把小亚送去上班,单位门口遇到了小亚同宿舍雅莉,雅莉坏笑着说怎么昨晚没回来?玩的太疯了吧?看雅莉的表情似乎猜到了什么?我有些不好意思。反倒小亚上去就好雅莉打闹,「让你胡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J* M, H: g" Q* \$ O' E
1 B0 ]0 h8 p& I( ]2 Y
  在她们打闹中我礼貌性的告别,逃走了。在车上我心里乱极了,不管怎么说,这毕竟堂弟的女朋友,不伦的罪恶感袭遍全身。
1 B* [1 E, I( Q5 M
* p4 L. T& O* W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