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当官后的变动

当官后的变动

  王梦此刻意识都已经模糊了,但是却本能的就想把这些东西给吐出来,但是却被虎娃把嘴巴狠狠地捏着。5 n5 \$ M4 l9 q- h, d: q
  “给我咽下去,不然的话,我他妈的弄死你。”( v. V, g% q/ k3 T
  他恶狠狠的说道。  T. g" Z/ H7 y! K4 J, O  [: |( P$ h
  王梦一愣,或许是受了惊吓,竟然咕咚的一下咽了下去。9 z' h: m* V' W* h; a% b
  看到这一幕,孙巧是兴奋的浑身都在颤抖,而花月则是满脸羞红,心里也十分的舒坦,因为她昨天也干过这个事情,也是被迫的,现在看着逼自己的人有了这种下场,她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 p+ j7 V! c/ B7 e7 m: a  以牙还牙,永远都是人心里对公平的最深刻见解,受了委屈,不管一个人的嘴上说的多么好听,他心里都想把这份痛苦再原样加倍的还给那个让自己委屈的人。4 D" U- {5 a1 q! ^0 H- q. j
  现在虎娃为两个女孩做到了,她们心里那股压抑已久的愤怒得到了释放,对虎娃也不由的产生了几分感激之情。
1 `+ {2 G& f" _" P, x. I" Y  “呀,坏了,外面那个光头哥很厉害的,他会武功,我们等会肯定还是出不去的。”( c8 H. r; O) q8 B$ t
  孙巧忽然想起了这茬事,紧张的看着虎娃,然后伸手就想从边上找家伙,却只找到了一根扫把。9 v" i  |7 I* I$ ]( ~( a8 P
  虎娃不由有些哭笑不得,一边穿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她笑着说道:“放心吧,外面那个光头如果乖乖的话,还没事,如果他不乖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趴在地上了。”
; E, ?" y+ G# v& m1 o4 b# _, q& j  对于木风的武力值,他是十分的信任。
' i: z; c4 d) B  p2 m) Z6 j  两个女孩听到他这么自信的话,立马就放松了下来。, m/ v4 l+ b- Z2 G% T$ Q. y
  只是等他们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虎娃立马就不淡定了,因为他看到木风正持着一把手枪枪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光头,好像他是一个十分强悍的劲敌一样。
9 L1 n  |2 ]; d+ V2 o  他看的出来,木风脸上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倒像是碰到不敌对手时候的那种纠结。
& N- |6 G2 U) a7 q1 N  最关键的是,光头的脸上除了有一丝烦躁以外,没有其他的神色了,显然是压根不把木风放在眼里。+ f/ U) |+ M0 }3 b3 G
  看到他带着两个女孩出来,光头顿时就怒目看着他吼道:“你把我姐怎么样了。”
7 F! ?  |3 p4 L  显然,他一点也不为忽然看到两个无比漂亮的女孩惊讶,很可能他早就知道这两个女孩的真实相貌。
* F* `# e) M, v! o  M+ x2 C# P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说道:“没怎么样,她只是晕过去了,应该没什么事情,睡一觉就好。”
4 f1 m9 @1 M% Y  他说着,然后示意两个女孩往木风背后走。0 D1 Z4 O4 i7 ?) U3 ^. g$ V( S- E
  孙巧的反应很快,立马就明白了虎娃的意思,拉着花月往木风的背后走。! ]  Q2 {9 l& n9 N3 n7 D
  “他是个高手?”
5 N2 E) |/ r1 h- d( ~# _$ s  ?  看到两个女孩走到了木风的背后,虎娃这才看着木风问道。
8 f( B& J" f: t, H# g) P* r) a  “是的,非常厉害的高手,比我要强。”  ~, l) F; U% m" |7 m
  木风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目光凝重,一刻也不离开枪的准星。7 k  G# i/ q7 Q' `6 L
  虎娃立马就愣住了,脸上带着一丝兴奋,继续问道:“那他为什么不走啊,我听说高手不是都能躲过子弹的吗。”8 G# }- x; U6 Q5 b, B  s
  听到这话,顿时木风和光头都愣了一下,一头的黑线。
; u6 q3 |2 X9 f% e3 h* ?  “你以为是看电影啊。”6 w7 V. X. Q& ~4 s( y) e
  木风没好气的说道,眼神却丝毫不敢动一下。
+ W% I% Y7 r* _; G. ^/ f  虎娃被他训了一下,正想说点什么,就听到光头皱眉说道:“在他的枪下,我随时能走,只是要付出一点代价。”8 t( k3 z; _0 P2 D/ }
  “什么代价?”/ e1 n- X# x: Z' ?# Z* x
  虎娃立马问道,然后很快摇摇头。算了,你最多也就能计算出弹道的可能轨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计算错误了,实际情况和你估算的不一样,你可能会丢掉一条命,在这种地方因为这种蛋疼的事情丢掉一条命,值得吗?“8 _: d1 c  h, Z2 M) J% A! s; W
  听到他的话,这下木风和光头都惊讶了,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奇怪。
( d" `* K* E& Z; y8 A4 k7 b  他们都能看出来,眼前这个人根本没有当过兵。
. c1 R4 M6 _$ a1 H: F& U. R  “这些东西我是看侦探小说看出来的,不要奇怪,地摊上几毛钱一本很多,喜欢看的话以后我借你,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和解了。”+ I* W3 f7 _! M7 U9 Q
  他看着光头说道,眼睛里带着真诚。
8 _7 c3 @6 ?" L  光头顿时就心动了,如他所说的,为了这种事情丢掉一条命真的十分不划算,估算的弹道轨迹的误差的确非常大,特别是碰上一个经过严格训练过的高手。
# d" ~+ M9 e7 f0 V  “要不这样吧,我们谈谈吧,单独就我们两个人,你感觉怎么样,让他们先走,好吗,木风,你先带着两个女孩走,我单独留下和他谈谈。”
+ d9 X0 X6 p) L  虎娃说道,看着木风。
- L# P- H0 c# H  “不行,我的任务是保护你,别人的死活,和我无关。”
2 }1 b  X, n& U+ I  木风的脸上带着决绝的表情。
4 d8 y4 T- e) ]6 D" E7 x# Z0 j$ L, m% ]  虎娃顿时纠结。
5 V8 S; r4 V2 T8 |; F0 f' }6 a  听到这句话,光头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 R: I- z( r, o( ^- g0 k  “好,很好,原来老子的命这么值钱啊,那行,现在呢,你还能把我给救走吗。”2 Z* C0 W4 J5 P7 r. d+ {& ?
  虎娃说着,直接大步走到了光头的身旁,距离他就一米的距离。! h4 t: {( |& I4 I5 g% T  \% w
  这个距离,如果光头要出手,虎娃根本就逃不开,不过他却没出手,只是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
" e% v6 U; d3 A+ r' S  看到他的动作,木风凌乱了,无奈的放下了枪,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下,他的枪已经无法对光头产生任何威胁了,高手过招,就在一刻之间,虎娃的搅局,让他原本微弱的优势已经全部丧失。
, G4 {( {! f, `( Q9 E# b  “好,我先走,只是我警告你,永远不要伤害你眼前的这个人,不然的话,即便你跑到天涯海角,你,包括你的所有亲人,朋友,都会被无休无止的追杀。”/ G4 k1 s  q! y8 t4 ~/ \  K
  木风看着光头一脸冰冷的说道。+ A0 ~2 W, `) I) a; w9 c
  不过光头却丝毫不在意,一点表情都没有。
& E5 ]2 \; a3 Q  “凭你,还做不到,灭门的事情,你也不敢,国安的规定,我比你清楚。”: J: L+ b9 W. D
  他淡然的说道。
3 A$ e5 H6 U9 d5 \  听到他的话,木风显然一愣,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是不明白自己的身份怎么会给人看出来,咬了咬牙,他的脸色一变,继续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我给你保证,我一定能做到,国安只是我的一个身份,我可以随时退出,为了他,我可以放弃一切。”
. S3 ^: {) I- k! }9 h, v, D  他的话说的十分的决然,听到这话,虎娃不由就感觉自己心里产生了一股负罪感,只是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让他为了自己放弃救这两个女孩,这根本不可能。" P6 F  v- D$ y# b9 ~! {# Z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女孩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跑到了孙巧和花月的身旁。
2 B, K; @5 E& c- L/ h' }  “也带我走,好不好,求求你们了。”$ u8 T: \6 I) Y) q) T) t5 E
  她说着,看着两个女孩,然后看着木风,看着虎娃。
1 Z  x3 k4 M: f* b8 ?! L* |  “放心吧,你们都能走的。”
* a2 l& k% G4 P5 N, l/ q# o  虎娃立马说道。那个谁,咱大师兄不是很厉害吗,报个名号吓吓这个光头不就行了啊,用的着这么麻烦吗。“
: i1 ^$ [1 V; A+ v$ H  听到他的话,木风再次纠结,光头的脸色则是变得凝重了起来。9 D0 X  l( v/ Z, V+ T( U0 h
  “你是谁,你的大师兄是谁,他是谁,值得你用命去保护。”8 B" }9 w( n1 |" Z" X" \
  他看着木风说道,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看过虎娃一眼。
) [0 o1 z& g% L5 C1 l& O& d6 N  木风无奈,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名字:“欧阳生。”7 G' J/ u9 m6 K+ E9 E6 I* W
  这个名字好像拥有无穷的魔力,夹带了风雷电闪一样,让光头原本淡定的脸色顿时就带上了一丝骇然和惊恐,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然后第一次正眼看向了虎娃。
0 [' `. T& l1 x  “你是,你,你是,你们,哎,你的话,我信了,杀神一怒,东京三百里,他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我不会为难他的师弟的,你们可以走了。”
/ a( h! k+ N/ P4 F: f0 Z  他说着,转过了头。
5 L# E. ]  V* |, T% Z  木风立马冲着虎娃打眼色,让他走,不过虎娃却好像根本没看到一样。: l% E" P+ r8 q2 T( n* G
  “那个谁,你先走,带上三个女孩,一定要保护好她们啊,我想和光头哥说几句话。”
7 W+ q: _; K" h; c. ]8 N6 O  他看也不看木风,然后盯着光头说道:“光头哥,咱俩能不能单独的聊一会啊,我有些事情想要向你请教,你看有没有空啊,要不我们出去吃个夜市,喝点啤酒,边吃边聊也行啊。”
) b- U$ E5 c' L, Q2 N' J; ~  他说着,一脸流气,好像是一个推销产品的业务员一样。
: X2 a# K) F0 H" a; A! E7 S  这下轮到所有人无语了。0 c1 U( w  H; A9 ]
  不过出人意料的,光头竟然点了点头。
& E  C; {& z8 O5 c. U3 \  “你就不怕我把你给绑架了吗,你可能不知道你自己值多少钱啊。”4 E# v- A3 o1 A8 d( q
  光头好奇的看着虎娃问道。1 g% S1 D% w: t: F4 G
  虎娃嘿嘿一笑,摇摇头,然后张开自己的嘴露出一颗金属牙,然后又抬起手露出一个不起眼的戒指,说道:“这个牙,和这个戒指里,都有剧毒氰化钾,我这个人,什么都喜欢,就是不喜欢被人做试验品,我相信,如果我的血沾了氰化钾,没人会喜欢的,你说呢。”+ M0 d0 U5 z$ f- @4 T
  让虎娃自己都奇怪的是,面对这种情况,他心里竟然都没一点害怕的情绪,有的完全是一股兴奋,好像是猫站在老鼠背后快要下抓的那一瞬间的感觉。, N/ M. y' {1 B) k  ]4 o% q3 z1 Q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再次无语,但更多的是惊骇,木风和光头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光芒,似乎都没想到虎娃竟然会这么绝。7 D' |$ {1 C, p' i( K
  “木风,你可以走了,我和光头哥说会话,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你一定能把三个女孩给保护好的。”
  @% {9 Q$ {( a0 L4 ?/ V1 `  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虎娃再次说道。
/ K6 _4 f- C1 {5 P# d5 [8 U- ~  看到他如此坚决,木风无奈的点了点头,挥手带着三个一脸惊疑不定的女孩顺着走廊走了出去。
8 Z2 F2 P1 _$ C8 H. E  M- x  顿时,小院子里就只剩下了虎娃和光头两个人。
0 m( L' k6 j: C9 F6 D1 E, l  “我要先去看看我妹妹。”
2 q  Q9 A; Z. X( ^6 U! i) K  光头说道。
5 M4 e$ P6 \0 ~+ `$ y( `  “这是必须的。”
) A( L$ a. m; d% d: d  虎娃说道。只是,她现在没穿衣服。“& t' w( d; d5 F! ^
  他提醒了一句,光头眉头一皱,点了点头,却还是朝房间里走去。
( X+ |) |: U7 B5 D" H  I+ n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看到赤身裸体,下身有些红肿的王梦,光头立马就愤怒的看向了虎娃,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拉过一个毛毯给她盖上,然后往房外走去,虎娃紧紧跟上。
% ]; \/ {9 _% M1 o3 ?; f3 O* Q' {  走到院子的中间,光头才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说道:“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放心,在这里绝对没人能窃听到我们说话。”
; \' K' Z4 n1 P- R. d6 W  虎娃一愣,点了点头。2 X7 A/ q( D. E4 `& v, Z$ ^
  “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我想雇佣你做我的保镖,当然,工资你放心,一年最少一百万,不要怀疑我的能力,一百万我绝对拿得出来。”7 j! l# y( {. G: I
  虎娃直接来了一个巨额数字。  w6 }$ c9 y/ E1 m) w
  光头顿时一愣,他知道,一百万华夏币在现在的价值相当的大。8 }& g4 x" ]0 G% l1 j0 C6 ?
  立马看向虎娃,皱眉说道:“你究竟是谁。”
* A) w) c- ^9 v8 b  “一个普通的,想当官,想发财,不想死,不想被人利用的农村青年。”$ U1 F9 q# n- M- e# k8 ^6 {6 S# F
  虎娃很淡然的说道,脸上带着一股看透一切的表情。怎么样,可以考虑一下吗。“+ i0 B9 }3 M/ b: s) Q
  听到这话,光头立马就笑了。
$ Z7 N' z2 H2 V  “你知道吗,在国外,有人曾经愿意给我一年三百万美元的高价让我给他做私人保镖,我都没答应。”6 O- E- q. }, G4 O. r5 r# g' V
  他看着虎娃说道。
) i- |9 L7 L& t7 O# K3 l4 I  “国外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想动,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我们能不能先谈谈眼前的事情,这个事情,我希望你能答应下来,我保证,对你绝对只有好处没坏处,而且,我不限制你的自由,你想去哪都行,好吗。”
5 i* F& \$ M' e/ o$ r* P! X  虎娃说道,眼睛里带着希冀。
2 S2 E/ `% {; \) Z3 @/ c  “只是我有一个条件,如果我被人抓了,你一定要救我,如果我死了,你要替我报仇,当然,替我报仇的话,我会多给你一百万的,这一百万,会有人给你的。”& y" \$ X5 ^& ^- w
  他继续说道。6 p3 Z& N6 L/ \9 M
  光头立马就愣住了,看着他问道:“有国安和欧阳生,你的安全和复仇都不应该有任何问题才对。”
- N" M' l6 n6 @: y  “可我为什么要相信国安和欧阳生。”
* Z2 _- `) N* N7 j- R$ s  虎娃立马说道。
3 R/ N$ j6 H1 N9 Y6 z. I  “就凭你是···”说到这里,光头立马就沉默了。
& f; I" c2 q! r6 r0 c6 h4 k- q1 P  他不是白痴,而且智商高的妖孽,当然立马理解了虎娃的话。* ^/ l" X" f3 F6 x( F: ~
  “是啊,这世界任何人我现在都不敢相信,我想,我的秘密你应该都知道了,可他们告诉我没人会知道,所以,我不敢信了。”
" S0 W  M- L' x; S4 ?6 P) e) _  虎娃苦笑说道。2 ^( j& H8 c/ |; d+ ^1 ~1 X! H1 ]
  光头依旧沉默。% k4 b+ w; @0 F" x, I& M2 V
  良久,才说道:“我以前,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的教官,虽然我离开了,但是很多信息,我都在关注,我得到的信息是,你的血液里含有一种非常特殊的物质,这种物质可能会帮助人类攻克癌症和心脏病的难关。”
* d) {7 e; x. F2 W( f" x: `  @3 |2 F+ z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一愣,却没有反驳什么,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海豹突击队这个名字,他在柔情月的嘴里听过,知道那是一个很厉害的特种部队的名字。
) X0 q- A1 o7 v  “这些既然你都知道,你就应该知道留在我身边的话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你有权利在自己遇到无法抵抗的危险的时候选择放弃我,但是,必须要为我报仇。”- e- W' O& S8 m' M! c$ s
  虎娃说道。
3 |, I& w" d, |1 P  他相信,自己已经把条件放到了非常宽松了。
3 R, ^- \& R" E  果然,光头心动了。
- C% z7 t4 E, r2 ~  他一直不肯做保镖,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身为海豹的骄傲,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愿意为任何人卖命。" i" a! O+ h! }3 o* W8 ^3 p; z
  犹豫了一下,他终于缓缓的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经过今天,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一些,我可能会被国安的人盯上,而且,我要预支半年的工资。”
. b, ^. }, C& c  x4 G3 r2 }5 `  “你放心,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我绝对会履行我的职责,给我三天的时间,第四天早上,我就会在你的门外等候,当然,你必须要记住,当我遇到我无法解决的麻烦的时候,我会抽身离开,当然,我可以给我保证,我会给你报仇,而且,是免费的,这事关我的荣誉。”. D) ]; @: h3 j! L+ z9 H$ T. }9 v" t
  他继续说道。
) I! y( }, [. d$ I* @6 x6 F  虎娃立马就笑了,毫不犹豫的在身上掏出了一张存折递给了光头。
: i$ s2 {/ k' @( S4 \8 q  t  “这是一张五十万的存折,不记名的,密码在折子后面,拿去吧。”: w* O  W, r' q' G0 w
  他爽快的说道。
, c8 h: Y7 O$ a  光头顿时就愣住了,问道:“你就不怕我拿钱跑了吗?”
9 q( I5 R6 h$ \, ^  的确,五十万华夏币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即便是现在的光头,都有些心动了,这个家伙竟然不问他的名字,不问他的联系方式,就毫不犹豫的拿钱给他,神经简直大到了极限。5 M) z1 E& Z7 @% {7 K' y
  “一个把荣誉看的比命还总要的人,值得人相信,好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我的。”
; q1 Q. s( F- k0 t9 E" h  虎娃大笑着,就准备走,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女人,是你亲姐姐?”+ @5 |- y- `! y- H5 l5 y9 o& H
  听到这话,光头顿时纠结,叹了口气,说道:“是的,算了,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插手。”
/ y. J5 }% Q( b5 p3 W  虎娃顿时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9 p$ Q. ~$ B$ ?8 a
1 n- t7 f! p# k% c
  他是真的担心光头缠住这个问题不放,那他就惨了。
; O+ [' m; X6 `+ ?  出了门,就看到只有木风一个人在门口等着,顿时他就一愣,说道:“怎么回事,她们三个都哪里去了啊。”1 A& T3 ^+ W3 f. }) k
  木风摇摇头,把手上的一个纸片递给他。8 H* x7 F, \1 Y- Q5 @6 H2 W
  虎娃再次一愣,接过了纸片,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娟秀的字:“同顺煤矿。”7 Y) [  J) C7 Q" s; X
  “这是什么意思啊,她们难道都走了吗?”
# v/ D( E( b: V1 ]  他问道。
. Q2 u3 y+ n: f4 `1 ?  “走了,那个写字条的女孩从我这里借了三百块钱,你要给我报销啊。”
3 m8 V3 G) P5 A8 ^  木风说道,一脸的抠门样。
5 V6 O  x  x3 s1 y4 T5 ^  虎娃顿时无语。  j2 H* @) g* S  L7 d
  “那你总要给我说下,这个同顺煤矿是什么单位啊。”
$ ]6 e- d+ O9 r/ _+ l' N( l  这下轮到木风愣住了,奇怪的看着他问道:“你难道都不知道同顺煤矿在哪里啊。”5 e' `4 U3 }: }3 O
  “难道我非要知道吗?”5 n; ?9 h7 |4 b' W
  虎娃奇怪的问道。1 ^  |5 |- U. u7 w
  “当然。”
$ n. o) V( b+ t9 g# Q  木风瞪着眼睛说道:“你是应该知道啊,同顺煤矿的一个分公司距离你所在那个村子就只有二十多公里,我以为你知道的啊。”
# V7 A: ^' A& v# L, ^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 }8 ]. m3 N) e+ m3 K  “你是说,这个同顺煤矿就是那个同顺煤矿?”  z, @9 l& {! X5 P- d. b/ j
  他惊讶的看着木风问道。5 H4 s6 j- h# {0 u
  “屁话,你以为南华市还有几个同顺煤矿啊。”
; j" B- v0 M' V  木风顿时白了他一眼说道。
; R/ v1 B' s# a4 S$ A) U" e* _! s  虎娃顿时就有些凌乱了。
: }# K  ^, }- |% w( @% Z  “我能感觉到,那个女孩应该和同顺煤矿的老总花满楼有关系,我看过关于花满楼的资料,他有一个漂亮的女儿,离家出走有半个月了,体貌特征和刚刚走的那个女孩很像,几乎可以肯定是一个人。”
6 ^1 ~4 q$ p0 ^5 l& e  木风继续说道。4 E7 h* H- b" z  P( [
  虎娃更加凌乱。/ q) W1 u( M6 B7 k& e
  “那你说,她们会不会报复我啊。”
" B; F' }: \4 Z" C0 ]% e  他看着木风弱弱的说道。
$ Z, }  h2 X( s3 b  木风顿时一愣,说道:“那要看你对人家做了什么事情,你不会是把人家两个女孩都给睡了吧。”7 O9 v; U/ ^5 I8 I7 G
  他说着,瞪着眼睛看着虎娃。  V" X) z6 M( K2 F0 }
  “我可问了,人家女孩才十七岁,正儿八经的一朵还没开放的花骨朵,如果那样的话,人家报复你也是应该的。”
! M* `0 b9 X. O- c: N8 H  “你去去去去去,我像是那么无耻的人吗,我告诉你,你这是恶意抹黑,是蓄意打击报复,你就是看我不爽,我看你八成把我叫什么住哪里都给人家说了,你个叛徒,无耻的叛徒。”
8 F2 |6 m4 E) z# ]  虎娃一脸愤愤的说道,脸上露出一抹苦涩。% `' Z9 M, q0 p( }
  “哎呀,你真聪明啊,我还真把你的名字给人家说了,不过我没给人家说你家在哪,只是给人家说你将要去县委上班。”# L: m3 f- x! u) ?( k: e, ?1 H1 z4 N
  木风立马说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我看人家两个女孩好像对你都挺有意思的,不像是要报复你,倒像是要感谢你才对。”; F# @+ J# y8 X8 z1 ]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狠狠的捏住拳头冲着他就挥了挥。
4 f2 g& H0 \0 |3 F6 m  “我艹,你个叛徒,王八蛋,我要不是实在打不过你,一定立马把你放倒,你这种人,放在几十年前,绝对一个大汉奸,你怎么能把我给出卖了啊。”
) G: T7 b9 N0 H' A7 q! P% |  他一脸激动的跳着说道。大不了我不去县委上班就是了,我就不信了,我。“  ?9 q( G4 ~; v( u* h
  他说不下去了。& q5 d' s4 t) ]& K6 ^
  真的不去县委上班,他也舍不得,多好的机会啊,他可不想就这么平白的放过了。
9 B  z4 C9 E3 d" H- k. h  良久,他才看着一旁没心没肺笑着的木风说道:“哎,叛徒,你不是真的把我要去县委上班的事情给人家说了吧。”# |% d# {  C$ G5 \5 b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
, g" ?5 G  C0 w1 l# b9 t  木风立马说道;“还有啊,不许叫我叛徒,影响人名誉,知道的人知道你是在毁谤,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就是叛徒呢。”# Z8 m6 {0 T* a9 T# }8 o7 R' h
  “你就是叛徒,大叛徒,无耻的大叛徒,见了美女就叛变了,还号称是打遍天京无敌手,花丛中一粒美男,我去,你完全就一块大粪,不,你连大粪都不如。”8 _! r; U+ \* ~7 `5 _
  虎娃再次激动的说道。
' w  L6 T5 y1 m# ^' J  两个人找了个宾馆睡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起来,他都不搭理木风。9 P* K. Z3 k! o
  “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你要搞清楚情况好不好啊,我实在帮你啊。”- |# Z$ ]' [6 M6 w# a# J
  木风有些无奈的看着虎娃。. O  X6 {/ M% r7 L
  “别理我,我和你臭了,出卖我。”
$ M1 m9 U3 c: T  虎娃臭着脸说道。
  M4 \5 J- r' C% J+ L3 F4 h9 `! m  他郁闷啊,在他的印象里,但凡是有钱人家的大秀脾气都十分的不好,他是真的担心,一个小的带了一个老的还有一群壮的来收拾他。
* M( |6 j+ s0 T8 u7 x  看到他这幅担忧的脸,木风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如果你真的感觉怕的话,那就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去见县长,去县委上班去啊。”4 p9 n/ [) {8 |6 [* I0 k
  “什么意思?”
1 N! t, a1 |/ t0 S5 E5 l. `  虎娃立马抬头问道。  {5 a5 B5 J! U9 h5 m8 D9 y. C
  “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如果去县委上班,成了刘殿德的秘书,那样,即便是花满楼来找你,也要碍着刘殿德的三分面子才行,不会那么肆无忌惮,懂了吧。”& m% p* V4 H9 u+ m* z% r$ f
  木风解释道。' G% L# ?3 b, t# @9 M9 X
  虎娃立马就明白了,点点头,感觉十分有道理。
7 T( ]% b: [6 @+ g% `3 f  “那好,我现在就到县委去,看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6 y4 s2 Y2 Q" Z+ ^% u( s6 ]
  他说着,拔腿就往县委走。5 ~& u# K  \) {/ S# G  w
  “开车,开车去。”, ^/ L% N* C9 n6 o
  木风喊道。大龙酒店距离县委还有两条街的距离啊。“
' h: z" m: s6 A  N  找了个地方买了一盒好茶叶,这才去了县委,到了县委,问了好几次的路,这才找到了县长的办公室,进去,却只见到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在悠闲的坐在会客用的椅子上看书。4 `# Z/ {' i, R5 \0 t5 j. h
  “你好,请问你找谁。”7 {6 o/ [( L  ?. {8 T2 m' ?$ @
  看到他进来,女人立马就问道。
+ ^" n$ `) _' W  M# G/ q  虎娃则是先被她那一双洁白修长的双腿给诱惑住了,愣了一下,才急忙说道:“喔,我来找刘县长。”
1 {6 @2 j$ }3 G! b# Z# w2 N  在县委里呆了好久,女人也是个人精了,怎么看不出来眼前男人的想法,不过对于自己能把这么高大帅气的一个人给吸引住,她的心里还是十分喜欢的,顿时就笑着脸说道:“刘县长不在这里办公,他在对面的县委书记办公室办公。”3 h2 Y- H4 s& `/ ?- C! _
  听到她的话,虎娃立马明白了。/ Y, H" m7 M7 t; p8 d+ V8 D) k
  刘殿德是县长兼县委书记,但是县委书记的官要比县长的大一截,他当然愿意坐在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了。
8 I( ^* ~+ G- a' |' B- V' p8 Q! J8 B  “谢谢了啊,那,我先去对面了啊。”
. B6 R& a, o# O) J- s  W  虎娃打了个哈哈,转身就准备走,却被女人叫住了。
& q1 X3 H  `# Q$ r) X: ?" E  p( V  说道:“喂,光说谢谢就行了啊,怎么还不留个名字啊,好歹帮你一个小忙呢。”
% K( w9 o2 m2 M7 \2 _! a, d: ?/ Y  “什么情况了,难道她看上我了?”  Q& ~9 A. \2 S1 O5 ], I0 C
  虎娃心里立马就琢磨了起来,立足回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女人,长腿细腰瓜子脸,皮肤很白皙,脸上有一点点的雀斑,画着淡妆,但是也能看出基本的年龄,绝对在三十以内,是和李香草一样的年龄,标准的少妇。3 \. Z' j5 R: \6 p9 |
  胸前并没有多大的隆起,显然,她的双峰并不是十分的挺拔,但是却很瘦,特别是两条腿,虽然包裹在长裤里,但是虎娃能感觉到,这一双腿一定是无比的诱人,顿时就食指大动。
; f% s2 J9 b) Y5 Y+ Q/ M  大步往她身旁走了几步,骤然低头,把脑袋放在她脸旁,距离她的脸蛋只有几厘米,甚至能感觉到她嘴巴里吹出来的热气。% H4 M3 M3 n7 N, e4 \2 T
  “你吃口香糖了啊,薄荷味的。”
* |  Q3 V4 v6 f2 G+ l5 A  虎娃低声的说道。
4 R5 _6 P0 w5 K$ {; _6 _  女人被他靠的这么近,顿时先吓了一下,听到他的话,顿时又愣了一下,有些怯生生的说道:“嗯,你怎么知道啊。”
( {% N" L3 ?& S* O% C  “当然是从你嘴里闻出来的啊。”( I* s2 ~  f3 ]4 Q* V* h( W6 o
  虎娃嘿嘿一笑,说道:“我先不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告诉你我的寻呼机号码,好不好啊。”2 k0 O6 I1 F' u) F) t: v
  他说着,也不等女人同意,就拿起眼前茶几上放着的纸笔,在上面麻利的写下一组数字,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房间。+ t7 o7 O* h! u. C& w! O
  “神经病吧。”/ G! d, e( y! W6 Q0 K3 J
  他走了,女人顿时就在背后骂道,只是骂完了,却又看向了桌子上的纸片,想了想,还是撕了下来,折起来装进了口袋。& G# ~- d, j7 H# N6 o; j
  出了门,木风看着他一脸的坏笑,立马就问道:“怎么了,刘殿德不在,你把人家秘书给调戏了?看你这一副好像是偷了蜜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把人家那个女的给XXOO了。”
  t4 }/ y1 l) }2 d- ~  虎娃顿时无语。/ x; L& _2 j# m  o1 C
  “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文化层次不同,有地沟,不对,是有代沟。”2 P' }% c4 I, {; j6 F
  他哼了一下,冲着木风说道,然后抬头看了一下县委书记办公室的牌子,上前敲了敲门。) D+ s- ~: @& J
  “谁啊,进来。”6 p9 |3 x: |3 Q
  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虎娃听的出来,是刘殿德,立马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1 H, q7 Q" u7 a* U  “刘书记,是我,刘虎娃。”$ E( p# ^& y. u/ B6 s
  虎娃腆着笑脸,把买的茶叶放在了桌子上。我这可不是贿赂,这是家里的一点土特产,我带给书记尝尝,不值钱的。“- {, ]9 I# c: F( l
  他又解释了一句。9 B8 z% |0 {7 i4 m! P/ F
  刘殿德看到他,先是眉头一皱,不过随即又心想:“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是这么滑溜的一个人,这明显就是茶店里卖的极品碧螺春,还正好是我喜欢的口味,看来他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了,这种人,留在身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如果能发展成自己的心腹的话,就更不怕那件事情泄露出去了。”) Q$ ]& ^0 O- F
  这么想着,他立马就说道:“哎呀,是虎娃啊,客气什么啊,还给我带东西了,怎么样,想好要给我做秘书了啊。”+ i! G6 z7 N% X6 M/ R6 A* W
  他看着虎娃用一脸关切的问道。
- k  _* f0 ~9 v& X2 s4 P  “想好了,这么好的差事,肯定想好了,能给您当秘书,那是我的福气。”; _- t7 R7 \1 z$ c
  虎娃笑着恭维了刘殿德一句。) `2 L! \2 V$ L! y4 U5 I0 j
  好话谁不爱听,刘殿德立马就哈哈一笑,说道:“你个机灵鬼啊,我是没想到啊,下面的基层里竟然还有你这么一号人才,不然的话,我早就把你给提上来了。”1 q# B# X! @5 {0 I/ V9 j4 [' @4 Y* @
  他说着,又说道:“是了,昨天和你一起的那个朋友呢,哪里去了啊。”# G' X7 O8 L" l  ^4 Y3 V) E* D
  这个问题,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 @2 I& T! ]) D9 b/ [, j! k- }  他最担心的不是虎娃把他的秘密给说出去,而是那位国安的把他的秘密给捅上去,前者他可以一推三五六,压根不认就行,但是后者,人家可是有生杀大权的,他不能不小心。2 `0 {) y) V+ `3 e: r
  “他啊,就在你办公室门口等着,不管他,让他等着就好,他有的是耐心。”: H& [3 E* Y- _# ]5 g4 z; m
  虎娃很随意的说道,故意把木风给贬的低啊低的。
$ P! r% C- D1 k% U* N  一方面是因为他这会的确是在生木风的气,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知道在刘殿德的心里,之所以能让自己做这个秘书,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木风的身份,他这般做作,也是为了让他心里没底。
0 L7 @5 H6 L9 Y1 o$ y5 V7 T. H  果然,听到这句话,刘殿德的表情就变得凝重了。/ U, E+ _0 b7 F: F
  “能这么随意的让国安的人在门口毫无怨言的等着,足以说明这个家伙要么是身份神秘,要么就是有巨大的价值,这两样随便一样都不是我能扛得住的,算了,还是安分点吧。”
, V. E2 m: f* D" k0 Z  他这么想着,虎娃的工作进展当然就变得无比的迅速。5 ~+ N& t' f7 k( `4 o; u6 Q
  “那好,刘书记,我先走了,后天一早,我一定早早的就来报道。”
# v! {9 }1 g  ~, p5 ]  W" O  虎娃腆着脸笑道,到此刻,他这个县委书记秘书的位子才算是高枕无忧的保住了。
. C- q' e7 o. V5 S  从刘殿德的办公室出来,虎娃的脸上简直像是开了花一样,乐的嘴巴都合不住了,看着木风也没那么不顺眼了。0 A3 k( O/ ~/ _, Q* V  E
  “美女,记得扣我啊,不扣我也没关系,我后天就过来上班了。”
: B, I! A5 ~$ A+ _  他说着,笑着,往楼下走去。
! c! y' z/ K( W; z  对面的女人听到他的话,不由愣了一下,看了看刘殿德的办公室,再看了看虎娃的背影,好像想到了什么,眉头轻轻一皱。7 }0 D" u6 a4 c
  买了些烟酒试过,一路回到村里,到了自己家,就看到自己家已经拆了,正在打地基,刘老虎正在一脸兴奋的指挥着工人干活,看到他回来,立马就开心的迎了上来。
) n4 `& p0 u* L) A3 h  “虎娃,虎娃,你可回来了,今天地基就打好了,你再不回来,明天就要打桩了,这工人多干活速度就是快啊。”8 V5 v7 L7 s) m1 s' B# s
  他说道,喜笑颜开的。7 B' {: v# x8 d; {5 P1 z' H
  人对和自己有关的事情总是十分的开心,虎娃说这个房子盖好了以后分他一间,他干活起来就倍儿有精神。2 e+ ^* i2 s1 Q0 Q9 K
  虽然说他现在也有点小钱了,自己盖房子也能盖起,但是他自己老婆带着女儿走了,一个人住在一个大房子里,难免会孤单的难受,还不如一群人住在一起来的舒畅。
. M8 G) |$ k+ c7 p( h/ r2 d$ n  最关键的是,他看得出来虎娃是有大前途的人,想要和他走的近一点,一方面是亲近亲近关系,一方面也是想告诉虎娃自己是他的死党。
( n7 c$ \& B4 F! H3 w6 e  “嗯,挺好的,你看着指挥就行,盖房我根本就不懂。”- F9 M, S7 @. s7 m
  虎娃很干脆的说道,对于自己的缺点,他从来都敢于承认。是了,我爸妈现在住在哪里啊。“- K4 s: h+ \  f9 g0 u
  “喔,就在王二家里,他家的房子新,离你家也近,就住过去了。”" [! W/ S; O4 S) @3 U- W
  刘老虎立马说道。( k0 `( _$ O1 N
  “走,去见我爸妈,我顺便告诉你们一个大好的消息。”
5 C0 q1 \$ W! S  虎娃满脸欣喜的说道,就往王二家走去。; H% s3 g+ z% _$ a- F
  听到这话,刘老虎不由一愣,警惕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木风,然后就就跟着虎娃走了过去。
8 C, k3 d7 r& M  王二家的房子是前两年才盖的,青砖房,还算阔气,进了他家的门,虎娃就看到自己爸妈正坐在院子里和王二聊天。
) a) S) ~$ k8 c: b; ?4 @; N  “呀,刘虎,你娃回来了。”
8 Y: O( b* {) ~1 k8 c5 r7 ]  王二正好对着门口,看到虎娃,立马就冲着对面的刘虎喊道。& b+ D# X( @6 n7 q0 M
  “爸,妈,我回来了,二叔,聊天呢。”5 h- X# X! p2 {+ c  `1 w
  虎娃说着,把手上拎着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说道:“告诉你们个好消息,后天早上开始,我就是县委书记秘书了,文件最迟明天就能下到村里来。”# E* K" C) O8 Y0 z
  他一脸兴奋的说道。+ b2 M* N8 n5 p. L! N* |
  听到这话,不仅仅是虎娃爸妈和王二,即便是刘老虎都呆住了。
! |$ z, R. i0 v0 R* h- g/ t" k  他虽然听虎娃说过这个事情,但是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变成现实了,他现在感觉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虎娃了。
" P* R2 q* Y/ `! x7 D* A0 W- Y  “真的啊,这怎么,忽然就高升了啊,难道你这两天去县里就是跑这个事情去了?”
# b9 t# @' q/ _4 ~- E  虎娃爸立马就站了起来,一脸惊喜的看着他问道。2 q7 H$ ?6 v0 n
  真实情况虎娃当然不能说出来,就模棱两可的点了点头。
7 K/ ^) z) b% |- v. D  在村里呆了半天,一直看着工人干活,话也不觉得怎么清闲,但是到了傍晚,工人们都回去了,他立马就感觉到一阵空虚的感觉袭扰着心头。) Q- F( m) X# Q& d) S
  莫名的就想找个女人,而且,心里一下子竟然就想到了多日没有见过的李香草。8 G  x: ~9 g6 p& j  |
  想到她那身白嫩的细肉,他下面的家伙就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3 m" x( Z% O! G  “妈的,睡了这么多女人,愣是没碰到一个和那女人身子那么软的。”
! O5 N4 E1 @5 W  他心里想着,就晃悠着往村口走去,木风也站起来紧紧跟上。
) k) s+ {: z) S/ c% q% R7 v* G  看到他跟着来了,虎娃立马就不爽了。
1 |0 c2 n3 Z* J  “我去村口吹吹风,你都要跟着啊,你怎么和哈巴狗一样啊。”- ^. F+ i8 \! o! C
  他现在给木风说话是毫不留情,有多毒辣就多毒辣。
. {  @6 g! @/ E  K3 `' K  木风顿时苦笑,说道:“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你打死我我都不会跟着你的,你以为我乐意啊。”
& h) \' D' @; a2 e. J6 C  他也是一肚子的火气,虎娃三番五次的找茬,让他也是不厌其烦。
' M. j; P6 R9 |3 L5 g  u  “哼,随便你,正好等会给我把风。”
. X) g! {/ b$ n( d% }1 S  虎娃哼了一下,不说话。! C2 c0 {) @3 F' a
  走到李香草的家门口,他左顾右盼了一下,又绕着院子外面转了半圈趴在墙上听了听里面的声音,最后顺着门缝往里面看了看,看到刘大壮的摩托车不在院子里,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冲木风说道:“你就在这看着,有人来了提醒我。”
/ s5 S  q! Z5 }# y) r% L1 g% s  然后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 F/ S3 P  o) c: {/ G: `3 ^  木风正想反驳他两句,却看到他已经把门从里面给关上了,不由玉门不已。0 t) |  ^& y- }6 L% _8 L* S: W
  “玛德,你偷情竟然都要老子给你把风。”
2 ]: i) M- {  r- E( B  他骂骂咧咧了两句,然后就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漫画书走到路边上坐在一块石头上看了起来。9 c1 z7 z) t& h- v/ r# o3 d
  进了门,虎娃先是往里面看了看,然后才扯着嗓子喊道:“大壮哥,在家吗,大壮哥。”/ Q1 \" f' ^: W8 s9 s
  说着,就往房里走。0 A% E0 j# h2 v; j
  因为他已经看到李香草一个人在屋里坐着。
2 c% s) f1 _7 K: H  看到他进来,李香草不由就冷哼了一下,扭过头不理他。
' b1 _! V  ?  ?' |  x; z( y  [  “嫂子,咋啦,不开心啊。”
$ Q  V) c4 z$ l/ ], j8 ~  ?  虎娃说着,眼睛就在四面翻看。我大壮哥在家吗,我找他有点事。“8 }4 F5 f5 m; P8 q
  “死了,他死了,要找他,去阴曹地府去找吧。”1 h2 y" @, v0 t
  李香草气呼呼的说道,一脸的不满。3 T1 ^: E7 m: I- n! b! J
  虎娃顿时一愣,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急忙把脑袋凑在她脸前,轻轻的问道:“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啊,让你这么大的火气。”
& F% F) |. ]/ R# k  n& b) ]  听到这话,李香草顿时就盘起腿往床上一坐,梨花带泪的哭了起来。, z7 Q2 m5 i1 s& s
  “刘大壮那个没良心的货,留下老娘一个人在村里,他竟然出去找了个小女人,我要和他离婚,他还不愿意,你说这世界有这样的男人吗。”% g$ b9 p0 K4 q' P: Y% z( q
  她一边哭着一边问候着刘大壮的祖宗十八代。
5 s/ q6 P1 S" \" c9 k# s4 a& p  虎娃顿时就明白发生什么了。$ ^* L8 a/ I1 ]& u' C; ^) t
  他其实早就猜到会有这种事情的,男人嘛,特别是还有点小钱的男人,常年不在家,待在城里,肯定是要碰点荤腥的。
. A; W  _7 e6 v/ ?* }& X7 ]$ G  不过他也不安慰李香草,而是嘿嘿一笑坐在她边上,两只手不安分的顺着她的腰就伸了过去,紧紧的把她给搂住,嘴巴咬着她的耳朵哈着热气说道:“那不正好吗,他找他的女人,我们办我们的事。”
' ?' I6 J: E& _4 G  他说着,一只手往上,猛的伸进了李香草的衣服里,抓住了一只挺拔傲然的山峰,另一只手则是顺着她的裤腰塞了进去,在她柔软的大腿上抚摸了起来。
# e- O0 {- b) S  M: b1 h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天了,也不说来找我,我还以为你也死了呢。”! |; p" D, P9 J+ G0 y
  李香草一脸气愤的看着虎娃说道,就想把他的手给挣开,只是她的力气哪里有虎娃大,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也就放弃了,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摸索着。7 J) l8 V8 {5 @) Y6 y4 m. s9 j7 z7 R
  “那个,最近家里比较忙,又去县里办了几天的事,所以啊,就没有功夫来看你,我认错,我道歉,我忏悔。”  a7 L7 [+ p% u) ?7 \7 K$ z
  虎娃说着,嘴里已经喘开了粗气,一只手已经摸索到了她两腿间的神秘之处。9 ]( q6 l2 J2 B
  李香草这个时候也被挑起了情欲,立马就反手把他给紧紧的抱住。+ U$ ^1 M7 U4 y, k1 X$ }3 t
  “不行,我要惩罚你,这次我要到上面去,赶紧脱衣服。”
, N+ R. ]4 R0 y6 [, ^  她说着,就猴急的扒虎娃的裤子。
  T4 N) T& t0 g& B/ |  她被虎娃弄过了以后,再被刘大壮的小东西弄,怎么都感觉不舒服,每次,都是他舒服的睡着了,留下她一个人在床上难受的睡不着,此刻见到虎娃,就好像老虎见到了肉一样,立马就扑了上去。  T0 a3 d$ D& i
  三下五除二,就把虎娃的衣服给脱光了,压着她就坐了上去。
4 Q$ {/ a+ `# u7 o5 W" w  “啊,舒服,爽,终于舒服了。”
# a! Q- b, a% x, i' h4 P  感觉到一阵胀满充实,她立马就大叫了起来,自己运动了起来。* j  U! F. U1 ?: L. j. |; L
  在她的身上,虎娃是如鱼得水一般的畅快,整整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此刻,两个人身上都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好像洗过鸳鸯浴了一样。
9 ]( i' C, o3 W3 s' g  “舒服了没。”
9 f. p" c) r+ I) M5 V  虎娃紧紧抱着她,两只手还不断的在她身上抚摸着。不知道怎么的,你这身子,我怎么都摸不够。“$ L& Z' o. M0 S, ~1 X
  他说着,原本十分疲惫的李香草立马就睁开了眼睛,看着他说道:“那你还不经常来看我,白眼狼,总是自己吃饱了就撒丫子走人,哼。”
9 K; H5 C6 p4 b* ?( @: F5 {  虎娃嘿嘿一笑,对于这个事情,他没法反驳。' D- z/ s. d, e: }, r9 ^' n8 h
  其实男人和女人之间也就那么点事了,男人满足了,对女人的欲望就会下降到极限,女人满足了,也想自己一个人睡。; J' q3 i! |) X# S% b. m
  把自己要去县里工作的事情告诉了她,又和她缠绵了一会,看了下桌上的表,已经八点多了,这才提上裤子出了门。
* Q" p3 e+ d6 L4 l  D4 e  到门口,就看到木风坐在石头上看书,立马就白了他一句。
/ i( @2 O$ T/ u, G( m9 h  “我说你可真是块石头,你就不会回去睡上一觉,躺倒床上看你的漫画也行啊,非要受这洋罪,好像我欺负你一样。”& y$ d1 X. F3 t1 L8 Q
  对他的冷嘲热讽,木风已经习惯了,一边收好自己的漫画书一边说道:“身不由己啊,你想啊,如果是你在里面爽到了一半,忽然嗝屁了,那我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但是如果你在里面被人给咔嚓了,那我就惨了,最少一个警告处分加上紧闭半年,命苦啊。”4 C3 _% S1 l. \
  他说着,无奈的摇摇头。* W# a( p4 \$ `* ^- P1 c2 Z4 [
  虎娃本来想再喷他几句,但是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顿时就摆摆手说道:“算啦,今天我心情好,不和你计较了,记住以后不敢再当叛徒就好了,走吧,我要回去了,小弟,快点跟上。”
# b. ~" _4 M9 a  他一边说着,一边背着手往自己家走去。
+ D" o! ]' ?. R3 t  看着他得了便宜卖乖,还一脸大赦天下的样子,木风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9 N, g3 _, @7 z" b9 P! ?' h
  “算了,和这种人生气,纯粹是没事找事难受。”4 R) s1 n( i. o" q% c
  他叹了口气,心里倒是轻松了许多。; N$ \, W5 \6 g4 \
  天色已黑,好在村里的路还算平坦,虽然没路灯,也不怎么磕磕碰碰的。- z' H' c: e$ p) x3 B/ q
  因为王二的家也在村边,只是他的家在村东头,李香草的家在村西头,所以,虎娃干脆就绕着村边的一条好路走,反正有木风这个超级高手陪着,他心里是一点不怕。: E* b$ h% D) _# k
  刚刚走了一半的路,路过村里一栋常年不住人的废屋子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冲背后的木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耳朵贴着墙听起了里面的声音。
" i7 v' ~% w& z8 ]: W7 ~  “快点,死人,你就不能再快点啊,我家男人今天在家,赶紧弄完了我还要回去伺候他呢,你们男人,就是麻烦。”! ]6 g9 r6 t/ Z7 d) F
  “你能不能小声点啊,让人听到了就不好了。”1 o$ h- ]. X- x
  “哼,现在知道怕了,早早都敢啥去了,还当村长呢,就这点胆子,难怪你都五十多了还是个小小的村长。”
5 _) h5 ]( g3 V4 u; \- n  听到这里,虎娃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无比精彩的表情。/ s, n. m" z" X  E
  他知道里面在偷情的人是谁了,是村长刘康复和村头的王寡妇。
/ k. z: n+ I: k0 k( O  和守活寡的李香草不同的是,王寡妇王花草是正儿八经的一个寡妇,二十多岁就死了男人,守寡了七八年,因为男人是病死的,所以村里都传言说她克夫,所以今年三十五六了,都还没找到人家嫁了。
5 u8 q3 `, K$ \. i' x* ]" [  “平日里看着挺老实的一个女人,没想到也是个十足的骚货,妈的,可惜了那对大屁股了,给刘康复这只老狗给弄了。”, K, V3 Q5 |4 b: o. B
  虎娃小声的骂道,然后就往自己家走去。
/ n( Z  Y' j& f: F3 ~9 `  对于别人偷情的事情,他是不愿意多管的。, o/ t7 v7 H4 {! n
  他之所以愤愤不平,是因为王寡妇的那对白大的屁股他盯了很久了,还偷偷看过人家洗了一次澡,现在知道她竟然被刘康复给弄了,心里立马就很不是滋味。
, A; q8 g& N% g1 b* C  就快走到自己家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一个门口,一道灯光在一个女人的脸上闪过,他看的分明,那个女人正是刘康复的女儿刘小菊。; G- |1 z, k" C( M7 p! D# w
  “这个骚货这么晚了在做什么啊,看距离,那里应该是王二贵家,难道她去找王二贵偷情去了?”
4 X* |( u, @" W( y8 |1 \  虎娃在心里纳闷道:“也不对啊,王二贵在县里上班,平时不在家啊,难道是他回来了?”
# t, |& X1 J5 I  U+ A2 O- c  他想着,又蹑手蹑脚的往王二贵的家里走去。
# i! N3 z% o6 e3 S2 n) @2 I  看到他又想去听人家的墙根,木风再也忍不住了。
* j/ v8 c/ T1 O2 P2 r  “我说咱们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啊,这样很不好的。”1 V5 I8 s- w- q( ?" |) w
  他含蓄的说道。' `* V' X% x! t7 G5 R/ l, A
  虎娃顿时就摇摇头低声的说道:“你不懂的,叛徒,那个女人和我有一腿的,我要去看看她是不是和被人偷情去了,如果是的话,我以后就不碰她了,我可不喜欢睡马桶。”5 S2 {8 l+ P: ~% W: w" @) y5 ]
  听到他的话,木风顿时沉默了。
" b" |' V# b3 b' }1 a; ~- Q  看了看天空,他感觉师傅肯定是老糊涂了,怎么会找这么一个无耻之徒做徒弟啊。1 D& e1 |8 `' e. W# P* U
  不过他还是要跟着他。
$ t1 y' v" f2 ?$ i+ S0 h  王二贵的家是在巷子边上,正好屋子的一面墙在巷子边上,虎娃轻轻的爬过去,把耳朵对着墙,正好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 C. t7 }+ T/ a( C+ A
  “好嫂子,我们今天怎么玩啊,我下面给那个不要脸的弄的大了,总是痒的流水,你家里有黄瓜吗,先给我用一根。”
6 M3 J+ J6 j! {3 L, ~7 L& H  听到一句,他立马就爆粗口了,因为他听得出来这是刘小菊的声音。
! g8 l. q0 D  x4 T  “我艹,不是吧,黄瓜,她们,两个女人。”
3 N: I  P! T0 m# r  他瞪大眼睛,立马就看着背后的木风说道:“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进到这屋子里啊,我真的有事,那个骚货,准备给我丢人了。”
: Z! o3 y' A3 j" [/ p2 r  木风纠结,摇头,肯定会被他叫叛徒,点头,却很不合适,顿时犹豫了起来。: q" p2 Z& e" o5 A- S6 p) N, Q: ~
  好在虎娃这次还算开明,也知道这事情为难他了,摆摆手说道:“算了,不为难你了,你身上肯定带刀了吧,给我用下,这总可以吧。”) @9 O0 p2 d5 T, d
  木风还不说话,直接从腰后面拔出一把匕首递给了他。! W0 Y9 \- F* f# D$ v% A1 w
  “这还像是个兄弟。”. h! C! ^9 o* R' Z. u# w) Q- [3 k- b
  虎娃说道,就蹑手蹑脚的跑到了王二贵的门前,把匕首顺着门缝伸了进去,慢慢的把里面的门插给拨开,然后轻轻一推,看到门开了,顿时脸上就露出一阵惊喜。. F5 U: d. c8 u/ I% @) T" w
  “匕首还给你,我先进去了,你在门口给我看着,困了你就自己回去睡觉,古德拜。”1 T. b: \5 x% E# W% a: X
  他说着,就把匕首递给木风,然后在他失神的时候钻进了门里,把门给反插住了。
: X8 N; I, v' ]5 P  t+ S  木风再次愣住,看着手上的匕首,再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心里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7 G2 W% ^, q" G  D
  真的,他真想立马转头回去,毫不犹疑的向上级申请退出这次的任务,但是想着师傅那张脸,还是咬咬牙叹了口气,闷闷不乐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夜视眼睛,又拿出了自己的漫画书,在路边找了个石头坐下看了起来。& o. s: S/ }' a- ^
  虎娃缓缓的走到房门前,两个女人都没感觉到。
5 x2 c5 U. m/ a! ~) J  顺着门缝看过去,他能看的清楚,此刻王二贵的媳妇正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刘小菊则是趴在她身上在胡乱的亲着,手上还拿了一根萝卜在她两腿间鼓捣着。" B7 J( ?; v& G9 ]+ E5 w2 R: @
  看到这撩人的一幕,虎娃顿时就再也忍不住了,大家伙好像吃了枪药一样一柱冲天。- l% {: w, t  Z0 L+ f
  “妈的,太糟蹋了,太浪费了。”& p5 X& w4 [& Z2 p- Q- Z
  他心里吼道。女人怎么能给女人糟蹋啊。“
1 R; K; i! R: f% G9 U6 q2 v  因为他看的清楚,王二贵的媳妇虽然有些胖,但是两腿上的肉却非常的白嫩,胸前的一对山峦,竟然十分挺拔,像是两只小西瓜在胸前挂着一样。9 ]: V4 [+ H1 k6 M3 @
  他甚至能感觉到,握着这对小西瓜的感觉一定非常的爽。% Y; w, r  z2 h. f$ D
  不由的,他就咽了口唾沫,只是也许因为他太入神了,一不留神,脚下一划,脑袋竟然在门上撞了一下。) c6 g& ?9 f3 `( W
  砰的一下声音,顿时就把门里的两个女人就吓了一跳。
+ b1 O* U7 q& @  “谁,谁在门口。”
% @- ]+ j8 h0 k) [) y9 T  刘小菊立马就看着门口警惕的问道,同时把手上的萝卜直接扔到墙角,然后拉过被子把王二贵媳妇的身子给盖住,自己也把身上的裙子放下,这才拎起了边上靠着的擀面杖大胆的往门口走。
3 \) D, o& M6 V1 [  知道自己暴露了,虎娃不由嘿嘿的笑了起来。
" D! v) C$ z  b! ~* D5 a0 M$ O  “是我,虎娃,我听到这边有声音,就自己过来了,也真是的,门竟然都没关,你怎么在二贵家里啊。”
6 R% P1 k% _6 _0 g! e" f  他小声的冲着门里说道。. j8 K6 b( G5 U8 X- Z9 [7 T
  听到他的声音,刘小菊顿时表情就呆住了,有些慌乱的看着背后的王二贵媳妇。7 R1 U) W- ^+ N
  “梅姐,我,我们怎么办啊。”2 a& |6 n3 e9 R: u$ i
  还是王二贵媳妇比较从容,冲着她说道:“哼,怕什么,你看他那偷偷摸摸的样子,肯定没打好主意,你不是说他的家伙很厉害吗,正好,让我也尝尝,我们两个一起伺候他,我就不信,他还不满足,只是便宜他了。”
3 L4 [2 Z, r& K* J$ P5 n5 _* Z" z" ?  听到她的话,刘小菊这才回了神,点了点头,拉开了门,把虎娃放了进来。
& ]0 u( j* G1 T, [; _  “呀,这身裙子不错啊,啥时候买的啊,我怎么都没见过啊。”+ a; P) ?. R4 _; {8 o9 e
  虎娃一进来,就伸手抓着刘小菊身上的黄色裙子笑着说道。
5 k( K9 U4 M& g  N2 T  只是他显然是故意的,手上用的力气很大,而且是往上拽的,一把就把她的裙子给撩了起来,露出了没有穿底裤的两条光洁玉腿,还有身下的一处黑色的神秘。
* ~/ I' G. d; F; i( k. a, [) ?; u  “别,把门关好。”
  N6 n5 `; `# D2 Z0 K  刘小菊急忙压着自己的裙子,担忧的看着门外。8 n) t8 t1 j4 |: `4 W- w
  虎娃嘿嘿一笑,把房门给关上,一把把她搂到怀里,两只不安分的手掌轻轻的在她身上上下摩挲了起来,说道:“放心吧,大门我已经锁好了,保证没人能进来。”
* P9 i# @1 T1 Q' J% {7 j* b; I  他说完,就直接把刘小菊抱了起来,大步走到床前,把她扔到床上,然后直接伸手拉开王二贵媳妇的被子,毫无征兆的就把手顺着她的两腿间摸了过去。+ k4 y& B: U* Q0 N6 @( m( x
  又是两个小时的折腾,等虎娃从王二贵家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终于心满意足了。
$ {4 Q6 X; P7 [  王二贵家的床上,两个女人也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 e, P! \5 z! G! z; V4 ~  “你他妈的简直就是个牲口。”
& c- N7 N# ?+ ^/ u0 r9 P  木风看到他出来,顿时就冲着他骂道。3 _, b8 ~* U5 J$ w6 T* d. _- Q
  他再也忍不住了。3 S" ?9 e6 Q  Z- g7 Z' ^* y
  “我艹,加上前面那个女人,三个女人,三个多小时,你他妈的就不累,我艹,你是不是人生的啊。”
$ A+ \" H7 Q4 C% ?3 M4 @& d0 q  这下轮到虎娃沉默了。7 E+ x6 U) C4 g" U5 S9 D3 S  G% X
  三个小时,他自己不感觉怎么长,但是他知道平常男人就算是吃了药也很难坚持这么长的时间。9 n8 F+ N  G2 k: n
  他不说话,木风继续说:“师傅还让我把这本书给你,让你好好学,我一直没敢给你,现在看来,我还是给你吧,省的以后你身体夸了更加没法练了。”
5 f: n4 ]  q9 @' z6 t  他说着,把一本薄薄的黄皮书扔给了虎娃,虎娃急忙接过来,只是天黑,看不到上面的字,于是就直接塞进了口袋里。9 m. k! F: p* w2 q9 {' a- A6 c
  “放心吧,我的身体很好,而且,我能感觉到,我睡的女人越多,我的身体就越好,真的,好了,不和你说这些高深的事情了,像你这种肤浅的人是永远不会理解的,走吧,我们回去睡觉吧。”5 \- p8 S7 I' r
  虎娃摇头晃脑的说道,就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2 E. Q, A' K% D7 J2 q$ ~
  “他妈的,我怎么感觉我跟着你道德素质就直线下降,你简直是把整个村子人的品格都给拉低了。”
( N/ Y' Z% k/ X4 L+ i  木风在他背后追着骂。
' ]- x, u" u' R  R* j  只是虎娃却浑然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心里还在回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 t' G( R' u6 O# h" Z4 Q- X  “不行,虽然让刘康复搞了,也不能就那么放过,一定要尝尝她的味道,反正骚货本来就是给大家睡的,嗯,就这样,明天白天去找她。”
( d; x% Q7 C- _+ H1 M' K$ j0 E  他心里此刻已经把主意打到了寡妇王花草的身上。
- v. x* D2 p$ q% ?  对于睡女人,他一向都十分的有兴趣,就好像狼永远对肉感兴趣一样,这个混乱的夜,根本不足以让他的欲望得到满足。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