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大嫂、表妹和姨妈【全】

大嫂、表妹和姨妈【全】

  姨妈洗完澡,用脂粉口红涂抹过后上床睡着了。& s# A0 i  z; s- h7 u; O
  - }, V( x  `& Z3 |( h( O! q
  「姨妈,姨妈……」潜入姨妈棉被中的我,摇着姨妈的肩膀叫着她,但是,姨妈太累了,早已熟睡了。
1 e  N1 q. [$ u( A+ E$ A  ^  % R5 n  N2 o) S" A% Z6 h, F' C
  那浓艳的打扮,再加上洗过澡化妆涂抹的脂粉口红味,深深地刺激着我的鼻子。我伸手向她的下腹爬去,慢慢地手指潜入那裂缝之中,但是姨妈还是没有醒过来,我在自己的手指上沾了很多唾液之后,再度侵袭姨妈的阴门。6 F3 w" M. i$ e7 m% X
  
5 L7 u9 U4 s- L9 c  f  「呜……嗯……」姨妈扭动腰枝,依然在梦中,两手围住我的脖子,微微地喘息着。当我把阴门充分弄湿之后,把自己早已挺立的内棒,赶紧刺了进去。
3 l0 E' [5 ~0 ~) L6 _  ; Y( k  g8 U0 n/ S* e
  我很快地把整根肉棒都埋入里面,那温湿的内璧很快就将整根肉棒包了起来。姨妈依然闭着眼,但是扭动腰枝配合我的动作。. ]. b9 @* m3 i2 l3 c( M0 Y9 v" |4 |
  % x2 ^0 f  I" E+ E1 ]
  「老公……你什麽时候回来的?」她一直认为插入自己阴门的人是姨父,她在意识中也没弄清楚,下半身就早已湿漉漉了。
7 W, K& Y' K; c2 Q9 ]3 ~  N2 v  
! o, Q% }, y: {) x( j  「啊…今晚怎麽回事……啊……如此勐烈……」我笑着不语,更加速腰力。4 U+ f/ Q/ a+ `% F/ l' E
  4 ]* G& d7 u8 D( I9 E2 O7 N
  我的情慾,更被高高的挑起。我因为拚命使力,连窗户的玻璃都发出嘎嘎的声音来。
. t) _6 J/ N. B; I( v; r  " u/ M  q& K' N+ o2 T, J% p$ D2 B
  就在这个时候,大表姐突然听到屋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从姨父夫妇的房间传出来的。
# L+ j6 R# t4 }) n! j  3 q% o6 j! g2 {: \8 |& {4 |
  「一定是姨妈在作恶梦?」于是她走了过去,靠在窗边。因为是玻璃窗,她一靠近,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她在月光下,凝神一看,里面是二个重叠的影子在动,而姨妈口中不停发出呻吟声。/ ?0 ^1 @: G+ y4 N  X! m
  
6 {9 K3 J+ c) m, c6 V/ N$ a$ k  r  当大表姐看清楚时,吓了一大跳,「他与姨妈……啊……」大表姐的血如沸腾般兴奋,没想到会是如此刺激。7 ]* L7 i9 [: _3 ?
  
, `" o+ P, D/ \* K1 C$ j  大表姐站在那里无法离开,而眼睛则盯在那里,看着事情的进行。我继续我的兽行,腰部更是勐力地抽送着,并用手掌按着乳房,有时还用口吸。3 w; j" L- K2 I. C8 Y
  $ ^: m5 k' l3 L/ F
  大表姐的身体也像火在燃烧一样,对于二人的行为,她已经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了。于是她蹲在原地,伸手进入自己的股间,开始抚摸起来。虽然她曾有数次自慰的行为,但是今夜特别不一样,整个身体好像要溶化般的快感,一直袭来。在抚摸中阴核开始膨胀,阴门也流出淫汁来。大表姐半闭着眼睛,鼻子的呼吸相当急促,她独自在窗外陷入无限的快乐之中。
% k! d6 D5 s1 K- T  }8 E$ I# K; m  1 x+ }& q( _" C- |
  我开始玩弄女人最性感的地带,我横抱姨妈,右手伸入股间,开始抚摸阴毛,然后分开阴毛,开始抚弄阴核与阴蒂。于是姨妈说道:「啊…干什麽?啊……7 Z* e, u: u1 W  p& o
  4 ~/ i- B* x; Z6 Y! x
  你再这麽摸的话……」4 }9 j$ s' X7 U4 c; O
  - R  j1 h& G: f- U
  她的声音开始狂乱,我则加强刺激,女人的阴门流出汁液来。此时,姨妈发觉情形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的丈夫姨父从未抚摸过她的阴核,而且总是用那没多大用处的肉棒,直接刺入里面而已。
( f5 ?6 W: N6 C- r  
- U5 ?& c7 N! Q  「是你?」我马上塞住她的嘴巴。长长的一吻,几乎令人窒息,姨妈发觉自己的舌头似乎被溶化似的。她终于发觉对方是我,但是,这时那男人的肉棒已深深插入自己的体内了。我并温柔地揉着姨妈的乳房。
( ^2 n$ _# K$ E$ C  N8 n" }  t  3 F. I" j; d: o: @/ b" j
  于是她开始扭动腰部,血液更加沸腾,她再一次体会到官能世界的美妙,牠们像毛发一样一丝丝地侵入她心灵。
; }' X( ?# u6 J. ~5 p$ w" c  ' u0 ^3 Z* ~9 h7 r
  我让姨妈横躺着,我则把脸趴在她的私处。
4 y+ U' i2 j$ K0 n5 t, [  
! _1 n, L: T" v0 T* j  「啊……不要……」姨妈反射式地想盖住那个部位,但我抓住她的手,然后直接亲吻阴部,我用舌头分开她的阴毛,探索她那充血的阴核,并开始以强弱不定的方式舐着。姨妈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腰部不断向上挺,当手指在阴门上掏时,淫水不停地涌了出来。
! r# m7 B9 |# R  
8 `$ A  v5 V6 ]) t! \, x  我手持自已变硬的肉棒,把女人的脚分开,用力地往里面刺。: H9 i' H3 t9 C: s: v5 F- Z
  7 {3 t. n8 a& V$ c6 s& p6 D- S
  「呜呜……」姨妈用白天穿的衣服的袖口摀住嘴巴,而头如发狂似地左右摆动。在溷乱中,我更是使劲地用力,姨妈不停地喘息着,那一付陶醉欲死欲活的样子,我知道,这个女人再也无法离开我了。
: ]( ?. j0 i! [4 H$ v  7 L" {! p' D1 H/ M9 a5 K9 T! l6 |- G
  「呜……呜……嗯……」姨妈拚命咬着袖子,沉浮在快乐的肉体快乐之中。: d5 v! A: u) o0 j8 @
  $ k0 S5 r7 X6 ^
  啾啾啾啾……在月光斜射下,有点微亮的房间,传来肉体与肉体挤在一块的声音。当我正努力地冲刺时,我发觉窗外似乎有人在偷看,绝不是自己的错觉……* [* T0 i# k: a# c/ u8 r
  + ?3 L# B% k' v* s& x9 k' i1 V1 W
  「到底是谁呢?好像是大表姐」! K4 z( v6 H- _3 Q& R
  
0 D, W  O( ?# T. y  「怎麽办?真糟糕,我,赶快离开这里。」姨妈从棉被中坐了起来,脑中一片纷乱,而我反而镇定下来,再度抱着姨妈的身体。. L9 x2 X* C: O
  
3 v/ @+ h) m1 ?/ i  「姨妈,我们如此快乐,我还想要……」我们的唇再度重逢。
2 O9 l2 X# d* l: n  5 u8 v" A( W+ q' ^, N: c
  「啊……」姨妈虽然耽心有人现在开门闯了进来,但是又不愿意放弃我,她心里怦怦跳着,依偎在我的肩膀上,自己去吸吮男人的舌头,这如走钢丝般危险的畸恋,令她感到特别快乐。9 O, Q# Z( L( ^# V' X0 o
    f, D$ P+ {, w, N- M7 q; T
  「我们会再重逢的。」当双唇分开时说道,于是姨妈微笑地回答道。) f" N1 c1 z1 Y4 ]3 j2 V1 o
  3 E: j' v7 _7 p
  「晚安。」) ?# ^; q" G8 `$ |0 r# Y4 b& {, P  Y, M* k
  0 w- B1 N; e1 W/ J5 ^* F% |. i
  我蹑手蹑脚地回到我的房间,一定是他弄错了,姨妈抚着自己的胸口躺了下来。0 h5 B$ J8 W* r
  1 s: U( X9 k% E/ F( M
  下弦月,杉木在蒙胧月光中有一股奇异的美。大表姐与我并肩散着步,而胸口彷佛晨钟般撞个不停。我静静地握着大表姐的手,大表姐彷佛在瞬间触电一样,男人的手比想像中的温和柔软,我的手掌传来她所爱男人的体温。3 T; ]' f5 `5 R6 e8 v% ~. H& d
  
" M4 i9 J" j$ J% g8 a5 f  大表姐她很想见我,好像只要开口,眼泪就会掉下来似的,所以一直压抑着。
: ]' S9 s) f3 T4 ^0 v  ?  7 ?& p: _6 a% X8 r
  「大表姐……」
& `3 A9 b: b- }* P. j& Z  
: c. X% r- Y: u/ h9 |) W  我突然停了下来,大表姐也停了下来。& Y7 |1 J2 J! \+ @2 M$ D. o1 R( m
  
% [! O' \  v7 X5 K1 C  「啊……」: d% a+ ~/ e# n% \3 k
  
( J. m* o9 n3 I9 t% _  当大表姐要出声时,我早已用嘴塞住她的嘴了,那甘甜的唾液在口中扩散着,大表姐的身体也愈来愈炙热。' n# b! K3 j* H3 S: t4 |+ N
    C8 o0 G6 c# k% w: S
  「大表姐,我爱你。」; {7 U4 ^$ V0 z$ Z8 l) f: I  ~0 K& G3 p
  : s9 c" P6 D8 h" m/ S6 ?5 }6 E
  我把大表姐的身体压上,并吻着她的唇,另一只手则去解开她衣服的钮扣。; F# D* B3 j3 ]( n
  8 Z2 X. Z) W1 H# P  [8 K# n. n' H
  她所穿的衣服,并不像穿裙子般容易侵入,所以我只好慢慢解她的扣子。
% ?- ?4 t6 ]$ d, ]: K% Y. x  
# @/ N/ q) ~7 U) G! F  「啊……不行!」大表姐本能地拒绝着,但是我已经将扣子解开了,而且手指也伸入她的下腹。" o6 m2 l6 j2 k1 D+ o' f& @
  - `7 L5 m3 |5 C3 b
  「不要!我……不可以!」
3 s5 }4 G& m3 q* R3 A! M" w, o) K  
  P7 G. I  D5 ?  「大表姐,我爱你。」男人的手指已经伸入她的阴部附近了,她虽然一直未允许我这麽做,但是一星期前,看到我与姨妈那偷情的一幕之后,常常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所以身体很快就慾火燃烧,虽然口中拒绝,但是下半身早已湿润了。
' j! _4 {/ H" D& `* u& Q  
0 g# K7 E3 s5 f& p. o5 k  r  当我的手指在抚弄时,更是发出啾啾的声音来。# m% P9 ~5 J. i, }, l- }, m
  
3 y' N) H7 W4 y8 U8 F8 X1 ]9 o! m  「啊……啊……嗯……」大表姐不停地喘息着。; f; z8 ^% f1 Z; F0 x
  
; V% [% W: x# C( U  「摸看看……」我说完将大表姐的手,拉到自己的股间。  n1 f% M7 p& Z$ d0 D
  
! w& }- K& d2 _; Z  u3 i+ L; @  「啊…」在不知不觉间,长裤早已滑下去,那里是一支耸立的肉棒,她吓了一跳,赶紧把手缩了回去。7 g( T: q7 M6 ?, x/ o
  
  H3 Z3 U4 p% ~5 v: H  「没关系,动一下,会更大的。」我笑着把腰往她身上挤,大表姐开始笨拙地用手去摸它。而男人的肉棒,不知何故愈膨胀愈大,感觉有点可怕。
2 K, t8 V) Q$ L) s2 X; y$ [. u  $ q6 u$ @1 r/ u
  「哇啊…真的变大了。」
6 ?5 Q. Q7 a2 {- ?" Q  
& Y. @( T* B+ d3 e  「很害羞哦……」
  b7 i0 b/ n3 j8 S  
( ~* Q. W" c/ N% I/ K  「你不用害羞,大家都是这样的。」大表姐整个脸都胀红了。我将她的衣服拉到脚下,并将她红色的裙摆拉起来,而将那巨大的肉棒刺入那秘肉中。大表姐也相当兴奋,不知不觉间,把大腿张得开开的,我让自己的腰部稍微弯一下,便于肉棒的狙击。! _$ ^$ m$ R2 D  H# S
  % D$ A' ?) x/ ^# y7 C8 z, P
  「我爱你,我!」然后她积极地挽住我的脖子,而我抬起她的一只脚,将我坚挺的肉棒,一口气地刺了进去。
( Z# a% d/ q9 X' Y8 ~! H! y  + U1 M: H! @( \: M+ v' x2 S5 P" h
  「啊……呜……」& E4 p; _, t' {% D
  7 k- N5 P4 P; k7 }: B  q# q7 h: q
  我的腰开始前后抽动着,大表姐也配合着我摇动着身体。
: i% M" V: G. Y; U  
7 ]) n9 c$ d4 R  「感觉如何?」
: G  F/ R+ e3 {  
6 k$ y$ `. e3 V+ C  「呜……呜……」大表姐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像炙热的铁棒在体内转动着,只是一股痛楚与灼热感,但谈不上快感。我的热根整根插入里面,在男人激烈的运动中,大表姐陶醉在从未有过的幸福感之中。
5 ?+ T2 P# Y1 W( }  + u" d8 J" U( }9 G  Q1 y
  到了第二回合的时候,我要求浓脂艳抹后的大表姐趴着在床上,因为她的阴户略嫌宽松,我从后面跪着插进去,这样能增加些紧缩力。这种姿势,使我的硬家伙挺进去的角度正好和方才的相反。6 }1 q. m  ]8 w: r  z- e& s
  
6 U( ~* n! }" B/ [6 B  她承受的刺激又是别一种滋味。难怪她又大叫出声了「啊……碰到了……4 S7 d- T) a  g8 X
  
! ~4 n$ D4 ^2 ^% a: n! m  h  碰到了,哟……哎呀……」大表姐的肉洞依然泛滥着密汁这次是从她自己的小腹,漫过肚脐,往前倒灌。
) p) N/ T% ?0 b  2 ]7 n8 l# l+ I
  我扶助她的双乳,用力地摇晃我俩密接的部位发出美妙的声音,她紧抱着的头,嘴里哇哇大叫。( K+ w* I# X  ]( L4 F1 b
  " i# q/ m( V% ?% I  _
  我快马加鞭,到后来抱紧她的腰部,全身一阵抽搐,终于发泄而出。% t! k) `  @+ W# M; t  P7 W% j
  
4 a+ t" i8 g# X# Y! t" h+ C/ c& `  大表姐脸上有浓艳的妆扮,她穿着一件低胸的睡衣,隐约可以看见柔软的乳房,那麽雪白地……( x. v: h+ Y# _4 s2 Y- K
  
5 V- z% j7 i9 \  我一颗心开始跳起来了,她走到沙发前,肯定了室内在也没有别人时,我突然两手搂住她的细腰。大表姐停住脚步,让我吻着她的颈背。她的肩膀弧度非常优美,很有魅力。她的手臂光滑而冰凉,摸起来令人感到舒畅极了。
! r9 F" q$ D! N# i& m" [0 J' D  2 o7 I6 ^4 P3 `' `. Q% W7 t( T
  「你是白玉凋琢的美人!」我板过她的身子,深深地亲吻着她的香唇,舌头微妙地勾着她的牙床,下体紧紧顶住她的睡衣……
3 _- b3 O4 r1 T2 [$ l- e  ! F7 H% Q- Y# N* j7 u9 B
  她的两手渐渐地高举,几根腋毛飘浮着,我可以肯定她的阴毛一定不多,但是很黑。我搂住她的裸肩,发觉她轻轻地抖着。
/ X" e) B8 Y7 O  6 j# C% o) Y7 w; \) r5 W5 h2 _
  我出其不意地将大表姐推倒在床上,然后从衣角伸手进去,我的手滑到她稀薄的草原地带,那儿的肌肤有些冰凉,我的手指头伸向她的闭合处,感觉有些湿粘粘地。大表姐的双腿慢慢松开,我缓慢地将手指头勾入她的那里头去。
8 o0 Y& D0 R0 a" Y  
; Y: U, g0 z% |. T) ~  「唔……嗯。」她发出鼻音。: y! t6 j) E/ l5 ^9 q, J8 c
  $ S: Y3 T% x+ ]2 ~, q9 q
  「我要你,我一定要好好的享受你。」我一面说着,一面努力地勾弄她的阴核。大表姐的嘴唇微抖着,她合着双眼,头部往后仰着,颈部透明雪白的肌肤上可以看见微微青色的血管。4 P9 z. e4 \# a$ I$ i! B% M  R
  ( N/ h; E2 R2 G
  我开始解除她的睡衣。在她的睡衣里头,竟然是一点儿什麽也没穿。这是平常难得见到的白白胴体。大表姐张开微微的嘴唇,是一种饥渴的表情。
' z) L0 [: I5 F* K  w1 ~' h  
; V! V. c& A  |' u0 |  我的手开始轻捏她的乳头,用掌抚摸她的乳沟。她的胸部已经开始起伏着,喉咙发出朦胧不轻的艺语。我的手在她全身上滑动,从她敏感的耳朵、颈部而至柔细的香肩。滑过她凝脂般的乳房和平滑的小腹,最后停在她胯下的肉缝处,轻轻地勾弄着。我的手指感受到比刚才更强的力量的包围,如果想把手指头深入内部,不加点力气是无法办到的。- d. q2 v+ m  {- l; `# G
  
. C1 ?5 K$ e9 s; I2 k7 {8 J  大表姐的双手已经移动到床单上,她的手抓住床单,不停地撕扯着。她的下颚微突着,那是高潮将临的颠峰状态。期待sex5接sex4于是我坐起身来,对于这样一位白美人,我最初就有亲吻她下体的想法。
. Z( [- X. A5 I; T  , S" n4 g* `  s3 r, p
  果然,大表姐的阴毛正如我所想的那样,不多,可是很黑。当我将大表姐的双腿分开时,她受惊地叫了一声,随即又带着鼻音地「唔……唔…」叫起来。
0 i1 x7 c  N& H+ \; ]! Y$ X6 P3 ]  1 b# {- _# ^0 m# m' Z
  「唔…唔…」3 Z+ G3 x" @$ R0 Y+ V, t" w
  
" w, i/ t8 e. i* Q& D, b) T3 @  大表姐把脸侧转,好像在忍受什麽痛苦一般,身体不住地扭转……
' L8 N, K# s9 A  : O2 Q: ^3 F3 e- t
  她腋下稀薄而乌亮的腋毛,显得非常性感。我伏下身子,将舌头去舔她阴部的附近,然后在她的阴核上不住地吮吸着彷佛是在吃东西,舌头反覆地移动,轻轻地,左右上下旋着。大表姐很满意我这么做,她忽而传出三两声“嗯,嗯…
8 G9 |! X% B$ D/ w  . l. M" t: w' F5 ~2 m3 Y
  …”的艺语,接着又发出“唔……唔。”的急促呼吸声。
( t* G% i9 S5 d0 }3 ^, d5 X0 q  
! l# x: |7 O# f& O% r) S  我将我兴奋膨胀的部份,送到她那柔软的手中,她紧紧握着,开始来回套动。她的身体像波浪般起伏着,我问她说:“怎么样?是我的大呢?还是……”. F* K3 Q! A/ W- k) d
  # l# N( O& [. `: h2 H% O
  “是你的,不得了。”
+ A$ {# Z1 c% h' V. k8 F3 _  
5 `. c( b1 P) }( j6 @$ v+ k+ l  “谁的硬呢?”
' e& r$ h2 R4 l6 j# q3 i  6 p% f/ H2 E: A# l+ k& _1 B$ M
  “还是你,挺强劲地。”大表姐一面说着,一面自己激动起来,她的舌头开始一出一进的卷着。我凝视着她的下半身,爱抚着。
( u6 L7 q+ Q$ z) i  , O# R# i+ w. t6 ~6 {
  片刻之后,我停止爱抚动作,决定要采取口交的方式,于是我转过身来,使用舌头轻舔着大表姐的粉红色部位,以增加她的快感。大表姐也很技巧地用嘴含住我的命根子,她吮吸着,使我産生一种既紧凑且柔顺的感觉。
# B' d# k0 x  s( |  0 n! }5 n5 M* Z* j& _3 [
  我非常满意,这个女人的一切都和自己事先的想像完全一样。我在浑然忘我的情境里,险些克制不住地射出来。于是我惊觉地、慌忙地爬起来。大表姐的那部位已经相当潮湿,且泛起黏液,以接近快感状态了。
% G) _  A1 C' B; m# c: X- `* ?  3 T; {2 u7 Z4 T3 `5 u( [  k
  我尽量使她的部位突出,以便插入。我将龟头沾了些淫液,对准洞口,一分一寸地钻进去。我用力抱紧大表姐软滑的胴体,胸部压住她温暖的乳房。8 @2 }  Y) u( M+ y8 G
  
; ]/ S. k# [% @2 C  “不要太用力,慢慢地……”大表姐叫着。$ y. I$ ~/ G6 P! j
  
" N% ^" X) `- Y+ b4 z  “你喜欢深一点吗?”2 D9 M  E) @2 R7 q$ A1 Q
  
0 _8 q; d5 C7 J+ R) v( f  “是,喜欢,但是不要一下子狠冲到底。”
8 c0 @  _) o# W1 Q6 B6 W9 c  
) c+ |$ m: N, S  “里面有什么感觉呢?”7 i9 k$ u4 Y; V7 `/ G7 S) d
  
/ O, f4 y: I# s0 Z3 t3 {  “很痒、酥麻的感觉。”大表姐开始发出满意的叫声,缠搂在我身上的手也更加用力。我抽动着,一下比一下深入。
+ E7 C4 S( s/ E* R  
" g) Z3 @1 }2 U4 \4 O) ]7 ]  “感到好吗?”“好,太美了……”她用鼻音答道。' Y0 }( E- N( ~: C
  
2 _" S, {% M2 \7 [  大表姐的阴户里溢出温暖的液体。我知道,这是进入佳境了,于是快马加鞭地挺进。“不行了,唉……”大表姐叫道:“嗯,嗯……不行了……”
" L& Z( c0 R9 M  
' W8 N0 v6 E! ^" F  我从多次做爱的经验中得知,当女人说出这种话时,一定还未达最高境界,因爲真正上尖峰时,女人是没余力说这种话的。我又改变了作战方法,采取九深一浅的插入,这样更能增加快感。
' y! P: J  X+ {/ M" g  ) i1 p1 s, b) S) y
  只见大表姐的阴户出入口渐渐地有了更美妙的感受,隐约可以听见发出“嗤……嗤。”的声音。“你听见了吧?”“嗯……”“真好听。”我说:“真是太美妙的声音了。”性欲强烈的大表姐,全身泛起了排红的色彩。/ V# \0 X; S1 D+ l
  
- H1 m$ C- l% d. B; n" K$ m/ S  我时缓时快,时浅时深地抽插着。突然她沙哑地叫道:“啊!是那里,就是那里。”她的手指不自觉地插入我的背部。我于是更加卖力地插进她的肉缝深处。
' u( u& X: o3 n. I" D  k  
% P' I3 `2 O  |$ I6 L  我搞过她们几姐妹已经有了经验,我的攻击并不是专注在某一点,而是循着她敏感的周遭,处处使力,处处磨擦。而大表姐叫出“是那里。”的当儿,原来就是她阴壁的右侧。她对于长驱直入时,不如对拔出的回程感到痛快,也就是说,她在被击中深处目标的感觉,不如对抽出时那种刮的感受来的兴奋,因爲这时她会说:“那里,那里。”事实上,我在那昂胀的顶头感到了有点阻挡,那儿的黏液特别浓厚,更像有一道吹气微声。
: {- [. e4 j" r, e) {  
2 J' I4 e& L9 Y8 W7 @7 m1 X  我凝神倾听着从她阴户中发出来的美妙声音。突然,我看见大表姐的眼眶含着泪珠,她躺在床上的脸蛋比平常更妩媚迷人,浓密的睫毛,绯红的脸颊,由其她吐露在牙齿外侧鲜红可爱的舌头,不断地舔着上唇,真是叫人看了又爱又怜。
2 \0 V$ ~- q& g. _- \  
8 ]& B. v) X' H8 |( P  我的嘴唇吻向她的睫毛,大表姐的胸部起伏的很厉害。
8 m* a$ X& ]" o3 u' R/ y  9 I. T& ]( i6 K. }8 q1 w( Y: a
  我全身起了一阵快感,终于忍不住地射精了,强而有力地喷出来。“呵,呵,呵……”大表姐浑身无力地躺着。我看见她的嘴唇上艳丽的口红,便俯下脸吸吮着。4 U+ C- z6 H& X% i' H, E
  ' K* r; X! j# w( a
  我那条肉棒虽已疲软了,但她依旧不肯放松地夹着,一点也不想松开。我的唇不停地吸吮着她的香肩和粉颈。她似乎不愿见到光线地半眯着双眼。这种神态比做爱之前更能显露她动人的性感,也使人一望之下,能立刻断定她刚和男人做过爱。
5 ]7 `  V6 p3 x  
# a1 o% u3 E- \- _" C/ Y+ t& t; g! k  “我有两件事,可是不好开口。”大表姐轻细细地附在我的耳边说。“尽管说吧,我愿意爲你效劳,因爲你是如此地叫我兴奋……我爱,白玉般的你……
) s) _3 L4 s- e) N+ W  5 Q& P, K8 ~* N( X; V" x( N: @
  。”“我要的是后面。”大表姐红着脸说道。
7 x- U- U" ~' E7 A+ V; ]) \% t  
+ a' U' {6 e: w( R6 E1 c5 y  我紧紧地压着她雪白的胴体,那停留在她肉缝中的阳具又开始勃起了。大表姐已感觉得到我的变化,全身开始抖动,呼吸又转成急促的喘息,双手抓住了床单,紧张的不能言语。我使用那根恢复了硬度的肉棒,开始行动。9 X/ E% d7 o; H; {0 j$ q
  " [3 L- s' n& ]; E4 Q+ \
  她喘着气,张嘴土舌地。快感迅速地弥漫了她的全身,刚才咬破嘴唇出血的地方,此刻特别明显。原来大表姐在极端高潮时,阴户中的一小部份会突然增大,那好像是凸出了一颗小珠子,使男人的龟头在带入带出时会有一种轻微的碰撞、磨擦的感觉。我现在开始有点儿辛苦了。一方面要使用阳具去擦撞她的小珠子,一方面又得使用小手指去勾弄她的肛门。
  O# y% |9 X/ o4 U  : C+ C6 q- U1 D" c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倒浇蜡烛”的姿势。我让大表姐骑在腰上磨转,然后我的小手指沾些口水,就伸在肛门口轻轻掏着。“啊!”大表姐情不自禁地叫出声。同时那白玉般的胴体开始大浪般暴起暴落,那双抓住床单的手不停的发抖。“感觉如何?”我仰起头问着。大表姐此刻有着比上一回更强烈的反应,她好像十分痛苦地,喘息着回答:“啊,呵……呵,太好了。”我将力气集中在那条肉棒上,咬紧牙根,配合着她的起落而挺进。我看到她的眼神又流着泪水……
0 I( h& z: [/ O2 A4 R3 z  f. r  
3 G* O4 ]- k& Z  大表姐已经到达最顶峰了,翻转着眼珠了,低声地呜咽着。我感到快控制不了了,于是翻起身来,将她压在底下,把她的一双美腿高举着,狠狠地插抽了百来下,终于又勇勐地射出一次精液……大表姐晕眩了片刻,醒来之后,无限娇羞地说道:“我真是爱死你了,你是最棒的男人。”: l9 ~' M/ f  I" D% ^
  ! t" x+ ~! x: k; S8 r
  我一点也不客气地抓住大表姐的乳房,说道:“你真是淫荡美艳的女人,但是你这种淫荡的样子却有说不出的滋味,我看这世界上是很难找到你这种妙女人了。”大表姐微啓朱唇,粉红色的舌头卷伏在嘴中,舌尖贴在上齿的牙龈后面。5 L' g0 l  m3 c7 Q8 y1 u
  
4 I; W0 ^. _" L) z; ?8 h9 a  “我要看你的美妙东西。”看着大表姐的整个阴户,她那粉红色的部位泛着湿润的光泽,两片阴唇微微颤动着……/ i9 F" ?0 W6 K9 h: s/ j
  
; z, a3 b6 q7 x* N, H! i  “你说呀,有什么……嗯。”大表姐好像要刺激在暗处的我,带着非常性感的声音说着。我又揉又摸又观察了片刻,这才一本正经的说:“我当然看到了,你真是淫荡的女人,你的阴户喷过香水搽上脂粉涂了口红,你那里头是柔软的海棉状肌肉,粉红色的,非常美艳。”& U( s7 _: x* J: A6 O
  
: i7 U1 j" ~9 P$ s( q: |  “看够了吧?”“还不够,我知道你正是喜欢被人看的。”我开始俯下脸去,用舌头舔着大表姐的那个部位期待sex6大表姐的小腹开始剧烈地起伏着,双手由紧抓着床单而换到床栏杆,全身宛如水蛇般弯扭着。她的身体娇小,但是乳房却算是丰满的,那么圆鼓鼓地、白细细地,我胯下物早已紧紧了。- ]5 h- b  s0 L6 I
  7 h5 @- E6 h) @4 I# G! J
  我终于不耐烦地命令道:“大表姐,你起来给我做吧!”大表姐撑起上半身,掠了掠散发,抓起了我那东西,张开嘴含了进去。她原先白白的肌肤泛起了红润的色彩。她努力地含进、吐出。因爲是俯伏的姿势,所以丰胖的臀部显得更爲突出。! l, y* i6 l5 u, y, O% I2 s& S% M
  
8 g) `# [8 O/ h; E7 j7 P  我的家伙越来越壮了起来了,大表姐小巧的嘴似乎不容易含住,只见她大口吞了几下,然后放下,喘了一口气又大口地含了进去……我,心想,这美艳女人真是淫娃!
: m" j& ~5 |4 L/ ?; ^1 P6 ]; G  , y8 n: Y. S: `+ r* d* [
  “很好!”“就这样做好了,很棒!”我的那家伙越来越坚硬。只见我一骨碌地翻身过来,将大表姐一推一抱,就密乎乎地覆盖上去了。我识途老马地一插而入,开始缓缓地飞天入地,左冲又撞。; V2 r, A' u  b5 m8 e' B2 p
  
; _( j, j4 a* {  [0 m( h  大表姐两手死紧地绕住我的双肩,细长的手指深深地插入我的背部。“唉!0 c% u, j# c7 y7 [; C
  
3 C2 }% q- V7 o6 }  p0 J7 K+ c* r  ……哎呀,我快要……”她娇叫着。“大表姐,大表姐,你那里面又凸出来了,好棒……”“是,是的。”大表姐急促地叫出声:“我不行了,我要来了……”
1 l* s  Z2 }9 X3 }. G  
$ [7 x, j' ~; u5 z6 Y& X8 ~  我几乎要喷射出来,大表姐用力扭转下体,使我的那根家伙更深入,更转磨得快。  z& O/ Z; C* e2 r) W
  , f5 H( `, [! y% ~, H
  大表姐捧起我那根热滚滚的肉棒搽乾净,并在上面喷了香水扑上香粉,开始又舔又轻咬着。我双手玩着她细腻的乳房,心想:这个女人性欲强的惊人呀!
! y' C. ~# k# P" D3 _- Z  
+ D; G/ |  e, B; @; l  须臾之后,大表姐发出了“唉!”声,放开嘴。我的家伙已经膨胀到极点了,于是她整个身子往上一贴。很精巧地,天造地设的两件性交器立即交合的密不通风,我在下面开始使力往上挺。双手抱住她的腰围,那种柔细纤弱的身体,给人非常满意的一种触觉。; v4 c8 ~4 ^" C6 W- l; o4 V
  
" _2 m) T  K4 ?' {" N3 ^  我两一句话也不说地摆动着。这种偷欢的情境,既新鲜又刺激。我感到莫名的兴奋。我一再地欣赏她那对白白丰满、迷人的乳房,心想:真是尤物,真是难得一见的妙女人。
$ Z% z) M( U. s$ C  4 S" T/ Z* T! |9 z9 J! W) A
  我仅抱住她的香肩,大表姐顶着舌尖,自作陶醉状。我感觉的到,来了,她的一股春水加上会凸出的珠子……“太美了……”大表姐发出了沙哑的喉音。“嗯……舒服。”, `/ a9 J) A4 }2 G0 F& w6 ]
  # ~: O, z$ h* h, T- X
  这时大表姐说:“吻我那里面,吻深一点哦……”我把头探在大表姐的阴户口了。. a, b1 m" E$ _3 s3 o0 Q
  * {' X. `2 @1 D
  这一天,我偷看姨妈化妆,她脸上化好浓艳的彩妆后,我扑了过来。此时我抱紧了姨妈温热的身体,想去解放她令人垂涎的肉体。
* x& O# D) {& `( k" j  
, F/ c  K  c7 ?, P  我把姨妈按在床上,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先是一阵热吻后,急切的把她脱成只剩奶罩和三角裤,然后从脖子沿着胸前、乳沟滑吻到腹下肚脐,姨妈抖动腰身。0 Y% ?9 {. h  W; F; c
  
6 N) N. ?) j# i9 d* @* ~  我慢慢拉掉她的胸衣看见了她绷紧跳脱的乳房,她把头撇开羞着脸,我抓握她有弹性的乳房揉捏着,我继续吻着她的额头、脖子,心灵的欲望正交替着。5 T) u" s; s" Q6 u6 y4 ]- ~3 {
  - F/ x& C; m1 g; E' w; w; B
  她涂满脂粉口红的奶子极爲香艳,我舔上她香艳的乳头,碰触着乳房的上下部位,她闭着眼有点扭捏,我弹握起她的乳房,手按抚着腹丘的光滑,稍微动偏了就摸到肚脐下私处,我慢慢拉下她的三角裤,杂乱的阴毛分布在鼠蹊部和大腿内侧,毛下暗红色的阴肉也微微显出来。那里的肌肤摸起来比较细致,嫩嫩的,平常男人的眼光是无法透视到这里的。我抓紧她的腰,去抚摸她丰满的曲线,臀部。
* r. y  V) o; n: h1 Y( j7 ~  6 U$ B8 N' ?( p+ o. R: }6 w
  姨妈让我知道她如何解决性欲,耻骨和耻骨的叩触让我感受到她大腿下身的性需求。我掏出浊黑勃起的肉棒在她杂乱的臀间阴毛上摩擦,我把手摸进两腿内间,手沾到一阵湿热。她感到我的手指慢慢地伸进,屁股也开始摇晃起来。3 y* P4 J2 {% k8 c
  
+ ], X# H2 u6 I+ C# g* `- m  我挺着阴茎对着她的两腿间摩擦,她朦胧眼睛扭动着细腰。我吻上她的唇,舌头对舌头的交缠加上沾满脂粉口红的口水,在呜呜声中,我把她的腿缠绕在腰上,手指于是就拨开她的两阴片间,摸抚着她的阴肉。) N) Q- V$ `4 A- E4 _* c3 e' a+ d" x
  3 W' p- V6 w% |8 \
  手指一根根的摸动,阴肉渐渐湿润,涨红的阴唇肉上皱摺抖动像是在呼吸似的,她微微张开嘴,眼神呆滞地让我手指的动作在她变成淫荡的神秘地方游移。
7 `* A% x0 \7 P. r9 M9 L  l  4 O$ `; g9 y8 j" j
  突出的阴蒂受到刺激而变硬,手指滑触着她复杂的阴下构造,她兴奋的反映加快了我的动作,我爱抚她结实的屁股、大腿女人的大腿一但打开了就有可能成爲发情的野兽。我的肉棒参露一些透明的汁,挺硬得更直了。我翻过她的身,弯下腰脸贴着股间去观察膨大暗红的阴部,舌头舔啧到阴肉的滑软和黏湿。
% E8 W9 B" A& W6 X  K* B  3 T6 b; S2 G1 i  u, L
  呜呜的叫声刺激了我用两手拨开肉唇对着她的会阴部勐舔。阴唇内外咸腥的味道加上她喔喔的哼声,舔过的口水和阴唇内部迸流的淫汁溷在一起,我的舌头把阴蒂由包皮内翻出,沿着涨大的阴唇内外舔到近于下面的害羞部位,伸进了结合的肉洞。我的肉棒已经膨胀得抖动,她的反应随着我的挑逗也开始激烈起来,肩柙、臀部的摆动对男人而言是很兴奋的,我拉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在肉棒前。
0 G  v. O3 v/ p8 x$ i0 @  
4 h* ^& Y  ^0 I# U  g, M  肉棒一股脑就塞进她的嘴里。整根的没入,那一根直抽插着她的嘴,她用舌头含舔着这个直硬弹性的肉物,她脸上散乱的头发披着,我亢奋地看见她在吸吮我下面的那根。从龟头舔到阴茎根,再抓弄着阴囊,没想到她会跪在我眼前吹喇叭。而且如此赤裸裸地在眼前!6 X3 P  t$ v. t3 c6 o
  
6 m9 [* C/ n) W- M. m2 G1 F1 [0 {  几次的吸吮使我快要发狂了,下半身的搔痒使我差些控制不住,真想要赶紧把肉棒送进她的阴部享受结合的快感。
" w; K: v- R0 G+ S! R  
% n! x- {8 Y* P. k+ [( \. H  她倚站在墙壁边弯下了腰,浑圆的屁股翘对着我,这个羞耻的姿势竟然在我眼前呈现,我按着她的屁股抓紧了腰,分开她的大腿,一手抓着挺直的肉棒碰触阴部肉缝,肉棒对准了肉洞,向前的一挤,插进了紧密的阴道中……) X0 H' Q/ D6 j4 K5 p% g. L
  
; s. ^/ n0 L7 z/ f  她的肉洞包紧了我热热的阴茎。我急着想要抽动让她发狂。一次又一次肉膜互相的摩擦,她仰着头喉咙哽噎着,胸脯的振动和腰臀的摆动,噗吱噗吱的挺着屁股配合我的动作,忽深忽浅的抽插动作加上她平时难见到的舒爽表情,我很用心地扭着屁股,转着那一根想要更深入地被肉膜拉到洞内,加强运动。她阴道受到背后体位直接的冲击,丰满屁股的摇晃夹着男人的那根扑吱扑吱的进出,乳房被我用手包握着,她害羞的摇着头,这是多么淫靡的景色啊!) L( ]( c6 Z) E+ J0 y8 }+ u
  ) a0 o: e, ~9 @3 g% ~+ L8 o6 L
  肉棒在洞内乱钻摩擦,她紧闭着唇、时而眼神像似无助望着坐在旁边的我,我腰力的摇摆加强了,我努力的干着。那根硬挺的阴茎地用力干着姨妈的阴部。" ~, h7 O- u* u& {* _0 d
  
6 O2 o1 Q6 U- `$ H: h* h8 x  姨妈感受到了快感。: e  u: i& J% q* B/ _  p* c
  $ m2 w7 V* e; V+ \/ x) C
  在体内进进出出给她快感竟然是我的阴茎,女人的身体真是奇妙,给她刺激和快乐的,就一定是她的男人吗?在我眼前一对裸体的男女正在做性交的动作。
, C, X5 s- ]8 u% P, |  
* H" x# N2 H1 S$ f% }4 d  我趴在姨妈柔软的背上加强抽插的速度,姨妈的洞内开始渐流出密汁到大腿边。面对男人的贴身动作,透红的脸颊加上下半身夹紧的抖动,她已经很兴奋了。交缠了很久,我突然停止了动作,插出了满含着淫水的阴茎“你在上面吧!”
" n- q8 e. G4 J$ A  " L) }% y+ h# W: U6 N% j
  女人在上面是很害羞的,这样的体位就会改变成女人主动。但对姨妈而言是很刺激的,姨妈迟疑了一会儿,动作缓慢地两脚跨过我的脚边,一手抓住我的肉棒,一手撑开自己的肉唇,蹲者身子预备把臀部接近我的大腿上。对准了位置屁股坐了下去…嗯…!
# i1 S5 ?0 A- l5 U  
  j4 P2 Y& C) m3 M* }  一个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姨妈全身赤裸的骑在我身上。姨妈两手撑在我的肩上,摇摆着屁股噗嗤地上下套弄我的性器,胸部在我的眼前晃呀晃,我还不时的用手去抓那两粒奶子!# w: U0 k) C. d5 P
  & |$ F7 g$ @6 u
  姨妈撇过羞红的脸,长发因摇晃而散乱披肩,她仰着头挺起胸脯接受我的冲击。哼哼哼地套动肉感的臀部来表示她的淫强。我现在在下面已经无憾,我更努力的向上顶,从下面看大胸脯的晃动更是刺激。! r/ [6 b, h( i5 ^0 M) ]
  
4 O3 h& q0 h4 }) H; \  扑嗤扑嗤的声响以让我沸腾到极点。随着快感的增加,肉体的冲击快让她的理智迷昏了。
: _, s9 z" E3 j  7 B* {* g+ m* i( E. W, z7 d4 T. M3 ~
  我抬起身来,抱着姨妈做起正常体位。温暖的身体及汗水,让两个人默默地透尽心力,我加速地抽插着她的阴部,手一直摸她的丰满屁股、大腿,把她的一只腿放在肩上进行刺激一些的交合动作。姨妈的阴肉这时一阵紧缩,一张一合的急速蠕动使得我感受到她要泄了身。
) H3 J- o7 F9 I8 I  6 [+ {- B' v- X& u# q' _6 \2 ~: b
  “我!啊……啊……啊……射…精…液…给…我…!”姨妈已达到高潮,我抱紧了她,腰身贴紧耻部咻咻咻地把精液射到姨妈洞内…/ ^: L5 S9 v* V' H
  
/ {  t2 f7 ^1 B3 s5 E' |  我摊在姨妈的身上,激情的余韵使两个人的胸口是一直在震荡着的。我疲惫的抽出阴茎,摊躺在一旁喘息着…姨妈两腿张得开开的…,我只见一股白稠的精液缓缓从她的两片泛红的阴唇之间流出来,那是我干姨妈射出的精液……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