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木讷

木讷

  刘翠翠看着满身的泥水,泪水不争气地淌了下来,下半夜开始下大雨刮大风,
. ^$ I5 X; h3 _, _她负责打扫的这段路两边都种着树,刘翠翠把那些树叶子扫起装到垃圾车里面拉# K7 x5 D: r8 Q1 C8 C, ]
着向前走的时候,一辆小汽车从她旁边开过去,车开得很快,溅了她一身水,车
* H9 l; w* \# r, u9 S! n上的几个小伙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其中还有个孩子从车窗里面伸出头指着9 \% q/ A* u( j- X  r
她笑。
8 T) J3 U9 w( V' W/ ~- C9 o- @4 r) h0 O+ e; m
  这些孩子一个一个都被家人惯上天了,一点都不知道尊敬老人,刘翠翠想这
9 \9 x  x3 p1 p要是自己家大牛在外面这样,非打断他的腿不可,想到大牛,刘翠翠又叹了一口5 W3 J! h9 E$ T
气。
9 Z* r; g3 ]9 E9 e% ^
/ m0 r% N4 O5 s# u; c  上次大牛承认了那一百块钱和工钱都是被他拿去找发廊的女人了,刘翠翠当
$ R) N. F$ S, g* z6 I! A" s1 m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牛去发廊找那些女人不用讲是日逼去了,她是个女人,  u! {6 B& O, [; y
总不能和儿子讲日逼这些事情吧,虽然大牛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自己是他妈,6 V3 J3 X8 `6 B
但是大牛这个孩子都已经快三十了,是个结实的男子汉了,让她开口和大牛讲这0 i. a6 k/ ^' Z4 S5 b  `
些,她觉得难为情。; j7 B& o. f0 w" u6 b9 ~. h

1 I" A& W# {7 O0 k* ~! W  刘翠翠当时就狠狠地骂了大牛不该乱花钱,具体怎么乱花,她自己倒是讲不) s, q" o6 Y' H) v& K/ Y2 F
出口了,大牛一付怂样挨她的骂不出声,看着大牛那么一个男子汉跪着像个小孩- l7 J. x  Y* ]+ {
子一样听自己骂他,骂着骂着她就心又软了,大牛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上惯的,( j! i* k8 _2 P, C* [, w
肯定是大牛实在太想女人了,才去找那些发廊里的不要脸的女人。' K( O! o3 p2 d+ W7 `) Z( |8 {
2 s. v; d6 r1 m) y, h# h
  刘翠翠一想到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女人真是丢尽了祖宗
* `4 |' M& E5 C的脸面,一个个都不愿意去正正经经上班,天天就靠买身子赚钱,离自己住的房
( G/ {! f4 v0 o" K: n子不到两里地那边就有好多这样的发廊,那些女人们穿的裙子都差不多能露出屁
/ K4 |! {* {/ F4 z股了,天天不知丑地站在门口,看到有男人过来就朝男人招手,有些不要脸的男2 q. p% y" {* {& B# z1 Z0 }/ [7 c
人就真被招进去了。
1 ?. g. v1 A! f. ^8 R8 A: L0 j- y; }5 z7 x( O- d
  这些女人都是祸害,不晓得有多少家的女人为了这些不要脸的发廊小姐跟男
, Q7 y4 R7 g( c0 O. K3 E人吵嘴打架,这些发廊小姐一个个都是狐狸精,能把男人迷得不归家,大把大把
) i/ J) U: e  ]; X" X+ r7 t* t9 W的钱就掏给这些小姐了,大牛要是掉到了这个无底洞,这孩子就毁了,刘翠翠想, z8 E8 [' _. @
不通,有些发廊离派出所都不远,那些警察怎么就不把这些坏女人抓起来。7 |1 N  S* Y& L' U, B
! _2 u0 c3 j) q+ o
  刘翠翠还担心一件事情,前年村里有个媳妇跟他男人吵架,一开始大家都不
/ @- X* E7 b' }, f* _# z$ Z知道怎么回事,到最后两个人闹离婚村里人才知道,那个媳妇讲那个男人天天在
" U+ i$ `' X5 q) y0 h) ?! x外面找不三不四的不干净女人,回家还把病传给了她,刘翠翠不知道那是什么病,, \) z& C/ i' b2 i! x
不过村里人都讲那病治不好,前几年看什么毛病都没有,拖几年之后一旦病犯了
" J3 u, u8 C+ J+ E4 |& T人就要死。$ C% P* Z* `2 j3 y" o0 |1 \

( Y. W  a+ ?* _7 p+ c: I  刘翠翠不由得担心大牛,这孩子要真是得上这病自己一辈子辛辛苦苦地拉扯
' ^) G, h3 W/ t/ G3 ]& }他的心血就全废了,虽然大牛不受别人待见,但在刘翠翠眼里就是个宝贝疙瘩,$ W4 k9 c" T9 g
刘翠翠都不敢想大牛如果得了那个病,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 W, ]# K$ J, Q  d$ P' F
5 Z+ o. [& P+ z7 [+ {  恨那些女人的时候刘翠翠也想过,大牛就是想女人,有个女人给他搞他就不
7 `5 G8 ]6 r% Z# \会搞那些发廊里的不干净女人了,可是哪有女人愿意呢,要讲到女人,自己倒是
( ^8 s" y" E: Z! q) b& W  @1 P5 f干净的,一辈子除了大牛他爹谁也没有碰过她,可是自己从大牛他爹死后就从来
0 C# B/ G' ^7 L7 q不想这些事情了,更重要的是自己是大牛他妈,大牛那是自己的亲儿子啊,亲儿
3 _$ v/ x( {" J0 x子日妈那是畜生都不会干的事情。
0 M8 ~9 H: b! X4 z8 V
! D* z. {5 k% @2 ]' [8 J: X, P  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大牛这孩子就是自己的命根子,要是大牛出了什么事" Q- w# L  i% Z$ N) O8 z* H% d, b) w
情自己连命都不想要了,还顾着这张老脸有什么用,现在除了自己在乎大牛还有
6 I, ]3 ?& @: c3 f8 E: n" q+ `1 X谁在乎他,除了大牛在乎自己还有谁在乎自己,娘俩虽然有不少亲戚,但现在就
. j, W& k9 y) M; K像是孤魂野鬼一样没人管没人问,难道自己真的看着大牛就这样被那些坏女人毁
$ r6 V7 k6 v6 l% f1 R* B3 E/ n% M了吗,再说自己这个小院子一年都没人来几趟,关起门来娘俩的事情又有谁能知
4 I+ C0 w* u0 U- N* D: Y3 ]6 v4 v道。" b, H0 J+ F% |0 f

, F. e, C8 R, e' b- z6 e, d  刘翠翠狠狠地骂自己不要脸,自己是大牛的亲生母亲,哪能在大牛身上动这# O. i0 z, L& n% K6 [9 V9 t4 k
些心思,这比那些发廊的小姐还不要脸,那不但是自己做畜生,还让大牛也做了
5 x- V; [( W$ S1 ~畜生,这些想法坚决不能再有,但是又有些舍不得放下这个能让大牛既不用被那
* |; D. O' }) o) Y1 E些女人带坏,也不用花钱去找女人的办法。5 S* R: m* V7 o  ]8 W
$ A& J, R- f: b2 j, h4 z
  刘翠翠这么胡思乱想地就到了家,大牛昨晚没有回来,工地上为了赶工期在
( ^- N$ N; \; _加班,有几个晚上都是通宵干活,早上也不回来,在工棚里面靠一会就接着干活,: b' h, o" @' d9 r) Y% x# [$ `1 _
刘翠翠估计今天大牛白天也不回来,她锁上了院门,关起了堂屋门,就在堂屋里
+ r* ?. `2 o) \) M面脱下了身上的湿衣服,把大盆搬到了堂屋,烧了两瓶开水洗澡。
/ i: }2 p  k' B0 H9 Y, f
9 _4 y% j4 Y. V+ X9 ~! l' ~  大牛感觉到胸口里像有一团火在烧着那么难过,昨天出门没有带雨布,今天
  F' l4 B7 c* U. g9 c9 n清早雨下得跟瓢泼一样,雨水打在脸上生疼,顺着脖子往下淌,冰凉的水一点也' s: ^  W* ^$ u1 F" ~: i
浇不灭心中的那团火,他使劲地蹬着自行车往家赶。" u! M  [4 U& P7 H7 u& s/ }

5 H' ?7 t/ W, ~& r6 c  自从第一次去了发廊之后,发廊里的那个年纪大一点的小姐让大牛着了迷,
' n+ x1 V1 c5 E; C+ n那女人有三十多岁了,一次和大牛日完屄后女人告诉他自己家里有两个孩子,老; D2 p5 R' h; _5 ]- F0 X6 r* r
公瘫在床上,逼不得已才出来做小姐的,大牛听了很同情她,所以经常想去看看
$ G  N$ `) `4 s3 j8 x/ k这个可怜的女人,所以不知不觉地去的次数就多了。
8 }4 L1 L% N0 y/ C+ V
+ b* j" Z( r0 g! q  还有这个女人在日逼的时候就像那些片子里面的外国女人一样骚,大牛还没" o  p* d. k4 g4 a
开始日的时候她就开始哼了,让大牛的鸡巴马上就能硬起来,不过后来大牛就不" Z, N1 _2 N6 `& |3 t2 u: @2 u& n5 g# J
像第一次去的时候几分钟就能射出精水了,后来他每次都能日半个小时,女人也
  t6 N; r7 q; N1 g; v) P哼的声音特别大,大牛也能听出来那个女人后来哼得跟刚开始哼的声音都不一样,( q- n& j4 ]0 y, r- ]$ d
一开始女人哼的时候气都是顺着的,后来大牛使劲日的时候那女人哼起来气明显' g: m" d8 r9 p! @6 K; c' w8 a
不顺,有时候正在小声哼哼,然后大牛突然日到底,女人就像是老公鸡一样仰着
/ t- ?  O" Y3 ^* n$ i  q头大声地叫,声音像哭一样。7 Q5 j& e* s) a4 ~& d8 J
1 `' x* r& Z! d4 I! ^( I: H( K# G
  大牛感觉有点自豪,他现在知道女人被日到像是哭了一样不是难过,而是快" {( F( J" q$ ~' T2 _4 f
活的,而且那个女人讲一半男的都不能把女人日到那么快活,虽然不明白怎么回7 A- U3 t/ c2 ?+ ~3 M: y
事,但是大牛就想听见女人被自己日到像哭一样的声音,那个女人后来也和大牛  z* n1 g" B4 Q* _1 I
讲其他男人日他的时候都没有像被大牛日那么快活,跟其他人日逼是在讨生活,5 U/ z" k+ {* T5 R; D
跟大牛日逼是舒服,心里头天天盼着大牛来日她,每次日完屄那女人都帮他洗鸡
3 E" G/ A% i7 i% T$ m) N) l# s巴,帮他穿裤子,还跟他聊一会天,大牛平常不想讲的话都愿意跟这个女人讲,2 |5 [$ _( {5 q8 i8 }6 [0 m6 V: ~
他感觉就像是她男人一样。$ l. k- ~, N4 S( f. e

  k2 m3 t- |/ Q  大牛不到两个月就去了十几趟,直到上次发工钱的时候大牛才慌了,他把工
5 r; R4 n+ W1 `! }4 Z资拿在手好几天没敢跟妈讲,到最后还是被妈逼问出了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妈1 X, t" T+ `2 R
只是样子很伤心,骂他不该乱花钱,那样花钱就是败家,但是也没有再讲他多少,6 E) I* R% v  g* L  b4 V
妈的态度让大牛更内疚,看到妈每天早晨六点就已经扫完大街回来,大牛想不能" b+ Q; q% L) k7 U% _- h+ t
再干对不起妈的事情了,不能再花钱去找女人了。
( S  O2 A  i/ L1 n* l
- }/ `7 ~* ?8 T/ @1 [  后来大牛还是有些可怜那个女人,有两次就跑去和那个女人聊天,那个女人3 J8 q2 `9 r( ^$ x8 K) ~9 k
一开始很热情,就又要脱大牛的衣服,大牛讲了没带钱想来聊聊天,女人就不那- K$ q" M  g/ s3 N- {2 m
么热情了,没聊几句就送他走,让大牛不要耽误她做生意。
7 ~! Z/ A' U  `) p3 v) H4 R# T+ c' N1 [; |' B4 @% k
  两三次之后再去女人根本就不搭理他了,旁边的那个年轻一点的女人就不停
; T4 b: x" U" q8 l地赶他走,大牛才有些明白过来,原来那女人都是在哄他想让他掏钱,有钱的时- E& ^1 ?8 c: j: e3 Y
候就对你好,没钱了就不会对你好言好语了,大牛觉得那女人讲的家境怕也是假
% b+ X2 W; [8 H, A的。
0 J4 e4 o: }& t; e3 v
. X: U  C) p; ~$ f! Q0 g  h$ p  以后大牛就再也没有去找过那个女人,他闷头干自己的活,下了班准时回家# ]6 g3 K& ~& |. x( A% ^& |+ `
帮妈干事,日子跟以前一样,但是大牛却觉得越来越想女人,原来虽然也很想女
( o7 u  N3 j( ^) O0 r人,但是毕竟不知道日逼有多爽,自从去了发廊之后,大牛就再也不想手淫了,( g. Q% R5 y9 |9 X+ z3 H$ Y2 Q2 z
女人们日起屄来那些像哭的声音,还有那肥奶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大腿把自己
3 ]; k) U( R4 y% u7 d% [" S的腰盘得紧紧的,还有那屄里面暖呼呼的,水出得像自来水一样,大牛觉得手淫/ }" F- ~2 ]' j% _6 M& f+ K1 L* U3 T
太没有意思。
6 `; i) Y; Y. B4 T  e" R( o' S1 g* {5 `5 d
  可是大牛实在不想看到妈伤心的样子,就只能自己苦忍着,后来大牛有天在
9 s" Q* @! q0 k( @0 v* h2 Z梦里面和那个发廊的女人又日了屄,那个女人还怪他怎么不去看她了,醒来之后6 d3 ^& \8 P- C
大牛发觉裤头贴在身上冰凉的,原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又射出精水了,精水虽然
/ V& y$ n# v% d9 l射出来了,大牛却感觉更烦躁,更想抱个女人再真正地日逼。5 G' ~3 _) y. S, ~

2 e. O7 [0 m- Q  ]2 ]  这几天加班,没日没夜地干活,大牛也没时间去想这些,昨天晚上干活干到: g6 y5 R. N# C! A9 a2 Z+ F6 N- c
四点多,老板讲活进度差不多了,让今天大家都休息一天,还让厨房里面早就烧9 R/ ]! K0 a. ^
好了几个菜犒劳了一下大伙们,让大伙吃了饭喝点酒今天好好休息。0 B9 j! j. l8 u; \9 `, c5 l
) ?$ ~5 T: v" k! Z3 S5 W5 @8 a
  大牛几乎没喝过几次酒,白酒端上来之后,可能大家伙觉得白天睡觉不需要
% t$ \: i# Y+ F0 z! m干活,就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大牛只要别人跟他端杯他就不好意思,不知
: e9 d1 V! A( h5 R( q不觉的酒喝了十几杯酒,头开始发晕他才知道不能喝了,吃了一点米饭骑上车往# M# T' x& r2 F) j% j/ C7 H
家赶。
* i' P( s7 ^& n% U& p* J' J% A" G. S# S  }4 z! z. O
  这些天来大牛脑子绷紧着干活,从来没想过女人,骑车往家赶的时候,心里
! h& b8 ^& i% q. Q3 k$ |5 X1 I2 _就松下来了,清早的路边已经开始有一两个行人了,心情一松下来,大牛看到女
- x' Z" m: c6 P% |3 F的就开始不由自主地把眼睛对着人盯住不放,看着那些扭着腰走路的女人,那摆
0 v( s( S7 A: T: s  `来摆去的屁股,大牛那被白酒烧得有些难受的胸膛就烧得更难受,似乎能蒸出白
8 S3 U" k1 Z5 V气,胯下的鸡巴也开始硬起来。
- [8 Z  B/ D& @: X" V; L
( U8 {. V* L5 W" [# d  有些女人看着这个冒雨骑车的土小伙,不停地用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就掩
8 S8 Z% G6 V( R8 l7 t着嘴笑,那笑容落在大牛的眼里,更是让他心跳得厉害,因为这些笑看起来很像* I/ R! z+ P* k* ]5 w* C1 j
是发廊里那个女人的笑。# T& d2 |# `5 N7 O4 `# w& ~

- |% [; c( Z& X3 [  浑身雨水往下淋的大牛回到了院门前,院门从里面锁上了,大牛没多想就掏
: o* ~- t$ c* c1 k出钥匙,把门上一个铁片掀起,就露出了一个门洞,手伸进去摸到锁,很快就打
# `3 |! W2 s6 k3 t0 L& W开了,把车停在院子里盖上雨布,他伸手就推开了堂屋的门。
# }/ t. ~, K8 d9 M/ x
1 M1 @& Y' B' M  大牛的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屋子里面妈正坐在大盆子里面洗澡,白白胖胖! K4 ^% a: [# M$ G) R9 y
的身子晃得大牛的眼睛有些花,腰不像刚才路上看到的女人那么细,上面堆上了# Y& Q! y% {! q) B
一点肥肉,那一对肥肥的奶子挂在胸前,拖得有些长,像是茄子一样随着妈的动
: E( p' N2 z2 w( @2 p: _4 M作来回晃着。
& K) ]& u6 G0 }
2 E$ i  {" E; U( S- B) A* R  刘翠翠正在搓洗身体,雨中好像听见院子有些响声,仔细听又听不见,估计
5 F9 c- f* ~& P% F: w是风刮起了什么东西带起的响声,就继续洗自己的澡,堂屋大门却突然被推开,
2 B& s, d; ]% o' B4 }+ j惊吓之下回头一看,大牛正张着嘴木桩一样站在堂屋门口。
5 Y9 ]: g4 V( Q/ q: a; u
  O6 d% B6 Y) m  刘翠翠立即感到耳根子都烧红了,慌忙用双手捂住两个奶子,站起身来想去2 x- [( I  S! U  A4 r4 i
拿衣服穿上,又感觉不对,赶忙一只手慌忙去捂住下身,另外一只手横在胸前捂0 b# Z0 `+ `  k& ~7 e$ Y
着奶子,她自己现在特别后悔生了这一对大奶子,一只手怎么都捂不住。
$ V& D4 J) U  b+ g% g) W3 l9 O6 Z. V- c/ L  H
  大牛就愣愣地看着妈先是用两只手捂住了奶子,妈似乎想尽量用手遮住,可
$ x+ M8 f/ I4 y. A3 J* e4 ~是奶子太大,妈一捂,奶肉就像是小孩子玩沙子一样,从妈的手指缝里面跑出来,. C* X  U4 c7 X, ^' w: ~2 m0 H4 H
妈越是用劲捂,奶肉就跑出来的越多。
4 q; g% k2 X$ Z
: P) E- D' [' A* E  等妈站起身子,下身一大片乌黑的毛就出现在大牛的眼睛,那些毛都延伸到, n/ b% B3 Z  b0 G8 U) `: l
了小肚子上,虽然妈马上用手挡住了,可是手太小了,旁边还是有很多的毛露了
7 |. e3 U; G0 b4 ]; b3 x出来,就像是地里的野草一样,被妈的手按得东倒西歪的。
+ g6 b2 g/ G8 s0 k
+ ~) M8 `5 r' S  妈抽了手去捂下面,上面的两个奶子一只手就更捂不住了,奶子往下垂着拉
. {+ n* e* l4 ^7 Q得有点长,妈想捂住奶头,上面白花花的奶肉都露在外面,妈慌忙去挡上面的奶) I; q5 P! W8 z; `4 v# e( A  D
肉,两个紫黑的大奶头又露出来,像是熟了的两个大葡萄,妈用手不停地遮挡奶/ t) D: n4 z8 y* s
子,看在大牛眼睛里就像是在搓揉着自己的乳房一样。
) |# V% j8 L/ D+ ^( h
) w8 J) D$ c4 `3 R) C4 n  大牛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眼光跟着妈的手不停地移来移去,满眼只有那因为. l7 T  r' H' E1 P, e' [
被手不停上下遮挡而带得乱晃的奶子,以及那一蓬怎么也遮不住的乌黑乱毛。! d4 h, l/ O" c" ]8 @6 L$ u! @) w# j

% N, C7 d  e' E0 N' v8 Y  一阵空白之后,脑子里忽然涌进了许多场景,录像里那些外国女人使劲地揉0 d. [# j" M1 J
自己的奶子,鸡巴日在屄里面的大特写镜头,发廊的那个女人帮他吸鸡巴的样子,
$ ~" l4 D6 E8 c& H那女人把双腿翘得老高地让他使劲日的样子,还有那个女人日快活了像哭一样的+ l4 P' s+ K- c: U) J! a
声音。
: _( D& ^8 ?$ T# {; |4 U' N8 J5 a2 F/ i8 a
  这些场景和酒精都在烧着大牛的脑子,他的眼睛逐渐浮上一层血丝,变得赤4 u5 B6 }* o# P7 R1 S- U- K
红,好像胸口里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一样,大口大口地呼着气,呼出的气像是喷着: b2 `5 f) }5 F+ ?" {- ^
火苗一般吱吱地冒着热气,我要日逼、我要日逼,大牛满脑子就这一个念头,他0 ]8 N: n3 M; E9 e
低低地吼了一声,向刘翠翠扑过去。
" U4 @: ?$ g4 b# Y: K/ ?! D3 h3 p6 z0 Q% O
  刘翠翠慌乱地挡着奶子和屄毛,却发觉怎么也挡不住,大牛爹原来最喜欢自
' h6 k2 b5 i0 t" Z" q己的大奶子和茂密的屄毛,她现在宁愿没有这些,她醒悟到只有披上衣服才能挡
$ S8 N4 O' E; P. ]6 V9 I) ^+ Z住,回头看到大牛呆呆地看着自己,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赶紧冲向旁边放衣服
% l! B5 i  `; W8 {5 Y5 d; h的椅子。" B( T; i$ d7 C) a" w5 l+ D
# Z0 ]& {, m7 d9 ?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刚跨出澡盆一步,就发觉自己被拦腰紧紧地箍住了,大
1 B9 Y% c7 g8 s! B" `7 z+ S牛的脸往自己的脸上凑过来,带着浓重的酒气。( x& r! G) E  M4 A0 ]- s' H$ \
: U' V( r7 p" D( q4 `: }: a
  刘翠翠一下子就懵了,大牛这是把自己当了女人要日自己,她死命地推着大& i  ?# `! |. @) v( i# E. w
牛的胸口,两只脚乱蹬,想挣脱大牛的怀抱。
# }8 n4 v  k) s9 d! F) @
; N+ L. F( ^0 U; j3 a  刘翠翠的一只脚还在澡盆子里,这一蹬立即脚下打滑,身体往后就倒,大牛
' x: t0 K# f1 u只管抱着刘翠翠想亲她,就随着刘翠翠的身子一起倒了下去。% C7 l& |$ J0 l

/ l0 I+ d0 g1 _6 H5 e) V  刘翠翠仰面朝天睡在地上,背部摔得生疼,大牛那壮实的身子就紧紧地压着. A* z6 M( _+ [( F3 L
自己的奶子,嘴唇在自己的脸上胡乱地吻着,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下身,直接就抠
# u, @/ d1 n8 S) Q9 b进了自己的屄里面。$ K; P- G% H8 b$ v
+ K  S9 A7 y! f/ v* Y
  她也是脑子里一篇空白,只知道亲妈和亲儿子日逼是要被老天爷下咒的,传2 r: T* o0 {' N% \
出去自己就没脸见人了,她不停地摆着脸,躲着大牛的嘴唇,身体不停地扭动想
* [' b8 ~9 Y, H, F把大牛翻下去,一只手推着大牛的身子,一只手死命去挠大牛那只抠进屄里面的/ O" w6 f  e& I4 s( J& a+ l& c
手,边流着泪喊着:" 大牛你这个畜生,我是你妈啊,我是你妈啊,你怎么能这
8 f/ ~4 }  f8 b. R样对我啊。"
$ [% h+ z1 _8 k) Q! t1 v2 X# Y5 v1 p: p( s3 n
  大牛只觉得妈的屄里面很温暖,刘翠翠在手上挠出了一条条血痕,他也不管$ {  f0 v6 i8 ^( ~* z
不顾,刘翠翠喊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见,他紧紧地用身体压着刘翠翠不让她反动,
  W& _+ C4 q6 }  N( Z一只手不停地用手抠着那温暖的屄洞,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n( A+ ~. S- O' d% ?3 e

5 [, i. i5 ^% ^- n4 Q+ q8 t  刘翠翠感觉到大牛在解裤子,更是慌了,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想掀翻大牛,可
7 X% Q/ ]0 @* Q8 l是大牛壮硕的身子和牛一样大的力气,让刘翠翠根本翻不起来,她只能希望大牛0 _- |. `8 p, d' W5 {
能听见自己的话,一遍又一遍地骂大牛:" 你这个畜生,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妈,
6 k- B! Q! A( [, ~  B早知道我就把你掐死算了。"
) ?8 Q$ w: }& h8 Y/ Q+ q( [1 g. u+ c& w* B3 V
  刘翠翠感觉到小肚子被一根硬东西戳着,又热又硬像是根从火塘里拿出来的1 Q2 v, a+ N9 f# z! T. L, Y. e
柴火,她知道那是大牛的鸡巴,大牛的一条腿开始使劲地往自己的双腿里面挤,8 o. j( E! Q. m6 L1 U. G0 [5 F% U
想把自己的双腿分开,刘翠翠不再扭动,放弃了其他的抵抗,只是用劲全身力气
1 y" n# _, ~  A! X  C把双腿死死地并住。; C' U+ X& f  z- j
- ^* E/ X2 N8 H' Z) \9 n8 y
  大牛已经被欲火烧空了脑子,只想把自己的鸡巴挤进温暖的屄里面,刘翠翠
4 l1 i, E4 z% W3 V( C9 X4 w  }: T# C两腿紧紧地并着,大牛用腿试了几次都没分开,他向后坐起身子,用自己的双腿
2 z2 o& r4 e) Q压着刘翠翠,双手开始使劲地去掰刘翠翠的双腿。# O7 u1 p3 D) r# f7 @6 I5 H
5 T1 [2 q$ [, x% M
  刘翠翠终究是抵不过大牛这样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紧闭的双腿被掰开,1 ~' K- b8 ]9 ?6 `( w
大牛又狠狠地压了上去,那根火烫的鸡巴就在刘翠翠的屄沟里不停地乱戳着。- [! v& c  k/ X/ a/ ?6 N( c
) P! }9 w$ L7 `, D# P. k
  刘翠翠不停地扭动着屁股,不让大牛的鸡巴日到自己的屄洞里,好几次大牛/ P/ V# r$ H' j1 N+ b# m# z
的鸡巴都日进去了半个龟头,又被刘翠翠一扭腰给滑出去了,母子俩经过几分钟
  A- K+ O6 G8 F的折腾,都有些气喘吁吁的。9 ?7 G' K. a# K3 }4 v

( M4 F. G% y: E4 M6 K* y5 x6 `  大牛心里越来越焦躁,鸡巴就在屄沟里越来越用劲地捅着,随着两人的不停
% _+ N. w' [2 w+ \; q- |9 E扭打,身上都开始淌出汗来,屄购里面也越来越滑,大牛乱捅着,忽然觉得鸡巴
9 H9 k' s9 E8 K9 }7 L; J3 E: y日进了一个好温暖的洞里面,一下子全部日了进去。
$ R3 I6 g' ]2 l# ^, |. V. @2 `
( O6 B* F/ Z  D6 W* ?. m, C  刘翠翠在扭动着忽然感觉全身都像被刺穿了一样的一阵剧痛,一根巨大火热1 v7 v0 R4 p3 q  K+ }! W
的鸡巴从屄洞门口一下子捅到底,涨的她的屄像是要裂开一样难受,她知道大牛; {% K  i5 V0 C
已经把鸡巴日进来了,一切的抵抗都不起作用了,紧并住的双腿像是被忽然抽去. H" `( `, L8 ^7 ?
了力气一样打了开来,泪水再度从眼角不停地流了下来。2 E# v( P8 V- A3 h2 M8 B
( ^+ `0 Z3 K5 o% `
  作孽啊,真是上辈子作孽啊,刘翠翠感觉自己这辈子一定不得好死,大牛在
, B8 q$ @" [. q$ j底下使劲地抽动那根巨大的鸡巴,刘翠翠除了感到疼,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 ]- j7 g* A# B* G# m只是喃喃地念叨着:" 上辈子我刘翠翠做了什么孽,老天爷你要这样对我。"
0 F4 p; X. o8 }% W# s5 N8 \) u' P2 o. p4 D* z, V& j
  大牛只觉得底下的屄比发廊的那个女人更紧,虽然水不是很多,但是大牛根3 ?4 w  H' h, M; ]0 A! X( ^! M
本不在乎这些,只是那温暖就已经足够了,大牛觉得自己好像在这样的温暖里面; N, u* W- T1 l9 D0 x' c( H, H& L$ \
呆过,虽然他一点也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但是他就是觉得这种温暖很亲切,
; e( [- {2 t7 ^3 B) ~很让人怀念。- \* w8 p. x, g

4 F# N; B* y4 O8 e1 _. B, E  鸡巴在里面好像也能认得路一样,不停地盯着最前面的一团软肉,有时候那- n1 q  t: P, r. L* p# Q
软肉还张开了一点小嘴,鸡巴就紧紧地顶在小嘴上磨着,大牛平常日发廊的那个
6 X! G% v6 R% H% v6 d( O女人都喜欢很用力的日,但是大牛今天不但喜欢很用力地日,还喜欢这么慢慢地
; x* I& ~8 P  Y  z" w5 \2 R; I磨。
" ?- K$ e  _% d: ]# |8 m2 ^; {+ c( c: M  O1 g; k
  刘翠翠有些呆滞的心神被拉了回来,虽然屄里面被大牛日得火辣辣的疼,但
; V1 D0 o5 x$ n3 k是当大牛磨起了屄芯子,就让她觉得身上有点发颤,感觉到自己的屄芯子开始不! `0 J. d9 A3 W2 S" F
停地往外冒水,不一会,一阵滚烫的水浇在了屄芯子上,让刘翠翠全身有了一点4 J" }8 q3 t/ s) j9 g
酥麻的感觉。
* w& S; n. B! k  e  \% k& e5 f6 `3 }: M% I/ `+ H% @8 B( {
  大牛对着屄芯子磨着磨着,屄里面好像水开始多了起来,也更温暖,这些水1 `& R, q/ ~/ {! [. g
让大牛更添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什么时候也在着温暖的水里面泡过,而铁硬的
! g. @) N/ r9 v) E- _* l鸡巴像是遇见了克星一样,开始向外喷着精水。$ o4 j) m; `. `: e- ?1 C5 D$ G
第六章" d- }# S8 J  |0 ^. V" ^$ c
5 l) f; \6 z+ ]
  刘翠翠不知道这两天是怎么过来的,她这两天一粒饭没有吃,一滴水也没有0 L0 V' ~) p% v+ Y! F/ M4 V8 \) F' }& U
喝,晚上迷迷糊糊根本睡不着觉,白天醒了就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床上,连堂屋都
; D0 i; d$ N. @% a* o) s2 \" t没有去过,空荡荡的家里像是个棺材一样,刘翠翠只想呆在这个棺材里再也不出
% P. c- ?- E' W) q8 I$ S2 N去。6 O2 h! R( Y) A$ `
& n6 {) P/ H9 {
  死了多好啊,刘翠翠一想到大牛像个野兽一样在自己身上干那种事,她就觉
9 N5 Q9 p: k. x2 _: s得心像是被针扎一样,下身已经不那么疼了,可是刘翠翠觉得自己的心疼得厉害,
, {: j9 G) J4 j2 k5 B' M! W养了这么多年就养出这样一个畜生,刘翠翠看了看床脚处一个塑料瓶子。
2 U! T8 t2 ?8 Y& u
$ L0 w. M' [0 a4 }8 x3 y  a0 F  瓶子里盛着的是老鼠药,刘翠翠第二天就拿到自己房里,她无论如何也想不% d7 q& p- l3 Z7 _1 Y5 L  z- a- F
到自己这一辈子居然还会有大牛爹以外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竟是大牛,大牛爹,
' Q- N1 r$ Z% S& {我实在撑不住了,你还是让我跟你在一起吧,婆家人不帮我,娘家人不帮我,我
& \0 @, I4 m. P% I4 I/ a* e就自己想办法攒钱,可是大牛这个畜生还这样对我,大牛爹,我不想抛下大牛的,; @: d. d+ |6 p9 w0 D
实在是这个畜生伤了我心。  r# I8 l8 v6 D- c

: D1 \+ M9 `1 Y5 E7 r. J  刘翠翠几次拧开瓶塞,将瓶口都放到嘴边了,可是都没有喝下去,每次她都
$ E' T4 }) O( Z2 q( l4 L6 ]1 l想起大牛瓮声瓮气地问自己的病好了没有,想起大牛一头大汗帮自己干活,想起
' O: ~* L* p( P' a" Y7 ?大牛干完活回家手上拎着半斤肉,刘翠翠早已哭干的眼睛里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淌. H9 B& `. u8 j4 T
眼泪。
6 E1 ?5 J$ A7 B0 a7 s$ U& [$ k& m# [; e2 ~' @# z  d6 D
  她好像看见大牛偷东西之后被人家一群人围着打,好像看见大牛在大街上穿
& ]  S% q+ {0 P- t# A着烂布条一样的衣裳在垃圾箱里面翻吃的东西,好像看见大牛一身病睡在桥洞下# F# b" u. Q% t" z" Y4 J3 }6 W1 h' x
面等死,刘翠翠那药酒再也喝不下去了。
3 b  z! L- P/ ?2 S6 }8 u, c9 `7 ?* B' z# S! p/ s% Z( x- j% G
  大牛干完那事好像清醒了一点,推开门骑着车子就跑出去了,跑到哪里去了,
& }' }3 u' Y: O6 w" F9 p0 b+ ?刘翠翠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就这么一个人在屋子里,想着自己的心思,那里也% ]5 N1 E5 u$ m3 @( d# T
不想去。
1 t% T- L- I3 E3 ?5 b- P: ^) T% R* i% f3 K4 L+ [4 [. X
  第三天的上晚,院子门口传来敲门声,刘翠翠虚弱地走到前面开了门,是跟
. y! e0 w: N" Q8 G5 [: z8 ^. `. Q她一起在环卫队干活的张大妈,这两天刘翠翠没有去上班,大家伙比较担心,怕
' m0 ^4 N% }3 {# }+ x她出什么意外,张大妈家里几个孩子,要死要活的总算是都拉扯出来了,知道刘
$ q$ W3 f9 s( J, ?$ k( a翠翠一个女人带个孩子更不容易,两人平时关系最好,所以张大妈特意过来看一
) l0 m/ P: B) Z# t下。
' c/ b9 L" s: e8 K
. q" d0 _+ l1 O+ s1 j  张大妈看到开门后的刘翠翠吃了一大惊,刘翠翠脸上像是橘子皮被风干了一1 q4 p2 W, K8 c! t, G% E
样皱巴巴的,嘴唇干得起了一层层的皮屑子,眼眶深深凹下去,眼珠子像是不会* e$ {% A9 _) P3 a
动一样看着什么东西就死盯着看,张大妈赶紧把刘翠翠拉进屋子里面,也没问什' {6 G4 Y' N0 k" ]( g
么,先在炉子上少了一点开水,到厨房里就着开水下了碗面条,打了两个鸡蛋,
) x: n3 d. l0 e7 l半喂半塞的总算让刘翠翠吃了下去。
4 c: ~5 ?0 ^: x( `; v% a$ J" q1 T# t* @4 K" N! [* j
  吃了点东西的刘翠翠像是回过了一点神,呆呆地看着张大妈一会,然后像是
% J2 n% z- n0 B. c, h# ?8 X2 L孩子一样突然紧紧地抱住了刘翠翠放声大哭,声音撕心裂肺的。: a# y0 G) D' `4 S4 S

# T2 j" C3 B5 f7 I2 D  张大妈就这样抱着刘翠翠让她哭了半个小时,等她哭声小了一点,才边拍着
  p2 P% z0 O( v9 @$ @她的背边哽咽着说:" 翠翠啊,你怎么就把自己熬成这个样子了。"( M: ~/ B, T) Q5 Q. N. A( F9 L- p

+ O2 F; r2 b+ T$ Q+ y  张大妈拍着刘翠翠继续说道:" 翠翠啊,咱们都是苦命人啊,不过这日子再$ X, ?/ c9 W: N
苦,咱们也得熬着过啊,你都不疼惜你自己还能指望谁来疼惜你,再讲了,你这) v" R/ S- m0 E% V8 U2 W
样子大牛看到该多难过,虽然我没有见过大牛这孩子,不过听你讲得多,这么好
$ k6 J4 \2 T/ T& t4 S4 x* S' V4 g% a的孩子你就舍得扔下他一个人吗。"
' ~  y, J! V! M
! I1 u( x4 c) Q; u0 m! [; v  " 我不晓得你究竟遇到了什么难处,不过老姐姐我过的苦也不比你少,日子
2 s" }# ?' C8 w0 N. z+ f0 ?不也就这么一步步熬了过来了吗,虽然那三个儿子成了家就不顾我这当娘的,也
8 Y0 z$ u9 M/ X  ]不顾他爹的病,不过我也不恨他们,看着他们都能成家立业,我心里也高兴啊,
/ E5 j: E8 T0 O0 W9 r9 x7 P* F: [: m我们不就是为了这些孩子活着的吗,翠翠你想想大牛还没娶亲,你就不想看着大
/ o5 F! @! a9 g, s% P牛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让你抱吗。"2 H  x9 F0 |& Z5 N- s  _* n# m

* z& n4 F" {. z& Z8 q) P) m+ h6 e1 p  张大妈继续拍着抱着自己小声哭的刘翠翠:" 翠翠啊,别看你现在日子过得6 _6 X( o, c. @
难,其实有时候老姐姐我也羡慕你啊,你家大牛是个多孝顺的孩子啊,别的不讲,$ f$ h" g0 c8 T; W$ g
现在有几个孩子出去打工的钱能交给娘啊,要是我家那三个孩子都能像大牛这样,' G  y7 j8 p5 u; R: a
我半夜做梦都能笑醒了,又这样的孩子在你身边,什么困难能过不去啊。"
  z$ j' e" x. _
( i( P, e1 |7 n  刘翠翠的哭声小了很多,只是身子还是一抽一抽的,张大妈见刘翠翠情绪好
1 z6 ^% o4 p$ }+ S+ _8 G" y' e了点,就问道:" 翠翠啊,你要不当我是外人,你就讲讲你遇到了什么难事,跟
  L% `# Y/ @+ b1 F老姐姐唠叨唠叨,心里也会好受点,别一个人憋在心里。"
& _. {, l$ Z+ n- d$ C+ K' ~
$ l! f* _( M) @. d1 H  张大妈感到刘翠翠的身子似乎有些僵,过了一会还是放松了下来:" 张家大* V+ J$ ?7 t: Y) s
姐,我也没什么,就是心急大牛这孩子没娶上媳妇,偏偏大牛这孩子还不知道好$ @/ u1 g; K: Q3 R
歹乱花钱,想着想着我着当娘的都灰心了,还不如跟了大牛他爹去了,眼不见心
$ K& V  D, J. W' ?不烦。"0 l: X2 r. z. ~

+ B( D. D3 t! O, h) A3 e  张大妈脸一嘟,用劲地拍了一下刘翠翠后背:"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糊涂!' A8 Q% Q1 |3 @9 j  d1 x- ?7 t
孩子总有个不顺心的时候,不过他什么时候都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就这样扔) S, i1 B% ^4 w; l8 B) _
下他,孩子要是知道你走了的原因在他,以你讲的大牛那孩子的老实性格,保不' j' }$ S) E# n5 Z$ Y
准就能跟着你也走了,这么糊涂的事情你能干嘛。"
4 a" L# v$ V# i; T& \0 N. i. S+ R. u9 o  m+ V# f1 x
  " 再说了,我还以为是多天大的事情,不就是花了两个钱吗,你讲大牛不抽
  L' y- i) p+ L) [4 ?2 F7 j9 D烟不喝酒的,又不赌钱,还能花多少,你讲讲是三千还是五千。"3 j$ G7 j: S6 F. ?  J* ]
6 ~5 T) v; v0 Z2 X: W- @2 K
  刘翠翠的声音很小:" 花了一千五。"  `4 s  e/ @% ~

  U# v- ^# x7 @# A' m9 [- W/ O! }1 p  这回张大妈倒真是开心地笑了:" 照我讲啊,翠翠你就不对了,现在年轻人
6 u; R/ p7 B2 x2 |4 z+ ~. d5 d手脚大一点在什么地方不能花掉个一千两千的,大牛是你的命根子,他要什么你1 e, p% a9 P0 V( k$ T
能不给他?娘俩把日子过好了就行了,那些个一千两千的事情能算什么。"
4 S" x/ R; N9 s. B4 w# r3 u4 f9 [% S
: T; @# L+ {) L% l% V; ~  看到刘翠翠脸红了红,张大妈估计刘翠翠心里有点动了:" 讲得你都不好意
' l* q# t; ~' s思了吧,本来就是,不就为这一千多块钱吗,至于要寻死觅活的吗,有什么苦日4 [" |9 P' E5 P9 c  O& n
子娘俩一起扛,大牛要买些什么你能给的就给他,只要大牛这孩子知道好歹就行
/ w8 R8 A: \/ z& L0 A5 b了。"
" |4 ]5 d  S+ T3 r$ D4 e: p
6 A" i9 i6 N. n3 a3 y2 B5 X  刘翠翠脸越来越红红润,张大妈看了放心多了:" 你看你这两天都搞成什么
" w  h8 e0 @, Y: T5 g7 @样子了,刚才看了我都怕,吃点东西好多了,要不这样,你要是觉得还有心结,' t$ ]. J2 c* a3 L
你这两天就到我家去住,大牛让他在外面自己买点吃的就行了。"
! M0 `! n. ?5 X0 Z7 L5 O! K. R! V
  刘翠翠摇了摇头:" 我就不过去了。"$ a* B8 Q2 P  c* Z2 X9 o

& e2 d6 H" a# R+ Z4 z$ _# v6 `  张大妈又给刘翠翠倒了一杯开水:" 不过去也行,别再这么糟践自己了,你( W; b1 {8 n1 g2 h( Y! j
明天再休息一天,环卫队那边我跟带班的讲一下,讲你生病了,明天不能去,后
7 Z6 g+ x* ^, ?: G, Z, H! P天你可一定要来上班啊,好不容易才找人进来的,别本都没赚回来就不干了,你$ F. ^% o; L  R
还指望着赚点钱帮大牛娶媳妇呢,想想以后你日子好着呢,我就先回去了,还要
) U( ?4 Q% L; W$ [" O给老头子做晚饭呢。"2 m9 I# g! N; X1 B. ]  d

+ k: {  k; P: l* G9 A; ~2 B  " 哎!我后天一定去,张家大姐你慢走啊。" 刘翠翠站起来要送张大姐,张" E: t3 a# ]2 W/ \8 X/ i% Y
大姐按住了她:" 你好好休息,后天还要上班呢。"
$ w* V" n& p$ E* U* ~: P
1 v9 O, B* S" s) D9 {4 D: V  张大姐走后,刘翠翠捧着张大姐倒在桌子上的开水,心里不停地在翻腾,这6 d  r5 u0 j7 k+ n$ v
两天发生了这事,自己就一个人闷在屋子里一门心思地想寻死,其他的都没有多, S# \1 B7 O% c0 l- q! f( x9 f  H0 D
想,现在想想张大姐的话,大牛那就是自己的命根子,自己撑到这个岁数不是一
. g* R2 o9 r# j& O3 g! v/ P" A3 l切都为了他吗,大牛这孩子要是哪天回来看见自己死了,那这孩子说不定真能跟
% P+ \% a$ j; I' M% _着自己去见阎王爷了,自己只想着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能见人,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p4 l; O- V3 z. u- G! C2 _! ]( y  w
可是自己死了大牛能活下去吗,大牛即使能活下去他这一辈子他心里不是都得有# O1 D* J1 c, J. ]
个大疙瘩,自己的亲娘是自己逼死的,大牛还能有脸去自己的坟上吗。1 O; w+ ^3 f7 F8 W; j
. j4 {! Y3 y! s, F! t
  讲来讲去还是大牛娶不上媳妇才会发生这事的,要是自己有本事能早几年帮
/ {! A! E4 M5 g& ~3 f9 `大牛娶上媳妇,依大牛这孩子的老实性格,能打自己亲娘的注意吗,刘翠翠回想
7 T6 p( M7 e5 |, T  \3 o起那天清早的事情,大牛那通红的眼,那浑身的酒气,肯定是喝多了酒,大牛打1 f# q) c7 _; N, {* q$ \! _
小就没怎么喝过酒,那也是大牛喝多了酒才干出来的畜生不如的事情,这孩子原; _6 w" l  S( l5 m4 Q' s/ m  N2 Q' {
来不也在家手淫,从来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过。, b4 b% f( \$ g! R4 m
4 p5 A2 f& f- Q% [& ^* P. B# H
  刘翠翠想起大牛,泪水又是不争气地往下流,大牛啊,妈知道你忍得辛苦,
% V/ ~8 @( m  U# f不是妈不想给你,实在是因为我是你妈,你是我儿子,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不能3 k! s, f% l- [$ S9 J' ]# I) X1 L6 N. `
给你的。$ h/ y( F8 x* U
7 _% k1 C! ^( f' k# t
  刘翠翠想起大牛推开门在雨中哭着推车往外跑,还在门槛那里摔了一跤,歪
# _  O1 V8 {6 V& y  l  a! }歪倒倒地坐在地上边哭边扶车子,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大牛那样怕过,也没见过大. a* X* ~0 F. k8 ^; s4 ^: V- A5 a0 C
牛那样哭过。刘翠翠心里又是一阵发紧。
' l- T3 A. \' T5 v0 m( X. M$ X' [9 L- c; f9 o* w' `) G" U$ E
  张大姐虽然不知情,但是张大姐的话在理,大牛向自己要什么,只要能给的
9 R% n* n  k& b就给他吧,已经做出了这伤天理的事情了,难道自己死了这事就没有发生过吗,
3 Q, s$ R) s. k2 ~+ h+ Y1 t6 }死了又能怎样,大牛爹就会原谅自己吗。4 X; A- f6 B6 ]' a/ Q: W3 f8 }
, x: q! s8 H$ b3 M1 s2 q
  这样的事情是犯天条的,要是老天爷降罪下来,自己死了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E/ K- R! ?& F
那这罪不就要降在大牛身上,想想大牛从小到大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地好不容易拉
' F/ V- Z7 G7 _6 w' |扯到现在,刘翠翠狠了狠心,老天爷,大牛这孩子喝多了酒是无辜的,你要是降* a8 l6 B5 V& K. d, ]* m8 v; z
罪就都应验在我身上,把我这个老婆子收去了,千万不要降在大牛身上啊。
( y/ W4 h. J& C5 z8 [( J+ T- E& l/ U$ s' Z$ t3 ?1 n
  直到杯子里的水已经凉透了,刘翠翠还是呆呆地捧着茶杯坐着,像个泥做的
% S# X' U- s9 e! }人一样,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刘翠翠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像是活过来
( w: x- L9 L5 }: L, E一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走到自己的床边,把那瓶老鼠药拿出来,放到炉子上烧" v& i, I2 i: b
掉了。
! k# B/ q* F: }! ?/ q/ j7 |) _
7 O- H5 h0 }! P) C  第二天刘翠翠大清早地就起来,没有吃早饭就去继续上班了,张大姐看到刘! s, ]: M: ^% Y
翠翠过来要她回去休息,刘翠翠回了一句:" 张家大姐,我就是这个黄莲命,有9 ~  Y) `8 o" n+ y1 q8 j! Y& w
什么休息的,哪天死了哪天才能好好歇歇吧。"" D" t" b$ J* e( x( X1 l

- h) l: o& b7 g  |- e7 r: P  张大姐就怪大牛这孩子怎么不劝劝她,她娘都生病了还不关心一下,刘翠翠4 ?7 n! X' m. y1 M- K% S
就又哭了:" 我这一辈子怕是欠大牛爹太多了,就在大牛身上还吧,他要什么都1 J% x! t- A1 S5 Y
拿去算了。"* a. |1 K- `& M8 |
5 E" M! T  W& ~4 u) @* S) S
  刘翠翠就这么正常地又上起了班,只是每天回家只能一个人忙里忙外,每次8 B0 Z  F( N( j) H$ Z3 H6 x
都给大牛做了饭,只是捧起碗吃饭的时候却只有自己一个人,从大牛上次清早出
- X' a7 p- @! r去已经十几天了,就从来没有回来过。' `0 d1 G$ a) @3 |1 @+ A5 H' b
. M" X* F: a7 {- l% D
  前两天刘翠翠根本就没有想大牛去了哪里,直到张大姐来家劝过她让她放弃* d" d" U) l: L2 I; B& y
了寻死的念头,然后刘翠翠就有点担心大牛到底去了哪里,可是她实在不知道大/ I2 N% V; j1 _# q# O- C! f
牛如果回来了自己该怎么对他,虽然心里担心着,她并没有去找大牛。
) S6 p0 [" m1 X+ g5 S2 \- z$ p# u; v- y
  可是现在已经十几天过去了,大牛这孩子一次也没有回来过,刘翠翠心里越1 m% ]3 t' z) k; m7 P% v1 J
来越急,娘已经不再怪你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刘翠翠经常在心里念叨着,晚上9 I9 [- B  W8 I' N
的时候睡觉也睡不着,总是听着院子里的动静,听是不是有钥匙开门的声音,是0 s& ]( `8 y" R" m
不是有停自行车的声音,可是这声音一直没有出现过。# S" s1 C: x5 y4 H% h6 \
& N5 ?+ L( z1 ]
  刘翠翠终于担心起大牛是不是做了什么傻事情,她开始每晚都站在门外看着
. e/ t" h: B: Q7 \0 \马路上是不是有大牛骑车回来的身影,却一天天地失望,她心里实在是沉不住气' p# y6 w% ], _9 K
了,要是大牛出了意外,再来一百个人劝她她也活不下去。
3 K  o% [7 f6 L' b2 x) k. ^( X/ R$ e  C  C, e- V$ @+ P
  终于刘翠翠在一天吃过中午饭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心里的惧怕,记着大牛讲5 \  C, [3 p) a5 B4 k8 n$ k0 b
过的工地位置,一路打听着来到了大牛上班的工地,逢人就问这个工地上有没有( d0 \$ A1 M! O9 Z) O3 b
叫大牛的,终于问到一个姓林的人的时候,那个人讲他就是大牛的带班,问他大% [9 C; @7 w0 T+ Q
牛可在工地上,谢天谢地,那个林带班讲还在。0 P7 P. D& T( s' R

- w6 R; }! o; x1 @- v6 [% M' V  刘翠翠总算松了一口气,就打算回家,大牛没事就好,她不知道见到大牛该
  U% t/ C. f$ Q$ o# T讲些什么,这时林带班又问她是不是大牛的家人,刘翠翠就答是的,林带班讲最' y$ h  {' V& F$ ], }. U5 |" S
好把大牛带回家去休息两天,大牛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下班也不像以
( x/ g5 K/ t4 \6 ^( Q4 S, n往那样回家,就在工棚里面找个角落睡觉,也没有被子,还是工友们好心给了他
  a3 w0 L/ q: }" R6 B4 f一块毯子一床被子,他就这样天天晚上在工棚里面窝着,工友们问他怎么不回家
( b: i# p% w4 ~. ]) ~2 T; R他也不出声。
- D4 }* J2 j1 V+ @8 K: I, t& m; r: |0 h, e
  林带班还讲在工棚住都没有什么,但是晚上大牛经常半夜一个人哭,工友们( b' D3 }3 L& q: Y% k
也睡不好,关键是这段时间大牛干活的时候老是精神不集中,有好几次都差点出
6 l" R6 K+ o1 W意外,要是再不搞回家,真要出意外他们也不好办,这几天就想找大牛家人让领+ ~% i) a/ {/ x' B* k: [" V
回去呆段时间。
+ O5 \: ?) ^7 Q) n3 b, f
; l9 S8 ^1 @' h3 ]  林带班领着刘翠翠来到了工棚,工人们都去干活了,工棚里空荡荡的,只有* x& m8 z# |5 O6 r
一个角落里一床破被子裹着一个人睡在那里,林带班带着刘翠翠来到工棚后就又5 A& N& n6 Q$ y- @9 [! }
去了工地。
* j$ k1 t+ |0 q1 g4 h& S* M0 N8 L! r0 B7 ?) k* a
  不知道是哪个工友用旧的被子,棉花絮都露在外面,大牛就蜷着身子弯的像
7 g4 T  H. w& p5 _/ i. j4 E个大虾子一样缩成了一团。刘翠翠看着缩成一团的大牛,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了
( o1 p0 R1 f3 @" i5 u, O小时候大牛蜷在自己怀里的样子。" d- P. j5 x, ~! a& b! I

- h8 z2 U2 G3 G0 H  再看大牛露在被子外面的脸,十几天都没有刮胡子了,像是一根根针一样戳6 \- ]# @* \1 s8 d8 r+ Z& ~
在下巴上,头发也脏得不成样子,看着就像是有时候在大街边上看到的那些流浪* p& f- h( v0 o: @# t2 R
汉一样,刘翠翠险些哭出来,她用手捅了捅熟睡中的大牛。
5 e! I: t/ t) X- G# V1 O/ p; Q
1 N6 H$ m& X: V  大牛那天早晨在妈的屄里射出精水,满脑子的那些录像和小姐的镜头才退去,2 Q' h4 n, O( @
人才清醒了一点,看着自己身下压得是光屁股的妈,妈的眼神看起来都有些散,/ \. r4 |7 x1 H; Q% G& R
像是人就要死了一样,大牛晓得自己这次醉酒犯下了天大的错误,他想跟妈认错,
6 q7 G2 f  Q) O& V8 k看着妈那像死人一样的眼神,大牛觉得天都塌了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本能地2 u- z. x, A8 Q3 C0 a$ B
不想呆在这个地方看着妈这个样子,想跑到一个妈永远都看不到的地方。
0 e3 d0 B* j7 g. T! q- Q2 n" k2 O
  大牛爬起来就跑到院子里推上自行车往外去,在门槛处摔了一跤,膝盖都摔* N/ W6 s* e* c6 j& H3 N! x
出血来也没有感觉到,马路上漫无目的地骑着自行车,或许是没有去过什么其他. F1 B. l" B1 M6 N  G% E& a% s
地方,大牛最终发现自己还是来到了工地。! R* o9 \0 d& [0 S6 e% f4 y

6 T4 i5 R: g$ D* O  接下来的几天大牛下班不敢回家,他怕见到妈,妈能原谅他去找小姐,妈能
) u+ h6 E7 ]6 Z/ l7 a  d7 G! L4 G原谅他乱花了钱,但是妈能原谅自己日了她吗,回想着妈那像死人一样的眼神,* o# v. w2 L4 G9 b7 r' n1 W4 ]
大牛就越想越怕,大牛怕妈想不开,大牛怕妈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理自己了。
. W/ p1 u3 Y6 I) j5 l
' d8 ?$ B6 X% A' W. x  大牛天天干晚上睡不着,想到妈的样子就忍不住地哭,白天干活的时候老是
& b, b# {& B8 ~$ W- M走神,好几次不是工友及时提醒,大牛自己的命都要去掉了,他有天晚上偷偷地
( x, [- N+ |7 p3 Q跑回去了一趟,看到自家的小院子里面还亮着灯,大牛心中一块大石头放下来了,+ d7 k+ O3 O5 P/ R3 d) D
他还趴在院门口门上往里看,看到妈一个人坐在堂屋的桌子边吃饭,旁边还摆着
1 U. S: z8 K5 e" g一碗盛满了的饭,大牛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淌。
7 A5 f! l# [# |) g# p/ N& w0 v) J; _2 G$ X! p
  看到刘翠翠没事,大牛就回了工地,还是心思恍惚的,妈在桌子上放了一碗5 W$ S, |% @" u7 T6 f- F
饭,是表示妈愿意让自己回去吗,可是大牛觉得没有脸回去,又止不住想起和妈' I# P5 ?1 |7 v- Y6 k2 n
在家日子过得虽然穷但是总觉得心里暖呼呼的,大牛就特别想家里那个小破院子。5 K6 Q& @! p) p

0 R- q0 z$ P  ~! ~; {9 h% s+ j% f  工地上怕出事要承担责任,这几天都不给大牛上工,大牛就只能天天蜷在工/ t- f- C/ Z- u' M6 @6 C
棚里面睡觉,白天工棚里面没有一个人,大牛就睡睡醒醒,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2 N# ~/ ~0 ]0 L
大牛满脑子就是在自家的堂屋里和妈坐在一起吃饭的场景,大牛甚至打算再过几
0 M- l  e7 F: q9 W/ b& d( a% G天回家一趟,即使妈要打死他也要回去,如果妈能原谅自己,以后一辈子都对妈- o3 H8 h" U+ k4 ~
百依百顺,再也不做一件让妈生气的事情。  C) |$ ]1 p* L: E5 k7 j: T
$ W: ~7 W3 Q, V4 _( y" J1 W3 T
  正在恍惚做着自家小院子场景的梦,大牛被刘翠翠叫醒了,大牛睁开布满血  b: u0 t$ H1 J& i
丝的眼睛,看到是妈站在面前,大牛心里一喜,就像是小时候妈早上叫醒自己一
1 f$ L5 T, K1 g" P% A& c- H' Y样,习惯性地就要伸手去抓妈的手,手一伸出来,大牛的身子就僵住了,那天早( F! h7 G/ `) c* z! n$ ^# A3 r
上的事情像是潮水一样都涌进了他的脑子。
6 t: f9 y6 G' I  B
, Y& o+ h! y$ J+ y2 t  刘翠翠看着大牛身上从那天早上出来就没有换过的衣服,闻起来都有点汗馊* L4 D7 R7 Q+ P; y7 V9 v% \
味,心里就忍不住发酸,再看大牛一开始看到自己的欢喜模样,然后又看到大牛
# Q# D- M! ~2 d8 E0 j那僵住的手,心里默默念着,大牛,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了吧,只希望你这孩子这
+ d, }2 r/ D2 j$ p2 r辈子能过得好,莫要再受我这些苦,刘翠翠伸手握住了大牛的手,把大牛拉近了6 l8 J9 [: m, T& B' j
自己的怀里,哽咽着说:" 大牛,什么都不说了,跟妈回家吧。"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