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老歌星

老歌星

说起陈强这号人物,全国可能除了三岁以下的小孩不知道以外,其余人莫不恨得咬牙切齿。淫魔这个外号并不足以代表他罪行的万分之一。上至八十老妇,下至未满十岁之幼童皆遭其毒手。连上次来E省演出的女歌星李谷一也被其蹂躏,但这事仅单位人员及当事人知道,一般人是不清楚的。6 ?, u+ m7 v) U0 D( n$ Z5 Q7 ~
) q+ K# v; M* l# _& y+ [
话说当日李谷一住进饭店后,整个饭店便被包围的水泄不通,所有进出人员皆接受非常严格的检查。没想到在天快亮时,陈强却出现在李谷一的床前。
5 H" I  C$ W4 B- |6 ~$ D9 `陈强看着沉睡中的李谷一,心中嘿嘿的笑着:(李谷一也不过是个女人吗!等操过后,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r# K# Q% H( L- v% a: }
1 ?  s1 v- U& Q1 O2 w' S0 ]5 s说完慢慢打开棉被,看到一个保养地非常好的胴体,跟本不像是五十多岁的老女人。(不知道她那里边还会不会流水?要是不流的话,那只有用油了。)
8 h' l0 e& W$ p( B! {扯掉睡衣的腰带,居然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省了不少麻烦。仔细看了一遍,除了胸部太大有点下垂外,没什么绉纹,大概有去做过拉皮吧!先小心地把李谷一的手脚绑在床上,再开始奸淫行动。; Z2 B8 Q$ c! S* C: Q: y

$ }8 g+ H! n- @, M* o# G陈强直接就往阴部进攻,先滴了几滴蜂蜜在上面,然后用舌头舔了一圈。这时李谷一还在睡梦中,不知道有人在舔她的阴部。陈强见李谷一没有动静,就将舌头往洞里面伸,手指头轻轻按住阴核,一左一右的摇动,舌头也配合着一进一出,利用舌头代替阴茎,想先挑起李谷一的淫欲,免得等一下不好办事。
, j4 p$ }5 {2 d3 e0 A! X9 x7 T+ Z4 ~3 D* M1 X- w
果然不到五分钟,李谷一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阴部也开始收缩起来,一点点的淫水开始向外流出。陈强见机不可失,马上脱了裤子,露出他的大阳具,找到洞口便一插到底。. Q( G7 u& y6 K5 S' Q
; i. e4 l: f/ g  M. l% ^
李谷一在睡梦中依稀感到有人在舔她的阴部,以为是她男人在挑逗,但等到兵临城下时才发觉,这只火热的大阳具不是她男人的,况且自己男人这次也没随着过来。正在纳闷之际,一波一波的快感袭来,还没来得急思考是谁,就从嘴里喊出:「OOh!OOh!舒服!」
1 O4 f5 e6 ]2 H6 \! X
( [# J' v2 w5 g& n1 E淫叫声才出口,马上想起到底是谁压在自己的身上。一张眼,看见一个不曾见过的男子压在自己的身上,大吃一惊!刚才的快感马上就消失了。; K2 q# z/ M+ Z3 K) @& b0 \! R: m

- I/ b0 r' d1 P7 e2 |「谁?」话未说完,一张嘴就盖了下来。满口的怪味很是难受。( q7 ~( `% W4 u' t: Z: r. N" e
8 l: A$ [8 ?* k' B" r% @
陈强怕她大叫,便用嘴将李谷一的嘴盖住,舌头也拼命地往里伸。李谷一吓得像失了魂般,又加上手脚被绑住,只能不断摇着头和身体,想要脱离这色魔的摧残。无奈被绑着,又是女人,怎能脱离这男子,只能不断地让他的阳具在自己的阴户里进进出出。
# n) k* T6 o: {2 {, E; @( `
, @! ?+ ~4 w: L6 h' s) }, p; r8 _本来陈强想一进去,就马上来个大力抽插百回合。没想到听说老女人的阴户都很大,实际插进去觉得没那么夸张,或许是自己的太大了吧!便开始轻抽慢插,加上李谷一自己的摇动,打算来个长期抗战。" d4 S+ g1 L; S

  F3 V, P5 @! E3 ~! P…过了几分钟,李谷一终究是没体力了,身体也不摇了,头也不动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奸淫,心里十分痛苦:我堂堂一个歌唱家,来到这个小省遭此奇辱,又不便公开,要如何是好?+ F7 D: f- z. |8 L9 V# ]! X# C
# J9 n" `& }2 ]/ F5 G- g- @
陈强见李谷一的面色凝重,且阴户没有淫水继续流出,也不收缩,知道李谷一一定是在担心被强奸的事。自己拼命的插似乎发生不了任何作用,想说不用奇招你是不知道我的利害了。说着吸一口气、丹田一用力,阳具陡然涨大了一倍有余,开始用九浅一深的方式干着李谷一。/ ?( ^2 w; s1 _* ?" i2 V
, Z9 N$ w( ]8 J+ O
李谷一在想着发生的事,那提的起欲望。但突然觉得阴户被涨得满满地,好久好久不曾出现的感觉又浮上心头。四十年前,第一次与男朋友偷偷地在旅馆内作爱时,那涨涨的滋味,那股冲动的感觉,不是跟现在类似吗?+ J6 `; _1 D0 b) H% B" T0 M; f  i

9 j" [6 C* ^7 P! d; s! M% N! `(哦……不行,我现在是被人强奸,怎么会想起从前呢?)
& [% {) ]! N5 c7 B5 s" X+ u
8 M! s: j% E. ]. q" Y% S(哦……自从嫁给现在这个老公,又生了小孩,多久没这么满足了?)2 _& S, J! S6 w- E! E+ `1 p
(哦……哦……哼……)7 |2 |+ c$ `, X

, H5 o3 p) g. r; C当李谷一的心思回到这个上面后,所有的感觉都来了。阴户不断地收缩,淫水不停地流,流的整件床单都是,彷佛四十年的都流出来了。陈强当然有所感觉,知道李谷一不会再反抗,先把绳索解开,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巩固精关,准备来个大决战。
1 B0 ~  ^  ]' I) T& b3 E3 G# a1 N: T  D& W# G% A
一解开绳索,李谷一便手脚一同夹住陈强,屁股一劲地往上顶,深怕这可爱的大阳具会离开自己,边顶还边喊:「OOh!OOh!好!在快,在进去点!」还好套房的隔音设备很好,否则外面的警卫老早就冲进来了!
* U9 ^" U; s- P; A9 D, [* V! A$ W
: S9 ]' ^9 |5 R, u3 B8 m& L/ g见此情景,陈强不免得意洋洋:(哼!我说嘛,不都是女人吗?那分歌星还是妓女?)
( U4 T; \4 b  k  @. d6 M& R. l4 ]- T; m* W6 A; E2 \
又用力抽插了几百回,只见李谷一紧抓着陈强,腰往上顶,身体不停地颤抖,嘴巴张大着却喊不出来。陈强感到阳具正被一股温热的泉水冲击,忙闭住呼吸,轻咬舌尖,任泉水冲过。此时高潮过的李谷一呈现虚脱的状态,大字的躺在床上。& A$ y  W, V, j1 |
这时天刚微明,但是陈强依然未泄精。看着躺在床上的李谷一,亲亲她的脸颊,丢下了一句话:「我会在回来操你的,你等着!」: L/ X- r$ }7 k- @. m# A& L; C
7 v4 v) ~2 u+ x) a9 {- b
全文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