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报复日军的女孩

报复日军的女孩

公元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华夏方面组织人民群众和军队官兵和
1 `  G  W/ m8 b8 w+ g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游击战,虽然说歼灭了大批的敌军和伪军,但代价也是十分巨8 _$ v5 O: U$ h9 }5 q6 ?, ]
大的,完全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日军一开始被打的晕头转向不过等到# T  c5 N! P" d' S  E
他们熟悉了华夏军的游击打法之后就能够应付自如了。
/ g( s+ S, i2 J
! v0 h( P. ?' f* Y( M* b8 R( ]2 c  Z  特别是他们有一只叫做血衣门的神秘特工力量混入军中,他们精通格斗,武
  }' n7 i4 C5 I器,情报等多方面的技能,简直是全能战士,给华夏方面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有
& d6 D* z8 n  |4 q& ?) K7 }4 N了血衣门的加入,很快日军就占据了全面上风,眼看一片片的华夏土地就要沦为
4 q2 z* f' r4 b岛国的殖民附属了。& B* }1 V7 j# l1 y% `% c
* w$ j5 ^+ U1 g' k
  楚芸是华夏某方面军的一名战地实习护士,她今年刚刚从学校里毕业,今年
2 q5 J% k% U- D: \6 c$ s还不到20岁,却已经长得貌美如花,号称该军的一朵金花。在一次战斗中,她
4 ~# c6 x5 D( X9 P7 I0 v/ g3 C8 g/ m7 K不幸被血衣门抓住,卖做军妓。在日军中女性通常是专门为了满足军人欲望而存+ R0 V: M8 Q& {2 K- R7 |7 j% p9 T2 i
在的,她们被称做慰安妇。她们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和士兵们上床,满足他们的& X7 D4 ~7 s) r
各种生理欲望。而血衣门作为日军中的王牌,他们的慰安妇自然也是档次最高的。
9 o5 U, @6 L- U1 B" K7 c6 C# e6 `: c/ R* @
  他们抓到了楚芸之后立即就看上了她,于是就想把她包装了一番后献给了血* v; g% J9 k: X9 f( Z
衣门中的高级将领野平。楚芸拼命抵抗但她一名弱小女子哪里是血衣门的对手,9 n% Z7 W" c3 y( w7 _9 p8 m
好在楚芸虽然被抓但暗中还一直和组织上有联系,所以并没有失去方寸,半推半
5 K7 C7 Y5 z! G+ [/ O9 p就的就送到了野平面前。+ E/ o) q0 }- k; B

+ s! l+ }- E; \1 c/ [8 i+ n  野平不像一般日本男人那样长得五短身材,而是高大英俊,身体也很强壮,
: d& p& B, Q1 w, ?2 D! B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彪悍的气息。他是日本国内地下黑拳赛的拳王冠军,不知
% P# s/ k, Y' }' C4 C5 J有多少人命丧一双铁拳之下。野平在血衣门中也十分高傲,一般的慰安妇还看不  w/ f5 \- l3 H/ b2 H  ?2 h4 g
上眼,所以楚芸这一次就送到他那里去了。野平见了楚芸之后也是眼前一亮,这
4 `; _9 k8 J2 c- {身材超棒,皮肤也是白里透红,水嫩嫩的,比那些什么白领,学生妹的漂亮多了。' r" G+ O, Q, y" A5 i
野平一见就食指大动,嘿嘿笑着朝楚芸走去。
6 `* m! p3 o: A1 O5 Q( E7 ~$ y( |/ \# y
/ y1 Y8 S7 ~( r6 `1 ]9 k: V9 [/ k; E    6 e. P: L' B9 e1 ~. [* G

# o0 U+ S! Y- j6 v2 a  楚芸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淡定一些,因为她刚刚接到上级传来的秘令,让她
* h/ L. a' W$ ?偷偷潜入血衣门中窃取情报。果然野平见到了楚芸娇滴滴的模样之后,一下子就
) U4 Z7 y" \) D4 O. s放松了警惕,看到了楚芸之后野平立刻就露出了色相。要知道在日本,色情文化
6 ~* N9 j$ s2 N5 S+ V" ~' t9 E本就十分发达,女性往往十四岁就有过卖淫的经历,而男性在十五岁之内也都品" R! U8 Q! ~6 }2 H* r; u
尝过禁果了。而这些日本军人平日里因为作战任务往往都憋了很久,所以就需要
  k; m' Z7 h: _1 A在空闲的时间好好的泄泄火,就像此时的野平一样。他的眼里暴露出了猥亵的目; W1 I" E" w! j* t/ e  x
光,看的楚芸一阵恶心,心里对眼前这个高大男子充满的厌恶。  e# V! A" p, o% o

$ l. i% C4 G, V8 Q( g  野平嘿嘿淫笑着一双大手就要朝楚芸的胸前摸去,楚芸啊的惊叫一声就要用
; V( Y, m; H7 x0 c: g$ b+ M手抵挡,眼中突然瞟过野平的裤裆,那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竖起了一顶巨大的帐. a7 }. i. k2 M6 `' E/ K5 c. c* g
篷。将薄薄的迷彩裤撑的鼓了起来。楚芸俏脸一红,作为护士的她当然知道那是
  @: _+ L0 T, ]& x什么,突然她的眼中瞄到了自己被丝袜包裹住的修长的双腿自己脚上的黑色中筒
5 W+ d+ g# z2 P3 c- d皮靴,自己全力一脚应该能将他那里踢断吧,哼哼,看我怎么废了你。楚芸的心
7 L. \2 \! @) V: G+ p中已经有了计较。
1 a# Z8 |, i5 h; v4 _0 w3 t/ Y: \, N
  想到这里,楚芸面对野平近乎无赖一般的野平,竟然十分大胆的娇躯贴了上, L9 b- c" F# v) G6 `
去。这一下反而是野平有些不解了,他知道眼前美女的身份,可是和那些慰安妇
" a3 M4 n* ~1 T" e不同,是从华夏国抓到的正宗华夏美女,他自己也抓过华夏女人,想要强行和她
2 L, O1 w6 j$ P: G. e- a们发生性关系,可是那些女子无一例外都是忠贞不二的主,宁死不屈,没想到华
2 O, g7 i) `' n) y1 @8 u! T夏竟然还有如此开放的女孩,不过,我喜欢。野平嘿嘿笑着,一双咸猪手不停地
6 H+ I. D1 x+ d2 S3 t" s! A1 A在楚芸身前比划着,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将眼前美女扒的光光的上床嘿咻时候的场  ^# O$ F! A. s+ x+ ~* O
景了。
& O( V1 C% l9 Q5 A) r" }- }$ j: g  V- Z/ m- q
  楚芸一边不停的挑逗诱惑着野平,一边看着他胯下的巨物变得越来越大,几3 Z# E, a) D$ t) b
乎要将拉链撑裂。楚芸都能看到他裤子里面的那团黝黑,而野平的身体不知为何/ G. Z& u1 F( y4 _4 Q& H2 I
变得愈加热起来,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而他自己的双腿也不自觉的分开了一些,( h4 z9 S  i+ t5 Z6 n: m; N. p
好让胯下能有更大的空间。好,就是现在。; X' K, b4 ]% s. z

% O! Y, b) v0 P0 _9 }1 _8 N  楚芸心中暗道。她突然一个毫无预兆的抬腿,膝盖之处狠狠的顶进了野平的* O* Q$ M. q- Y3 W# b. I
两腿之间。
0 E3 F% T1 Z$ Z' z' d" p9 f9 _- W1 q% w. e4 S
  野平此时眼中尽是欲望之火,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只待宰的美丽羔羊会突然4 s4 x- Z7 w7 F
发难,偷袭自己,所以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碰,嗷!两个声音几乎是商量好的一6 m. ^0 I/ U# h; P: b4 e- v
前一后的默契的发出,野平痛苦的弯下了腰,看着自己的兄弟极速萎缩着,由于/ s: Z7 W1 L8 N5 I
裤子卸去了一部分力量所以这一下并不是如何的痛,野平脸上痛苦的表情只是持
  n3 t  J- ?7 H. B2 B+ n续了片刻就慢慢淡去了,随之脸上闪现出一股愤怒,上一次那么狼狈还不知道要
+ V) M2 @8 L; q  E追溯到什么时候呢,而且还是在女人面前,野平只觉的胸中一股无名火起,对着4 O2 M1 A1 g9 {, C/ s) u
楚芸就是叽里咕噜的一阵鸟语,楚芸虽然听不懂但也明白一定极为不堪入耳。野
- c- i  n- ~( J( r) E平骂了一通之后突然目光变得呆滞了。
7 P" G0 g5 H* x' V' U# A2 i4 i' A8 r9 a6 Y1 s' }- h& r( A, [
  因为他感到下体一阵酸痛传来,自己竟然又不由自主的弯下了腰,看见了一  b+ y. }- f) N3 j9 g( H! B
条包裹着肉色丝袜的动人美腿,正娇俏的挺立在跨间。) {/ e5 Q1 N8 |- F  P

! F& p4 U7 ~- j9 D6 q  由于这一次野平的兄弟没有挺出来,无法挡住攻击,所以这一下十分精确的
- N0 `1 l6 Y4 w! @. q6 X命中了裤裆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给野平好好的泄了下火。虽说野平是黑拳的拳王,
+ i- }' Z: @5 G3 g' L浑身抗击打能力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层次,但他并没有练过金钟罩和铁布衫,裆& J& W$ B+ m* l% _2 `: A8 `
部还是很怕痛的。
- v& D% c) v$ [* Y5 u) O. a/ f4 Q
) G) Y1 O9 }; E  所以楚芸并没有很用力的踢,野平就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野平完全陷入了8 ~/ X, |- e4 k
被动挨打的局面,本来是游移在楚芸身前的一双咸猪手,以极快的速度向受伤的
( o& L' p) G6 L4 f  h裆部捂来。可是他没有想到,楚芸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连续的抬腿,坚硬的膝盖
/ W+ I5 X; g# l( N! e  M啪啪啪的连续顶了野平的裆部五下。「嗷嗷嗷!」野平丝毫不顾形象的惨叫起来,
3 n4 Q/ }- R1 }% v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一身健硕的肌肉此时都成了无用的摆设。成大字型躺在地
& N. V3 j7 i3 B: t5 a$ C, h2 _上,脸上冷汗开始往下冒,表情十分纠结。裤裆的位置不知何时湿了一大片。可  a8 K! U9 v5 a0 S4 O" A
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还只是个开始,楚芸俏脸冰冷的走到野平两腿之间,左脚在
8 I0 X6 W3 _( C2 e  b' ^0 z前,右脚在后。1 D- ^: J$ t9 Z4 b" E4 {
7 R# n! T) f! l2 d
  看到这个姿势,野平突然惊恐的叫了起来。nonono!!楚芸嘴唇紧抿2 C8 q( |) o2 u, U' Q5 o1 @
着,突然对着野平罪恶的地方全力踢出一脚,坚硬的皮靴狠狠踢中野平的胯下,
4 N5 V8 m6 `1 d8 n# G+ u9 ^& e裤裆处瞬间被挤压的变形。「嗷嗷嗷嗷嗷!!!」野平痛苦的惨叫着,他感到自5 H: a% ^5 T% V! z4 @
己下面都要爆炸了,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昏迷过去。正在这时,房间的门碰的一
9 ~# N5 }- B6 c声被打开了。一个光光的脑袋探了进来。
. W: d- g+ w! u# z) Y/ u
- Y" d+ l5 s. F       ! ~. Z9 ^2 ^1 S) }+ M8 Z8 L1 Z+ j
  岩田绰号和尚,是血衣门的一员猛将,虽然不如野平地下黑拳拳王那么厉害,
! M1 V6 J9 W/ L+ H" o3 Z) i但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猛男,一身肌肉与野平相比也相差无几,今天他接到密报,
5 C; F: ~3 {8 c上级让他和野平一起去执行一个任务,他第一时间就来找野平商量行动计划,没; b0 r3 ]$ @& Z1 n: x
想到还没进门,就听见野平传来的惨叫声,岩田大吃一惊,军人的敏感第一时间0 T, O* x& s# u* H- d& p
就反应了过来,他屏住呼吸,不动声色的开了门。本来他还以为是敌袭,可是里
; p8 ~5 A! @2 v* x面的景象却出乎了他的意料。只见一名长得很漂亮的美女站在一边,而野平却浑
+ }" B! q8 n# x2 ~9 M4 e身狼狈的躺在地上,瑟瑟发抖。岩田更加奇怪了,看那名美女并不像个练家子,
" G" @1 b3 H3 ^0 N怎么会把野平打倒在地呢?这不科学啊。
8 i/ b3 E& k6 |
/ r# U. a4 b0 H) [  下一刻,他的眼睛就瞬间睁大,眼珠子几乎就要掉出来了,我的天哪,那美
4 l3 P3 B: {7 ?- P4 r  A  C, D+ T女竟然一下一下的踢着野平的裆部,看起来纤细性感套着黑色皮靴的小脚不停的* `6 Z& ]# x) F5 S* H: N1 I( W2 x
在野平脆弱的要害部位做着亲密接触,这别说是野平了,就是一头大象都承受不, e0 f: g% D$ p# P
了啊。「住手!放开他!」岩田怒吼一声就冲了上去,虽说野平和他平时是竞争
" \4 Q9 Y+ G8 ]- m, R3 l& H对手关系不算太好但好歹都是血衣门的,而且他也清楚那里被踢了会有多痛苦,1 V" h4 V5 j9 h  R" T. n
自己的一名很要好的战友就死在了女人的脚下啊。岩田的脑袋里闪过了三年前不
2 \2 O- A& c! N) ^0 a2 t. p堪回首的一幕。" d# W  {4 ?0 c: e1 [/ J
$ l6 D8 C5 G5 l% O1 V/ d
  三年前,岩田刚刚从军校毕业,分配到了京都的一个宪兵团中,当时的京都) R1 f+ n2 t) V: O% H; x
不像现在,治安很差,打架群斗那是正常的,而当时京都就只有这个宪兵团一支2 ?6 v3 J2 q' _5 G9 g6 C
武装力量,所以就担负起了巡逻执法的重任,宪兵团的人两两分为一组,在京都7 E' X: Y& X% C! b, c( ]
的大街小巷里巡逻。岩田和另一名叫做原泽的大汉分在了一组,这一天,二人正
; C! g4 |8 t4 Z: i* t% a  W在例行巡逻的时候突然冲出了一名学生装束的人,有男有女,突然冲出来抢劫路
+ W1 u- h, O( @人,还将其中一人按倒在地群殴。, y5 y! v! ^2 u3 y
8 B+ d7 e& ]* a9 `  p. c9 F
  岩田原泽二人见状连忙冲上去,三下五除二的将这群学生装束的少年打跑。3 y; F. A( r+ d. x* ]
可是其中的两名少女跑的慢,并没能逃脱,被岩田和原泽围在墙边。原泽本来就+ ]2 O" b9 F9 N, A
是个急性子,又是出生在贫苦人家,平日里最痛恨的就是这种拦路抢劫的勾当,! M! |5 J/ l+ q# q  K
所以此时他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冷冷地看了那两女的一眼,拳头握的紧紧的,
6 c! h2 t( t; S4 r仿佛一头吃人的猛兽一般。两女虽然害怕却强壮着胆。
! j: L. s9 j$ z" `8 }3 n) s1 @3 t3 {1 e( q. m: p
  丝毫不避让的看着原泽,这时才发现眼前的二女都长得极为标志,是少见的
: U9 O1 M+ u) H6 a0 j, }美女,二女身高都差了岩田原泽二人一个头,但却丝毫无法掩饰二女的身材高挑,( o* F/ L/ _2 E  v: v5 j
宽松的校服也无法掩盖住二女身材的凹凸有致。二女的长相也很类似,看着像表4 {" G  v+ u- G& m) S) w! D
姐妹的样子,她们都穿着学生妹穿着的样式统一的校服短衣短裙,唯一的区别是
+ D- _" |, `/ \) d/ ?& g$ u一女穿着白色丝袜黑色布鞋,一女是黑色丝袜红色短靴。% N+ p7 G& C6 y- x# H, |

: [3 T! Q( X0 G3 E  原泽和岩田毕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很快就有些忍不住了,这时候,原泽和
/ t$ A# E6 c4 g# g' D% ]+ j" g岩田的目光都集中在穿黑丝的美女身上,却没有看到另一个女孩已经悄悄绕到了
5 o8 T8 c7 w/ q1 _; ~) Q% X8 j原泽身后。「啊!」原泽忽然发出一声大叫,浑身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
+ Q# y# V: d/ r他的两腿之间出现了一只精雕玉琢的小手。
% a+ E9 I* J- |! S+ {
# [8 i# \$ }5 V# X  m7 D         
( \8 o' T* d3 G7 N. B5 ~' H  「对!就这样抓着他那里别松手。」黑丝女孩精光一闪,对着后面的女孩说
  W+ H* N/ R0 n0 ^) D道。后面抓着他裆部的白丝女孩感觉自己的手抓到了一团软软的肉,使劲一捏就
( J" S( d: u$ e& t从自己手中滑脱出去。「嗷嗷嗷嗷!!」原泽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额头上冷. ^7 z4 J' f- G+ F
汗直冒,咬着牙忍受着剧烈的痛楚,他实在想不到这女孩子竟然这么狠毒,对自
7 b; u7 V  c6 c3 v7 i2 H6 `己的蛋蛋下手,还那么用力,完全不计后果,这要是搞坏了就完蛋大吉了。原泽) l, Q" Q$ W) ]- ^5 c1 x) F2 o
的身体剧烈的摇晃着,想要挣脱开来。+ @1 o' o% H; w0 A; m5 @/ x

2 R- G, f; F$ k: G  这时,只听见前面的黑丝女孩大叫了一声「我来啦。」就加入了战团,一对
  H7 A0 c# h2 M6 ~' _3 z如玉般的纤细小手就往原泽的胯下而去。「哦!不要不要啊!」四只小手同时在
' r  c* y) U" x4 `原泽的裤裆里运动着,原泽如何受得了如此摧残?咆哮般的狂叫起来,但无奈双
% f, Z/ V3 o9 ^+ o, H' i  L拳不敌四手,被二女用几乎无赖的方法压制在墙边无法动弹。而此时的岩田见原( h) ^7 ^+ G% h: ?* I: @' Z
泽那么快就被制住了,也是吓得冷汗直冒,远远的躲在一边。
/ t8 @0 U' f( c1 D4 C5 n7 c! {- Y1 L& c$ }( F! o6 z2 e$ e1 F
  二女七手八脚的将原泽压在墙上,悲愤交加的原泽突然感到下身一凉,黑丝- c. M! s! \9 E
女孩竟然拉开裤裆上的拉链将原泽的生殖器都掏了出来!随后,一只柔软就握在2 w1 V3 J( D, N4 K; V
了上面。「哦!」原泽开始呻吟了起来,握在肉棒上面的小手给他带来了难以想" b1 `& u2 t- ?" s( S0 n8 _8 {
象的快感。2 E; L7 t  C' s, R

% I8 F4 @) G1 \$ E1 u: l$ D7 b  很快,肉棒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颜色也渐渐泛红。白丝女孩也想上
* F3 `4 N; a2 Z+ m3 X来抓,可是肉棒已经握在黑丝女孩的手中,所以白丝女孩只能抓着后面两个硕大/ c: G  {2 }* `' |9 o4 Z$ t
的蛋蛋,这一下正好犯了禁忌,原泽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痛苦了起来,先前的呻' x* N' }0 S0 `6 B
吟声也变成了惨叫。  Y' j% r# `9 ]. Z) p

# ]6 k8 c$ a* _  正在这时,肉棒忽然一阵毫无征兆收缩,随即龟头处就射出了一股乳白色的
& {" o5 u8 B: ?液体。「啊!」二女同时尖叫一声松开了手后退。可是还是溅到了二女的衣服上。& F$ q8 |2 D' b
二女可不是什么好脾气,顿时一脸愤怒的瞪着原泽,把原泽看的一阵心慌。突然,* P4 {5 X3 e  R* k6 a# u2 C
黑丝女孩娇喝一声,飞起一脚踢在了原泽下体裸露的生殖器上面。黑丝女孩在愤
" q  R" z" z" f/ o怒之下用力极猛,红色皮靴那坚硬的鞋头狠狠命中了左边的蛋蛋,几乎把蛋蛋踢
8 Q/ W8 C' o6 Q0 X碎。「嗷嗷嗷嗷!」钻心的疼痛进入脑海,几乎要了原泽的命。可是这一脚只是
, a' y" U; }+ I& ^7 m开始,黑丝女孩发疯般的连续猛踢原泽的下体,皮靴击打在蛋蛋上面发着砰砰砰
6 e, x0 L" {$ X) `6 e& W1 s/ g% C% N的声响,伴随着原泽的尖利惨叫。
; L- ~% c8 ?5 k* W! W, [
) W# q/ [* L  T$ E+ G; i  一轮猛踢下来,原泽已经倒在了地上,浑身痛的瑟瑟发抖,狼狈不堪。可是2 F9 |; J1 U3 P, L& t, S9 E
这还没有结束,另一个暴力的女孩还没开始惩罚呢。白丝女孩大叫了声:「我来。」
7 `( {* V! ]* l$ e5 S- x然后就冲过来对着原泽伤痕累累的蛋蛋踢出了无比狠辣的一脚,整个脚尖完全陷) A& T% I" |* W; w# B3 n
入了囊袋之中,几乎将蛋蛋踢飞。「嗷嗷!」原泽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嚎叫了,累
$ O9 j" g2 R% U/ v7 O. ?) M的跟狗似的躺着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白丝女孩对着原泽的蛋蛋连续踢了五脚才
' N( u+ z1 E! B+ N1 b意犹未尽的停下来。此时原泽的下体已经是肿的吓人,一片狼藉了。5 Y8 |* j. q! I

/ U4 F- c" _4 C- K/ H  黑丝女孩和白丝女孩同时对视了一眼,二女忽然伸出小脚,放在了两颗伤痕
+ S$ j: [& }# N1 n; D2 C累累的蛋蛋,同时用力一脚踩下去。噗噗的两声闷响,原泽的蛋蛋爆在了二女的
" ?0 U: A, C; L% F9 Z% v1 d脚上。原泽在剧痛和屈辱交加之中昏死了过去,身体也不再动弹了。而远处的岩3 Z# B# c1 W" K6 G; O
田看着这一幕只能默默的闭上了眼,不忍目睹。

TOP

发新话题